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夏冉冉vs詹台祈(十七)
    “孩子她妈我已经找到了,袁兆,这些日子,还真的是谢谢你的帮忙了。”夏笙笙说完这句话,却是只留袁兆一脸的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这…这他抱着妮妮过来,本来是想炫耀女儿的啊…虽然他也是清楚,妮妮迟早是会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离开他的,但是这一切,似乎是来的太快了点啊!嗯…有点措手不及。

    詹台祈直接回到房里,一把就是抱起夏冉冉,然后“蹬蹬蹬”地下楼。

    “詹台祈,你怎么了?”夏冉冉才是接受了自己又怀孕的事实,也是尽量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才是静下思绪,这詹台祈,就直接抱起她,把她塞进了车子里。

    “妮妮可能找到了,在慕家。”詹台祈也不废话,直接就是发动了引擎。虽然心情很是激动,但是也是考虑到夏冉冉现在怀孕了,他的车速,还算是平稳,但是比起平时,终究还是显得有些急迫的。

    夏冉冉思女心切,到了慕家,直接就是打开车门,小跑了进去。

    夏笙笙正抱着孩子,虽然妮妮还带着些哭腔,但是夏笙笙却是尽可能的再逗她。

    “冉冉,你来了。”阔别多年未见,再次看到夏冉冉,夏笙笙的心里,还是有些抽痛的,那时候离家的夏冉冉还算是丰腴,而现在,整个人却是皮包骨头。

    夏冉冉看到妮妮,立马就是飞奔过去,一把抱住了自己心上的人儿。

    “妮妮…你这些日子,都去了哪里…妈咪真的好担心你。”虽然夏冉冉知道自己不应该哭,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喜极而泣。

    詹台祈站在门口,看着母女相逢,心里,突然就是被填满了。

    妮妮终于被找到了…

    “姐姐,你能不能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妮妮为什么会在这里。”夏冉冉的语气,多少还是有些怨念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妮妮会出现在慕家,她本能的以为,当时妮妮的失踪,是因为夏笙笙,但是很快,她就是清醒了过来。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妮妮为什么会到了燕城。”夏冉冉也是知道了自己刚刚话里的恶意,有些忐忑的低头。

    夏笙笙根本就是没有见过的妮妮的,除了刚出生时,她发的那一张照片,后来根本就是没有发过妮妮的其他照片了。而且妮妮这个孩子,从小就是聪明,她绝对是不会和陌生人走的…

    夏冉冉低着头,现在意识的她,带着愧疚。

    夏笙笙无奈的叹气,她是能理解夏冉冉的心情的,但是这一切,终究是太巧合了。

    袁兆站在一旁,总算是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原来妮妮,是詹台祈和夏冉冉的孩子,而夏冉冉,和夏笙笙是亲姐妹,长得也是相像。本来就是亲戚,原怪他第一眼见到妮妮,就觉得妮妮那么有熟悉感。

    夏冉冉一开始的话,袁兆也是听明白了,想必夏冉冉一时心急,有些不好的话,是脱口而出了吧…不过,这也是她作为母亲的本能吧,换谁的孩子丢了,都是想弄清楚其中的原因的。

    “冉冉妹子,妮妮是我从城南的孤儿院收养过来的,我还真的不知道这孩子,和慕家还是有渊源的,笙笙对这件事,是毫不知情的,她也是才发现妮妮的身份的。”袁兆尽可能的解释着,夏冉冉一听,立马脸都是红的不行了,果然,她误会了夏笙笙了。

    不过,她现在还有一个疑惑,妮妮是怎么从美国,到燕城的呢。

    夏冉冉紧紧的抱着妮妮,很害怕再次把孩子弄丢了。她盯着妮妮的双眼,开口问道。

    “妮妮,你和妈咪说,那天放学,你究竟是跟着谁走了…”妮妮虽然年纪小,但是记性却是很好的,很多事情,妮妮都是记得住的。

    妮妮见到自己的母亲,也是趴在夏冉冉的怀里不断的抽噎,她真的是知道怕了。

    “是,是那天的那个阿姨,住在詹台叔叔房子里的那个阿姨,她说…她说詹台叔叔回来了,她是来接我去见詹台叔叔的,我才会跟她走的…但是后来,她把妮妮关在一个黑屋子里,再后来,妮妮什么都不知道了。”妮妮说话间,却是再让夏冉冉的心头,一阵抽痛。她没有想到,妮妮对詹台祈的感情,那么深…

    詹台祈站在门口,也是听着母女的对话,听完,心头也是颤抖。

    原来妮妮,是那么依赖他。

    不过,那个住在他房子里的女人?

    詹台祈也是极为聪明的人,他皱着眉头,想了想,虽然没有去向夏冉冉证实什么,却也是猜到了,所谓那个女人的身份。

    他的房子,是姜氏企业,为了表达两方合作的诚意,送给他的。理论上,他是屋主,但是,作为开发商的姜家,也是留着当初装修房子时候的钥匙的。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不住在那里,依然是有人住…想必那个住着的女人,就是姜冉儿吧。

    詹台祈突然面色阴狠,他甚至不用再求证,就已经完全确定。

    詹台祈在所有人没有看到的刹那间,便是转身出了慕宅,倚靠在车边,给小王打了电话。

    “喂,小王,是我。立马终止和姜家的一切合作计划。”詹台祈的语气里,带着不容置喙的冷然,小王也是在电话的那一头,听着心惊肉跳。

    “可是…可是少爷,咱们这样,会损失很多的。”小王有些为难的开口,詹台家和姜家的实力,也算是旗鼓相当吧,现在就这样硬碰硬的,肯定是会吃亏的。

    “不用管,后续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只需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詹台祈眯了眯双眼,现在对姜家,那也是绝对的厌恶。那个叫姜冉儿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夏冉冉那么多年来,第一次回来,夏笙笙很是开心,就是留下她在慕家吃饭了。詹台祈本来是打算去处理姜家的事情的,却是在即将转身的时候,被夏冉冉拉住了衣袖。

    “一起吃个饭吧,毕竟我难得回家,和我姐姐姐夫吃个饭,他们是我仅剩的亲人了。”夏冉冉低着头,声音很轻。

    经过这件事情,她也是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妮妮对詹台祈的一来,终究是血缘情深,而自己,现在又是有了身孕。虽然她自尊心很强,但是现在,却是愿意低下了头,走到詹台祈的身边。

    她知道,詹台祈也许并不爱她,但是,她却是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是让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的庇护。

    夏冉冉想通了很多,便是想留住他。

    哪怕詹台祈不喜欢她,她也想继续呆在他的身边。

    夏冉冉不知道的是,詹台祈早就,对她生出了情愫。

    妮妮在夏冉冉的怀里睡着,詹台祈看着夏冉冉瘦弱的身板,很是心疼,便是主动接过了妮妮,在她耳边轻语。

    “快上去睡觉吧…妮妮我会照顾好的。”詹台祈揉了揉夏冉冉的发顶,然后温柔一笑,夏冉冉觉得自己认识詹台祈那么久,第一次,看他笑得这般好看。

    鬼使神差的,夏冉冉点了点头,便是朝着房间走去。

    詹台祈的别墅里很空间很多,他找了一间不错的房间,便是把妮妮抱了进去,然后交代常阿姨多照顾着些。夏冉冉这些天真的是心力交瘁了,他想让她好好休息。

    夏冉冉回来以后,澡都没洗,直接就是累的睡着了。

    詹台祈看着就这样睡在被子上的夏冉冉,脸上带着些许宠溺。

    “这样睡也不知道会感冒。唉…”他轻柔的抱起夏冉冉,把她的外衣都是脱了干净,留下贴身的衣物,掀起被子,这才是把她放了进去。

    他转身去浴室洗了个澡,出去了那么久,他还是喜欢冲一把干净舒爽一些。

    詹台祈擦着自己的头发,看着沉睡的夏冉冉,并不嫌弃她没有洗澡,便是直接掀起一个被角,然后钻了进去。

    夏冉冉在睡梦中,就觉得一阵温暖靠近,让她无比安心。她沉睡中,嘴角也是上扬了起来。

    既然夏冉冉和妮妮都是回了燕城,詹台祈也是开心的不得了。直接给妮妮办了入学手续,然后找了夏笙笙,把夏冉冉的户口,迁到了自家笨笨里面。

    “詹台祈,你这样,冉冉会生气的吧…我觉得,她的户口还是留在夏家比较好…”夏冉冉看着詹台祈拿着户口本,总是心里有些想法的,冉冉和詹台祈又不是什么名正言顺的关系,她也是爱护妹妹,在这里旁推侧击呢。

    詹台祈似乎猜到了夏笙笙会说的话,便是直接自信的勾唇一笑。

    “你看看,这是什么?!”詹台祈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了两本红本本,放在了夏笙笙的面前。

    夏笙笙直接就是愣住了,居然是结婚证!

    “詹台祈,这是让人和你去办的?”夏笙笙有些不可思议,以她对冉冉的了解,那么大的事情,要是真的是冉冉亲自做的决定,她肯定会和自己说的,但是她看了看结婚证上的日期,这都是过去一个多月了…冉冉根本就是没有跟她提起过啊。夏笙笙有些无奈,眼神古怪的看着詹台祈。

    她第一反应,就是詹台祈耍了小手段,也确确实实,被她猜对了。

    詹台祈只是神秘一笑,便是间接性的应允了夏笙笙的猜测。

    詹台祈看着两本红本本,心里说不出的开心,他其实,在上次,让夏冉冉签下卖身契的时候,最后一张,便是结婚协议书。

    不过那时候的夏冉冉心里很着急,根本就是没有多看其中的内容,就按照他的要求,一张张的纸上去签字了,这才让他有机可乘,其实,在一个多月前,冉冉就是他的妻子了。

    不过这丫头真是倔,都不肯跟他回来。

    夏冉冉看着结婚证,也是出神,冉冉对詹台祈的感情,她还是了解一些的。

    那时候结婚的时候,她还记得,冉冉眼里,依稀带着羡慕的眼神,况且,她能远走他乡,还坚持留下妮妮,想必,冉冉对詹台祈,是真心的吧…

    夏笙笙也是聪明人,也是猜得出其中纠葛。

    詹台祈以前的心思,自己一直都是知道的,一直到夏笙笙结婚,他才是彻底放下了心思,而那时候的夏冉冉,已经是好几个月的身孕了。

    夏笙笙想,冉冉那时候,应该是爱而不得吧…也许是被詹台祈伤害的太多了。

    她无声叹气,这才是把两本小本本还给了詹台祈。

    “詹台祈,户口本你拿去吧,用完还回来就行。不过,我作为冉冉的姐姐,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对她,别让她受委屈了。”夏笙笙说着,便是低头。冉冉是爸爸留给她的姐妹,作为姐姐,自然还是希望妹妹能够过的幸福的。

    “笙笙…你放心吧…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他这一句话,便是直接说出了心中所想表达的意思。

    詹台祈的性子也是执拗,若是不愿,他又怎么会妥协呢。

    夏笙笙突然心里恍然大悟,脸上便是欣慰。想必,詹台祈对冉冉,也并不是没有情的吧…

    姜冉儿追到燕城的时候,正好是恰逢半夜。

    她立马,马上!就像见到詹台祈,她想问问,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詹台祈突然要中断和姜家的一切生意往来。要知道,她爸爸为了两人能够更好的互动,直接把那些大案子,都是交代在了她的手上。

    现在说终止就终止了,她不仅是为了姜家的损失,也是为了她自己,她就想弄清楚一切!

    姜冉儿看着手机上发来的地址,这是她特地叫人查的,花了不少钱,不过看着地址这般具体,她也觉得这钱,花的很值。

    他心头不免有些紧张,要知道,她是第一次来詹台祈的地方…

    她打了个车,便是直接到了詹台祈的变数门口。

    詹台祈今晚有个商业晚餐,便是没有在家吃,留夏冉冉和孩子,还有常阿姨三个人在家。

    常阿姨很喜欢妮妮,特地给妮妮做了好几个爱吃的菜。

    “常奶奶,你做菜真好吃,还做那么多给我吃,妮妮好幸福啊…”妮妮的小嘴很甜,常阿姨更的听的眉开眼笑,她想着,夏小姐肚子里现在,还有一个詹台家今后的小姐或是少爷,心里的欢喜,更甚了。

    “常阿姨,其实你不用做那么多菜的,我和妮妮真的吃不完。”夏冉冉看着两个人面前的八个菜,真的头有点大。

    “常阿姨,要不你再坐下来吃一点,我跟妮妮两个人,哪里能吃那么多啊…”夏冉冉试探性的问,常阿姨却是连连摆手。

    她虽然对詹台祈和夏冉冉都是有感情的,但是常阿姨却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的,她不过是詹台家的一个仆人罢了,她是绝对不会做那种主仆不分的事情的。

    “夏小姐,我吃过了。还有这些菜啊,妮妮爱吃,孩子正在长身体呢,多吃点好。”常阿姨笑得眼睛都是眯成一条缝,看着妮妮,满满都是宠爱。

    夏冉冉也是知道,拗不过常阿姨,只能尽可能的和妮妮多吃一些。

    夏冉冉才是怀孕,胃口本来就是不好,所以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妮妮这个小身板的,也吃了些,便吃不下了。

    夏冉冉看着一桌子菜,觉得有些可惜。

    正在沉浸在思绪里,门铃却是响了。

    “谁啊…”常阿姨应着,立马就是朝着大门走去。

    姜冉儿听见宅院里传来女人的声音,本来是不开心的,但是看到开门的是已经五六十岁的常阿姨时,显然就是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詹台祈在家里,有别的女人呢…

    姜冉儿根本不自知,她摆错了自己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