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一章 奇怪的少年
    一条曲曲折折的街道,蜿蜒的出现在清晨的迷雾之中,让人看不出它究竟有多长,有多少曲折,街道的俩侧是各式各样的店铺,和各式各样的招牌,但店主人应该还在舒适的被窝里慵懒的蜷缩着,所以还没有一家店打开挡在门口的挡板,估计昨夜是一个丰收的夜晚吧,熬得有点过头。这是一个街道和房屋全都用青石所筑的小镇,一个看起来还在熟睡的小镇。

    街道的远处,隐隐传来了断断续续的一阵脚步声,声音由远及近,像是晨钟一样,一下一下敲击着小镇人们的心口,在晨雾渐渐散去的小镇里显得格外清脆。一个人影,透过逐渐散去的雾气,借着朝阳微弱的光线印在了蜿蜒的青石街道上,显得那人影的主人近似扭曲的一样。

    脚步声渐渐近了,而街道俩侧的店铺也都渐渐开了门,好像受不了这脚步声一样。

    “啊…欠…”一家面馆的门第一个打开,店小二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缓缓的开了门,略显不耐烦的扭头看向了街道远处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紧接着,他就一动不动了……

    只见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里的人缓缓的印入了他的眼帘。消瘦,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心里蹦出的第一个词就是消瘦,因为他真的很瘦,瘦的好像马上就要被风吹散了一样。迎着稍微有点刺眼的阳光,店小二居然看不清来人隐藏在斗篷下的脸,只看到黑乎乎的一团东西就这样缓缓的走来,越来越近。这如果是夜里,估计早就吓得掉头就跑了,店小二心想。

    这时大部分的店铺陆续也都打开了店门,也都看到了这个阴森诡异的小镇来客,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来人,渐渐的开始议论纷纷,也许这个小镇从来都没有来过这样的人,又或许来人的打扮确实让人疑惑吧。

    黑衣人走到面馆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原本盯着他一直看的店小二看到这里,愣了一下,头皮发紧,手不自觉的轻轻抓起刚刚才打开的门板,慢慢又重新安了上去,但当他正要拿下一块的时候,黑衣人突然转过身,头也不抬的走向了他,在店小二眼中,黑衣人的脚步缓慢而快速,他已经快要窒息了,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黑衣人什么也没说,径直走进了面馆,与店小二擦肩而过,显然,他并不是冲着店小二来的。店小二暗骂自己胆子太小,沮丧的摇了摇头,将重新安上的门板又撤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转回身鼓起勇气向着已经坐在了一张桌子旁的黑衣人问道:“客官,需要点什么?”

    “一碗面。”黑衣人微微抬起头看了店小二一眼,淡淡的说道。

    店小二突然再一次愣了一下,显得更加吃惊。因为他看到了那张隐藏在斗篷下的脸,虽然稚嫩,但却带着一丝苍白的寒气,让人不敢拒绝。原来,这个黑衣人竟是一位少年。正当店小二知道来人是位少年而稍微放松了一下的时候,却看到了少年面前的桌子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兵器。

    那是一把刀,一把漆黑的,锈迹斑斑的刀,黑色的刀柄,黑色的刀鞘,不知道藏在刀鞘中的刀刃是否也是漆黑的,锈迹斑斑的。店小二没有再迟疑,快速的走向后厨,督促厨子赶紧下面,好让这个大清早就闯入面馆的诡异少年赶紧吃完面离开。

    面很快就做好了,店小二迅速的将面端了过来,放在了少年的面前,然后扭头就走进了柜台,边假装收拾着早已干净整洁的柜台,边时不时偷瞄着少年。这估计是他这辈子给客人上面最快的一次。

    少年没有耽搁,低头开始吃面,好像周围的一切已经跟他没了关系,只关心面前的那碗面,看样子吃的很香。只是,他的左手,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那把刀,那把锈迹斑斑的刀。

    “张掌柜在吗?”这时,一队身着青衣短褂的人走了进来,手里都拿着兵器,统一的服饰,统一的兵器。这伙人看到角落里吃面的少年时眉头不由得皱了一皱,盯着少年手里的那把刀。而少年似乎没有看到来人一样,依旧低头吃着面,好像生怕漏掉一根。

    “噢,是马大哥啊,张老板不在,昨日去城里办事去了,今天午后方可返回。”店小二赶紧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边作揖边笑着说道,刚才的紧张气氛好像缓和了许多。

    “这样啊,那等张掌柜回来你转告一下,今晚我家庄主六十大寿的寿宴还和往年一样,让他届时带着你们几个前来做客。”被店小二称作马大哥的那人转头看着店小二笑着说道。

    “好的,一定一定。”店小二连忙笑着答道,脸上好像乐开了花。

    “那我先走了,还得去通知别家。”那人说完就向外走去,临走时又回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少年,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太好了,今晚又有好酒可以喝了。”一个全身臃肿,腰间围着一块略显脏乱的白布的胖子从后厨走了出来,龇着牙笑着说道,一只酒糟鼻分外通红,看着让人生厌。

    “你天天就知道好酒好酒,岳庄主哪年寿宴你没喝醉过?竟给我们面馆丢人了,不像我,滴酒不沾,有那些山珍海味我就满足了。”说完俩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好像已经迫不及待了,丝毫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此时,少年的面已经吃完,真的是一滴汤都不剩。只见他掏出一块铜板放在了桌子上,拿起了手中的刀,再没说一句话,径直走出了面馆,向着街道的另一头缓缓走去。店小二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暗自松了一口气,怪不得一开始没有看到少年手里的那柄刀,因为他拿刀的手藏在了黑色的斗篷下面,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

    转眼,已经时近午时,街上也开始热闹起来,街道上,俩旁的店铺里也都开始人来人往,好一番热闹的景象,大家都在议论着晚上岳庄主的寿宴,好像过节一样,似乎已经没有人记得清晨那个阴森而诡异的少年。

    此镇,名为青石镇,是一个相对偏远的小镇,但却并不闭塞,经常有各地的商队经过,倒也在安逸中透着一丝繁华。镇中有个岳家庄,庄主名叫岳庆平,是这里最大的大户人家,街面上有一半的商铺都是他的,青石镇之所以这么繁华,跟这位岳庄主的确脱不开关系,所以这里的人都从内心里感谢这位岳庄主。而这位岳庄主也确实算得上是一个善人,只要你有难,找上他,他一定帮你解决,而且每年自己过寿时总是将全镇人都请去,无偿招待所有人,也确实够热闹。而今日,这一年一度的岳家寿宴又要开始了,大街小巷几乎都在讨论今晚将如何庆祝。

    正在此时,几匹快马嘶鸣着停在了街道中央,从马上下来一行四人,看起来风尘仆仆。再看这四人,全都是一身捕快打扮,看起来应该是官府的人。为首的是一名头发略显花白的老者,身后紧跟着一名剑眉星目的青年,一路奔波已经将他原本俊秀的脸庞铺满了灰尘,但依旧掩盖不住他那一丝与身俱来的傲气。紧接着是俩名看起来还算普通的中年人。一行四人径直走进了街道旁的一家面馆,一人要了一大碗面。

    店小二愁眉苦脸的走向后厨,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来的都是些怪人……”

    原来,这伙人跟那个少年一样,进的是同一家面馆,要的也是一碗面,别的什么都不要。这里很少来官府的人,有时候甚至一年都碰不到几个,而今天,却一下子来了四个。

    “小二,最近镇上有没有来什么可疑的陌生人?”那位年长的老者看着从后厨返回的店小二,淡淡的问道,语气中透着一丝威严。

    可疑的陌生人?难道是来抓人的吗?难道…难道是那个少年?店小二心里嘀咕着,嘴上却说道:“陌生人?没有啊,请问有什么事儿吗?”他可不想因为说出点什么而耽误自己晚上的宴会,那可就不值当了。

    老者看着店小二躲闪的眼神,皱了皱眉,也没再说话,转头盯着街道上来往的人群,陷入了沉思,好像有什么心事。

    “爹,你要找的人今天会出现吗?”那个剑眉星目的青年这时看着老者问道,声音中竟似有一丝欣喜。原来那位老者是他的父亲。

    老者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说道“谁又能知道,找了他这么多年,可是始终在我眼皮底下突然消失,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寻找多久。”说完顿了一下,扭头看着青年严肃的说道:“即使找到了,你也不许冲动,别以为你在江湖上稍微有点名气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们找的人不是你能应付的来的。”

    青年听了老者的话,满不在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一种轻蔑的眼神,暗自握了握拳,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街道上的人们似乎并没有留意到有四个官府的人来到了这个镇上,嘴里还在嬉笑着谈论今晚的岳家庄,好像只有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

    老者听着人们嘴里的议论,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眼神中略微有一丝怜悯,但只是一闪而过,然后看着远处的街角,再一次陷入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