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域龙帝 > 352.叶寒,在哪
    ??“叶寒出了盛京城第三天就被袭击了!”

    “是谁,居然敢袭击叶寒?他可知道,叶寒乃是群雄会第一的强者。战胜蛮龙、陆晨、袁偌之后,现如今的他已经登入人榜第二十名!”

    “出手的是七星境强者!”

    呼——

    听到这句话,四周所有的人都遏制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七星境的强者?

    “那,叶寒是不是被杀了?”

    “不,叶寒以三分神指轰伤了对方,打碎了对方半个肩膀,然后逃走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四象境的强者,就算是再厉害,也无法击伤七星境的强者!”

    “不信就算了,人榜上已经更新榜单。他从对方的手中逃脱之后,就已经挤入了第十八名,战绩上写的清清楚楚。而且,当时目睹那场战斗的足足有上百人,天下会的铁战帮主也被惊动了!”

    一时间,九州各大势力震动不已。

    “查!”

    “给我查!”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居然敢在叶寒离开盛京城第三天就动手。”

    天下会,铁战怒吼起来。

    底下一众帮派人员,面面相觑,面露苦笑。

    查?

    有那么容易吗?

    对方可是七星境强者,袭杀叶寒之后立刻遁去,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九州何其之大,想要找到对方,简直是大海捞针。

    片刻后。

    铁战也是冷静了下来。他也明白,想要找到那个袭杀叶寒的家伙,并不容易。沉凝了片刻,这才开口道:“对了,你们可发现叶寒的踪影了?”

    “回禀帮主。没有!”一位帮派人员道:“距离那一战过去,已经整整三天,叶寒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铁战眉头微皱,道。

    “天下各方势力,已经分析过那一战所发生的事情。叶寒在那一战中,和强者对捍,想必是震碎了自己全身的丹田气海和经脉。即便是找到了,叶寒也只是废人一个,我们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废人而浪费如此之多的人力物力!”那帮派人员道。

    “笑话!”铁战怒喝道:“我铁战在你们的眼中,就这么势利吗?只懂得利用别人?难道就不能够欣赏爱才?搜!找遍中原,也要找到叶寒。找不到叶寒,也要找到凶手。找不到的话,你们就别回来了!”

    一时间,天下会遍布九州之势,疯狂席卷四周。

    天下会帮派成员,近乎百万之众,大有掘地三尺之势!

    一连五日。

    不管是叶寒,还是凶手,皆是了无踪迹。

    ……

    灵月宫。

    一道血影,飘然而回。

    这道血影正是灵月老祖。

    “老祖,你回来了。为什么刺杀一个叶寒,居然会闹到九州大乱?天下会的人都已经来了我们灵月宫搜查了三四次……你受伤了?”正在说话的玄灵仙子,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呼道。

    灵月老祖面色苍白,缓缓坐下。

    “阴沟里翻船!我也没想到,叶寒居然在关键时刻,自爆丹田,震碎经脉竟是误打误撞使出了最强的分金断玉指。如果不是我反应迅疾,说不定就会被他给一指轰杀!”

    灵月老祖左手连连点动,封住伤口的穴道,同时又服下几颗丹药,调理好了紊乱的气息。

    玄灵仙子震惊。

    虽然,灵月宫也听到了类似于‘叶寒一指轰伤七星境强者’的传言。但,玄灵仙子却认为根本不可能。须知,四象境和七星境,相差三个大境界。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逾越的。

    叶寒,就是那蚂蚁!

    灵月老祖就是大象!

    即便是叶寒这只蚂蚁再怎么强壮,能够轰伤大象吗?根本不可能。但是,如今看见了灵月老祖的伤势之后,她却是面色惨白。因为她知道,这一指甚至拥有轰杀老祖的威力!

    “老祖,那叶寒他现在怎么样了?你是不是已经将他给彻底轰杀了?”玄灵仙子问道。

    灵月老祖摇头惋惜道:“他一指震伤我之后,燃烧全身精血已经逃了出去。我本想继续追杀,没想到引得天下会帮主铁战震怒,所以只能放弃将他轰杀了。”

    说到这里,灵月老祖不由得笑了起来:“不过,那叶寒即便没死,也是废人一个了。他丹田气海破碎,经脉寸断。根本不值得惧怕!活着和死了,没有太大的区别!”

    可是,话未说完,他却发现玄灵仙子已然是面色惨白到了极致,“你怎么了?”

    “叶寒,没死?”

    玄灵仙子惊呼道。

    “老祖……斩草除根啊!”玄灵仙子叹道。

    “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难道你还会怕他吗?”灵月老祖冷哼了一声。

    “老祖,你有所不知。叶寒曾经有两次被废!第一次,是玄晴亲自出手,直接废掉了叶寒的气海丹田。第二次,是赵长老和沧澜仙子对捍,震碎了叶寒全身的经脉和丹田……两次接连被废,他都挺过来了,而且越战越强!”

    “老祖!叶寒一日不死,我就一日不得安宁。”

    “完了!灵月宫危已!”

    玄灵仙子近乎绝望。

    灵月老祖也是惊愕到了极致,他愣愣的看向了虚空半晌的时间,好半天这才回过了神。心中有悔有恨,早知道这样,他就算是拼的被铁战发现,也得击杀叶寒。

    可是……

    叶寒,现如今在哪呢?

    ……

    潺潺的溪流前,一位八九岁的少年提着木桶正在打水。

    河边。

    已然是被血,染成了鲜红。

    少年朝向溪流上游看去,却是发现一位身着青衫的年轻人昏死在那里。

    “阿娘,阿娘!”

    “这里有人死了……”

    少年忙呼道。

    随着少年的呼喊,一位美妇从草屋中走出。这美妇,长的极为俊美,但可惜的是是个瘸子,走起路来,一拐一拐。她连忙道:“梁萧,怎么回事?”

    “阿娘,你看!”梁萧指着昏死的年轻人。

    美妇心中一惊,急忙将手探向年轻人鼻息,片刻后道:“梁萧,这少年还没死,还有一丝微弱气息。快,快,快把他带回屋子里去。”

    这位昏死过去的年轻人,不是叶寒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