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夏冉冉vs詹台祈(十二)
    “不讲了,准备开饭了。”夏冉冉也是有些心虚的,低着头,捣鼓着手里的饭菜。

    妮妮出来以后,詹台祈就是换了一张脸,立马就是笑嘻嘻的,把她抱在怀里,满满都是宠爱,夏冉冉看着这一大一小良好的互动,也就是继续低头,默不作声,吃饭。

    詹台祈吃完晚饭,就是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夏冉冉,夏冉冉被盯的有些发毛。

    “詹台祈你干嘛?一直盯着我…”夏冉冉的眼睛里,微微警惕。詹台祈看她这模样,这才是突然往床上一躺。

    “你就真的不打算和我解释解释今天下午的事情了?”夏冉冉就知道詹台祈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把这件事情给翻篇的,果然,现在就又开始兴师问罪了。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夏冉冉以为,詹台祈是想问她为什么和姜冉儿起争执的事情。

    “你看看你这点臭脾气,唉…我怎么当初会看上你。”詹台祈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更的换来了夏冉冉的白眼。

    “詹台祈,你这话是说错了吧…当初我可不想被你看上的,我是被奸人所害的!”夏冉冉反正是一点偶读不信他会对自己又其他的感情,既然他对自己没什么感情,她也不不必那么卑微,把自己的真心,都是暴露在他的眼前。

    岂料,詹台祈一听这话,瞬间就是炸了。

    “你被奸人所害又怎么样?夏冉冉,你是我的女人!”他突然强势起来,夏冉冉在跟他之前,和俞盛言的感情,他也是知道的,现在被夏冉冉提起,他瞬间还有些嫉妒的。

    “詹台祈你讲不讲道理,你和我凶什么?”詹台祈脾气的瞬间暴躁,也是吓到了夏冉冉,她咬着嘴唇,低吼。

    “我让你和我说说白天的事情,你就那么不愿意说!不愿意说就算了,还扯上什么奸人所害!怎么了?你现在还是想着当年,如果是没有那个老女人害你,你是不是还幻想着和俞盛言双宿双栖呢?”詹台祈心口酸溜溜的,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吃醋了…

    夏冉冉有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他。

    “詹台祈你莫名其妙!”她骂了一句,就想转身就走。詹台祈哪里会放过她?一个鲤鱼打挺,直接起身,拽住了夏冉冉。

    突如其来的拉力,让她惯性的往詹台祈的怀里跌去。詹台祈看着娇妻在怀,立马就是笑了。

    “哼,看看,你现在不还是对我死心塌地,心甘情愿的?”詹台祈这般撩妹的话,夏冉冉听着,立马就是红了脸。

    “詹台祈你别得寸进尺,刚刚明明是我没有站稳!”夏冉冉为了表现自己的心意。还特地推了他一把,想要分开两人的距离,却是不想,被詹台祈拉的更近了。

    “我没允许你走,你就敢走?夏冉冉,你胆子最近大了不少啊…我记得你以前可乖巧了。”詹台祈也有些无语,当年的夏冉冉,总是妥协,现在再次相遇,这是浑身生了刺一样啊。让她还有些不习惯了。

    “当时你威胁我,我只能妥协,我现在,可不怕你!”夏冉冉梗着脖子,很有道理。詹台祈却是突然间笑了。

    “谁说你不怕我。夏冉冉,你可别忘了,你可是还欠着我巨款呢,你还和我签了卖身契呢…”詹台祈这话一说,夏冉冉瞬间就是脸黑了。

    她没想到,詹台祈这般厚颜无耻啊!果然商人唯利是图,真的是把她算计的死死的。

    詹台祈看着夏冉冉的脸色变化,自知是说到了她的软肋,这才是再次开口。

    “你是我女人,想要花钱,我会供你和妮妮的,别处去打工了,会累的。”詹台祈收敛了脾气,瞬间温柔起来,夏冉冉满脸像见鬼了一样,这詹台祈发的什么疯?刚刚还是颐指气使得很,怎么那么快,就突然变了性子?

    詹台祈很不喜欢看夏冉冉这幅表情,他是真心实意的想对她好的,但是她看起来却一点都不信。

    “这张卡给你,是我的副卡,以后想要花钱,直接刷卡就好了…”现在对于詹台祈而言,夏冉冉就是妻子的存在了,给妻子花钱,理所当然,何况,她给自己孕育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呢,他喜欢的不得了。

    “谁要你的钱!”夏冉冉直接就是把卡扔在了詹台祈的脸上,眼眶还有些微红,她又想起了下午的事情,姜冉儿就是每次都是用钱来侮辱她的。

    詹台祈看到夏冉冉突然红了眼眶,有些不知所措,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夏冉冉这般生气委屈。

    “我给你花钱我乐意啊…”詹台祈有些蒙蔽的接着夏冉冉的话。夏冉冉却是立马炸毛。

    “我没有被你包养,我不要你的钱,我们只是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总有一天,我会把钱还清的。”夏冉冉这样一席话,总算是让詹台祈听出了门道。

    感情夏冉冉是自尊心受挫了啊…他抿嘴一笑。这丫头真的是笨笨的啊…他哪里是以包养的心态给她花钱的啊?他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女人看,才是这样的。

    但是,夏冉冉并不知道。

    夏冉冉纠结了一夜,最后是被詹台祈架着上床的。她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詹台祈看着她的背影,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他想,还要多久,才是打开这丫头的心呢?三年前,确实是他不好…

    一夜未眠,夏冉冉第二天就是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把詹台祈都是吓了一跳。

    “妈咪,你眼睛怎么了啊…怎么黑乎乎的。”妮妮童言童语,盯着夏冉冉眼眶下的乌青,直接就我问了出来。夏冉冉有一瞬间的窘迫,想来想去,还是拿着一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妈咪昨晚看恐怖电影了,所以做噩梦了…”夏冉冉笑得讪讪的,想着这么瞎的理由,小孩子应该是能骗过的。确实,骗是骗过了,但是妮妮却是个好奇的宝宝。

    “那妈咪,你噩梦里都是有些什么啊?”妮妮睁着双眼,天真的问着,夏冉冉瞬间嘴角都是抽搐了一下,小孩子问那么多,真的好吗?

    夏冉冉看了一眼詹台祈,瞬间就是有了想法,笑靥如花。

    “做梦啊…梦到一直其丑无比的大怪兽了。啧啧,凶残的不得了,就睡在我边上,吓得我是一夜没睡!”夏冉冉话里有话,现在詹台祈对她而言,就是凶残的大怪兽。

    妮妮显然被夏冉冉的话,惊讶到了,立马就是捂着嘴巴。

    “真的吗妈咪?那还真的好恐怖啊…大怪兽诶,我电视里看的那些大怪兽,真的都是很丑的,还吃小孩呢…妈咪,你真厉害,居然只是睡不着,要是换做妮妮做这样的噩梦,肯定要哭了。”詹台祈听着母女的对话,整张脸都是青色的。夏冉冉居然这般诽谤他…还要毁他形象!简直不能忍!

    妮妮吃饱了以后,就是回房间去拿她的小书包了,夏冉冉到厨房把吃完的早餐,都给收拾收拾,然后准备放水洗碗。

    詹台祈了无声息的进了厨房,还是小心的关上了厨房的门。

    厨房门的玻璃磨砂的,推动式的,关起的时候,是有声音的,夏冉冉本能的回头,就是看到了一张说不出感觉的脸…是詹台祈的。

    “早上看你诽谤我诽谤的很开心?”詹台祈一把就把夏冉冉捞进了怀里,夏冉冉戴着洗碗的橡胶手套,本能的就想去推詹台祈。

    詹台祈直接从后面,抓住了夏冉冉的双手,然后满脸嫌弃的把她的手套扒开仍在了地上,这才是愿意夏冉冉的触碰。

    “你干嘛?”夏冉冉低声质问,她不敢动静太大,把妮妮叫过来看到什么就不好了。

    “我干嘛?不是很显然吗?抱你啊…还是说,你嫌弃我太恐怖,长得太丑,还不给我抱了?”詹台祈有些置气的成分在,夏冉冉听着有些头痛。她当时就是有些恶趣味的随口一说啊,詹台祈怎么那么记仇。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对号入座?我都说了,是做梦的情况下看到的…”夏冉冉反驳,却是看到詹台祈邪肆的勾起了唇角。

    “哦?做噩梦?那是因为什么情况,才会做噩梦呢?”詹台祈现在在挖坑,坐等夏冉冉跳。

    “就是,就是…就是想法太多了,有了心事,积郁成疾!对,就是这样。”夏冉冉乱七八糟说了一堆以后,还要觉得自己说的对极了的点了点头,看的詹台祈的笑意,更加明显了。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昨天,我难得休了一天假,没有让你累着,所以,你想多了吧…”詹台祈的话很明显的意思,夏冉冉瞬间,就是瞪着双眼,满脸通红。

    “詹台祈你要不要脸,瞎说什么!”夏冉冉在挣扎,詹台祈的双臂,却是越发的收紧,直接把夏冉冉圈在怀里。

    夏冉冉大概只有一米六的样子,但是詹台祈却又一米八几,把夏冉冉圈在怀里,就像抱着一个软绵绵的洋娃娃的一样,让他爱不释手。

    “詹台祈,你松开…”夏冉冉双眼不断的瞟着厨房门口。她刚刚听到妮妮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了,她想,妮妮应该是收拾好了出来了,要是一会儿进厨房,撞见她和詹台祈…

    这…到时候还真的有点不好解释啊。

    詹台祈一眼就看出了夏冉冉的小心思,他是绝对不会让她如意的。夏冉冉越发挣扎,他力气越大,禁锢的更厉害。

    “詹台祈你干嘛啊!”夏冉冉现在欲哭无泪了,詹台祈怎么就像个牛皮糖一样啊,甩都甩不掉,真是讨厌啊!这样的人设,怎么完完全全和三年前的他,都是不一样了?

    夏冉冉不知道,人设的改变,只因为他对她的感情,从无到有了…再后来,由浅入深了…

    “我就不放,你能拿我怎么样?”詹台祈说话带着点小无赖,夏冉冉更是拿他没有一点办法了。

    “詹台祈,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夏冉冉现在,不妥协也没办法了。她只能哭丧着脸,问出了声。

    “说,是不是因为我昨晚,没有”宠爱“你,所以忧虑的很,又不好意思叫我,这才是失眠的!?”詹台祈那张笑嘻嘻的脸,夏冉冉看着,恨不得就是一拳头上去,但是她忍了又忍,最后深呼吸无数口气。

    “快点回答哦,妮妮已经走过来呢…”詹台祈坏的很,他早就是听到妮妮走过来的脚步声,如今更是借机威胁。

    夏冉冉的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的奔腾而过,她思考再三,还是自己在女儿面前的形象更重要,她这才是闭着双眼,咬牙切齿,说出了詹台祈想要的答案。

    “是…我昨晚失眠就是这样的原因了!”她恶狠狠的瞪着詹台祈,恨不得现在就一口咬死他!

    詹台祈如愿听到了自己恶趣味想要的答案,却是仍然不想放过夏冉冉。

    “那…你昨晚是不是没有我的疼爱,空虚寂寞冷的很?”他这般恶趣味,夏冉冉都快吐了,恨不得直接吐她一身。

    夏冉冉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根本来不及反应了。

    “是,我空虚寂寞冷了!”她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这样的败了啊!还是被詹台祈这个变态,给败坏掉的!

    “嗯,我知道了,今晚绝对让满足我的小宝贝的,不会让你失望。”詹台祈这才是松开了夏冉冉,摸着自己的下巴,笑得流里流气的。夏冉冉好想“呸”他一口,却是没有胆子。

    “唉…我也是辛苦的很啊,白天要出去赚钱,晚上还要伺候我家小宝贝,昨天好不容易休息一天,看,我的小宝贝就是失眠了。啧啧啧,为了我家小宝贝的稳固睡眠,我也是操碎了心啊…”夏冉冉听着他这般口吻,简直就是恨不得拿起大刀,就是朝他砍个百八十刀的。

    这人要脸树要皮的,但凡啊,人一个不要脸的时候,就是天下无敌了,而眼前的詹台祈,就是最好的代言!

    妮妮打开磨砂门,探进了小脑袋,果然看到了自家妈咪和詹台叔叔。

    “妈咪,詹台叔叔,你们怎么在这里啊…妮妮以为你们出去了,把妮妮忘在家里了。”妮妮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她刚刚出来的时候。在没有看到夏冉冉和詹台祈的情况下,并没有叫喊,而是心里微微颤抖的,看着家里的每个房间。

    她从小就缺乏安全感,夏冉冉为了养活她,很努力的工作,每天也很累,但是夏冉冉终究是还有一个孩子拖着的,是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的。

    妮妮很清楚这点,所以在她懂事以后,她就很乖很乖。她知道,是因为她,妈咪才会那么累的…她看过很多电视里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不要他们了,觉得他们是累赘。

    妮妮知道自己现在还小,什么都不会,所以她心里很没有安全感,很怕穷困潦倒的夏冉冉,有一天,也和电视里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一样,不要她了。

    所以妮妮小心翼翼的看着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就怕真的真不到夏冉冉和詹台祈了。

    她从小就没有爸爸,和夏冉冉相依为命,知道夏冉冉就是她的全部,现在有了詹台祈这么好,就像爸爸一样,她也很依赖,很怕自己现在拥有的爱,突然有一天,就是没有了…

    妮妮是从夏冉冉的肚子里出来的,所谓母子连心,她一眼,就是看到了妮妮眼里的情绪。她有些愧疚,也对詹台祈更加是嫌弃,一个白眼翻过去,立马就是蹲在了妮妮的面前。

    “妮妮别瞎想,妈咪怎么会忘了你呢,妮妮是妈咪的宝贝啊…妈咪走到哪里,都是会带着我们妮妮的。”夏冉冉一席话,也让本来有些莫名其妙的詹台祈,听懂了意思。

    他心中不禁更加的疼痛,没想到,妮妮心里的不安,那么强烈,他不禁反问自己,是因为,他这些年的缺席吗?不由得,这般想着,心里更加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