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十七章 宿命
    人之所以活着,是因为心里有念想,有想得到的东西,或者是一些其他虚无的东西,没有念想而活着的人,即使活着,也与行尸走肉并无俩样。人在临死前想到的,往往都是一些拥有或者已经失去的,对自己最重要,也最想要的东西,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起死回生,从鬼门关里爬出来。

    莫南皱着眉头,仔细想着上官云杰说的话,回想着上官云杰从进入长乐宫开始发生的一切细节,似乎有点想不明白。想着想着突然眼睛一亮,带着疑惑和不敢相信的问道:“你到长乐宫就是故意把自己送进去?提到你爹的名字也是故意引起我们的注意?”

    “你还不算太蠢,算你说对了,不然怎么能让你们带我来这里。”上官云杰冷笑着说道。

    “那你现在为什么安然无事,我明明给你的茶里下了药。”莫南不服气的喊道,他不相信上官云杰有百毒不侵的能力。

    上官云杰笑了,笑得差点合不拢嘴,怜悯的看着此时恼羞成怒的莫南说道:“我根本就没喝那杯茶。”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莫南坚定的说道,连连摇头,可是却被上官云杰打断了。

    “怪只怪你派来的那个人太想让我喝下那杯茶了,他的眼神出卖了他,他那么盯着我,我怎么能不喝呢,不过我在喝进去的同时端起了一杯酒,然后就倒了下去,你们以为我真的昏倒了,但你们却不知道我早把那口没有咽下去的茶吐在了酒杯里。”上官云杰戏谑的看着脸色由红变青的莫南,冷笑的说道。

    莫南不说话了,因为他想起了上官云杰确实在喝下茶的时候举起了一杯酒,酒杯刚放到嘴边就倒了下去,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真的晕倒了,可是那口下了药的茶水早就混着酒杯里的酒水不知道洒到了哪里。虽然他依旧不相信眼前的这个青年竟有如此心计,但是他无法辩驳的是这个青年现在就平安无事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悠然自得的叙述着这一切。

    “就算你躲过了*,也躲不过今天这一劫,你们父子俩今天别想活着离开这里,既然醒了,既然你把自己说的那么厉害,那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杀了你这个外强中干的爹!”莫南不再与上官云杰争辩,因为他自知一上来就被对方给骗了,说得越多会使自己脸上越难看,所以他径直走向了上官风云。

    “那你得先杀了我!”上官云杰怒吼了一声,闪电般冲向了莫南,飞起一脚,狠狠向莫南后脑踢去!他不允许任何人欺凌自己的父亲,除非他死了。

    莫南听到上官云杰的话音刚落,接着就感觉脑后生风,一股强大的力道向自己袭来,他没想到上官云杰出招如此迅捷。来不及多想,低头拧腰,一个转身,向上官云杰大概的方向奋力挥出一掌。

    只听“砰”的一声,莫南的那一掌正好拍在了上官云杰飞来的腿上,只见俩个人一合即分,同时向后退了数步。这一回合,俩人竟平分秋色。一旁的苍鹰莫北忍不住皱了皱眉,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他见识过上官云杰的武功,上次在风云堡时曾经交过手,可是那时的上官云杰功力并没有现在这么迅猛。看来士别三日,真的应当刮目相看了。

    莫南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冷哼了一声说道:“想不到短短数月不见,你的功力就有如此精进,看来的确是个练武的苗子,只可惜你生不逢时,摊上了这么个爹,注定难逃今日之劫。”能挡得下雪鹰莫南的碎心掌而面不改色的,江湖中人确实不多。

    上官云杰暗暗咬着牙,内劲贯于右腿之上,用力蹬着地面,缓和着刚才被莫南那一掌打的有点发麻的小腿。看似平分秋色,但还是上官云杰落了下风,但他强忍着,没有表露出来。

    “既然你那么想死,那就先结果了你!”莫南不再废话,飞快的冲了过来,右掌闪电般拍向上官云杰胸口,面容狰狞,看样子已经使出了全力,誓要将上官云杰一掌毙命。

    看着莫南来势汹汹的一招,上官云杰不敢硬接,纵身向后跃去。刚才的一次硬碰硬已经证明自己的功力根本不是莫南的对手,如果继续硬接的话绝对讨不了好。

    看到上官云杰后撤,莫南冷哼了一声,脚下发力,紧跟了上去,招式不变,依旧是拍向上官云杰胸口,眼看着上官云杰就要撞到身后的人群。

    上官云杰也知道了这点,确切的说不是人群,而是人群中的刀枪剑戟,如果真的撞上去,不说能不能躲过莫南的这一掌,就算身后那些冒着寒光的兵器,也足以将自己刺个千疮百孔。

    于是,上官云杰来不及多想,突然拧腰沉身,竟然就在空中变换了姿势,原本后跃的身体竟然正面向莫南冲了过去,同时伸出双手向莫南伸出的手臂抓去。身法之奇,令人匪夷所思。

    原本势在必得的莫南大惊失色,他没想到已被自己逼到绝路的上官云杰身法竟然如此诡异,人在空中就已变招,迎面向自己攻来。顾不上抽回手臂,迅速飞出一脚,踢向上官云杰的小腹。

    眼看着俩个人的身体即将再一次相交,正在这时,身在半空的上官云杰竟然再次变招!只见他突然将身体蜷缩了起来,整个人在空中连环旋转,收回了抓向莫南手臂的双手,同时也躲过了莫南踢出的一脚,然后整个人旋转着与莫南擦肩而过。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一连串诡异的身法惊呆了,他们从没有见过如此神鬼莫测的身法。可是令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就在上官云杰与莫南的身体擦肩而过的刹那,突然寒光大作!

    一阵龙吟之声响起,然后就听到莫南惨叫一声,踉跄着向一旁冲出数步,一道深深的伤口出现在了他的腋下,深可见骨。而此时的上官云杰,冷冷的站在那里,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剑,一把来回抖动的剑,一把软剑。

    莫南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上官云杰,心里暗暗惊叹,这还是那个数月前在风云堡内遇见的少年吗?为什么现在的他伸手竟然如此的不可思议。然后用仅有的右手捂着自己的伤口,心中的怒火和不甘越来越深。

    没有人知道上官云杰手中的那把剑是从哪里来的,但一直站在一旁的莫北却看到了。剑是从上官云杰腰中拔出来的,原来在他的腰中一直藏着一把软剑。剑虽然软,但足够杀死任何一个人。

    “看来老夫还是小瞧了你这位风云堡少主了,没想到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修为,当真是深藏不漏,是老夫眼拙了。”莫北缓缓的向前走了俩步,盯着面前的上官云杰说道。

    其实上官云杰武功本来就不低,但是他很少与人交手,所以很少露出自己真正的实力,更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腰中竟然还藏着一把随时能取人性命的软剑。上次与塞北双鹰在风云堡一战时,一是有上官风云不得插手的命令,二是由于看到父亲情势危急之下才出的手,情急之下被塞北双鹰打伤,加上后来无心的出现,他根本没有机会显露自己的实力,没想到今日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风云堡的人,原本就不是任人宰割的过河小卒。”上官云杰扭头看着莫北,冷冷的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丝毫不敢大意,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伤莫南还好,一旦伤了,那这二人一定会合力对付自己,到时候能否抵挡下来就难说了。好在这二人现在手脚都有不便,加上莫南已经受了伤,否则自己绝不是二人合力的对手。

    “那让老夫的鹰爪功也见识见识你手中的软剑!”莫北冷哼了一声,闪电般冲向了上官云杰。虽然他已经瘸了双腿,但好像身法却丝毫没有影响,出招依旧快如闪电。

    上官云杰不敢大意,使出了全力应付莫北疯狂的反击。鹰爪功不愧是鹰爪功,坚硬无比,竟然不畏软剑之锋利,直接迎上上官云杰手中软剑,剑爪相交之时竟然冒出一连串火星,可见莫北鹰爪功之深厚。俩个人躲闪腾挪,打的难解难分,一时难分胜负。

    一旁的莫南看着场中凭借身法上下左右打得游刃有余的上官云杰,心里的恨意已经聚集到了顶点。伤口的疼痛更让他恨不得将上官云杰碎尸万段,可是现在的他根本插不上手,场中的二人此时已经纠缠到了一处,根本没有人能靠近。

    正在这时,莫南突然想到了一旁的上官风云,眼前一亮,缓缓向上官风云走去,眼神之中透着一丝阴险。

    上官风云看到向自己迎面走来的莫南,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知道莫南想干什么,但却丝毫没有畏惧。看着场中激战正酣的儿子,他很欣慰,他知道就算自己现在真的走了,自己的儿子也能继续带领着风云堡走下去。因为现在的儿子,已经不再是那个整天花天酒地,跟自己强词夺理的孩子了。

    “动手吧。”上官风云冷冷的看着莫南说道,他竟然自己先开了口,而且是主动要求敌人杀了自己。他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但是他不想自己的儿子死在这里,如果自己死了,那儿子就没有任何牵挂了。就是因为自己的大意,才让自己唯一的儿子陷入这般险地。

    莫南愣了一下,但转瞬就变得面目狰狞,狠狠的咬着牙,夺过一直押着上官风云的一名大汉手中的刀,狠狠的向上官风云脖子上砍去,没有多说一句话。现在的他,也只有杀人才能解了心中的那份已经到达顶点的恨意。

    就在莫南的刀就要落到上官风云脖子上的刹那,突然人影一闪,紧接着红光大作。只听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和俩声惨叫响起,只见原本砍向上官风云脖子的那把刀直接断为俩截,其中一截已经飞了出去,狠狠地插进了墙内,莫南握着半截断刀不由得退了数步,差点摔倒在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那俩名原本押着上官风云的大汉此时已经倒在了一边,鲜血直流,一个黑色的人影站在上官风云的身边,轻轻地扶着他,冷冷的看着面前不远处惊恐的莫南,手中握着一把腥红如血的刀。

    “是你!”莫南惊恐的再次向后退了一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想不到闻名已久的塞北双鹰只不过是徒有虚名,竟然被我撞见俩次这种偷鸡摸狗之事。”那个人影冷冷的说道,眼神冰冷,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怎么又是你!?”莫南表情复杂的看着这人喊道,眼神中有不甘,有仇恨,也有一丝无奈。

    “因为这是你的宿命,注定要死在我的刀下。”这人淡淡的说道,缓缓的扶着上官风云到旁边坐下,丝毫不顾现在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瞪着他,恨不得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这个人,正是无心,好像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候他就会出现。

    死神无心,血刀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