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域龙帝 > 37.红僵、绿僵、白僵!
    ?剑阵狂龙已死。

    还剩下什么?

    叶寒双眸一凛,目光停在了祖师的身上。

    仿佛过了很久,但事实上仅仅只是一瞬间。祖师身后那柄巨大的石剑,竟是‘嗡’的一颤,庞大的剑身竟是猛烈的晃动了起来。捆绑着石剑的八根锁链,竟是在此刻疯狂崩断,发出了一阵阵千万根钢针刺耳的声响。

    在那股奇异力量的操纵下。

    这柄足足三十二丈长,全部由岩石打造而成的石剑竟是‘锵’的一声,从地上弹射而起,悬浮在了祖师的身后。

    “八荒境啊!”

    “即便是死后,所留下的意识,也强悍的过了头吧?”

    “这剑阵,该不会是无穷无尽吧?”

    叶寒看着石剑,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这位祖师幸亏才只有八荒境。若是他达到了九天境,乃至十方境,是不是自己步入剑阵之时,便会被对方给残留的意识给击杀呢?

    砰!

    下一刻,叶寒收敛心神,攥紧寒月枪,浑身战意凝结,长发无风自舞,衣袍猎猎作响。

    “来吧!”

    “我倒要看看,八荒境残留的意识,究竟有多么强大!”

    锵!

    仿佛像是感应到了叶寒无穷的战意,剑阵在瞬息间激发到了极致。悬浮的石剑长啸一声,竟是掠空而来。

    明明只是一柄石剑,竟是灌注了可怕的剑意。

    甚至在这一刻,有着剑指南天的恐怖威势。

    “锵!”“锵!”“锵!”“锵!”

    剑未至。

    风以临。

    一道数十丈的风浪,已然是在这一刻赫然掀起,呼啸的朝向叶寒冲来。

    “惊鸿枪法——!”

    叶寒双目怒睁,无穷的星辰之力如同积蓄了三天三夜的山洪,瞬息间便已然是彻底爆发而出。他一枪点动,只听‘砰’的一声,数十丈的风浪竟是直接爆裂开来。随着风浪的散去,叶寒手中的寒月枪已经点在了石剑上。

    这狂风,乃是由剑意带动。

    石剑,就是这阵狂风的风眼。

    虽然破了罡风。但。这剑阵的运转还未结束,石剑上的力量没有一丝一毫的停止的迹象,依旧不顾一切的朝向着叶寒碾压而去。

    咚!咚!咚!

    在这股庞大的力量下,叶寒的身躯直接失去了平衡,朝向后方爆掠而去。脚掌踏在地面上,每一次落地便是一个深陷的脚印。甚至在石剑的轰袭下,那柄四阶极品的妖器寒月枪,也是弯曲到了极限,如同一张强弓紧绷着。

    “枪!”

    “破!”

    “苍!”

    “穹!”

    叶寒攥紧寒月枪,发出可怕的低吼。每一个字,身上的星辰之力便是明亮一分。直至四个字吼出之后,全身星光大放,如同星辰陨落凡间一般,甚至让人睁不开双眼。

    而,这无穷的星光,被一寸一寸的逼近,灌入了寒月枪中!

    寒月枪已经不在是枪了,而是一颗从天陨落的流星。

    砰——

    石剑破碎,化作无数的碎片,砸落在地。

    “咦?”

    石剑被轰碎的瞬息间,叶寒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那目光凛冽的祖师,突然间像是笑了起来。

    “老大,老大!”

    “那尸首,笑了……”

    “奶奶的,这剑冢中太诡异了。我他妈一刻都不想多待了!”

    花生毛骨悚然的大叫了起来。

    就在此时。

    破碎的石剑中,一块发光的事物,引起了叶寒的注意。

    “这是?”

    叶寒好奇的走上去。

    他发现,石剑的内部,竟是藏着一柄巴掌大小的宝剑。这宝剑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攥在手中竟是隐隐发沉。

    “此剑,乃是我生前灵识所幻化。”

    “剑中记载了我此生所有的对战经验,以及剑道感悟。”

    “弈剑门后人,得到此剑,用心感悟。”

    突兀的,石剑中传出一道意识。

    叶寒恍然大悟。

    原来。

    这小剑,乃是祖师埋在石剑中,留给弈剑门的经验宝物。这剑冢,也是考验弈剑门弟子的测试。或许是因为敬重师祖,弈剑门的弟子从未闯过这剑冢,所以小剑碎片才会藏匿于石剑数千年。

    “造化弄人。”

    “若是弈剑门弟子,能够提早发现这小剑碎片,恐怕弈剑门也不会衰败如此了。”

    “咦?还有一只储物手镯?”

    叶寒定睛一看。

    破碎的石剑中,还镶嵌着一只如同蛇一般造型的手镯,蛇头咬着蛇尾,十分漂亮。

    “这手镯中,居然被下了禁制,不知道这里面藏了些什么东西。”

    “不过,弈剑门祖师留下来的东西,想必不会太简单吧?”

    叶寒心道。

    就在此时,凡璇突然发声道:“小心!!!”

    咻!

    话音未落,一道冰冷剑气,突兀的从后方射来,叶寒大惊,连忙朝向一侧躲去。只是,这道剑气来的实在是太过于突然,甚至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噗~

    血光飞溅,剑气从后心穿过,洞穿叶寒后背,将他轰出了三四丈。

    “你们干什么?”

    花生连忙喝道。

    却见,弈剑门云扬几人,从地宫后赶来。

    “花生,不用喊了。”叶寒缓缓站起,擦拭去嘴角的鲜血,看着狞笑的云扬,缓缓道:“他们不是弈剑门的人。而是赶尸派伪装的……”

    “哦?你什么时候猜到我们的身份?”云扬道。

    “当我踏入剑冢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不对劲。”

    “赶尸派的人已经进入这剑冢中很久,但这剑阵,并未被触发。祖师的尸体,也在这里。”

    “所以,我猜测,你们几人一定是赶尸派的人伪装出来的。故意诓骗我们进入剑冢,替你们破了剑阵,然后再取走祖师的尸体……只可惜,我们已经被剑阵缠住,不得不破剑阵,所以才给了你们机会。”

    叶寒静静的看着对方。

    “没错!”

    云扬厉声道。他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居然能够猜到我们的举动,不愧是灵榜上排名第九十五号的惊神枪叶寒。再下是赶尸道人白浩然……”

    “为了破剑阵,我已经损失了一头紫僵,所以不得不另寻他法。”

    “为了感谢你替我们破了剑阵,我就大恩大德的用你们的尸体来炼制僵尸吧!”

    “想拿你们血和尚爷爷做僵尸,做梦!”花生怒喝一声,整个人飞跃而起,朝向白浩然冲去。“魔宗的孙子们,给我去死吧!”

    白浩然狞笑一声,右手挥动。

    身前,赫然出现了一头红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