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江湖,就会有杀戮,这好像是千百年来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任时间流逝,任岁月穿梭,唯一不变的,唯有人性的贪婪。有了贪婪,就有了**,有了**,也就有了杀人的心。无论是所谓的江湖中人,亦或是江湖之外的人,都难逃**背后驱使的杀戮,而只要有杀戮的地方,也就变成了江湖。

    人心不古,血雨腥风……

    江湖中,有一个组织,一个让所有人谈之色变的组织,红羽!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但它就那么突然的出现了,然后紧接着,江湖中已经无人不知了。之所以这么快尽人皆知的原因,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庞大,实力多么雄厚,而是因为它的残忍和狠辣。几乎没有他们杀不了的人,不管是黑道、白道的人,只要他们想杀,不出七天,那人绝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当然,得有人出得起这个价钱,只要你有钱,你可以杀任何一个你想杀的人。而更可怕的,是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组织的真正首脑是谁……

    亡灵涧,一个所有人做梦都不敢去的地方,光听名字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个只属于死人的地方。之所以叫它亡灵涧,是因为这里是杀人的地方,无论是江湖决斗,还是杀了人想要毁尸灭迹,这里都是首选的地方,因为这是一个深不见底,无路可下的悬崖,没有人知道涧底到底有多深,到底什么样,只要你将尸体扔入涧底,没有任何人会知道,这个人也永远不会再出现,山涧间的瀑布会将一切都冲的一干二净,什么都不会留下。

    雨,一直下着……

    而此时,亡灵涧的最顶端,就站着一群人。一群全身穿着蓝衣,蒙着脸,手持兵刃的人,冷冷的盯着悬崖边上的三个人。一个满身伤痕,血迹斑斑的男人,带着一个浑身发抖却眼神坚定的女人,女人的怀中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那孩子竟也一言不发,似乎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

    “我今天没打算活着离开,但这一切与他们无关,如果你们能够放过他们母子,我愿意自行了断!”男人指了指身旁的女人和孩子,声音颤抖,略带哀求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身旁的女人却已泪流满面,不住的摇着头,哽咽的说道:“不!秦哥,要死一起死!你怎可留我们母子二人独活!”

    男人转头看了女人一眼,轻声说道:“是我拖累了你们,苦了你们娘俩了!”说着看了一眼女人怀中的婴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悔恨和不忍。

    “秦风,死到临头了你就别那么多废话了!怪只怪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惹了不该惹的人!既然到了亡灵涧,就将这里作为你的坟墓吧,这都是天意!”蓝衣人群中站在最前端的一个手持金刀的人说道。此人声音浑厚,振地有声,但却不带一丝感情。

    “我做的事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只可惜天不助我,天不助我!”名叫秦风的男人说完扬天长叹,狠狠地瞪着头顶的这片天,好像有无尽的不甘。

    “事到如今,多说无益。”金刀客说完缓缓的举起了右手,冷冷的说道:“杀!”

    话音刚落,身后的那群蓝衣人蜂拥而出,冲向了秦风一家三口,竟没有丝毫犹豫及怜悯之心。秦风原本就已伤痕累累,此时又要保护身后的妻儿,根本不是对手,很快就被蓝衣人淹没在刀光剑影之中。

    良久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秦风死了,死在了自己妻儿的脚下。

    女人呆呆的看着倒在自己脚下那滩血泊中的男人,早已泣不成声,颤抖着蹲下身,将夫君的衣衫整理着,虽然那衣衫早已破烂不堪,血迹斑斑。看着已经一动不动的夫君,女人咬着牙轻声呢喃道:“秦哥,我们娘俩很快就来陪你,等我!”说完狠狠地瞪了一眼此时正缓缓向自己靠近的那群蓝衣人,突然抱起血泊中的秦风纵身跃了出去!女人竟抱着怀中的婴儿,还有夫君的尸身跳下了万丈深渊!三个人,三条命,竟就这样没了。没留下一丝痕迹,可怜那个婴儿直至最终也未发出一丝声音,也许他已经后悔来到这个世界,后悔看到世人如此的冷漠与无情。

    良久,蓝衣人已经离开了,就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雨,还在下,而且好像越下越大,地上的血水已经被冲刷的干干净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听到山涧间飞流直下的瀑布,发出隆隆作响的声音,其余的,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就是江湖,这就是杀戮,杀人只是弹指、眨眼间的事,透着一股冰冷到极致的冷漠无情,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到底无情的是人,还是江湖本身……

    有人死,就注定会有人继续活着,毕竟杀人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活着,这是江湖中每一个到现在依然活着的人都心知肚明的,只不过当下你还不是挡住别人活路的人,等有一天真的发生了,你的命,也可能就不是你的了。偌大的江湖,死个个把人又有谁去在意?

    转眼间,十几年已经过去,可是又有谁会记得这十几年间有多少人凭空消失?又有多少人双手沾满鲜血?

    没有人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