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输了!

    这三个字,淡淡的从叶寒的嘴中吐出,犹若惊雷般的响彻。

    “这小子居然赢了!”

    “最后那一枪,威力堪比四重中段的武修!”

    “能够一击将赵峰击败,他的实力甚至能够比拟天峰宗内门弟子!”

    另外一位弟子咬牙喝道。

    看着赵峰潇洒无比的一招击退赵峰,再看赵峰狼狈被轰退撞碎大树的模样,他的心中更是一阵颤抖。这么强的实力,他根本不是对手!

    “我居然输了?”

    摇摇晃晃颤抖站起的赵峰,听到对方的声音,再看着拿枪指着自己的叶寒,强烈的不甘、愤怒,从心底涌现而出。

    尤其是。

    他看见周莉望向叶寒那充满赞赏目光的时候,妒火更是如同火山一般喷发!

    “小子,我还没有败,你有没有种再接我最后一招!”擦拭去嘴角的鲜血,赵峰咬牙站起。“我对付青风疾狼耗损太多体力,如若不然,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没错,你败给我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你体力、元力耗损过度,无法发挥出武技全部威力。”

    “第二:你虽然修炼了黄阶下品功法,但却博而不精,没有修炼到大成境地!”

    叶寒看着赵峰,缓缓说道。

    不得不承认。

    黄阶功法的强悍之处,威力远胜于寻常武学。哪怕赵峰将这两部武技,掌握的再通透几分,只怕自己真的会落败。

    叶寒这一席话,原本是想要劝诫赵峰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但,落在赵峰的耳中,却是觉得无比的讽刺。他实力达到四重中段,比叶寒略高一分,又掌握数部黄阶武技,再优势占尽的情况下,仍旧落败,这让他心中不甘到了极致!

    “我不管!十招未到,我还没有败。”赵峰面色阴沉,目光直勾勾的锁定在了叶寒的身上。“我再出一招,若是你能挡住,就算你赢!否则的话,留下兽核!”

    到了这种程度,还想着兽核。

    果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叶寒眉头微皱,正欲开口。一旁的周莉,却是猛然喝道:“够了,赵峰,不要再丢人现眼了……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们离宗的时间太长了,再不回去,长老会责罚我们的!”

    “小子,我记住你了。这一枪之仇,下次见到你,我必会奉还!”赵峰心有不甘,但却没有办法,丢下一句狠话,跟着众人下山离开。

    对于赵峰的威胁,叶寒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如今有九变星辰诀相助,修炼速度一日千里,等下一次再见之时,即便是赵峰将武技修炼至大成境界,自己也不惧!

    这一战,虽然得到了兽核。

    但。

    同时,叶寒也察觉到自己的不足之处——武技。

    “相传,天峰宗的武炼阁内,分有三层,存放着数百部黄阶武技。看来,我只有一个月后,才能够拥有!”将一头铁嘴鹰兽毙掉之后,叶寒盘腿坐地,恢复着体内消耗的星辰之力,暗暗想道。“枪法、轻功、防御……若是能够拥有,我的实力,能够增强一倍!”

    有人!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徐徐传来。

    叶寒目光一瞥,却是发现,几位天峰宗的弟子结伴上山。毕竟,鬼头岭上灵兽众多,很多弟子都会选择结伴而行!

    下一刻。

    他目光骤然闪亮,因为——这群人,居然在谈论玄晴的事情!

    “这玄晴,居然进入了武炼阁!”

    “嘿,羡慕也没有用!谁让她拥有四道武灵,在外门内,是绝顶的天才。就连曾经外门第一的叶寒,也不是她的对手,被她出手轰碎了丹田,沦为废人!”

    “据说玄晴进入武炼阁,是宗主亲自应许!黄阶上、中、下,三品等级的武技任由她来挑选!也不知道为什么,宗主对她如此开恩。”

    “难道你不知道?我听说,玄晴有一夜,进入了宗主的房屋,直到第二日清晨才衣冠不整的出来。想必……嘿嘿~”

    那位弟子的话,虽未说完。但,最后的笑声,却是能够让所有的男人都能够明白其中的涵义。

    “这贱人,居然以身体做交易,换取了功法?”叶寒眉头一簇。“她得到了黄阶武技之后,恐怕我更加难以战胜她了……看来,我不能等进入内门之后,获得修炼武技的资格,那样做的话,就太迟了……”

    片刻后。

    叶寒眉头一展,眼眸深处,出现一丝笑意。“或许,我可以去一趟青石小筑,试一试!”

    青石小筑,乃是青石镇中一处神秘之地。

    这里,存放着千余部武技!

    居住在内的,仅有一对姓霍的爷孙。谁也不知道这对爷孙的来历,但,叶寒却知道,曾有十几位实力达到两仪境的蒙面强者曾意图抢夺小筑内的武技。却被老者一招击退!

    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染指小筑内的武技。

    不过。

    这小筑,却是对外开放。外人想要进去,必须先交一颗兽核。

    离开鬼头岭后,叶寒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一位穿着短衫的老者,正在小筑内,美美的喝着茶,不时的眯着眼睛,露出享受的神色。

    “来了一个小子!”

    老者看了一眼叶寒,笑眯眯的道。

    “霍老……我想进入小筑!”叶寒交上兽核。

    “青风疾狼的兽核,小子,你却有几分本事。”老者看了眼兽核,满意点头。“按照规矩,你可以挑选一本黄阶下品功法。”

    “咳咳咳……”

    就在此时,紧闭的房门内,传来了一阵轻声的咳嗽。

    原本淡然的霍老,蓦地一惊,将手中的兽核粗鲁的丢给了叶寒,连忙喝道:“小子,滚吧,明天再来!”

    什么?

    叶寒刚想发作,却是见到房门被推开,一位喂养着几只金丝雀,身穿白色轻纱的少女,喉咙中咳出了一片刺目的鲜血。

    “,你又咳血了?”霍老惊道。

    那少女转过身,绝美的容貌犹如淡淡的冷月,紧锁的眉头仿佛聚集着无穷的哀愁。如此绝色,果真不输于‘’这个名字!“爷爷,我没事。你又对客人发怒了。”

    望向叶寒,轻轻一笑。“这位小哥,你可以进来了……”

    这一笑,哀愁尽去。更是平添一种‘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感觉。

    叶寒点了点头,捡起地上的兽核,正欲进入小筑。就在此时,脑海中响起了凡璇的声音。“这女娃,好像是九阴绝体!”

    “九阴绝体,那是什么?”

    “这女娃,出生之日,必是天狗食月,而,她母亲出生之时,也是天狗食月。上下九代女子,皆是如此。如此一来,九代积累,便会缺少阳气,到了第九代,便成了九阴绝体!”凡璇道。

    “有没有方法能治?”叶寒连忙问道。

    凡璇呵呵一笑。“叶寒,你是不是瞧上人家女娃了?九阴绝体虽然棘手,但也不是无药可治。我说给你听……”

    “小子,你进不进来?再不进来,就给我滚出去!”

    霍老关切身体,却是看见叶寒站在门口,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一时间恼怒无比。

    一声喝出之后,叶寒仍旧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一幕,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就在霍老准备将这个大胆的登徒浪子打出小筑之时,叶寒却是突然开口:“,你出生之日,应当是天狗食月吧?”

    立刻。

    霍老那即将砸下的右掌,停在了叶寒的上方,竟是落不下来。“你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