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六章 山雨欲来
    人生难得遇一知己,尤其是那种可以不必太多言语,就能在背后默默支持你,在你需要的时候无条件站出来的朋友。真正的朋友是不管你贫穷与富贵都会一直在的,即便不在身边,但当你有难时,他会第一个站出来。

    无心看着街面上来来往往,互相点头抱拳的人群,不禁心中摇头,试问这些看似称兄道弟的人,到底几人心中无愧,也许都是些口是心非,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俗人罢了。他还在喝着那杯茶,这杯茶不知道已经喝了多久了,可好像还是满的,依然端在手里。

    “援手是谁?”无心淡淡的问道,对于如意刚才说的话并没有在意,因为他知道,如意无意加害上官云杰,但这是江湖规矩。

    看到无心并没有像自己担心的那样责怪自己,暗自松了一口气,皱眉说道:“塞北双鹰!”

    听到如意的回答,无心愣了一下,继续低头喝着茶,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如意此刻挂在脸上的担忧。缓了一会儿,苦笑着说道:“所以他没有告诉我。”

    如意点了点头,勉强笑着答道:“也许是这次的敌人绝非一般人吧,他不想你受到牵连。”塞北双鹰,是关外成名多年的高手,而且有仇必报,被他们找上的人,根本不可能轻易脱身。

    “可我又怎能独善其身。”无心认真的说道,没有丝毫迟疑。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除了眼前的如意,就剩下上官云杰,虽然上官云杰总是开自己玩笑,拿自己打趣,但他是真心将这俩个人当做朋友,而且,朋友本该就是这样的。何况,风云堡堡主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知道你一定会去,所以我才敢向他们提供情报,我又何尝是那种只顾江湖,不顾朋友之人。”如意自嘲的笑了笑,缓缓说道。其实她已经知道无心就要回来,这些年她一直在派人暗中留意无心的动向,虽然总是中途丢失了踪迹,但好在芙蓉堂势力还算广,总能探得一些消息。

    “我知道。”无心淡淡的说道,他们三人的友情,是外人所不能够了解的。一句我知道,包含了太多东西。

    “本来他不让我告诉你,可我知道,这事瞒不住你,也不想你将来怪我。”如意咬着嘴唇说道,眼中似有委屈之意。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有我在。”无心肯定的点了点头,认真说道。

    看到无心坚定的样子,听到无心的回答,如意脸上那一丝担忧随之烟消云散,一句有我在,让她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悬着的那颗心也渐渐放下了。是啊,有他在呢……

    风云堡,是幻城的地头蛇,也是最有势力的,幻城一半的场子都是它的。在幻城,没有人敢说风云堡一句不是,甚至在江湖中也有极大的名望,因为风云堡在江湖各地也有势力,名头丝毫不比芙蓉堂差。风云堡的堡主上官风云,在江湖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否则风云堡也不可能屹立至今。

    而此时的风云堡,早已没有了平日里的宁静和安详,堡中到处都是巡逻的守卫,大门口和女眷厢房周围的守卫,也比平时增加了俩倍,原本玩世不恭的少堡主上官云杰,此时也是一脸严肃,在堡内四处巡视着可能出现的漏洞。全风云堡上下,全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景象。

    在风云堡后院的一间书房内,一个人正背着双手,看着书房墙上的一副牌匾,上书“风云天下”的字样,字迹苍劲有力,金钩铁划,士气磅礴。此人身着紫金袍,隐约可以看到上面用金丝绣着图案,左襟风,右襟云,紫金风云袍,看起来一股大家风范,让人望而生畏。正是风云堡堡主,上官风云。

    这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是一名老者,正是风云堡的管家,程远,他已经跟了上官风云几十年了。程远走到上官风云身后时边弯腰行礼,边恭敬的说道:“老爷,堡内各处守卫都已安排妥当,夫人那里也加派了人手,就等对方找上门了。”说完微微抬头看了一眼上官风云,面露难色的继续说道:“可是少爷坚持要留下,不肯暂避,老奴担心少爷因为一时冲动……”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上官风云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我知道杰儿说什么也不会走的,他又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何况如今是风云堡生死存亡的时刻,他又怎会离开,我上官风云的儿子还不至于沦为贪生怕死之辈。留下就留下吧,但是今夜一战吉凶难料,一定要保护好少爷和夫人,不容有失。”塞北双鹰是什么人上官风云知道,他们不但武功高强,还个个脾气古怪,只要招惹他们的人都没有好的结局,他们是有仇必报的。所以风云堡虽然势大,但他也决不敢轻敌,否则真的可能一败涂地。

    “老奴明白了。”程远说完,轻轻退了出去。他知道今晚这一战意味着什么,他已经好久没见到堡主这么小心翼翼了,所以今晚的守备绝对不能有失。

    随着太阳下山,新的夜晚已然降临,幻城内依然像往常一样热闹非凡,好像浑不知今夜注定是一个不凡之夜,也注定会发生些什么。

    幻音阁的一间房内,一个人站在窗前,向着远处风云堡的方向踮脚眺望着。一袭白衣,人美如画,正是幻音阁阁主,如意。此时的她,脸上写满愁容,看似异常焦急,像是牵挂着什么,又或是等待着什么。原本她也想去,可是被无心拒绝了,因为不想她有事。所以她只能期盼着黑夜早点过去,这一切早点结束……

    此时的风云堡,看似灯火通明,人影攒动,但是却隐藏着一丝紧张的气氛,没有人说笑,没有人打闹,每一个人都前后左右的盯着自己的周围,表情严肃。

    院中一间凉亭内,坐着俩个人,站着一个人。坐着的人中一个是上官云杰,此时的他已经不像早上的那个嘻嘻哈哈的少爷,而是变得异常冷峻,双目盯着大门的方向,炯炯有神。而坐着的另一个人,正是上官云杰的父亲,风云堡堡主上官风云。一身紫金风云袍怎么看怎么让人肃然起敬。旁边站着的是风云堡的管家,程远。

    此时的上官风云正低头喝着茶,看似剑拔弩张,但却丝毫看不出他有一丝慌乱,倒让人感觉悠然自得,不像是如临大敌该有的样子。时不时的看一眼自己的儿子,满意的点点头。他还从没见过自己的儿子这么一本正经的坐在自己面前,看来他已经长大了,懂事了。

    “老爷,您确定不找帮手吗?现在敌人还没到,虽然外地的帮手已经来不及,可是幻城内也有一些咱们可以邀请的……”一旁的程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上官风云挥手打断了。

    “老夫不想将平白的人牵扯进来,既然是风云堡的事,那就由风云堡自己解决,无论今晚结果如何。”上官风云不容拒绝的说道。程远一早就请求他寻找帮手,但是被他拒绝了,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欠人情的人。

    “就算你叫了帮手,也于事无补。”正在这时,一个苍劲浑厚的声音突然传来,响彻在风云堡每一个角落,但却不见其踪影。

    上官风云听到这个声音,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来了。紧接着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淡淡的说道:“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该来的,终归会来的,有时候等待比面对更让人不舒服。

    话音刚落,只见三个人突然从院墙之外掠了进来,直接跃过外围的守卫,轻轻的落在了凉亭外十米开外的地方。俩名老者,一名年近四十的彪形大汉,一共三个人。只来了三个人,但却绝不是普通的三个人。尤其是那俩名老者,虽然头发花白,络腮胡须,一身青布衣衫,但还是掩盖不住那一丝隐藏在眼睛后面的杀气。

    “看来上官堡主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竟然调集了这么多人来欢迎我们。”其中一个个子稍微矮一点的老者冷冷的说道。此人乃塞北双鹰之首,苍鹰莫北,一身鹰爪功独步天下。

    上官风云笑了笑,淡淡说道:“我召集他们,并不是为了对付塞北双鹰二位前辈,只是为了防止一些鸡鸣狗盗之辈行鸡鸣狗盗之事罢了。”

    那三人听了上官风云的话,不由得纷纷皱眉。其中另一个个子略高的老者冷冷的说道:“没想到堂堂的风云堡堡主竟然也学别人逞一时口舌之快,看来也只是徒有虚名罢了。”此人乃塞北双鹰中的老二,雪鹰莫南,一套碎心掌绝对不比鹰爪功差。

    上官风云冷哼了一声,看着那名年近四十的汉子,冷冷的说道:“如若二位不是受了鸡鸣狗盗之辈怂恿,怎么会贸然来我风云堡做客。”他认识那个汉子,那人就是那天带人截货的俩个头目之中的一个,另一个已经被他所杀。

    那人被上官风云这么一说,脸上立刻挂不住了,顿时面红耳赤,怒目圆睁的喊道:“你别在这里搅弄是非,明明是你带人贸然闯入我的地界,不但不做解释还将我兄弟杀死,你以为你是风云堡堡主我们就不敢拿你怎么样吗?”

    上官风云摇了摇头,他已经不想跟这种人过多纠缠了,多说已经无益。原本那天自己就是想教训一下对方,在关外立一下风云堡的威,却没想到将对方一个头目失手杀死,为了不想将事闹大,所以才放了眼前这人一马,没想到此人不但不知悔改,还纠结了塞北双鹰这样的高手上门挑衅,看来今天不大动干戈是没办法收场的。

    “那二位想如何?”上官风云看了看塞北双鹰,淡淡的问道,丝毫没把那汉子放在眼里,没有再看他一眼。气得那汉子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冲上来。

    “你杀的那人,是我们的徒弟,虽然不学无术,只拜在我门下一年,但始终与我们有师徒情分。如今却被你杀了,如若我们不管,那岂不是叫江湖人笑话。”边说边摇头,顿了一下之后,眼神突变,冷冷的盯着上官风云,沉声说道:“我们也想见识见识,上官堡主的功力到底有多深。你放心,今天的事是你跟我们之间的事,只要他人不插手,我们不会为难任何人。”

    上官风云点了点头,认真说道:“好!我也告诉俩位,我风云堡也并不是以多欺少的地方。”说完大手一挥,让周围的一干守卫全都退下,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动手。

    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