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十二章 别伤害我身边的人
    自私,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只是有的人显露的过于明显,而有的人则是深深的藏了起来。金钱,权利,女人,都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很自私,为了一己私欲而不择手段。有的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己私欲,为了达到目的是不会考虑别人的。

    而有的人活着,确是为了别人而活,因为在某些事情面前,身边的人对他来说更加重要了一些,为了这些人,他甚至可以放弃自己。也许,他也只是还没到那种激发出自己内心深处那一份私心的时刻,至少现在没有。在江湖之中,活着,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大雨从九天之上倾泻而下,浸湿了大地,淹没了脚下的街道,也淋湿了人们的衣衫。突然的倾盆大雨,让每一个人都打了一个冷颤。因为这雨,实在来得太快,也来的太急。

    无心透过雨幕,看着一拥而上的黑衣人,看着他们手中正在挥舞的兵器,稍显凌乱的脚步,以及那一摊摊溅起来的雨水,缓缓地收起了笑容,紧紧地抿着自己的嘴唇,用力地握着手中的刀,眼神很平静,平静的不带有一丝感情。

    他想杀人,真的想杀人,因为他最恨敌人伤害自己身边的人,哪怕是无数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都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因为他走的原本就是一条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的路,但他最忌讳敌人当着他的面伤害自己身边的人,从前是,现在和将来也是,如果有将来的话。

    这一刻,他动了,没有犹豫,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肆无忌惮的冲进了黑衣人群之中,疯狂的厮杀着,宣泄着,好像把心中压抑了很久的仇恨和疲惫全都要释放。

    此刻的无心,是林萱没有见过的,没有往日的波澜不惊,失去了平常风雨不动的那一丝冷酷,而是变得狰狞而可怕,撕裂着一切,摧毁着一切。可是她又突然觉得,此刻的无心,看着是那么的孤独,孤独的有一点残忍。

    红光闪现,不断有人倒下,又不断有人扑了上去,可是转眼又告别了这个世界,连一次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血肉横飞,感受着自己最后的一口气咽下,直到身体冰凉,躺在冰冷的雨水里,让身体里的血液混着不断流淌的雨水消消流逝。

    无心拔刀了,从一开始就拔刀了,因为他想杀人,只想杀人。

    带头黑衣人看到眼前一片红光闪现的时候就后悔了,后悔自己实在太过看轻了敌人,后悔冒然的第一个冲了上来。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无心的刀,已经狠狠的砍入了自己的身体,砍断了那一丝仅有的活着的希望,而他的刀,还没挥出一半就早已经断为了俩截。他的刀,还是太慢了。随着喷薄而出的血液与雨水交织的那一个瞬间,他闭上了双眼,缓缓的倒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喊杀声终于停了,再也听不到金铁交鸣的声音,再也看不到左挪右闪的人群。黑衣人已经全都倒下了,没有一个活口,全都是一刀毙命,可是每一个尸体上却不止一处刀痕,这是什么样的仇恨,才能让一个人在敌人已经毙命但还没有倒地的尸体上补上一刀,俩刀……

    架着林萱的那俩个仅存的黑衣人傻了,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他们这次的目标是一个杀人如斩草芨一样的疯子。他们的腿在抖,心在抖,多希望此刻地上多出一条缝来,让他们躲进去,逃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再见到站在对面的那个死神一样的男人。

    此刻的无心,低着头,握着那把已经不知道挥出多少下的刀,站在满地的尸堆里面,身体瑟瑟发抖。他也在颤抖,不过不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兴奋,也许是一种莫名的激动。可是现在的他是那么的可怕,以前绝无仅有。他的刀,暴露在雨幕中,被雨水“哗哗”的冲刷着,可是怎么也冲刷不掉那原本就已经腥红如血的颜色,反而让它看起来更加的锋利。

    林萱看着眼前的这个杀神一样的男人,这一刻,她终于明白,面前的这个总是不苟言笑的人,早就不是人们所传言的那个一个人一把刀的少年,而是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无视任何强大敌人的孤独的男人。

    林萱哭了,俩行热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混入了蒙在脸上的那一层雨水里,却也流进了心里。这一刻,她好想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他。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慌乱的呼喊:“别过来,再靠近我就杀了她!”原本只是架着林萱的那俩个人,此时惊慌的向后退着,手中的兵器架在了林萱的脖子上,因为无心正在缓缓地向他们走来。可是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因为身后只有那堵原本就冰凉的墙壁,别无他路。

    无心缓缓地抬起了头,他的眼睛再一次红了,红的像是腥红的鲜血,红的吓人,好像从他那一双眼睛里,看到的只有死亡。他没有停下,依旧缓缓的前行,好像已经听不到黑衣人垂死挣扎的威胁。

    黑衣人拼命的呼喊着,威胁着对面那个丝毫不顾,缓缓靠近的人,嘴里说着些什么连他们自己都听不清了。他们的手在抖,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挥下这可能是生命中最后的一刀。由于颤抖,林萱的脖子上已经被刀刃划破了一点皮,流出了一丝鲜血,可是转眼又被漂泊的大雨冲刷干净。

    就这这时,突然人影一闪!无心闪电般冲了过来,没有等拿刀的黑衣人反应过来,已经一刀斩断了那人的咽喉,随即飞出一脚,旁边的另一个黑衣人紧接着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墙上,又重重倒地,挣扎着,哀嚎着。

    确定林萱没事之后,无心没有再看早已经倒在一旁的刚才那个拿刀威胁林萱的黑衣人一眼,缓缓地走到了被他一脚踢飞的那个黑衣人面前,冷冷的盯着他。

    “不要…不要杀我…求…求…你…”黑衣人艰难的抬起头,挣扎着看着无心说道,眼神里充满了哀求,整个人颤抖得比刚才更厉害了,边说还边往外吐着鲜血。看来无心刚才那一脚确实势大力沉,黑衣人不死已算万幸。

    “回去告诉派你们来的那个人,想杀我就冲我来,不要再伤害我身边的人,否则我会让他看着我杀光他身边的所有人,然后在一刀一刀活剐了他。”无心看着眼前的这个只剩半条命的黑衣人,冷冷的说道,好像是从嘴里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一样。

    黑衣人好像听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惊喜一样,头重重的在地上磕了几下,然后嘴里乱七八糟地说着连他自己都听不懂的感谢的话,挣扎着向巷子外爬去,好像早已一刻也不愿意停留。看他的样子,能不能活着回去都很难知道。

    无心看着缓缓爬向巷子外的黑衣人,紧紧地咬着牙,浑身上下还在不住颤抖,手里一直握着的刀都已经忘记收起来,好像还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无心已经知道了这些人的来路,在刚才打斗的过程中,他看到了这些人隐藏在黑衣之下的那一片蓝色的衣角,他认识那身衣服,那是红羽的人才会穿的衣服。这些天他好像杀了不止一个红羽的人,而且自己每次经历的事好像都跟红羽脱不开关系,如果红羽还不来找自己报仇的话,那就不是红羽了。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无心,紧接着就听到了一阵令人心痛的哭泣。是林萱。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再一次从面前这个可怕的男人庇护之下死里逃生,还是因为她好像看出了这个男人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一丝孤独,总之,现在的她,就想这样紧紧地抱住这个男人,就这样一直抱着。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混在了雨水里,却浸湿了无心原本就已经湿透了的背。

    感受着这个紧紧的拥抱,无心突然觉得自己暖了起来,不再发抖,血红色的眼睛也逐渐恢复如常,缓缓的收起了刀。可是却突然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但是血却不是红色的,而是暗红色的,就像淤血一样。然后整个人就像突然没了知觉一样,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身后的林萱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吓懵了,连忙用力扶住了无心,呼喊着无心的名字,可是此刻的无心却紧紧闭上了双眼,没有任何反应。焦急的林萱顾不得擦干还留在眼角的泪水,用力扶起无心,向巷子外走去,焦急的呼喊着无心的名字,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竟然能将瘫软无力的身体扶起。

    经过郎中的诊断,无心并没有受伤,只是因为疲劳压抑导致。林萱这才放心,一开始她以为无心是在刚才打斗之时无意中受了什么伤。

    郎中是在在林萱努力将无心扶着回到客栈之后找来的,,结果还算满意,只是虚惊一场。只是她并没有发现房间中有什么异样,也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原本在这间房间里被无心杀掉的那个人的尸体,早就不见了踪影。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好像从没有发生过一样。

    林萱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无心,眼眶又开始湿润。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事能让他那么压抑,压抑到能吐出那么大一口淤血,他到底经历着什么,又背负着什么?她不知道,也想不出来,她现在只想他能赶快醒来,好起来,恢复成原来那个波澜不惊,无所畏惧的样子。

    雨,还在下,而且好像越下越大,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街道上已经没有人了,谁也不想在这样的天气还走在大街上,让漂泊的大雨淋成一个落汤鸡。

    但有一个人却依然站在雨幕中,看着远处一家客栈的窗户,神色有点担忧,微微的皱着眉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在他身后的巷子深处,躺着一堆尸体,还有几把断刀,这是无心刚才和红羽打斗的地方,而这些尸体中间,有一具分外显眼,一个并没有身穿黑衣,而是穿着一身粗布衣服的人,竟是客栈的那个小二,原来他被人带到了这里。

    而站在巷子口的那人,虽然被雨淋湿,但还是难掩身上那一丝独特的气质。飘逸的长发,花哨的穿着,只差一把被他揣在怀里并没有打开的折扇,“南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