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夏冉冉vs詹台祈(二十)
    接连三天,姜冉儿就这样躺在仓库里奄奄一息。她的伤口已经发炎生脓。恐怕现在送去手术,她断掉的腿,估计是也好不回来了。

    她躺在地上,嘴唇干裂。渴望现在能有人来救她,可是她知道,一些都是她的瞎想。

    又饿又累,还这般痛苦,姜冉想着,要是自己死了,倒也是解脱了。

    詹台祈吩咐常阿姨打开了仓库的门。

    这些天夏冉冉都有问他姜冉儿去哪里了,他都是回应着,回美国去了,他一点不想给夏冉冉看到自己的阴暗面。好在夏冉冉平时也不靠近这里的仓库,而且仓库的隔音也是不错,所以这些天来,这般折磨姜冉儿,她也是不知道的。

    今晚,他向夏冉冉说,去美国的分公司,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夏冉冉也没有什么怀疑的想法。

    常阿姨把快要断气的姜冉儿给拖了出来,詹台祈看着这般的姜冉儿,也是一个冷笑,根本没有一点点的怜悯。

    “小王的车子就在外面,把这个女人丢在车上吧…哦,对了,记得,给她吊住命。”他冷笑,却是让昏昏沉沉的姜冉儿,吓得浑身颤抖,她真的是碰到了恶魔,这样折磨她,她现在,真的是好后悔啊。

    常阿姨点点头,对于詹台祈吩咐的事情,她一点都不会辩驳的,何况,这个姜冉儿罪有应得。

    毕竟,詹台家一直都是子嗣稀薄的,就是这样,这个女人,居然还敢对詹台家的妮妮小姐下手,真的是活腻了!

    姜冉儿很快就被抬上了车子,常阿姨从口袋里掏出一份针剂,这是一份救命的药,能吊着命,但是现在这样的药,对于姜冉儿而言,却满满都是痛苦。

    “别给我打针!让我死死掉把…”她说的有气无力,她现在但求一死,常阿姨却是直接扫过了一个轻蔑的眼神,根本不听她的话,便是直接将针管,戳进她的皮肤。

    “呵。吊着你的命还不好了?不过…你这奇葩的要求,我还真的不能应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就是你欺负我们妮妮小姐的下场!”常阿姨把姜冉儿的手一甩。看着针剂也打完了,便是朝着詹台祈点头示意,詹台祈看了一眼,便也是点了点头。

    “你回去吧…这些日子,好好照顾冉冉,我估计两三天就能回来了。”詹台祈很是冷酷,对于除了给夏冉冉和曾经的夏笙笙温柔,其他人见得最多的,还是他冰冷残忍的样子。

    “少爷,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冉冉小姐的,小小姐我也会好好看护。”常阿姨点了点头,詹台祈摆了摆手,常阿姨便是自觉地把车门关上,小王会意,便是发动引擎,常阿姨在夜色中,看着那辆车子,越开越远。

    她回头的时候,却是看到了夏冉冉站在身后,常阿姨下了一跳。

    “冉冉小姐,你,你怎么在这里?”常阿姨有些心虚,不知道他们刚刚的计划还有交谈,有没有被冉冉小姐听到啊。

    夏冉冉的面色不好,常阿姨细细观察着,更是心惊肉跳的。

    少爷是不想让冉冉小姐知道这些黑暗面的…

    “常阿姨,刚刚那个女人,是不是姜冉儿,她这些天,是不是都在仓库里…”夏冉冉现在,是什么都知道了,她现在,根本不需要常阿姨的答案,她很是笃定。

    那天晚上,詹台祈趁着她睡着了,便是去了书房,夏冉冉半夜做了噩梦,便是惊醒了。然后看到詹台祈不再身边,便是想着,他可能在书房办公了。

    她想着詹台祈也是挺辛苦的,自从她怀孕了,詹台祈大部分的时间,就在她身边陪着。夏冉冉想着,他既然这么辛苦了,那么她便是做了夜宵给詹台祈吃,进了詹台祈的书房。

    一进书房,便是静悄悄的,夏冉冉特地放轻了步伐,一步步走进书房。

    詹台祈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但是电脑还在亮着,夏冉冉不由的有些心疼。她上大学的时候,也是学金融的,她便是凑过去,想看看电脑上都是些什么,自己能帮上忙也好。

    却是不想,她却看到了一个监控画面。

    黑乎乎的一片地方,虽然光线很暗,但是夏冉冉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那是詹台祈房子边上那个作为仓库的小房子。她细细观察着屏幕上,却是看到一个女人,奄奄一息。

    暗红色的血渍,在她身上蔓延,看的人更是觉得恶心。

    蓬头垢面,是夏冉冉当时,对那个女人的评价。她很快,就从那张灰败失血的脸上,认出了这个人,是那天晚上便是消失了的姜冉儿。

    夏冉冉捂着嘴巴…她不敢出声,也不敢惊醒詹台祈,她没有想到,姜冉儿居然会变成这副模样,根本就是没有了平日里的光鲜亮丽,那时候的她,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死掉。

    夏冉冉看了看詹台祈,她是和聪明的女人,立马就是知道了其中的关系,想必是詹台祈,把她弄成这幅模样了吧…

    她也大概是猜到了前因后果,其实,詹台祈和姜冉儿,是没有仇怨的,甚至,两个人因为两家的商业合作,还比一般人要稍微亲密一些,而詹台祈却是把姜冉儿折磨成这副模样,十有八九,是因为妮妮的事情。

    说实话,夏冉冉当时的心情,是觉得很大快人心的,也有些小开心。詹台祈能为妮妮做到这样,她就知道,他肯定是很爱他们的孩子的。

    但是很快,夏冉冉又是觉得有些残忍。

    詹台祈曾经的冷然和残忍,她是知道的,现在对姜冉儿这样,也是意料之中。

    她咬了咬唇,知道自己是改变不了詹台祈的决定的,便是带着做好的夜宵,又是默默的退了出去,仿佛这个夜里,她没有醒过,没有做过夜宵,也没有来过书房。

    第二天,她就问了詹台祈,问姜冉儿去了哪里,詹台祈回答她,回了美国,夏冉冉虽然知道詹台祈在骗她,却依然是低下了头。没有拆穿。

    她想,即使詹台祈再恐怖,也是自己两个孩子的父亲,也是自己喜欢的人。

    姜冉儿这样,终究是咎由自取吧…要是他们没有找到妮妮,可能妮妮今后的人生,过得比她还要凄惨呢?

    常阿姨看着夏冉冉,有些为难,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说。

    “唉。我先回去睡了,你也别纠结了。其实,我都知道了。”夏冉冉看了看常阿姨,便是转身进了屋子,外面还是有些凉的,她有些犯困,怀孕的女人,果然是脆弱的。

    詹台祈在下飞机的时候,就有一大群保镖,来迎接了,而跟在这一群人群后面的,还有姜家的主人,姜冉儿的父亲。

    “詹台祈,你究竟把我女儿怎么了?!”这些天,姜父从一开始的淡定,到近日来的急迫。

    他已经差不多五天没有联系到姜冉儿了,本来乐观的想法,瞬间就是轰塌了,他知道,姜冉儿肯定是出事了,不然他也不会那么久联系不到她的。

    詹台祈面对姜父的质问,却是一个冷笑,当人骨子里都觉得寒冷。

    “姜总,你觉得你有资格问我这样的问题?换我十几天前来问问你,你们把我的女儿,怎么了?”詹台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姜父瞬间脸色就变得不好了。

    他这几天已经预料到姜冉儿肯定是出事了,便是找来了经常跟在姜冉儿身边是管家,想问问姜冉儿最近,有没有做什么不对的事情。

    管家被他这样一问,眼睛就有些闪躲,姜父立马就知道了,姜冉儿肯定是做了坏事了。

    起初,管家还是不肯说的,到后来,姜父直接态度强硬起来,管家这才是支支吾吾的,把姜冉儿前些日子做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原来,詹台祈早就是有了女人的,那个女人,还给他生了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儿,很可爱。

    姜冉儿心心念念想着两个人能联姻,而詹台祈那段日子,却是不愿意接受她,反而对姜冉儿,还是有些反感的。姜冉儿有些因爱生恨,觉得她本来是和能和詹台祈在一起的,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就是那个女人和孩子了。

    她便是和管家,策划了一起绑架、偷渡。

    把孩子送走了,她便是觉得,一切都会顺理成章了,但是她忘了最重要的一点,詹台祈要是对她有意思,怎么会因为一个孩子,而对她完全的不理睬,甚至是厌恶呢?

    这就是典型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

    詹台祈就是不喜欢姜冉儿,姜父在得知了这主仆二人的策划,更是气的不行。姜冉儿好好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就混成了这样的地步!

    姜父气的咬牙切齿,便是当即辞退了这个在他们家工作了二十多年的管家。

    姜父猜测,姜冉儿失联了那么久,十有八九,是因为詹台祈女儿的事情。

    如今,詹台祈这般当着众人的面,就问出口来,姜父越发的肯定了,姜冉儿肯定是出事了,而且,还在詹台祈的手上!

    “你女儿的事情,我们怎么知道,你快点把冉儿还给我!她毕竟是我姜家的二小姐!”姜父硬气了一些,虽然是他们理亏的,但是,他还是姜冉儿的父亲啊。他是肯定不会承认自己的女儿的罪过的,甚至,还要帮她摆脱责任。

    “姜家二小姐?姜总…你这是在睁眼说瞎话吗?你难道心里没点底,你姜家,还能撑个几天?”詹台祈的一席话,却是让姜父突然心里“咯噔”一下。

    她踉跄退步,脸上不可思议。他公司内部出现危机,这詹台祈怎么会知道?

    但是这样的疑惑,只不过是存在了几秒,他便是知晓了其中的关系。

    他公司最近这般颓弥,难道和这个詹台祈还有关系?

    姜父现在突然心里有些惶恐,他这些日子,是明显感觉到了公司的业绩突然下滑,而且那个下滑速度,更是快的让人无法直视。而就在这样的时候,以前合作的企业,也都是一一解约,就连银行想去贷款,最近都是贷不到了。

    姜父为了这个事情,最近都是没有睡好觉。

    现在被詹台祈一提,他瞬间就是明白了,肯定是这个詹台祈在搞鬼。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詹台家的势力,明明是和姜家相似的,怎么会…?

    姜父和姜冉儿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得罪的那个小小的夏冉冉,却是燕城夏氏,夏笙笙的妹妹,而夏笙笙是什么人,估计现在也是全球闻名了吧…毕竟能收服了那么强悍的慕烨承,还让他甘心做一个妻奴。

    而慕烨承的商业帝国,更是让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的,得罪了夏氏和詹台氏还能说说,但是得罪了慕氏,那么绝对就是死路一条,而且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本来姜家和美国第一大家族史密斯家族,有些姻亲关系的,姜家的大女儿,就是嫁给了史密斯家族的一个偏房的少爷的。本来姜家出事,那个姜家大小姐,只要求求情,让史密斯家族动动关系,也就是事情过去了。

    但是姜大小姐当天求情,却是被史密斯家的三长老极力反对。就这样,史密斯家族的这条线都是断了,姜家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让人宰割了。

    三长老很早就是收到了慕烨承的来信的,他与慕烨承,因为蒋家的事情,也算是有些交情的。

    慕烨承在接受到夏笙笙的意思的第一时间,就是去把这个姜家,查了个底朝天,这点小信息,他立马就是知道了姜家和史密斯家族,还是有些关联,他便是用最快的速度,去支会了一下三长老。

    三长老他本来早就看不惯姜家的,仗着姜家的女儿嫁进了他们家族,便是在整个美国,都是目中无人了起来。三长老是最痛恨这些借着他们家族乱出去受好处的人了。

    正好也是得了慕烨承的意会,做个顺水人情,也是惩罚一下姜家是那个大女儿,让她知道自己的地位…

    詹台祈看着脸色千变万化的姜父,瞬间觉得好笑。呵,现在知道怕了?

    “你,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把冉儿囚禁起来!你这样,是犯法的。”姜父想来想去,还是想用法律牵制一下詹台祈,却是让詹台祈,笑的更欢了。

    这对父女,怎么找的借口,都是这般的没有水平?

    他詹台家,还会怕法律,这样听来,真是的要笑坏了肚子的。

    “姜总,你到底,还是看不懂詹台家是做什么的吗?你真的…和你的好女儿,一样的蠢。呵呵,果然基因是有遗传的。”詹台祈说完这句,便是不再打算理会姜父了。挥了挥手,后面是手下,立马就是会意,架着一个已经邋遢到看不清面容的女人,跟着詹台祈。

    姜父一开始是没有认出那就是他是宝贝女儿的,直到他认出了姜冉儿的那条手链,然后脑子里努力回想,这件衣服,姜冉儿是有的…再加上观察了好几遍,这才是确认了,这个半死不活,被折磨承这样的女人,真的是他的女儿姜冉儿!

    姜父瞬间便是心痛不已,这是他放在手心里疼了三十年的掌上明珠啊!现在居然是承受着这样一幅非人的待遇。

    已经六十多岁的姜父,一个没有忍住,便是眼泪下来了,踉跄的追着已经远去的詹台祈。

    看着这样的姜冉儿,他甚至都想要在詹台祈的面前,跪下来。

    “詹台总,那个是我家冉儿!我求你放过她吧,冉儿做的事情,她不懂事啊,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她吧…她现在,也是受到了惩罚了。詹台总,是求你了,冉儿她身子一直很弱的,她快吃不消了,詹台总,我换她,您拿我出气吧…”姜父老泪纵横。

    ------题外话------

    说好今天恢复正常更新的,然后我又浪了一天。

    真是想打断自己的腿啊…

    都是我的错,现在认错又没有用~

    我明天绝壁不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