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十章 天涯
    有些人,生来就拥有了太多的东西,富足的家庭,无忧无虑的生活,什么都不用干就已经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一切,而有些人,却注定要经历一些自己不愿意但却无法割舍的东西,穷其一生去追寻自己心里想要的东西。这些人,好像永远不会停下,一直在路上,追寻着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些人,注定一辈子浪迹天涯……

    无心走了,没有潸然泪下的告别,没有一步一回头的恋恋不舍,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回来过一样。

    此时的如意正站在自己闺房的窗前,那个无心曾经站过的地方,感受着,感受着那丝早就烟消云散,自欺欺人的痕迹,希望能呼吸到他曾经留下的味道。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眼角逐渐湿润,虽然街道上人来人往,但却再也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身影。

    她是通过上官云杰知道无心走了的消息的,这是她如此痛苦的真正原因,因为无心没有跟她道别。以前无心虽然也是待几天就走,可是至少会来跟她告别,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来。如意不禁心想:是不是自己的直白给了他太多压力,让他害怕面对自己。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开始自责,后悔自己揭开的太早。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已经离开了。昨天还近在咫尺,今日却已经相隔天涯。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幻城的街道上,依然是一副热闹的景象,歌舞升平。好像早已经忘记了就在不久前这里发生的那场旷世之战。或许,他们根本没有在意吧,他们在意的,只有自己而已。

    在街角的一处立柱下,站着一个人,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下的人,静静的盯着远处的幻音阁看了许久,然后默默的转身离开了,步伐缓慢但却异常坚定,也许,他知道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渐渐的,人影消失在了长长的街头,被人群和嘈杂声淹没,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云州,一个鱼龙混杂,江湖大小帮派聚集的地方,充斥着互相之间的地盘争夺和打打杀杀,生活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江湖中人,即便街边上卖馄钝的小贩,也可能是个深藏不露的练家子。否则,又怎能在这是非之地博得一点立足之地。

    云州城外的官道上,有一家茶馆开在道路的一边,依偎在一棵勉强称得上枝繁叶茂的大树底下,虽然很小,但却足以让人喝个足够,来往赶路的人总会停下脚步,喝一口热茶,以解一路奔波带来的疲惫。这也许就是这家茶馆虽然开在云州城外,但却一直安然无恙的缘故吧。

    “老板,再来十个包子。”一个大汉此时正拍着大腿,咧着嘴冲着一旁忙活的店家大声喊道。茶馆除了卖茶之外还兼卖包子,方便赶路途中饿了的人解决一下肚子的问题。

    “好嘞!”店家答应一声,忙着去给客人从热腾腾的蒸笼里取包子。带着一脸的笑容,好像合不拢嘴。也许没有比这更让他开心的了吧。

    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下的少年坐在茶馆最里边的一张桌子旁,低头缓缓的喝着茶,没有点包子,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喝着茶。好像他根本就不像是赶了很久的路,只是专门来这里品茶的一样。

    周围的人不时的扭过头看看,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他们好像很纳闷这个搭建简陋的茶馆里的茶是不是真有那么好喝。这个人,正是无心,他好像走到哪里都是令人关注的焦点,处处跟别人格格不入。

    一阵紧凑且嘈杂的马蹄声响起,一队人骑着快马一溜烟就已经冲到茶馆外面。随着一拽缰绳,马儿发出几声嘶鸣,紧接着这伙人跳下了马,走进了茶馆之中。激起的灰尘惹得在场的众人发出一阵阵埋怨,但只是低声抱怨着,并没有说什么。可能是因为对方人数众多吧。对方一共有十一个人,人数确实不少。

    “老板,三壶热茶,三十个包子。”其中一个看似带头的人冷冷的说道,语气不容怠慢,看来都不是善茬。

    店家答应了一声,连忙去忙着准备了,看来今天的买卖确实不错,老板的心里估计已经乐开了花。

    喝茶的无心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这帮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突然眉头皱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这伙人全都带着兵器,看样子都是练家子,而且武功不低。他们全都穿着统一的服饰,黑色的劲装,剪裁得当,价格不菲。但是无心注意到,其中一个人也许是因为一路的奔波实在是太累,露出了掩盖在黑色劲装下的内装,蓝色的裤脚,蓝色的衣襟。原来,在他们黑色劲装之下,还穿着一身蓝色的衣服,也许他们真正的服饰是掩藏在黑色劲装之下的那身蓝色衣服。而且,无心总觉得这身蓝色衣服在哪里见过,似曾相识。

    黑衣人中带头的那个人似乎也发现了无心,扭头向无心看了过来,四目相接,俩个人谁都没有避让,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时间静止了十几秒,那人向无心礼貌性的点了点头,扭头开始招呼手下人喝茶、吃饭。店家已经将茶水和包子端上了桌子。无心也没再继续看,低头开始喝茶,只不过注意力却一直没有放松,微皱的眉头说明他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很快,黑衣人群喝完了茶,吃完了包子,全都上马离开了。在离开的瞬间,那名带头的黑衣人有意无意的向无心这边瞟了一眼,然后绝尘而去,转眼就消失在了官道的尽头。

    看着远去的马队,无心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招手叫过了店家,淡淡的问道:“老板,那伙人经常路过这里吗?”

    店家扭头看了看那伙人消失的方向,笑着答道:“客官,我不认识他们,以前也没见过。”

    无心听了店家的话,不禁心里有一丝失望,有点疑惑,难道自己看错了吗?

    “不过我见过跟他们一样打扮的人,他们好像就是云州城的吧。”这时候店家又说道,挠着头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听到店家的话,无心眼睛一亮,似乎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点了点头,又向店家要了一壶茶,好像是在感谢店家的回答。不过店家脸上却有一丝失望一闪而逝,因为相对于包子来说,茶的利润实在少的可怜。

    云州城的街道,大概是所有城镇当中最不一样的街道,几乎到处可见拿着刀剑的人,好像一言不合就要刀剑相向一样。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大街上的行人却好像越来越多了,除了一些赌场、青楼,还有一个地方是最热闹的,那就是云州城无人不晓的比武场,也就是地下擂台。所有认为自己有足够实力的人都可以报名,赢得最终胜利的胜者不但赢得了名誉,而且还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报酬。

    此时的擂台上,正在上演着一场高手对决,激烈的打斗引得在旁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阵欢呼,都在拿着自己的赌券在为自己刚才下注的选手呐喊。这里的比赛不只可以观看,更可以下注,这也是擂台胜者报酬的来源。

    “舵主,最近有人一直在云州城打探我们的消息。”在与比武场隔着一个院落的一间房间内,一个身穿蓝衣的人低着头向站在屋子中央的一个人沉声说道。

    “什么人?!”屋子中央那人听了蓝衣手下的话,眼睛怒睁,大声问道。

    “是一个外来人,以前从没在云州城出现过。”蓝衣人认真且肯定的说道。

    “是不是你们得罪了什么人,让他跟着到了这里?”那人厉声问道,语气中露出一丝怒气。

    “没有,我们一路过来都是隐藏行踪,没有发现被人跟踪,不过……”蓝衣人说着突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不过什么?”那人听到蓝衣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大声问道。

    “我们在来云州城的路上遇见一个人,一个属下看不透的人,在官道的一间茶馆里,他好像很注意我们。”蓝衣人皱着眉头说道,脑中不禁想起了当天的情形。

    “速速派人去查,,不管是什么人,一定要尽快解决掉,不能让他发现这里。”那人冷冷的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是。”蓝衣人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无心此刻正坐在一家酒楼的一间包厢内的窗前,看着底下那些携刀带剑的人,不禁摇了摇头,如果这里突然发生一场打斗,估计没有几个人会觉得惊讶吧,甚至还有人会在旁边加油助威也说不定。他好像不管走到哪里都喜欢坐在或者站在窗前,也许是见过的杀戮太多了,每到一个地方都会选择一个能退能进的地方吧,这样相对安全一点,毕竟没有一个人希望自己快点死。

    来到一家酒楼,包了一间包厢,但却只点了一壶茶。酒楼的人从来没遇见这么奇怪的人,也许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到青楼不要姑娘,到酒楼不喝酒的人了吧。无心从来不喝酒,因为酒精会麻痹自己的神经,会大大降低自己原本应有的反应,对于一个习惯了刀头舔血的人来说,那是致命的。何况,他来这里,不是来喝酒的,是来办正事的。

    正在这时,他发现在这些人群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人,大概有三四个,紧接着就看到更多,五个,六个……这些人虽然混在人群之中,但是无心还是能够感觉到,他们并不是夜里出来闲逛的人,因为他们虽然从四面八方而来,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地,那就是无心所在的这家酒楼。

    无心笑了,那张苍白如雪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忍俊不禁,却又心中有数的笑容,好似这一切都按照他预想的节奏一样发展着。

    该来的,终于来了……

    今夜的云州城,挂着一轮红月,大概是日月相交的时候沾染了太多阳光的炽热,又或者,只是因为感受到了城中若有若无的那一丝杀机,预示着今夜又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