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十六章 冤家路窄
    有些人,注定成为朋友,无论这份友情来的有多么的晚,但最终会成为朋友,甚至知己。也许是因为他们拥有同样的情怀,同样的行事作风,又或许,他们本就是同一种人。

    而有些人,却注定成为敌人,无论怎么躲藏,却追究躲不过命运的安排,因为他们原本就走的不是同一条路。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事先料想的那样发生点什么。站在小巷中无心不禁皱起了眉头,有一丝担忧。因为他和上官云杰分开的时候已经约好,由上官云杰进入长乐宫,而无心会在长乐宫的后门守着,如果情况一切正常,那么上官云杰就会从前门出来,到后门与无心汇合,如果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对方一定会挟持上官云杰从后门离开,所以无心才会出现在这里。当然,上官云杰被挟持也是他们的计策之一。

    可是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了,依然没有什么动静,上官云杰也一直没有出来,无心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只能静静地等在这里,心里有点着急。

    就在无心犹豫要不要悄悄溜进去查看一下时,突然有了动静。长乐宫的后门,轻轻地被从里面打开,紧接着探出一颗头,四下左右望了望,然后拉开门走了出来。紧接着又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人的肩上扛着一个麻布袋子。几个人没有停留,关上门匆匆离开了,健步如飞。

    无心看到这伙人的时候,嘴角露出了笑容,鱼儿终于上钩了。没有多想,悄悄跟在了这伙人的后面。

    夜晚的云州城,除了长乐宫灯火辉煌之外,其他地方都显得很安静,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人,只能远远的看到几户人家的窗口透出一丝昏暗的灯光。月光静静地洒在地上,只能看清几步之外的地方,正好利于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黑夜,往往是最好的掩饰。

    没过多久,那伙人来到了一处看着不算小的府邸,门口挂着俩只大红灯笼。其中一人上前轻轻敲了三下门,几乎是同一时间,大门应声而开,几个人匆匆溜了进去。最后走进去的那人回头向周围看了看,看到无心的方向时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身关上了大门。

    这是一名老者,只不过他的左臂却只剩下一截,一个残疾的老者,但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因为这个人,正是刚才在长乐宫下令不让上官云杰离开的人。

    看到这个人,无心也愣住了,因为他认识这个人,而且这个人也认识他,虽然很久没见了,但无心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这个人,就是塞北双鹰之一,雪鹰莫南。

    无心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看来事情绝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否则他不可能看到那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府邸中,宽敞的大厅内,站满了人,四周的烛火和火把将整个大厅都照的通明。大厅正中间的太师椅上,坐着一名老者,望着通往前院的走廊口,好像在等什么人。这名老者的身边,站着一个人,一个小厮打扮的人,看身上这身衣服,应该是长乐宫的人。

    不一会儿,从前院匆匆走过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雪鹰莫南。只见他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像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没等他走进大厅,就听他笑着说道:“大哥,你看看我给你把谁请来了。”说着示意身后跟来的人将那个麻布袋子放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得意了。

    “大半夜的你让小厮跑来告诉我说你给我准备了一份大礼,原来就是一个人啊?”坐在太师椅上的老者不满的说道。估计无论是谁,让人从被窝里面叫起来总不会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看了你就知道了,我保准你一定喜欢!”莫南笑着说道,说着亲自解开了系在麻袋上的绳子,袋口往下一翻,露出个人来。不过这个人好像早已人事不省,瘫软的坐在那里,正是上官云杰。

    看到上官云杰,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老者突然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麻袋之中的上官云杰,又看了看一旁的莫南,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者笑罢之后,一瘸一拐的向上官云杰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想不到连老天都帮我们塞北双鹰,大名鼎鼎的风云堡,眼看着从此就要没落了。”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腿,眼里闪过一丝恨意。这个瘸腿老者,正是塞北双鹰另一个,苍鹰莫北。

    看到上官云杰人事不省的样子,莫北皱眉说道:“你已经把他杀了?”说着略显埋怨的看向了莫南。

    莫南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有,这小子一看就是到长乐宫打探消息去的,还装作是他爹的朋友,没想到被我这个老熟人碰上了,算他倒霉。我怕他反抗,所以让手下人给他下了药,再过一俩个时辰应该就会醒来。”

    莫北听了莫南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就好,既然他们父子相遇了,怎么也得让他们见一面,让那个老东西亲眼看着我杀了他的儿子!”说着收起了笑容,面露狰狞。

    “来人,把那个老东西押出来!”莫南冲着人群大喊道。

    不一会儿,几个人押着一个满身伤痕,垂头丧气的老者走了出来。这个人,正是风云堡堡主,上官风云。只不过消失了往日的冷峻和威严,显得有些狼狈,看样子受了不少毒打,身上的那件紫金风云袍早已经破烂不堪。

    “老东西,你看这是谁?”莫北奸笑着看着上官风云,指着麻袋之中的上官云杰说道,脸上充满戏谑的表情。

    颓废的上官风云向着莫北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紧接着突然睁大了双眼,嘶哑着喊道:“杰儿!杰儿!”挣扎着想要冲过去,可是却被俩名大汉牢牢的押着,怎么也冲不过去,何况他身上还有沉重的俩串镣铐锁着手脚。

    看到上官风云歇斯底里的狼狈样子,塞北双鹰笑得更开心了,这一刻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自己成了现在这副残缺的样子,都是因为上次在风云堡被人所伤,要不是风云堡请来了帮手,眼前的上官风云父子早就是自己掌下的亡魂了。

    “没想到你们父子一样的愚蠢,竟然都被我神不知鬼不觉的下了同样的药,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只能说明你们命里注定要死在我们的手里。”莫南咬着牙,狠狠地说道。他是最惨的,莫北虽然瘸了一条腿,可好在还在自己身上,而他却没了一只胳膊,所以他心里的恨意最深。

    “你们可以杀了我!是我当初杀了你们的徒弟,也是我找人打伤了你们,跟杰儿没关系,放了他吧,杀了我,杀了我!”上官风云近似哀求的看着塞北双鹰喊道,对他来说,自己的儿子是最重要的,虽然那个儿子从小就不听自己的话,但那是他唯一的骨肉,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丧命。

    “你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事到如今我就告诉你吧,我们去风云堡,原本就不是去替徒弟报仇的,一个不屑之徒还不值得我们那么去做,我们只不过借了这个机会想要灭了你的风云堡,然后控制幻城,只不过没想到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毛头小子搅了局,否则你早就死了,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谈条件吗?现在只不过是旧事重演罢了,但这次的结局是由我们定的!”莫北冷笑着说道,一语道破了曾经风云堡的那次血战的缘由。

    上官风云听到莫北的话,终于揭开了心头一直以来的疑虑,原来真的不像自己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们想要幻城干什么?为了钱?为了地位?”

    “不用问为什么,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只怪你生错了地方,不该挡了别人的路,现在,我要你亲眼看着你自己的儿子死在你面前!”莫南摆了摆手打断了上官风云的话,说着向上官云杰走了过去。

    “不要!我可以给你钱,我可以退出幻城,别杀我的儿子,不要!”上官风云惊恐的喊道,眼睛里充满绝望,因为莫南已经挥出一掌,向上官云杰的天灵盖拍去。碎心掌莫南,虽然折了一条臂膀,但碎心掌依旧威力无比。

    就在莫南的手掌即将落到上官云杰头上的时候,令所有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原本瘫软在地,人事不省的上官云杰竟突然醒了,闪电般伸出一指,点向雪鹰莫南的手腕!快如闪电!

    莫南也被这一幕惊呆了,还没等他撤回挥出的那一掌,突然觉得手腕传来一阵剧痛,来不及多想,连忙倒退数步,惊恐的看着猛然一跃而起,落在几步之外的上官云杰,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明明已经用*迷倒了对方,怎么可能突然就醒了呢,药性还没有过啊,莫南想不明白。

    “杰儿,你没事吧?”上官风云看到死里逃生的儿子,高兴的喊了起来,然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喊道:“杰儿快走!不要管我!快走!”

    “往哪儿走!你闭嘴!老东西!”莫南狠狠瞪了一眼上官风云,转头盯着上官云杰说道:“告诉我,这究竟怎么回事?你明明已经中了我下的药,为什么?”他心有不甘,一定要问个明白。

    上官云杰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父亲,心里一阵心疼。父亲的脸上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威严,更没有当初堂堂风云堡堡主的那份气势。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满身伤痕,想要保护自己孩子但却无能为力的老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怜,可怜的让人心疼。

    也许只有父爱能让一个久经江湖的英雄变成这样吧,现在的上官风云,虽然狼狈,但在上官云杰眼里,却看起来那么的高大。

    “您觉得我会抛下您,独自一个人离开吗?咱们风云堡的人还没有那么没用。”上官云杰强忍着眼眶中的一丝泪花,坚定的说道。

    上官风云听到儿子的话,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儿子真的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就算现在他真的死了,也可以放心了。

    “我在问你话呢,告诉我!”莫南看着理都不理自己的上官云杰,扯着嗓子喊道,牙咬得“吱吱”作响,看来他真的有点气急败坏了。

    上官云杰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冷冷的看着莫南,缓缓的说道:“那只不过是小爷我引蛇出洞的一记计策罢了。”说完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情,眼里带着一丝嘲笑。

    在场所有人都被他这一句话说的懵了,有点摸不着头脑……

    上官云杰眼里的笑意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