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夏冉冉vs詹台祈(九)
    “呵呵,姜总,并不是我对令千金不满,而是,我已经心有所属。”不同于姜冉儿所期待的那般,詹台祈在酒桌上,直接就是拒绝了姜冉儿父亲的提议。

    刚刚姜冉儿父亲提起的时候,詹台祈也是一瞬间的愣神,他脑海里最先出现的,却是夏冉冉那张楚楚可怜的脸。

    姜冉儿的父亲显然没有想到詹台祈拒绝的竟然是这般的干脆决绝,他双眼瞪的大大的,却是立马站了起来。

    “詹台总,您不考虑考虑?我女儿,可是美国出了名的名媛啊!你和她结婚,我们两大家族,更是会有更多的利益的。”

    “而且,你要知道,冉儿是我的小女儿,我姜家,就只有两个女儿的,说得直白一些,我日后的这些姜家的财产,可都是留给这两个女儿的!”姜冉儿的父亲,眼睛死死地盯着詹台祈。

    他对詹台祈很是欣赏的,想着自己女儿嫁给这样的男人,肯定也是一辈子都是幸福美满的。

    “呵,不好意思姜总,虽然我对财富很是执迷,但是,我不愿意拿我妻子的位置,来交换这笔财富。我不想让她受委屈…而且,我是男人,这些钱,我会挣。”詹台祈说得掷地有声,就连一心想给自己女儿找如意郎君的姜父,现在也是被他的豪言壮语感慨到了。

    他仍然不死心,觉得这终究是那么大的诱惑啊!他还想再引诱一下詹台祈。

    “詹台总,你真的不考虑了?我对这个小女儿,其实是更加偏爱的…”他的话都说到这样…

    詹台祈却是淡淡一笑,依然不动于衷,他起身,便是直接拿着外套,出去了。

    **

    “夏小姐,我也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但是你要知道,你根本不能给他带来什么利益的。”

    “你于他而言,可能只是一个废物罢了。”姜冉儿笑得自信,随手,已经从包里拿出了支票,签了起来。

    “两百万美金,也算是够意思了。你拿着这钱回国,日后也算是衣食无忧了吧…怎么样,这交易,做不做?”姜冉儿扬了扬手里的支票。夏冉冉看着,却是说不出的侮辱。

    她死死咬着嘴唇,却是一把抢过了姜冉儿手上的支票。

    姜冉儿的脸上,瞬间就是洋溢出了笑脸,她就知道,像夏冉冉这样的女人,肯定是见钱眼开的!

    却是不想,姜冉儿这才是高兴了没有几秒钟,夏冉冉却是当着她的面,直接把支票,撕了个粉碎。

    姜冉儿看着她毫不停顿的动作,瞬间也是惊呆了,但是很快,便是立马露出讽刺的笑容。

    “呵,看来夏小姐还真的是胃口很大啊,怎么,看不上我的两百万美金?那你,想要多少,是翻一倍,还是多少?呵呵…果然,低贱的人!”她语气很沉,侮辱着夏冉冉,夏冉冉只觉得心头很酸,却是一言不发。看着姜冉儿。

    姜冉儿被她这样的目光,盯得心头烦躁,直接大笔一挥。一张支票摔在她的脸上。

    “五百万美金够了吧?夏冉冉我告诉你,这笔钱,已经是你这辈子打破脑袋都挣不到的了!你给我见好就收!别在这里继续做贱人!”姜冉儿嘴里骂着,夏冉冉却是突然看着她,笑了。

    姜冉儿这种女人,却是真的只剩下钱能打发自己的了吧…她太突然觉得,姜冉儿有些可笑,还有些可悲。

    “你,你笑什么!”姜冉儿看着夏冉冉这样讽刺的笑容,心里更是憋得慌。想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却是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这般嗤笑,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姜小姐,我走不走,离不离开詹台先生,都是他安排我。其他人,没有资格决定我的去留!”夏冉冉觉得自己第一次说话那么硬气,心里也是说不出的爽快。

    姜冉儿显然被气的七窍生烟,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她知道自己再留在这里,就是自取其辱了,笑笑一个夏冉冉都能这般对她,她现在觉得自己没面子极了!

    她起身,高跟鞋瞬间发出“哒哒哒”地声响,在客厅里听着,却是异常的刺耳。

    “哼!夏冉冉,我总是有办法让你知难而退的!詹台祈注定是我的未婚夫!”她走之前,就是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夏冉冉只是一个冷笑,便是直接,关上了门。

    詹台祈到家的时候,夏冉冉刚吃好饭。夏冉冉看到詹台祈,也是突然间心惊,他不是去参加饭宴了吗?不过很快,夏冉冉就是想起了那场宴会,是詹台祈和姜家3商量婚事的宴会,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本来还算可以的脸色,瞬间就是铁青了。

    詹台祈想不到,刚一回来,就看到夏冉冉这样的臭脸对着自己,他有点无辜啊。

    夏冉冉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仿佛有些置气一般。她虽然知道詹台祈可能这辈子都是不属于自己的,但是想到他和别的女人的父亲商量婚姻大事,她心里就憋得慌。

    “你怎么了?”詹台祈自然也是发现了夏冉冉的异常,这才是多嘴问了一句。

    夏冉冉不回答,只是低着头,自顾自地生气,她想了想,和詹台祈又没有什么名正言顺的关系,她要是质问他些什么,真的就是显得自己低微又胡闹了。

    “没怎么。”她恨恨地拿着抹布搓着碗。昨天划破手的伤口,本来经过一夜的恢复,都是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在夏冉冉用力过猛的情况下,瞬间就是裂开了。

    “嘶,痛!”夏冉冉没有想到,这疼痛来的那么突然,她刚刚不就是稍微用了点力气吗?怎么这伤口那么娇气啊,这一下子,就是裂了,洗洁精进入伤口,更加的刺痛了,夏冉冉痛的眼泪都快飚出来了。

    詹台祈听到夏冉冉的嘤咛,立马就是担心的凑了过来,却是没有想到,夏冉冉一脸嫌弃的推开了她,她现在心里,是真的不舒服。

    “我没事,你别过来了,我还要洗碗。”她倔强的模样,更是让詹台祈觉得疼惜。再加上她有些傲娇的面容,更是让人哭笑不得。

    “你怎么了?火气怎么那么大…”詹台祈就是这样随口一问,却是实实在在地,踩了夏冉冉的地雷。

    “我没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火气大了,你出去,别在这里讨人厌。”她说话像机关枪一样快,詹台祈被她一边说一边推着,也弄得有些懵逼。

    真的是不知道夏冉冉怎么了,这性情大变,也太突然了吧…而且,詹台祈想哄,都是没地方哄。

    夏冉冉下午去接妮妮的时候,詹台祈本来也想跟着的,却是被夏冉冉莫名其妙的冷嘲热讽,给气走了。

    她是这样说的:

    “哪能劳驾您詹台大总裁啊…我家妮妮不过是个普通女人生的小女孩而已。”

    “哼…詹台家肯定对你的的婚姻大事很催促吧…对子嗣也是很着急吧。妮妮只是个丫头,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还是贫苦出生,我们母女相依为命就好…”夏冉冉这般酸酸的语气,在詹台祈听来,却是说不出的刺耳,他是不知道夏冉冉到底怎么了,以往的夏冉冉,一向都是很温柔善良的,今天像吃了火药一样…

    詹台祈气的直接掉头就走,夏冉冉看着那离开的背影,心里又是说不出的落寞。一个人默默走到公交站台瞪了十几分钟,这才是上了车。

    夏冉冉今晚没有回来,詹台祈都快急疯了。

    他到处找夏冉冉可能去的地方,根本没有想到,这对母女,现在却是在小小的出租房里,有说有笑。

    “妈咪,你为什么今天又给妮妮买大鸡腿吃啊,妮妮好爱你哦。”妮妮说着,就是直接搂上了夏冉冉的脖子。小女孩很乖巧,也很懂事,她看到夏冉冉带着她回到以前住的小房子,并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问为什么不气詹台祈叔叔家里,就这样很乖的,夸着自己母亲的厨艺。

    “因为我们妮妮太瘦了啊,妈咪想把你喂的胖一点。”夏冉冉看着女孩小小的身子,脸上都怜惜。

    “妈咪,妮妮过得很好,有妈咪在,妮妮就很开心了,妮妮永远做妈咪的小棉袄,以后大了,就坐大棉袄,全部盖在妈咪的身上,让妈咪身上暖暖的…”妮妮说着,就是在夏冉冉的脸颊上亲上了两大口。

    夏冉冉根本不嫌弃自家女儿的口水,反而非常欢喜。

    “一会儿和妈咪一起洗个澡,咱们就睡觉。妮妮又可以抱着小熊熊了,开心吗?”夏冉冉眯着眼睛,问着妮妮,妮妮也是喜笑颜开。

    小熊熊是夏冉冉给妮妮在两周岁生日的时候买的了,陪着妮妮已经半年多了。夏冉冉有时候晚上趁着妮妮睡着了,会到家附近的街道上卖小吃赚一些外快,而一般这个时候,妮妮就会抱着小熊熊入睡。

    小熊熊可以说,是妮妮的朋友和依赖。

    前两天去詹台家的时候,夏冉冉看着简陋的小熊熊,和詹台祈以往的精致总归是不一样的,这才是劝说女儿没有带上,其实,这些天,妮妮是很想念小熊熊的。

    “好诶好诶,妈咪快点给我洗澡澡,我洗了就要和小熊熊睡觉觉了。等周末有空了,妮妮要把小熊熊也洗洗干净。”妮妮笑起来眉眼弯弯,好不可爱,夏冉冉看着这般乖巧的女儿,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

    夏冉冉和妮妮在沉睡中,隐约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嗯…声音还有点大,如果再夸张些说,这动静,和砸门有的一拼了…

    妮妮揉了揉眼睛,这才是推了推还在睡的夏冉冉。

    “妈咪,外面好像有人在敲门。”妮妮在黑暗中坐起了身子,眼神有些朦胧。

    夏冉冉睁开一只眼,用脚趾头都是猜到了是谁了,然而夏冉冉现在,根本就是没有打算去开门。

    “妮妮,睡觉,外面的是敲隔壁的门呢,和我们没关系。”夏冉冉搂住妮妮,翻了个身,继续睡。

    妮妮有些懵懂的点了点头,这才是继续躺下睡着。

    詹台祈在门口,简直快气炸了,这个死女人怎么还不开门?他已经很控制了,很怕吵醒妮妮,这才是忍住了怒火,极可能轻声地在敲门了。

    却是不想,这个夏冉冉,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都追到家门口了,她还不肯开门。

    詹台祈从下午五点,就开始找夏冉冉,一直找到现在的十一点。他差点把这座城市都是给翻过来,他差点以为,夏冉冉带着妮妮,又跑了,直到刚刚,小王给他打了个电话,说夏冉冉带着孩子,现在就在之前住的那个出租屋里呢。

    詹台祈喜出望外,直接就是马不停蹄地赶来,却是被拒之门外,怪郁闷的。

    夏冉冉其实翻了个身以后,就睡不着了,她璀璨的眼睛,怔怔地盯着墙壁出神。想到下午詹台祈对自己的那般模样,她就心里苦涩。

    妮妮被吵得实在是睡不着了,这才是看了自家妈咪一眼,才是蹑手蹑脚的起身了。

    夏冉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就是没有发现妮妮已经都走到大厅了。

    妮妮搬过一个小板凳,透着猫眼,看了一眼门外的人,当看到是詹台祈的时候,便是喜出望外。

    她今天本来是被夏冉冉接了以后,就直接回家了。妮妮其实心里很疑惑,为什么没有去詹台叔叔的家里,而是突然间来到她们以前住的房子。

    妮妮突然想到一个词语,是她看到学前班的老师,和另外一个大哥哥说的。

    老师那天很生气,在学校门口,就是对着那个大哥哥说了:“分手”,后来妮妮跑到老师那里问,“分手”是什么意思,老师说,就是大家都很生气,很讨厌彼此,以后再也不理对方了的意思。妮妮似懂非懂。

    她想着今天妈咪的脸色,又和詹台叔叔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去詹台叔叔家里。她想,妈咪可能是和詹台叔叔分手了吧…所以才带着她回到以前的家里的吧…

    妮妮其实心里很难过的,她很喜欢詹台叔叔的,可是妈咪和詹台叔叔“分手”了,她却是不敢再提了,却是没想到,詹台叔叔现在,居然找到她们家来了诶…

    妮妮很快就是打开了大门的保险。

    保险又三层,都是夏冉冉特地弄的,毕竟母女两个人,怎么的也是弱势群体,总得多注意自身的安全的。

    妮妮一层又一层地打开各种保险,这才是把门彻底打开了。

    “詹台叔叔,你来了啊。妮妮想你了。”妮妮很是亲昵,直接就是张开双臂,意思想要詹台祈抱抱。

    学校里的老师都夸妮妮很乖巧懂事的,很喜欢她。她想,自己表现的更乖巧一点,更懂事一点,詹台叔叔和妈咪,肯定就不会“分手”了吧…

    老师说,她很讨人喜欢的…她想,让詹台叔叔喜欢她,肯定也会喜欢妈咪的。

    小孩子的思想永远那么简单,对妮妮而言,詹台祈是个好人,她希望自己的妈咪和她的詹台叔叔在一起。

    “妮妮真的想我了?可是你都和你妈咪一样,是个小白眼狼,躲在这里,不肯回家。”他虽然这样说着,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宠溺,直接在妮妮的脸上,亲了一口。

    真好,自己的女人和女儿,他觉得,要是现在怀里再抱一个夏冉冉,肯定人生就美满了。

    夏冉冉有些后知后觉,直到房间里的灯被全打开了,这才是看着门的方向。却是看到了詹台祈。

    “你,你怎么进来的?”夏冉冉大惊失色,却是在下一秒,看到了在詹台祈怀里的妮妮,瞬间就明白了。肯定是这个小丫头开的门…

    “我怎么不能进来了,嗯?”詹台祈这一身“嗯?”让夏冉冉鸡皮疙瘩直起,太邪魅了…却异常的勾人。夏冉冉觉得,她有些没出息地被他勾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