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十五章 万青帮
    古有义结金兰,发誓同生共死,两肋插刀来赞扬相互之间的情义,为了对方,可以上刀山下火海,毫不退缩。可是如果是陌生人呢?或者是相交不深的路人,如果对方有危险,你会怎么做?会选择袖手旁观?还是勇敢站出来?

    山路上,马车还在飞驰着,激起漫天灰尘。蜿蜒的山路好像没有尽头一样,一直延续到肉眼看不到的地方。起伏不平的路面把马车颠的不停晃动,看着就好像快要散架了一样。

    “还有多久能到啊?”林萱探出头看着遥遥无期的山路,哀怨的问道,她已经被这一路的颠簸弄得有点受不了了。

    “再有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客栈老板头也没回,边挥舞着马鞭,边大声说道,头上汗如雨下,估计赶了一路的车也把他累的够呛。

    本来客栈老板打算找别人赶着车过来的,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全都躲得远远的,估计是被之前的那场打斗吓坏了。没办法,老板只能自己赶着车去了。

    林萱悻悻的缩回了头,一脸担忧的看着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爷爷,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由得将目光移向了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无心,欲言又止。

    “放心吧,我已经封住了他的经脉,暂时不会有事。”无心低着头,淡淡的说道,好像知道林萱在想什么一样。

    听了无心的回答,林萱紧张的心情终于稍微缓和了一点,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自从上车之后就一直坐在那里没动过的无心,林萱心里涌现了一大堆的疑问: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武功怎么那么高?难道他就不累吗?

    “你叫什么名字啊?”林萱歪着头看着无心,轻声问道,本来有数不清的问题想要问,可是想了半天还是问了这个目前来说最应该知道的问题。

    无心听到林萱的问话,愣了一下,没有说话。缓了一会儿,这才淡淡的答道:“无心。”他好像从来没有这样跟一个人独处过,而且还是个女孩,总觉得怪怪的,但是却很舒服,很放松,不用藏着掖着,不用担心别的。渐渐的,他有点喜欢这种相处的方式了。

    “无心?好奇怪的名字。”林萱皱着眉头,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看起来甚是可爱。想了半天实在没想明白,于是又问道:“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武功那么高啊?你为什么救我啊?”一下子问了一大堆问题,气都没喘一下。

    “你的问题太多了。”无心皱着眉头,淡淡的说道,没有一一作答。面对林萱连珠炮似得发问,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本来就不是个爱说话的人。

    车里一时陷入了沉默,林萱撇了撇嘴,也不再多问,回身去照顾爷爷去了,面对这个冷冰冰的人,她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相处了。无心也不再说话,开始继续低头沉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厢外终于传来了客栈老板略显兴奋的声音。

    “到了。”正当车里陷入尴尬的时候,客栈老板的声音恰好传了进来。终于到了,漫无边际的山路总算告一段落。

    这是一个建在半山腰上的独院,虽然很小,但院落中却种满各式各样的草药,发出阵阵清香,闻了之后使人觉得神清气爽,果然是调养的好地方。医馆建在这样的地方,确实能够潜心研究医术,而且,还可以培育各式各样的药草。

    由于客栈老板与医馆主人相识,林萱的爷爷很快就被抬到了医馆内室开始治疗。但大夫却要求所有人都在外等候,这大概是所有医术高明者的通病吧。

    林萱焦急的在走廊里等待着,不停的在地上走来走去。无心看着眼前这个带给自己不一样感觉的姑娘,看着她那一脸的焦躁不安,淡淡的问道:“你们为什么被人追杀?”他想分散一下林萱的注意力,担心她急出个好歹来。

    林萱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惊讶,她没想到这个奇怪的人竟然会主动跟她说话。顿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我的父亲是一个武痴,多年来一直在外漂泊,四处挑战江湖上的高手,虽然听爷爷说父亲经常受伤,而且好几次都受了很严重的伤,但是最后还是平安无事了。可是半年前我们听说他去了万青帮,想挑战什么人,爷爷一听到消息就赶去了,可还是晚了,等爷爷去了的时候父亲已经被万青帮的人合力打成了重伤,好像是为了父亲手中的那柄祖传的白玉剑,爷爷拼死将父亲救了出来,可是回到家后没到一个月父亲就去世了。从那以后,不断有人来找我们,都是来抢白玉剑的,爷爷没办法,为了保护我,只能带着我四处躲藏。可是现在,爷爷也受伤了……”说到这里,林萱的眼泪止不住的开始往下流,忍不住哭出声来。

    无心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泪痕的姑娘,心里忍不住有一丝不忍,想说点什么来安慰一下,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萱儿!”正在这时,内室突然传来了一声呐喊,紧接着就没有了动静。是林萱的爷爷,看样子已经醒了。

    林萱听到爷爷的呼声,眼泪停了下来,连忙伸出手臂擦了擦遮住视线的泪水,焦急的呼喊着爷爷,正要推门冲进去。不过这时内室的门却已经被从里面打开了,大夫走了出来。

    “我爷爷呢?我爷爷呢?”林萱说着就要往里面冲,不停的向里面张望着。

    大夫伸手拦住了林萱,擦了擦头上的汗,呼了一口气说道:“他已经没事了,不过还没醒,刚才只不过是在说呓语,大概是有什么特别担心的人吧。”说着看了一眼泪眼婆娑的林萱,接着说道:“不过现在还不能进去看他,他需要休息。”说完向客栈老板示意了一下,向外室走去。

    “辛苦了。”当大夫从无心身边经过的时候,无心淡淡的说道。大夫点了点头,跟客栈老板一同向外走去。

    无心刚才已经将看病所需要的费用交给了客栈老板,由他交给医馆的主人,也就是刚才的那个大夫。这里除了这个大夫之外,就只有一个小孩子,大概是大夫的徒弟吧。

    林萱听了大夫的话,内心的焦急缓缓散去,终于平静了下来。爷爷是她现在唯一的亲人,如果爷爷出了什么事,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谢谢你,无心哥哥,要不是你,我爷爷说不定早就不行了。”林萱睁着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无心,认真的说道。

    无心被她突然的一句哥哥叫的愣住了,看到她一脸的憔悴,叹了口气说道:“没事。”看到林萱现在的样子,无心的心里也一阵酸楚,眼神中闪过一丝悲伤,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难过的往事。

    安顿好一切之后,无心又和客栈老板一起,原路返回。林萱留在医馆照顾爷爷,无心特意多留了一些钱给医馆,叮嘱他们照顾好林萱和她爷爷。

    临走的时候,无心看到了林萱的依依不舍,大概现在除了爷爷之外,自己现在是林萱最信任的人了吧。虽然看出了林萱眼里的不舍,可是没有办法,自己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与她注定只是擦肩而过,未来能否再见也不知道,只是无心内心希望林萱能够和她爷爷从此能够平安无事。

    回到月牙镇之后,无心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回到了客栈里,要了一壶酒,开始慢慢独饮,不过这一回他没打算把自己灌醉,只是林萱的事似乎又揭开了他心中的某道伤疤,不喝点酒好像难以平复。

    其实他以前从不喝酒的,只喝茶,可是来到月牙镇之后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似乎已经喜欢上了这种喝酒之后飘飘忽忽的感觉。

    客栈老板这次没有再担心什么,因为他知道无心身上有的是钱,就算无心不付钱,他也不会多说什么,他只是希望面前这个少年赶紧喝完,然后离开,他可不想自己的客栈里再见一次血。

    第二天一大早,无心就起来了,他准备上路了,继续自己未完成的事。可是当他走出客栈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

    “你们知道吗?昨天夜里张三上山打猎的时候发现山上的医馆死人了,而且医馆也被人烧了,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真的假的?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那谁知道了,反正是挺惨的,听说大夫和徒弟俩个人都死了。”

    ……

    听到街上行人的议论声,无心猛地停下了脚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突然脑海中回想起了那个一脸笑容,天真可爱的林萱,放佛正在向着自己招手。来不及多想,无心伸手解下了拴在客栈门口的一匹马,奔着医馆的方向飞奔而去。

    当无心亲眼看到昨天还安静舒适的医馆此时已变成一片废墟的时候,他相信了,这里真的出事了。连忙跳下了马,开始在废墟中寻找林萱的身影。可是无论他怎么找,却什么也找不到。

    最终只找到了三具已经烧焦的尸体,大夫,徒弟,还有林萱的爷爷,都死了,可是唯独不见了林萱的身影,随她消失的,还有那柄白玉剑。想到白玉剑,无心似乎明白了什么,顿时恍然大悟,眼睛里一丝强烈的杀机陡然闪过。

    万青帮,是万青帮。难道昨天那三个人根本就没有离开,一直跟着?还是说他们还有别的人潜伏在月牙镇?无心想不明白,所以干脆不想了。

    既然这里没有林萱的尸体,那就说明至少现在她还活着,想到这里,无心没有迟疑,将面前的三具尸体草草的掩埋之后,骑着马迅速的离开了。

    原本这件事跟无心从头到尾都没有关系,可是就因为看不惯万青帮的人,所以出了手,然后救下了林萱和她爷爷,慢慢的也和林萱熟悉了,尤其是听到林萱的故事,无心总觉得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现在万青帮既然抓走了林萱,那就跟自己有关系了,他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了。

    快马绝尘而去,只留下了空气中一股淡淡的烧焦味和一丝随风散去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