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十八章 亡灵涧
    时间,是一种能够让世间万物不断发生改变的东西,看不清,摸不着。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东西都会发生变化,包括人。

    相信今晚过后,那个整天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小姑娘一定会发生某些改变,也许是好的,也许是坏的,但不管怎样,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既成事实。不知道那张天使般的笑脸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还不不会存在……

    夜,还是黑的,可是却不再宁静。尤其是青冥山上,万青帮内,到处都是震天的喊杀声和凄厉的哀嚎,诉说着内心深处的那一丝恐惧和胆战心惊。伴随着的,是漫天的鲜血飞溅,整个万青帮内,早已经血流成河。

    而造成这个惨状的,只是一个人,一个浑身上下再看不清哪是衣衫,哪是肢体和面颊的疯子。因为他早已被血水染成了红色,因为他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因为他已经杀红了眼。唯一能够看清的,就只有他那把刀,那把不知道已经斩杀了多少人的刀,正在呼啸着搅碎所有能够碰到的东西。

    此刻的无心,真的杀红了眼,真的就像个疯子,睁着通红的双眼,撕裂着任何挡在他身前的一切。身上不断有鲜血在慢慢变干,又不断有新的鲜血出现,已经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他只知道,他要杀出去,带自己背上的那个人“回家”。

    司徒飞红看着眼前如地狱一般的情景,整个人蜷缩着,紧紧地握着那柄不久前刺中敌人的剑,牙齿咬得“吱吱”作响。他从没有见过如此的惨状,也从没有见过杀人真的如斩草芨的人,有点不知所措,可是他不能后退,因为今夜万青帮已经输了,他不能就这样让敌人走了,否则万青帮从此就完了,何况他答应过已经没了双腿的师父,一定要杀了敌人,他不相信对方一个人可以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谁要砍下他的头,给谁一百两黄金!”司徒飞红冲着人群中嘶哑着喊道,现在对于万青帮来说,一百两黄金跟杀掉眼前这个敌人来说,早已经显得微不足道。

    原本已经开始后退的万青帮众,听到这一句话,迟疑了一下,再次蜂拥般冲向了那个价值一百两黄金的人,他们能够听的出来,那是他们少帮主的声音。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此刻的他们,早已忘记了死亡的恐惧,脑子里全是黄灿灿的金子。

    原本已经快要力竭的无心看到重新生龙活虎般冲上来的敌人,心沉到了谷底,可是依然在挥舞着手中的刀,不敢有一丝的怠慢。他的右手,此刻早已没有了知觉,只是在机械的挥舞着,求生的**在驱使着这下意识的动作。

    渐渐地,无心看到了万青山庄的大门,离得好近,近得可以透过门缝看到山庄外摇曳的树林以及上下翻飞的鸟儿。是幻觉吗?不管是不是,无心的心底终于重新燃起了希望,砍翻面前的一个个敌人,艰难的向门口挪去,一步,俩步,三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又砍倒了多少个敌人,区区二三十步的距离,觉得好像走了很久,很久。不管过程多么的漫长,好在已经到了,也终于到了。

    无心来不及停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高高的跃起,奔着庄门上方的城墙跳了上去。因为即使到了门边也不可能从大门出去,门前早已经被敌人堵死,活人,死人都有。所以无心只能选择跳到城墙上离开。

    可是真的那么容易吗?就在无心高高跃起,想要踏出这最后一步的时候,无数把兵器也呼啸着冲他的后身袭来,好像要把他千刀万剐,支离破碎。可是现在的无心已经顾忌不上了,他不能放弃这最后一线的生机。

    就在无数把兵器眼看着就要落到无心身上的刹那,突然无数个闪着亮光的东西从城墙上方铺天盖地的落下,落在了万青帮众的身上,刺进了他们的身体里面,瞬间发出一片惨叫,挣扎着扔掉了手中的兵器,不停的在尸横遍野的地上滚来滚去。

    再看城墙之上,那个杀人如麻的“疯子”早已不知去向,他逃走了。

    就在无万青帮众大片的倒地哀嚎之际,一个人影悄悄的从城墙之上一跃而下,向着刚才从里面冲出来的那个“血怪物”追了上去。花哨的穿着,长发飘逸,手拿一把折扇,身法奇快,转眼就消失在了暮色之中……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司徒飞红愣在了当场,呆呆的看着早已空无一人的城墙之上,一股恐惧和愤恨交杂着涌上心头。

    敌人最终还是逃走了,万青帮终究还是败了,败得彻彻底底,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师父交代。

    司徒飞红缓缓地走到大门口,看着不断哀嚎的帮众,紧紧地握紧了拳头。突然他看到了地上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皱着眉头弯腰捡了起来。是针,银针,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亮眼。

    然后他不由得开始环顾四周,发现不止这一枚。他瞬间明白了什么,明白了刚才那千钧一发之际为什么自己的手下突然倒地哀嚎。没有停留,转身向着密室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留下了身后的一片狼藉和残肢断臂……

    青冥山脚下,一个人影看着面前的岔路口,静静地站在那里,左右环顾着,好像在查找着什么。右手缓缓的摇着一把折扇,上书“南宫”二字。

    原来,这个人就是云州城与无心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青年。他追的人,正是无心,可是自诩轻功了得的他,竟然没有追上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之后已经满身伤痕的无心,似乎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块布,又掏出一只炭笔,在布上写下八个字“重伤无踪,详情待查”。然后吹了一声奇怪的口哨,只见一只鸽子突然从树林中呼啸而来。等这个人将布条绑在它脚上之后,又飞快的向树林深处飞去,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这人停留了一会儿,向着其中一条岔路飞奔而去,很快消失不见……

    一场大战,预示着万青帮从此没落,不只因为名动江湖的万青帮主常万青已经是个废人,最重要的是人数众多的万青帮竟然让一个少年几乎杀的片甲不留,来去自如。也预示着,从此江湖上会有一号人物,一个单枪匹马将万青帮搅得天翻地覆的少年,一个杀人如草芨的少年。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年的样貌,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只知道他披着一身黑色斗篷,拿着一把杀人不眨眼的刀……

    震耳欲聋的水声响彻峡谷,在山涧之间不断的回响。一条瀑布从高耸入云的悬崖之上一泻而下,异常壮观。瀑布的俩侧都是茂密的树林,密的几乎看不到缝隙,偶尔从树林深处传来几声不知道什么的野兽嘶吼声,为这座峡谷增添了几分原始的气息。峡谷深不见底,一眼望去,只能看到谷底隐隐约约黑漆漆一片,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

    在峡谷深处有一处断崖,大概是岁月流逝之后山谷天然形成,又或许是多少年前被这飞流直下的瀑布冲刷而成,就那样静静地耸立在半空中。

    一个人影站在断崖边沿,凝视着宣泄的瀑布,不知道在想什么。只看见他眉头紧紧地皱着,皱的很深,苍白的脸上难掩一丝痛苦之色,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他的身后,有一个山洞,看洞口的样子和形状,里面应该很大,很宽敞。

    正在这时,山洞里面走出一个身影,一个留着齐肩短发,穿着一身粗布衣衫的女孩,年龄好像和崖边伫立的年轻人相仿。略显疲惫的面容下却隐藏着一份看不出的坚定。

    听到身后有人走来,原本皱着眉头,一脸痛苦之色的年轻人立刻睁了睁眼睛,吐出一口气,之前的那丝颓败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面无表情。

    看着站在前面这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下,身材瘦弱却异常伟岸的身躯,女孩咬了咬嘴唇,眼里闪过一丝感激之色。然后走到崖边,与年轻人并排站到了一起。

    “你以前一直住在这?”女孩望着面前的瀑布和山川树林,淡淡的问道,脸上的疲惫稍微好了一点,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看到如此美景,估计任何人都会心旷神怡吧。

    “恩。”年轻人只淡淡的答了一句,好像并不想过多提及过去,更何况他也很久都没有回来了,毕竟这里有一段不愿想起的回忆。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呢?这里这么美,好想一直就这样住在这里,永远不离开,没有仇恨,没有打打杀杀。”女孩憧憬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说道,说着说着不禁摇头叹了口气,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这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你看到的只是这里想让你看到的。没有人愿意住在这里。”年轻人淡淡的说道,眉头不由得再次皱了起来。

    “为什么?”女孩扭头看着年轻人,疑惑的问道。

    “因为这里只有死人。”年轻人冷冷的说道,不禁低头瞟了一眼山涧深处的那处阴暗,眉头皱的更深了,伸手用衣襟遮住了自己的鼻子,好像已经闻到了尸体腐烂的恶臭。

    “你见过??”女孩惊讶的看着年轻人问道,她有点不敢相信。

    可是年轻人好像已经不愿意讨论这个话题,扭头走向了山洞,头也不回的说道:“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我答应过你要帮你夺回白玉剑的。”

    女孩听了年轻人的话,不再追问,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谷底,陷入了沉思……

    原来,站在崖边的年轻人,正是之前大闹万青帮的无心,也是现在江湖上开始慢慢流传的死神少年。

    而这个略显疲惫的女孩,正是无心拼死救出来的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林萱。可是看样子,她真的失去了原先那个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样子,转而变得有一丝憔悴,但眉宇之间却显得更加坚强。

    她长大了,从她被无心救出来带到这里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就长大了。父亲的死,爷爷的死,青冥山的遭遇,让她一下子经历了太多,也成熟了太多。所以她剪短了自己的头发,剪掉了伴随自己多年的俩只辫子,就是要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早晚有一天,要为死去的父亲和爷爷报仇。

    一个多月已经过去了,人们早已经淡忘了曾经名动一时的万青帮,但却没有人忘记那个一个人,一把刀的少年……

    在高耸入云的悬崖顶部,一块硕大的石碑立在崖边,上面写着三个几乎已经被风雨吹打的看不清的字——“亡灵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