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英雄联盟之天王时代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细节,布局!
    红色方LPL:上单鳄鱼,打野螳螂,中单卡牌,aD赏金,辅助锤石。

    蓝色方Lcs.eu:上单石头人,打野皇子,中单怒踹马皇帝阿兹尔,下路组合是麦林炮手+幻翎洛。

    看起来,LPL的阵容……有点散。

    “团战太难打了。”娃娃开始感觉挺不错,随着英雄逐一确定,慢慢担忧了起来:“石头人、皇子、洛三个群控直接冲上来,LPL很难挡得住啊。”

    “是的。”米勒同样有些忐忑:“eu这套阵容,价值起码在五千以上,就是说落后五千经济开团,还是能赢。”

    “我感觉八千都行。”娃娃加了个码。

    “拖到后期,c位差不多神装,差八千到一万,LPL确实打不过。”米勒补充条件:“35-40分钟,石头人、皇子、洛的发育就没什么影响了。”

    输出和坦度是互补关系,c位伤害高,前排脆一点问题不大。

    势不可挡击飞、惊鸿过隙魅惑两重群体控制,足以让Froggen打出毁天灭地的伤害,禁军之墙加上麦林炮手的大招击退,螳螂绝对切不进去。

    所以,对LPL来说,前期至关重要。

    如果不能尽快结束游戏,哪怕破掉两路高地,正面都无法挡住Lcs.eu的完美bo。

    兵线?

    在沙皇面前,这个词有意义么?

    解说能看出来,选手当然更清楚这点。

    两支队伍守护各自的野区,正常开局,进入对线期,uZi率先开始压制!

    赏金猎人带‘奥术彗星’基石符文,1级学习e技能‘枪林弹雨’,减速配合流星,消耗能力极强,麦林炮手没有任何对抗的方式。

    洛在锤石面前,根本不敢走位靠前。

    选择了后期综合能力更胜一筹的收割英雄,前期必然会落入下风,Rekkles在bP阶段就有了心理准备,并不急于补刀,而是尽量避免被压血线。

    中路暂时平分秋色。

    卡牌大师推线非常简单,除了wq需要停顿一下,其他时间都可以用来走位,只要和小兵保持足够距离,不送沙皇连线带人一起戳的机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然而,若风操作比较让人意外。

    升到2级后,切了一张红牌,主动上前消耗。

    结果……吃了个小亏。

    周身缭绕着亡灵气息的幽冥领主阿兹尔,在Froggen操作下灵动非常,完美卡住了卡牌大师的极限攻击距离,不仅没给若风出手的机会,还反戳了整整三枪。

    前期损失一点血量,问题倒不大,连血瓶都不需要,自然恢复就能补上来。

    双方都只有两个技能,不走到脸上送,没有击杀的可能。

    只是,看到这一幕,LPL的解说和观众都有几分泄气。

    Froggen实力确实出色,正常对线,被压刀,甚至被回旋推越塔都能理解。

    和傻x一样白白挨打,还被自家小兵卡了一下就过分了……

    “若风有点心急,因为沙皇等级越高,卡牌就越吃亏。”娃娃努力为选手‘洗’:“可惜Froggen走位太好。”

    “对。”米勒分析心理:“若风想的是,要么w丢到脸上,要么红牌给小兵,推一下线,但是你看Froggen的几个进退,正好卡在最边缘。”

    差一丝摸到人,自然不甘心清兵,想到这里,观众稍微理解了一些。

    说话间,导播镜头切换到上路。

    ……

    ……

    “我艹,什么鬼?!”

    “?????”

    “???”

    “鳄鱼怎么打不过石头人??”

    “别逗啊!!”

    短短几秒钟,弹幕直接爆炸。

    中路先‘送’了一波,大家心情还没平复,就看到满状态石头人追着血量仅有3/4的鳄鱼跑,还抓补刀的机会a了一下。

    混分巨兽凭什么敢追着鳄鱼打啊?!

    说鳄鱼是最强的近战上单,很难让所有人认同,毕竟存在剑姬、龙女、诺手这些要么有操作空间,要么有克制史,要么伤害优势明显的对手,就连武器和刀妹,面对鳄鱼也只是三七开,谈不上碾压。

    可是,能和鳄鱼一较高下的英雄,绝对不包括混分巨兽!

    “艾黎+多兰戒指,石头人前期战斗力太强。”娃娃看了一眼装备栏:“普攻可以触发艾黎,所以阿苏不能对a,打法很聪明,而且大家看一下,鳄鱼的出门装是多兰盾,恢复能力很强,不怕消耗。

    3级后就好打了,w晕住aq,e走,soaZ是还不了手的。

    哎,漂亮!”

    基石符文中‘艾黎’类似仙灵女巫的小精灵‘皮克斯’,前期能提供非常出色的战斗力,最重要的是,以巫术系为主,有额外的攻击力/法强加成。

    鳄鱼用‘精密’系,只附加18%攻击速度。

    在石头人面前,吃到大地震颤还要倒扣,前两级当然拼不过。

    不过,其中有一个细节。

    ——普攻会吸引小兵仇恨。

    soaZ打法是以攻代守,先压制苏杭的状态,避免等级提升后无力还击。

    然而,在几波牵扯下,犯了一个常识错误。

    两波远程兵+炮车集火,相当于最大生命值10%的‘花岗岩护盾’被破,霸天机甲上的涂装剥离,露出暗红色金属本体。

    苏杭当即敲下q键。

    暴君狂击!

    怒气达到60点的荒漠屠夫挥动战刀,血红色刃风扫过近战兵和熔岩巨兽的身躯!

    伤害、恢复一体化!

    双方原本有整整四分之一血量差,一击之下,接近持平。

    ……

    “苏杭这个鳄鱼可以啊。”疤脸一直关注着小地图上几乎‘吻合’的英雄头像:“就是不给嫂子a,来回扯了几下,让小兵助攻,和Froggen玩的一样。”

    “一样?”玉溪哥原本优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听到这句话恢复了正坐,一只手点着桌面:“你确定?”

    “再想想,再想想……”疤脸非常清楚自己老大的性格,认真思索了几秒,好像没什么不妥,有点迷茫地转过头:“有什么区别么?”

    “你这个智商是怎么打野的啊……”玉溪哥叹了口气。

    “打野?”提到这个词,疤脸思维能力提升了不少,目光再次扫过地图,眼前忽然一亮:“刚才那一波……是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