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十四章 长乐宫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能有一个知心朋友,从来都是值得庆幸和高兴的事情,更何况还是一个能够同生共死,俩肋插刀的朋友,这更应该值得庆幸。友情,在这个尔虞我诈,生死存亡的江湖之中,就更显得弥足珍贵。

    上官云杰一直看着窗外,嘴角的笑容始终挂在那里,一直看着那俩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人,看着他们走到客栈门口,又看着他们进入客栈,直到他们推开自己的房门。

    推开门的那人站在门口,看着房间中傻站着的上官云杰,也在笑着,但怎么看都觉得笑容在他脸上是那么的别扭,但却珍贵,因为他是一个从来都不怎么笑的人。一身黑色的斗篷,紧紧的笼罩在他的身上,苍白的脸上略有一丝疲惫,看样子赶了很远的路,而且赶得很急。身后站着一个满脸好奇的女孩,正在睁大眼睛看着站在屋子中央的上官云杰。

    这俩人,正是连夜赶到云州城的无心和林萱二人。

    “你来了。”上官云杰看着无心笑着说道,但是笑容中却隐藏着一丝愧疚。他知道无心一定赶了很远的路,也许生怕来晚了,而且今夜过去后的明天,又不知道有什么不知道的危险在等着他们,所以他愧疚。

    “我不能不来。”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但语调却很坚定。朋友有难,他不得不来,即使是面对所有的危险,甚至死亡。

    无心知道上官云杰心里觉得有愧,因为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都会出现,但他没有解释或者安慰什么,因为说得太多只能让上官云杰心里更难受,自己能做的,就是坚定的站在他的身边。他相信,如果有一天他也遇到同样的困难,上官云杰也一定会第一个站出来,这就是他们之情的情义,但彼此都心照不宣。

    上官云杰重重的点了点头,也没说别的,示意让无心二人赶快进来歇息一下,他们之间本来就不需要什么感谢之类的客套。

    “她呢?”无心打量了一下屋里,疑惑的看了一眼上官云杰说道。

    上官云杰笑了笑,瞟了一眼坐在无心身旁的这个陌生的女孩,缓缓说道:“季老前辈来云州城了,她去拜见了,很早就出去了。”虽然无心没有说出名字,但是上官云杰知道他说的是谁。

    无心点了点头,不再说话,随意的向窗外望去,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脸上突然有一丝惊讶。因为就在他一转头的瞬间,他好像看见了一个人影在巷子里一闪而逝,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上官云杰并没有注意到无心此刻脸上的细微变化,因为他一直盯着一旁的林萱上下打量着,而且不断露出一丝捉摸不透的笑容。终于,他忍不住了,看着无心问道:“这位姑娘是?”

    无心听到上官云杰的话,回过神来,扫了一眼林萱,淡淡的说道:“噢,一个朋友。”

    无心说得很干脆,很随意,但是上官云杰脸上的表情一点也不随意,而是露出了一丝疑惑。谁没事带一个朋友四处走,而且好像形影不离的样子,更何况这个朋友还是个这么可爱漂亮的姑娘。

    “我叫林萱,你好。”还没等上官云杰继续追问,林萱这时候却开口说道,脸上带着笑容,笑起来很好看。虽然刚刚经历了一段长途跋涉的路程,显得略有些风车扑扑,可依然难以掩饰她那原本就天生丽质的样貌。

    上官云杰刚点了一下头,正打算问些什么的时候,却听到门外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我说怎么急急忙忙的就走了,连一个招呼都不打,原来是早就有佳人在远方等候了。”随着话音,门再次被推开,只不过这次推开门的人没有面带微笑,而是眉宇之间带着一丝怒容,尤其是看到无心身旁的是个可爱漂亮的姑娘之后,脸色更加难看。来人,正是很早就离开客栈去拜见师傅的如意。

    听到这个声音,无心的眉头皱了一下,心里一紧,放在桌子上的手抖了一下。是她吗?是她。自从上次离别之后又好久没见了,对自己来说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看到无心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如意显得更加生气了,丝毫没看此刻正瞪着俩只大眼睛看着她的林萱,走到无心的身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她需要一个解释,一个能够让她心里不那么难受的解释,虽然她也知道无心可能根本不会解释。

    一旁的上官云杰侧了侧身子,离“战火”的中心稍微远了点,把头扭向了窗外,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但是他却总觉得一股很大的醋味在往他鼻子里一直钻。

    还没等无心搭话,一旁的林萱突然跳了起来,跑到如意的身边,睁着俩只大眼睛,吃惊的喊道:“姐姐,你真的好美啊!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啊!”说完还自顾自的上下左右的打量着如意。

    所有人都被林萱突然的这句话给说的愣住了,尤其是看到她那痴迷和羡慕的表情,都让人忍俊不禁。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被她简单的一句话就消除了,反而把如意弄得有点措手不及,略显尴尬。无心和上官云杰对视了一眼,不禁摇头苦笑。

    “怎么样,有什么消息吗?”上官云杰借着气氛稍缓的情势下,看着如意,赶紧出言问道。

    听到上官云杰的问话,如意脸上的表情稍微好转了一点,瞪了无心一眼之后缓缓地说道:“经过师父的确认,长乐宫确实是在红羽的管辖之下,像这样的场所,红羽几乎在江湖上到处都有,有些我们知道的,也有些我们不知道的,除了像长乐宫这样的地方,还有赌场什么的。”

    “难道说父亲的离奇失踪真的和红羽有关系吗?可我们风云堡历来和红羽没什么仇怨啊。”上官云杰皱着眉头不解的说道。

    “以红羽的做事风格,就算曾经与你无仇无怨,但只要你阻碍了他们的利益,他们绝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如意肯定的说道。

    “不管是不是红羽,我们不能再等了,看来只有亲自去长乐宫走一趟了。”无心这时候淡淡的说道。他们三人之中数他与红羽的接触最多,他深知红羽的手段,在他们面前,没有所谓的有仇没仇,只有利益,为了钱替别人杀人,为了钱帮自己杀人。

    “还有,芙蓉堂的姐妹打探到当天上官堡主进入长乐宫之后根本没人看到他出来,长乐宫嫌疑最大。”如意再次补充道。

    屋里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之中,所有人都低着头,思索着。一旁的林萱也是,虽然至今没听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也没弄明白无心和其他俩人到底什么关系,但还是听得若有所思。

    “上官堡主到底是因为什么来的云州?”无心想了一下说道。上官风云突然来云州城,又突然消失,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联系。

    “当时是云州这边的管事的说我们有一批货物被人给扣了,对方提出了天价的赎金,声称如果不给的话就烧掉所有货物,并且从今以后风云堡别想在云州城做生意,管事的没有了对策,只好禀告了父亲,并称他从来没在云州城见过对方的人,根本不认识。对方要求三日之内在长乐宫商讨赎金一事,由于事发突然,父亲才匆忙带着程远赶赴云州城,可结果…”上官云杰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满脸的担忧之色。

    听完上官云杰对整件事的叙说,联想到红羽,以及如意的情报,基本可以断定这件事与长乐宫和红羽脱不了干系。

    “好了,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去长乐宫探个究竟。”无心站了起来,缓缓地说道。说完向上官云杰和如意点了点头,向外面走去。林萱也跟着走了出去,临走还冲如意笑了笑,点了点头。

    如意看着无心的背影,以及紧跟其后的林萱,眼睛里有一丝嫉妒,她也好想像那个女孩子一样,抛掉幻音阁阁主的身份,放弃芙蓉堂少主的头衔,就这样傻傻的跟在无心的身后,形影不离。可是,真的可以吗?

    上官云杰并没有注意到如意此刻的变化,他的心里依旧牵挂着自己的父亲,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对此刻的他来说,父亲的安危才是他更应该关心的。

    天已经快亮了,偶尔传来的几声鸡鸣和狗吠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到来,也预示着那些勤劳的人们即将从温暖的被窝里无奈的爬起来。

    可是此刻却有三个人还没睡,三间客房,三个彻夜无眠的人。只有林萱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睡着了,看样子她很累,累的倒头就不知道东南西北。

    上官云杰依旧趴在窗前的桌子上想着什么,桌边的蜡烛早已经烧完,可他好像浑然未觉,只是紧紧地握着拳头,嘴里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如意和无心的房间是挨着的,俩个人都站在自己的窗前,好像俩个人都知道彼此就在旁边,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近在咫尺的俩个人,此刻却感觉离得很远,心里都在想着什么,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徐徐的晚风轻轻地吹进了屋子里,带着一丝潮气,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烟味,有几家民居的屋顶已经冒起了炊烟,准备着黎明过去以后的第一顿早餐。街道上已经渐渐有了三三俩俩的行人,勤劳的人们已经开始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努力,盼望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像那些大户人家一样,任凭太阳晒到屁股也要钻在暖暖的被窝里面慵懒的打一个哈欠……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生活,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生活本身就存在太多意料之外的无奈。

    在江湖中,能活着,就已经算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了。但有时候为了自己想要的,你必须竭尽全力,为了家人,为了朋友,或者别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