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英雄联盟之天王时代 > 第九章 守株待兔
    柳毅和叶零对视一眼,从对方目光中发现了和自己一样的震惊。

    “老毅,我如果没看错的话……刚才是……”叶零语意未尽。

    “没错。”柳毅长舒了口气。

    尽管很难相信,可除了那一招,再也没有其他可能。

    “竟然是真的,你说是鳄鱼王本尊么?”叶零带着几分激动。

    s3世界亚军,皇族主力上单神超,用鳄鱼一路打上国服最强王者,被无数玩家称为鳄鱼王。

    只看rank段位,‘鳄鱼王’这个称呼未必能得到其他选手认同,不过,残血eqea瞬间红怒w的爆发翻盘操作,除了神超这个开创者,至今没有任何一名上单能在实战中复制。

    无缝e,已经是鳄鱼顶级技巧,在这个过程中掺杂一个没有动画效果的暴君狂击,单凭手速无法完成,必须有自己独特的节奏。

    以柳毅的水准,经过大量练习,测试模式打木桩有十分之一几率成功,至于实战……

    如果能在需要的时候用出来,柳毅敢拿一星期的生活费去赌一注双色球。

    “不是。”柳毅摇头。

    “这个鳄鱼虽然玩的不错,但手速比我还差一点,甚至影响了操作流畅性,不是水准不足就是不常用鳄鱼,刚才可能是运气好。”想到之前一系列的处理,柳毅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也不太确定的结论。

    ……

    “运气好,蒙的。”苏杭在林峰崇拜的目光中,丢出一个非常敷衍的说法。

    两人电脑贴在一起,使用过什么技能林峰都能看到,至于操作技巧,费尽口水解释清楚也没用,不是一个练字就能做到的。

    硬性条件不行,知道再多也没用,一个3岁婴儿就算精通观音座莲貂蝉拜月老汉推车这些体位,完成的了么?

    更何况,用一块手感完全不同的键盘去把握零点零几秒的节奏,确实有一半运气成分,不算是假话。

    “说说嘛,到底是怎么见红的。”林峰追问。

    “对面是个妹子。”苏杭购买装备从泉水走出,信口回答。

    “然后呢?”

    “她没死过。”

    “对对对。”林峰一脸期待,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不传之秘。

    “那第一次见红有什么问题么?”苏杭一副你是白痴的表情。

    “……”

    “以通俗理解来看,你的说法没有问题,不过从科学的角度上说,这并不绝对。”中单发条转过头,一本正经地凑热闹:“很多体育运动都可能导致破裂,并且……”

    “并且你红了。”苏杭看着小地图上的头像,对这群不靠谱的队友表示担忧。

    “我又不会……等等,喂,兄弟等等,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发条看了一眼屏幕,发现泰隆已经冲到了面前,自己身上更是挂着两层被动和减速,显然已经被打了二段w,瞬间大惊失色。

    刚要反手虚弱闪现逃生,身着白色斗篷的刀锋之影冷哼一声,遁入阴影。

    R,暗影突袭!

    连真眼都无法发现的隐身效果,蓄势待发的虚弱瞬间失去目标。

    q,刺客诡道!

    位移追击闪现拉开距离的发条,悬浮在空中的飞镖得到牵引,激射而出,从发条魔灵身躯上穿过,带起一道道血花。

    普攻,引燃。

    双重持续减血效果挂上,泰隆潇洒转身离去。

    5……4……3……2,倒数第二波伤害跳出,发条魔灵血量跌至零点,身躯炸裂,散落一地机械碎片。

    单杀!

    “有点小麻烦。”苏杭微微摇头。

    作为刺客鼻祖,泰隆和后来登场的劫、亚索不同,对线期非常需要优势。

    只有拿到优势,泰隆才有秒杀满血脆皮的能力,才能避免补刀时被消耗,避免被无脑推线限制游走。

    简而言之,优势泰隆可以纵横全场,吃遍八方,均势和劣势没有区别,冒着亏兵损塔的风险去寻找机会,还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

    发条又是一个操作余地很低的英雄。

    劫、小鱼,甚至包括卡萨丁,火男这些中单,被击杀一次也可以利用操作翻盘,躲开对手,或者自身多命中一个技能,就能弥补劣势。

    而发条……

    0.5、0.7的加成和偏低的基础伤害,让发条魔灵在装备成型前只能配合队友,被动普攻+q的持续输出虽然不错,可在泰隆这种爆发英雄面前毫无用武之地。

    根本就是只能挨打不敢还手!

    那么……下路危险了。

    不出意料,2分钟后泰隆推线游走,皇子紧随其后,和卡尔玛、剑姬四人强行冲塔,凭借回血阵,闪现都不用就轻松全身而退,在eZ被秒掉情况下,宝石骑士2.5秒延迟的大招只能拖延死亡时间。

    牵一发而动全身,虽然泰隆对游戏的理解不够深刻,可并不影响他选择最容易击杀的一个点提款。

    “怎么办?”林峰有点慌了。

    下路被强杀时,林峰就在双石像位置刷野,看到对手四人组合瞬秒eZ,吓的完全不敢上!

    “别急,泰隆R还有70秒,来陪我杀人。”苏杭将卢锡安打残回家后带线推进,攻击防御塔,似乎要在下路被拆掉之前,将一血塔抢到手。

    “越卢锡安么?”林峰眼前一亮。

    “越?不是。”苏杭摇摇头,补了一句:“等皇子来送人头。”

    “送人头?什么意思?”林峰不理解。

    和卢锡安对线,怎么把皇子扯进来了,自己就算反蹲,先杀的也是输出更高的aDc啊。

    “你说,一血塔会是谁的。”苏杭没有正面回答。

    “一血塔……”林峰看了自家下路还有900点耐久的防御塔,再看鳄鱼面前只剩500点,主要部分已经脱落,破碎在即的石柱:“当然是你的啊,卢锡安也没有tP。”

    “他们想给我么?”

    “不想啊。”林峰心说白痴都知道,整个LoL为了1血塔打到头破血流,宁可丢命也要抢塔的大有人在,怎么可能有人愿意让给对面啊。

    “皇子红BuFF什么时候刷的?”苏杭继续引导。

    “红BuFF……刚刷。”林峰恍然大悟:“……我懂了,皇子要来守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