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九章 美人泪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有些情,注定不会有结局,而有些人,注定孤独一生。但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愿意不计后果的付出,不问缘由的坚守。这就是为什么往往谈及情之一字的时候,总有几分凄美吧。

    人世间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爱你你却不知道,而是我明明知道你爱我,但却只能假装没看到,因为我已经踏上了一条可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尽头的路,这条路可能很长很长,也可能根本没有尽头……

    如意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白的瘆人的无心,捂着胸口,强忍着内心深处那一丝痛,紧紧的咬着嘴唇。当她听到上官云杰派人传递去无心受伤的消息的时候,她傻了,她最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是她最不想面对的。当她来到风云堡,进到无心的病房的那一刻,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住,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差点摔倒在地。这个场景太熟悉了,就像几年前那次一模一样,她不知道此刻躺在对面床上的那个人还能否像上次一样,再一次起死回生。

    她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无心的床前,看着这个瘦弱,但却无比坚强的少年,一丝心疼涌上心头,颤抖着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面前这张苍白如雪的脸庞,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如此近距离的站在他面前,用颤抖的双手去抚慰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人。

    “如意姑娘,我已经请了幻城最好的大夫为无心公子检查了伤势,医生说他受了很重的内伤,再加上气血攻心,可能一时半会儿还醒不了。”身后的风云堡管家程远这时候说道,言语之间有一丝哀伤。

    “大夫说他什么时候能醒了吗?”如意试探的的问道,她知道不会那么快的。这时她隐约闻到了一丝血腥味,异常的刺鼻。轻轻的撩起无心身上的被褥,只见他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刀,那把几年前从他第一次来到幻城时就从来没见离开的刀,好像一根救命稻草,被他紧紧的握着,就好像害怕被别人抢走。

    “这个,这个……”程远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事实上大夫在给无心检查完身体并开了药以后,说过无心的伤势很严重,什么时候醒来根本不知道,也许,可能根本就不会醒过来。但是他看到伤心的如意,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好了,我知道了。”如意打断了程远的话,她已经知道情况有多糟了。“他的刀鞘呢?”如意顿了顿问道,不管大夫的结论是什么,她都不想知道了,因为她坚信,他一定会醒来,一定,就像几年前一样。

    “哦,在这里,本来我想把刀拿下来,可是无心公子握的太紧了,根本拿不下来。”程远说着,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副黝黑的刀鞘,递给了如意。无心的刀,又岂是什么人都能夺下的。

    如意接过程远递过来的刀鞘,轻轻的套在了无心手中的刀上,然后用被子轻轻的盖住,血腥味渐渐没有了。昨晚他一定经历了很惨烈的一场战斗,他一定累坏了,如意心想。

    “你下去吧,以后这里就由我亲自照料吧,你去照顾好你们家老爷和少爷。”如意没有回头,只淡淡的说道。目光依然停留在那张已经白的不能再白的面颊上,好像一刻也舍不得移开。

    “是。”程远答应了一声离开了,没有再继续打扰。昨晚那场激战他是亲眼目睹过的,当时的惨烈他是最知道的。现在风云堡堡主、少堡主都受了伤,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就在如意知道无心受伤的那一刻,如意已经命令手下人马上去追查塞北双鹰了,她不希望塞北双鹰活着离开幻城,不只是因为他们打伤了无心,还因为她知道不能放虎归山。可是派出去的人至今都没有消息,塞北双鹰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很快,风云堡被人踩了的消息在幻城传开了,人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纷纷议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风云堡遭此大劫……

    “他会醒过来的,放心吧。”上官云杰看着坐在无心床边发呆的如意,缓缓的说道,言语中有一丝不忍。他的伤已经好了一点,可是看起来还是很吃力。

    七天过去了,无心还是没有醒。无心昏迷了七天,如意就在这里守了七天,一直照顾着无心,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此刻的如意,美丽的容颜下难掩疲劳,竟好似瘦了一圈,眼眶通红。这几天上官云杰经常过来查看,一是关心无心的伤势,二来也是担心如意。

    “我知道。”如意没有回头,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无心一定会醒来。这几天她一直陪在无心的床边,默默的陪他说话,她知道,他一定能听到。

    “原本我不想让他来的,可他还是来了。”上官云杰摇了摇头说道,他很自责,自责自己没用,让自己最好的朋友为了救自己而受了这么重的伤。

    “他说过,他一定要来。如果是他遇到危险,你也一定会去。”如意笑了笑说道,但却笑得很勉强,很悲伤。这是他的原话,男人之间的情感他虽然不能全都读懂,但是她可以感受的到,他在乎身边每一个对自己好的人。

    “没错,我一定会去。”上官云杰不假思索的说道,没错,这就是他们的默契,不需要理由。

    “我已经让人追查塞北双鹰了,可是他们出了风云堡就不见了,找不到任何踪迹。”如意皱着眉头说道,说实话,她恨不得现在就能找到他们,亲手结果了他们。尤其是看到此刻的无心,心中的恨意更浓。

    “看来敌人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也许,事情根本就没那么简单。”上官云杰同样皱起了眉头,他总觉得这件事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事情太蹊跷了,原本为了替徒弟报仇的塞北双鹰却只说要与父亲单打独斗,而且中途还暗下杀手,然后巧言令色的不将偷袭之人处置,还阴险的发动第二次偷袭,就算塞北双鹰再不讲江湖道义,名头如此大的二人怎么会卑鄙到如此地步,这一切看起来都太不正常了。

    也许,这暗中隐藏着就连风云堡主上官风云都不知道的秘密……

    清晨的微风吹动着树叶和青草,发出“沙沙”的响声,穿过打开的窗户,闯进了屋里,吹的屋中那张桌子的桌布迎风起舞,摆在桌上的一个烛台被吹的左右晃动,已经燃了一夜的蜡烛早已被吹灭,冒出的一缕青烟也被这清风吹得一扭而散,消失在了空气当中。虽然朝阳的微弱光芒已经渐渐照了进来,但还是突然觉得有些许凉意,让人忍不住打个冷颤。

    正趴在床边熟睡的如意突然醒来,被风吹醒的她想起了自己昨晚打开且粗心之下忘记关严的那扇窗,连忙起身准备去关上那扇轻易放这股凉风进来的“罪魁祸首”,可是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目瞪口呆的看着此时空空如也的床,愣在了原地。

    紧接着,她疯了一样的转过身,慌乱的寻找着。这时,他看到了站在窗边的那个身影,那个原本瘦弱,此时更显得沧桑的身影。然后,她整个人开始颤抖,右手捂住了嘴,眼泪夺眶而出,再也无法停下,这些天的绝望,悲伤,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无心醒了,终于醒了。

    此时的无心,静静的站在窗边,看着初升的朝阳,闻着扑鼻而来的清风,用力而缓慢的呼吸着,感受着再一次重生的那份释然。还是那件黑色的斗篷,还是那把隐藏在黑衣下的刀,还是那个虽然瘦弱,但却坚韧而挺拔的身影。

    “你醒了,终于醒了。”如意咬着嘴唇,哽咽的说道,手里紧紧抓着披在身上的一件毯子,那是无心帮她披上的,第一次。他们都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但却都是在另外一个人不清醒的时候。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的她,终于可以放心了。

    “辛苦你了。”无心淡淡的说道,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自己能够活过来,多亏了有如意在,这些天他总感觉有一个声音在跟自己说话,告诉自己快点醒来,现在,他知道,那个人就是身后的这个女孩,如意。不是他不想回头说一句感谢,是他不敢回头,他怕自己回过头以后,就再也没办法离开了。

    “不辛苦,只要你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为此我做什么都愿意。”如意肯定的说道,丝毫不掩盖自己此时无比激动的心情,今天的清晨对她来说,不能再美好了。

    听到如意的话,无心不仅皱起了眉头,一丝痛苦之色浮现在脸上,叹了口气说道:“你又何必这样。”

    “对我来说,没有比你活着更重要的事,如果你死了,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如意咬着牙说出了这句掩藏在内心无数个夜晚的话,今天她终于鼓起了勇气。

    “我不值得你这样。”无心摇了摇头说道,脸上的痛苦之意更深。

    “这么多年,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心吗?”如意哽咽着说道,眼泪忍不住再次夺眶而出,期盼着看着面前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身影。

    无心没有说话,皱着眉头,握刀的手握的更紧了,想让刀身传来的冰冷让自己冷静。缓了一会儿,淡淡的说道:“我的心已经死了,我的血也是冷的。”

    如意听到无心的回答,眼中的那丝期盼消失了,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滴在了衣襟上,滴到了地上。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如意哭着跑出了屋子,向着前院冲了出去,再也没有回头,渐渐消失在了无心的视线之中。她伤心了,彻底伤心了,跟自己猜想的结局一样,虽然自己曾经无数次不愿意相信。

    看着远去的如意,无心闭上了眼睛,身体微微颤抖,眼角的缝隙中一丝隐隐的亮光闪现,紧接着消失不见,好像是眼泪,虽然短暂,但却看的真切。

    “一定要这样吗?”此时上官云杰出现在了无心的身旁,无奈的叹着气问道。原本是来查看无心伤势的他,却恰巧目睹了刚才的那一幕。

    “我不想将来她比现在更难过。”无心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天边逐渐升起的太阳,淡淡的说道,声音却再也没有平时的那一丝冷酷与坚定。

    上官云杰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眼前的这个最好朋友的内心深处隐藏了太多的东西,一定有不为人知的过往。但是既然无心不提,他也不好多问。

    “我想我该走了。”无心淡淡的说道,他要离开了,也许是还有事没有做完,还得继续上路,也许,是想用离开来逃避什么。他原本,就不属于任何地方,一直在路上。

    “至少等伤养好了再走吧。”上官云杰不想阻拦,他知道自己是留不住的,但是他担心无心的身体。

    无心没有回答。

    俩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远方,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