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域龙帝 > 68.杀!杀!杀!
    ?

    炙热的阳光毫无顾忌的倾洒着大地,蒸腾的温度甚至使得人的视线出现了些许的扭曲和模糊。白羽城的广场上,耸立着一片茂密如同树林般的铜柱。

    这可不是装饰!

    这是用来折磨叶家子弟的刑具。每一根铜柱,都被晒得滚烫滚烫。一颗鸡蛋打上去,都会立刻被烧熟。而,每一根铜柱上都绑着一位叶家子弟。滚烫的铜柱,把每个人的后背,烧的皮开肉绽。甚至,空气都都能够闻到那一阵阵的焦糊味!

    “水!水!水!”

    “家主,我快不行了……”

    一位叶家子弟,小声的"shen yin"着。

    战败后。

    他们被放在了烈日下炙烤,再加上铜柱的灼烧,更是三天滴水未进。就算是铁打的人都支持不住,一些体质稍弱的人,甚至连一天都没有坚持下来,就已经被活活的晒死!

    “叶帆,不能睡,快醒醒……”

    叶缘安连忙喊道。

    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喝水,嘴唇都粘到了一起。顿时撕开了一片血皮,鲜血凛冽,触目惊心。

    “叶寒,叶寒会来救我们的!”

    “我有预感,他没死!”

    叶缘安连忙叫道。

    昨夜。

    叶缘安神情恍惚间,他好像梦到了叶寒回到了家族。原本半只脚都踏入阎罗殿的他,竟是凭借毅力又生生的坚持了下来。

    可是……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刚才还在吵着要水喝的叶帆,已然是垂下了脑袋。显然,也是被活活晒死了!

    “老家伙,唧唧歪歪,到现在都没有晒死你,你的命还真硬!”

    “你要是跪下来,在我面前学狗叫,老子就赏你一口水喝!”

    广场前。

    一位独眼大汉,缓缓的从竹椅上站了起来,举着手中的水壶,对着叶缘安晃了晃。

    他叫魏虎。

    是魏家的大长老,更是叶家的死敌。他的右眼,正是被叶缘安给一剑刺瞎。因为,他居然丧尽天良的强、暴一位十二岁的女童!当然,为了报复叶缘安,这‘烈日刑法’也是他想出来的。

    “畜牲!叶家人,没有一个是软骨头。想要我服软,你做梦!”

    “我只恨,当初为什么没有将你这人面兽心的混蛋,给一剑杀死!”

    叶缘安牙关紧咬。

    哗啦!

    话音未落,魏虎面目狰狞的摔下了手中的水袋。他一招手,立刻两位家奴给他端来了一盆盐水,递来了一只皮鞭。把皮鞭往盐水中一蘸,狞笑着望向了叶缘安。

    “老家伙,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他高高的扬起了手中的皮鞭,狠狠的抽下。每一阵鞭声响彻,叶缘安的身上立刻就是一副皮开肉绽的恐怖场景。蘸了盐水的皮鞭,更是让叶缘安痛的浑身直抽搐。

    但,叶缘安也是一条硬汉,任凭魏虎如何虐待,他始终牙关紧咬,不吭声、不求饶!

    四周。

    不少人在围观着,皆是一副不忍。

    太狠了!

    叶缘安原本就只剩下半条命,再这么打下去,他还能活吗?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叶缘安随时会支持不下去的时候,突兀的,他开口了。然而,开口之时,却不是求饶,而是放声大笑!

    “魏虎!”

    “我儿叶寒回来之日,必是你们魏、韩两家灭族之时!”

    叶缘安喉咙发出一阵低吼,双目血红。

    “老东西,看来你的脑子不正常了!你儿子叶寒,早已经尸骨无存,他还怎么回来?”

    “来人!给我打,打死他为止!”

    闻言,魏虎先是一愣,旋即冷笑了起来。

    他召唤过一位家奴,将皮鞭递给对方,而后冷笑朝向阴凉处走去。

    就在魏虎转身之际!

    围观的人,一下子让开了。他们完全是身不由己的让开,就像是一道无形的大手,将他们给强行分开了一般。

    一位白衣少年,缓缓走来。

    砰!砰!砰!砰!砰!

    他的脚步,沉重无比,每一脚落地,都引发出一阵闷雷般的声响。而脚掌踩落之时,甚至地面的青石板都在这一刻被生生踏成了粉末。少年的出现,使得原本滚烫、炙热的广场,在这一瞬间突然变凉了。

    就像是寒冬一样,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好冷!!!”

    “那是?寒儿?”

    几欲昏死过去的叶缘安,抬起头,看见了那徐徐走来的少年,猛的一滞。

    立刻,他使劲眨了眨眼,摇了摇头。生怕,这是以为自己临死之前出现的幻觉。可是,当他睁开眼睛之时,叶寒的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你是谁?”

    “闲杂人等……噗——”

    手持长鞭的家奴,看着叶寒,怒声道。

    然而,他话音未落,叶寒看也没看,一掌轰出,打在对方胸膛上。立刻,他的胸前凹下去一片恐怖深邃的掌印。这一掌所蕴含的强大力量,更是轰击的他全身鲜血都在此刻强行逆转,一瞬间便快速的汇聚在了体内某一处,瞬间冲破后背化作一道血箭,疾射而出。

    轰出的血箭,‘砰’的一声,将地面射出了一道深达数米的大坑!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那家奴,直挺挺的摔倒在地。

    “爹爹,我回来了!”

    叶寒来到铜柱前。

    他低头看了一眼,锁住叶缘安等人的足足一条手臂粗细的精钢铁链。右手一攥,猛的一拧,铁链‘啪嗒’一声断成两截。

    立刻。叶寒右手轻弹,精纯的星辰之力化作一支支利箭,疾射而出。立刻,那数百条铁链,皆是在此刻应声而断。

    “寒儿,真的是你!”

    “我就知道你没有死!”

    叶缘安激动欢呼。

    “少主!”

    “少主……”

    那些濒死的叶家子弟,也是齐齐呼道。

    他们知道,一旦叶寒来了,他们就不会死了。

    “爹爹,我去杀人!”

    父亲的濒死,叶家众子弟被折磨的不成人样。这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彻底引燃了叶寒这只炸药桶。

    虽然。

    此刻的叶寒面无表情,但是他的心中却是犹如翻起了滔天大浪一般!

    甚至在这一刻,叶寒大脑一片空白。他能够感受到的,唯有彻骨的愤怒。脑海中,唯一只有一个念头——

    杀!

    杀!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