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十四章 林萱
    恩怨,是江湖中人不可避免的一种特殊情感,虽然老话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寓意劝诫人们放下恩怨,看向未来。可是真正的深仇大恨又怎能轻易放下,何况有些人能活着,其实就是因为心里的仇恨和那颗想要报仇的决心。

    白玉剑,剑柄为白玉所造,镶嵌宝石,剑身用天山寒铁炼制而成,通体雪白,无坚不摧,不愧为武林至宝。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过后,三名中年人其中一人的剑已经从中断为俩截,可见其锋利。三名中年人惊诧之余,再也不敢与老者手中的白玉剑正面交锋,只能利用身法不断围着老者旋转,不时刺出一剑,慢慢寻找着可趁之机,那名手中剑已经断为俩截的中年人并没有丢弃剩下的半截,对付手持白玉剑的老者,即使是断剑也比赤手空拳要强。同时,三人心中想要得到白玉剑的决心也更大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者的体力逐渐开始下降,原本就因长途跋涉而浪费了不少体力,此刻又与三名敌人周旋了大半个时辰,而且一直僵持不下,使得老者逐渐显得有些不支,虽然还能勉强接住对方时不时的偷袭,但是已经捉襟见肘了。

    正在这时,身在老者背后的一名中年人趁着老者喘息之际突然刺出一剑,直奔老者后腰。虽然他们是三个人对付一个人,可是老者毕竟是成名于江湖多年的人,想要迅速拿下那也是不可能的。其实不止老者体力不支,他们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正在周旋的老者突然感到后背有一丝寒意,心里知道这又是敌人的一次试探性的偷袭,拧腰回身,手中白玉剑一挥,用力格挡敌人刺来的一剑。可是就在这时,剩下的俩名中年人却同时出剑,一剑攻击老者腋下,一剑攻击老者后颈,眨眼即到!

    老者来不及多想,挡开那名中年人的剑之后连忙抽手且再次回身,白玉剑顺势向右后方那名用剑刺向自己后颈的中年人胸口一挑,同时身体拼命扭曲,想将自己的腋下位置挪开。

    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如果换做平时,老者绝对可以躲得过去,可是现在老者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早不如之前了。只见中年人的剑不偏不倚,正好刺中了老者的腋下,正是那把断剑!随着一股鲜血喷出,老者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却不料正好撞上了之前身后的那名中年人挥出的第二剑,正中老者肩头。随着又一股鲜血飚出,老者再难支撑,踉跄着向一旁摔倒在地,脸现痛苦之色,但却依然紧紧的抓着手里的剑。

    “爷爷!”小姑娘大喊一声,扑倒在地,慌乱的看着老者还在流着鲜血的伤口,不知所措,眼泪直流。

    老者咬着牙向着孙女摇了摇头,勉强的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可是看着他强忍的痛苦之色,小姑娘更难受了,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冲着客栈外空无一人的大街呼喊着,好像希望有人能来救救自己的爷爷。

    “姓林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你不想交也得交出来了。”那名带头的中年人此时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老者,阴笑着说道。

    “坏人!你们都是坏人!”小姑娘抬起眼泪汪汪的眼睛,瞪着三名中年人哭着喊道,看着甚是可怜。

    “哼,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那你们爷孙俩就都不能活了。”那名带头的中年人冷冷的说道,眼中杀机闪现,慢慢的走向了小姑娘,握紧了手中的剑。

    “别伤害我的萱儿,畜生!”老者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此时的他哪还有再次站起来的力气,只能拼命用身体护着自己的孙女,眼神绝望。

    自从儿子死后,孙女就成了他最重要的人,为了孙女,埋藏了为自己儿子报仇的心,可是没想到如今自己和孙女却要死在仇人的手里,气急攻心的老者再也忍受不了,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中年人冷笑着,很快走到了小姑娘的身边,挥起手中的剑,向小姑娘的咽喉抹去,没有一丝怜悯。此时的小姑娘竟然毫不躲避,仰起头,咬着瑟瑟发抖的嘴唇,狠狠地瞪着中年人。中年人被小姑娘的眼神看的心里竟然有些发毛,皱了皱眉,手中的剑加速挥了下去。

    突然,一只酒杯从客栈一处角落闪电般飞了出来,狠狠地砸在了中年人拿剑的手腕之上!速度奇快!紧接着就听到中年人闷哼一声,手中的佩剑也“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三名中年人瞪大吃惊的眼睛,转身看着酒杯飞来的角落。

    此时,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下的人影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把刀,一把通体黝黑,与黑色斗篷混为一体的刀。帽檐深深的压低,看不清他的脸。

    此人,正是小姑娘一进来看到的那个躲在角落里睡觉的人,也正是客栈老板嘴里那个欠他酒钱的外来人。

    而这个躲起来喝得酩酊大醉的人,正是从来都滴酒不沾的无心。

    自从上次在云州城一战之后,无心心里想起了过去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加上自己找的那个人迟迟没有消息,心情烦闷,所以来到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但却与世无争的小镇,想要安静的休息一段时间,可是没想到就算躲到这里,也还是能遇到江湖的争斗和打打杀杀,而且还见到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你是谁?!为何偷袭于我?”被无心击中手腕的那名中年人瞪着眼睛看着无心,狠狠地说道。

    “欺负一个将死之人和一个姑娘,你们好不要脸。”无心淡淡地说道,说着走到了小姑娘的身边,看了一眼已经晕死过去的老者,摇了摇头。

    “我们万青帮做事,还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识趣的话速速离开,否则我们万青帮不会放过你。”中年人冷哼了一声,大声说道。

    眼前的黑衣人刚才只用一只酒杯就打掉了他手中的剑,他深知对方不是普通人,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如果交手的话自己三人未必是对方的对手,所以搬出了万青帮,想要震慑一下对方。

    可惜无心根本不会买账,抬起头冷冷的盯着中年人的眼睛,淡淡的说道:“要么离开,要么死,给你俩个选择。”

    中年人听了无心的回答,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报出了万青帮的名号,对方竟然丝毫不理会,一时语塞。再看看眼前这个黑衣人,明明是一个少年,可是身上带着的杀气竟然比已经晕死过去的老头还要强烈,不禁萌生退意。

    可是想到老者手中的白玉剑,中年人还是鼓足了勇气大声说道:“白玉剑今天我们要定了!”说着示意了一下同行的俩名中年人,突然冲向了无心。一只拳,俩支剑,同时攻向了无心!

    看着突然发动的三人,无心轻轻冷笑了一声,闪电般飞出一脚,同时一扬手中的刀,挡开了俩名中年人的剑。只见刚才说话的那名中年人胸口正中无心的那脚,来不及发出一丝声音,直接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上,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瘫软在在了地上。

    再看另外俩名中年人,被无心挥刀格挡之力竟然震得接连后退,撞翻了俩张桌子,退到了那名已经瘫软的中年人身边。二人来不及多想,拉起那名中年人拔腿就跑,样子狼狈不堪,可怜的带头中年人被他们像拖死狗一样拉走了。

    无心并没有追赶,原本他就没想要杀人,只不过看对方做事太过狠绝,所以才出手相助。看对方已经逃走,无心转身看向了躺在地上的老者,看样子伤得很重。

    此时,小姑娘正睁着眼泪汪汪的一双大眼睛痴痴的盯着无心在看,眼神里充满感激,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刚才还被老板称为怪人的人为什么要救自己和爷爷,只知道现在自己和爷爷安全了,坏人已经被打跑了。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面无表情,但却武功高强的人。

    “老板。”无心冲着客栈后厨的方向淡淡的喊了一声,只见躲在厨房里一直偷偷看着刚才发生的的那一切的客栈老板缓缓走了出来,低着头,不敢看无心的眼睛。

    “这附近有什么大夫没有,他需要疗伤。”无心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老者,看着一直低头不说话的客栈老板,淡淡的说道。

    “镇上只有一个看杂病的赤脚大夫,恐怕治不了这位客官的伤,镇外的山上有一个野郎中,听说医术很高明,你们可以去那里,离这里有三十多里地。”客栈老板低声答道,依然低着头。大概在这里生活了数十年也没有见过刚才发生的那些事吧,已经被吓坏了。

    “你找辆马车,带他们去。”说着掏出了一些银子,递给了老板。一开始老板不要,对于无心之前欠下的酒钱也一句不敢提了。可是无心坚持让他收下了,除了叫马车所用的,还有自己之前欠下的酒钱。

    很快,客栈老板就找来了马车,带着受伤的老者向小镇之外的山上而去。

    马车行驶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左右颠簸着,车轱辘发出一阵阵哀鸣之声,好像也在抱怨山路的艰难。

    车上,小姑娘睁着俩只大眼睛看着坐在对面的无心,好像在想着什么,一旁躺着依然昏迷不醒的老者。

    无心本来没打算来,可是想到刚才逃走的那伙人万一返回来,那这爷孙俩就危险了,所以无奈之下跟着上了马车。可是一路的颠簸已经让他胃里极度不舒服了,只能皱着眉头强忍着不适,表情扭曲。

    小姑娘看着无心的表情,突然“噗嗤”一声笑了,没想到刚才还威风凛凛的救命恩人现在竟然是这幅表情,顿时觉得很好玩。

    听到小姑娘的笑声,无心转头看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的爷爷还在危险之中,她却还能笑得出来,当真是没心没肺啊。

    “我叫林萱,谢谢你救了我。”小姑娘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笑看着无心说道。她是第一个以这样的方式跟无心打招呼的人,而且还是个女孩,如果是别人,看到无心这冷冰冰的样子,不但不会说话,恐怕早就绕着走了。也许是看无心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加上无心刚才救了自己,好感顿时增加了不少吧。

    无心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小姑娘,淡淡的说道:“不客气。”说完自己也觉得怪怪的,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跟人交谈过,不过并没有跟小姑娘握手。

    小姑娘听到无心的回答,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眨了俩下眼睛,收回了手,转身回去照顾受伤的爷爷去了,并没有觉得尴尬。她终于想起了自己的爷爷,看来心里还是牵挂着的。

    马车还在前行,还在颠簸,好像没有尽头,车里逐渐陷入了安静。小姑娘在忙着照顾自己的爷爷,而无心则开始想自己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