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域龙帝 > 70.等待
    ?

    与此同时。

    韩、魏两家,对此一无所知。魏家大殿中,众人齐聚一堂,处处欢声笑语。位居中央的俩人,自然是韩墨、魏龙。

    两大家族都在叶缘安的手中吃了不少的亏。

    叶家在白羽城的历史并不长,但在叶缘安的手中发展的尤为凶猛。如果不是这次‘叶寒丧生’,让叶缘安心神大乱,长则五年,短则三年,叶家就能够逐步吞噬韩、魏两家。所以,两家联盟。甚至他们不着急杀死叶缘安,而是放任魏虎在广场上折磨他,为的就是解下心头这股怨气!

    韩墨哈哈大笑:“叶缘安那老东西,应该也该死了吧?毕竟这般折磨三日,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忍受不住。我真想看见他在我面前下跪求饶的一幕。”

    魏龙缓缓摇头,脸上满是笑意。“他的命,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硬。昨晚眼看都已经断气了,居然又醒了过来。不过,他倒是一个硬骨头,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求饶一声!”

    “不如,把他抓来点天灯算了!”韩墨眼中闪过一丝恶毒。

    “好,我命人备下一缸火油。”魏龙挤了挤眼。

    点天灯是一项比‘烈日刑法’还要残忍的手段。

    先把活人放在油缸内浸泡三天三夜,然后脚朝上,头朝下倒吊起来,然后再用火从脚开始点燃。这火,能连烧三天三夜,哪怕是心神再坚定,也会忍不住开口求饶。

    就在两人幻想着叶缘安痛苦画面的时候,突然一道人影急急忙忙的逃了回来。他正是被叶寒砍断右臂,故意放走的短发少年!

    “家主,家主!大事不好了!”

    “叶寒……叶寒他回来了!”

    什么?

    韩墨、魏龙两人顿时一愣,他们还未反应过来,门前又有一人急速跑来。

    “大事不妙!”

    “叶寒杀入广场,已经救走了叶家所有人。魏虎、魏虎……他被绑在铜柱上了。魏家三百人,全部被叶寒给灭杀!”

    韩墨、魏龙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小杂种居然活着回来了!”

    “调集韩、魏两家大军,杀向广场,取他狗头!”

    ……

    广场上。

    叶寒将一颗补元丹递到了父亲的手中。

    “这是丹药?”

    叶缘安一眼就认出,这颗躺在手掌中,如同珍珠玉砌一般的浑圆事物。

    从它散发着的沁香气味来判断,这种极品的丹药,哪怕耗尽叶家百年的家财,都未必能够买到一颗!

    “寒儿,这丹药太贵重,你是武修,丹药对你的帮助更大!”

    叶缘安连忙拒绝。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吃这种价值连城的丹药,简直就是暴敛天物。

    “爹爹,这种丹药我有的是!”

    叶寒连忙劝道。

    同时,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支支玉瓶,将数百枚丹药逐一分发下去。

    “老爷,这可是叶寒少爷的一片心意,你可千万不能辜负啊!”一位叶家子弟连忙道。“叶寒少爷现如今是实力顶天的武修,这些丹药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或许珍贵无比,但对叶寒少爷而言,或许不值一文。”

    “没错!”

    叶寒点了点头。

    对于其他人来说,丹药自然是无比的贵重。可,叶寒是炼丹师,又有凡璇这个最大的帮手在旁。

    丹药算什么?

    就算是天价之宝,难道还能比父亲的命更贵重吗?

    看着叶寒。叶缘安重重的点了点头,将丹药丹药一口服下。丹药入口的瞬息间,则是立刻化作了一股琼浆玉露,顺着他的喉管涌入了四肢百骸。三天来,所受折磨时留下的伤痛竟是在这一瞬间快速复原。就连被铜柱烫熟的后背,也是飞快的愈合,长出了一片嫩肉。

    “这丹药?”

    “叶家子弟们,把丹药吃下去,疗伤!”

    “白羽城到处都是韩、魏两家的眼线。一会两家的追兵就回来了,准备杀出重围!”

    感受着丹药的惊人效果,叶缘安顿时信心百倍。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叶寒能够活着,就是他最大的希望。短短片刻,他已经盘算好了。他将会带着这些骨干,离开白羽城,寻找一片合适的地方居住下来,等到日后家族强大后,再杀回来,报仇雪恨!

    “为什么我们要走呢?”

    “我哪也不走,就等着他们赶来!”

    叶寒笑着望向了父亲。

    他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皮鞭,学着魏虎的模样,在盐水里面蘸了蘸,走到了捆绑着魏虎的铜柱前。

    一把,撕开了魏虎身上的衣服,直接把他剥成了光猪。

    此时。

    烈阳高照,铜柱的温度越来越高,魏虎早已经被那滚烫的铜柱给烫的昏迷过去。不过,当叶寒一鞭子抽来的时候,他立刻就被这种直接涌入灵魂深处的疼痛给惊醒。

    啪!

    啪!

    啪!

    叶寒抬起鞭子,一阵狂抽。每一鞭,打的是魏虎皮开肉绽,甚至能够见到白森森的骨头。其实,这还是叶寒颇为遏制的情况。如果他用全力的话,一鞭子就能直接送魏虎上西天。

    饶是如此,三鞭子,就已经把魏虎抽的几欲断气。

    “少爷,这家伙快不行了。”

    “看着他就来气,不如一刀宰了他!”

    有人道。

    “杀了他,太便宜了他。”

    “给他喂下一颗补元丹,你们轮换着打!等他快死的时候,再给他喂丹药!”

    “我说过。”

    “韩、魏两家在我叶家所犯下的血债,必须要用血来偿还!”

    叶寒一字一顿。

    很多看见这一幕的城民,没有一个人觉得叶寒的手法残忍,反倒是觉得相当的解气。

    要知道。

    魏虎这三天,可是折磨死多少人?

    这种惩罚对他来说过分吗?

    一点都不过分。

    甚至,还有人觉得太轻了。更有很多人,觉得应该将魏虎的肉,给一块块的切下来喂狗!

    叶家众人早就等着这一刻了,他们迫不及待的从叶寒的手中接过了皮鞭,用尽了力量狠狠的抽打在了魏虎的身上。

    嚣张?

    狂妄?

    你不是想要折磨死叶家所有的人吗?

    今天,就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杀了我吧!”

    “杀了我吧……求求你们!”

    魏虎终于崩溃了。

    在铜柱的炙烤下,在皮鞭的抽打下,在盐水的浇灌下。

    他所受到的哭,甚至不及叶家众人的百分之一。然而,他却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甚至,魏虎开始后悔,他再后悔为什么自己会想出那么恶毒的刑法,结果这些法子全部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叶家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被活活放在烈阳下炙烤三天,滴水未进。

    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一个个死在对方的手中,却无能为力。

    如今。

    终于可以宣泄了。

    没有经历过这种折磨的人,根本无法感受这种几乎足以焚天一般的愤怒。

    甚至,不少叶家子弟,抢过鞭子,疯狂的抽打着魏虎,不顾一切的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少爷,他死了!”

    半个时辰后,即便是有着补元丹的支撑,魏虎也熬不下去了。

    他竟是被活生生的吓死了。

    望着魏虎的尸体,不少人竟是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不要哭了!”

    “来人了!”

    叶寒静静的望着白羽城的深处,目光仿佛穿透了密集的人群,落在了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而。随着他话音刚落,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骑兵,迅速的从街道的另外一边汇聚,朝向着广场之中快速的涌来!

    韩家!

    魏家!

    两家联军,终于到了。

    ps:抱歉,昨晚夜里不知道为毛口腔溃疡了,半边脸都肿了……所以更新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