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夏冉冉vs詹台祈(八)
    夏冉冉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床上,她还在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在床上的时候,却是看到了詹台祈抱着妮妮就进来了。

    “睡醒了?”他看了一眼夏冉冉,夏冉冉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居然刚刚看着妮妮玩玩具就能睡着,简直是可以的…

    夏冉冉微微点头。

    “起来吧,吃饭了。”詹台祈语出惊人,夏冉冉直接就是愣住了。

    吃饭?吃什么?这是她第一个反应,她刚刚醒过来的时候,也是看了手机上的时间的,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这个点他们做饭,真的是有点羞愧的…

    “那,那你等一会吧…我现在就去做。”夏冉冉匆忙地套起鞋子,说着就要跑出厨房,却是看到了妮妮捂着嘴巴偷笑的模样。

    “妈咪,你好傻哦,詹台叔叔已经把饭做好了,这才是叫你起来吃饭的…”妮妮看着夏冉冉,眼睛里亮晶晶的。

    显然让满脸的不可置信,詹台祈做饭了?

    要知道,詹台祈从出生起,就是含着金汤勺的,他这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会做饭?她有些怀疑的眼神看着詹台祈。

    詹台祈被她这样的眼神看得,也有些不爽。

    “看什么?不信我会做饭?”詹台祈的话音刚落,夏冉冉就在心里默默地点了点头,她是不敢直接说出来她不信的,只能在心里默认了。

    詹台祈看着她一言不发的样子,也是猜到了夏冉冉的小心思。

    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难道他看起来就是那么废物的吗?

    “唉…快点起来吧。就等你醒来一起吃的。”詹台祈不想多说什么了。这才是抱着妮妮,又是出去了。

    夏冉冉跑到卫生间里,拿冷水拍了拍脸,这才是清醒了一些。

    她出房门的时候,果然看到了桌子上的三菜一汤,她的眼睛简直瞪得比铜铃都大了。

    她本来还以为,詹台祈是说着玩的呢,没想到,这一桌子的色香味俱全,还真是他做的?

    “妈咪,快来,有你最喜欢的小鸡炖蘑菇。”这是夏冉冉最喜欢的一道菜了,当年在夏家的时候,陶明丽很喜欢炖这个给夏婉婉喝的。

    陶明丽一直都是个恶毒的女人,那时候只会对亲生的夏婉婉掏心掏肺。夏笙笙回来的时候,陶明丽为了讨好,也会端个一碗给她吃的,而那时候的夏冉冉,在夏家根本没有什么身份地位的,她每次都只能眼馋那一锅子的小鸡炖蘑菇,然后却吃不到。

    她没想到今天,詹台祈居然给她弄了那么大一锅。

    “看什么?愣住了?是不是被我感动坏了?快点坐下来吃吧…”詹台祈前面说的时候,还是笑着的,但是说到后面,他脸色就有些不好了。

    他以前是根本没有关心过夏冉冉的,直到后来,他对她产生了感情,才是仔细看过夏冉冉的资料的。想了解她的各种喜欢的,不喜欢的。

    资料里也清楚地写着夏冉冉的童年,这个可怜的女人,居然最喜欢的,不是什么山珍海味,而是就是这么一道家常小菜。

    “别瞎说。”夏冉冉被詹台祈说中心里的敢动,有些不好意思的反驳,詹台祈倒也不拆她的台,就随她这般说着。

    “嗤,就当我瞎说咯。快过来洗手吃饭。”詹台祈说话间,已经抱着妮妮,在洗手了。

    夏冉冉站在水池边,有些为难,她的手上现在还有伤口啊,不太方便碰水的,碰了水很容易发炎的。

    詹台祈一开始是没有想到夏冉冉的情况的,只是看着她愣愣地站在那里,觉得有些奇怪,当她看着她有些踌躇的手时,这才是恍然大悟。

    “忘了你伤口不能碰水了。”他的语气带着些许歉意,抱着妮妮已经坐在了餐桌上。

    “帮你的饭都盛好了,过来吃饭了。”他带着温柔,夏冉冉看着自己的双手,要了严嘴唇,还是有些纠结。

    詹台祈看出了她心里的纠结,便是起身,直接就是按住夏冉冉的肩膀,把她钳制到了餐桌旁,让后拉开凳子,直接按着她,坐了下去。

    “都说不要吸收了,还那么纠结…”我又不嫌弃你。詹台祈想说,却是没有说出口。

    吃了晚饭过后的脏碗,还是詹台祈洗的,詹台祈觉得自己,在夏冉冉面前,简直就是好男人的楷模啊…

    第二日一大早,詹台祈有一个重要的商业午宴,早早地便是出了门。

    夏冉冉把妮妮送回了幼儿园,便是买了些菜,回去了。却是到门口,看到了一位不速之客,她有些愣住。

    “怎么,夏小姐,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好歹,这可能是我以后和我们未婚夫的家呢…”姜冉儿笑颜如花,瞬间她买的那些蔬果,便是都掉落在了地上。发出“蹬蹬”地声响。

    “呵呵,夏小姐怎么了?听到了我的话,太惊讶了?”姜冉儿佯装无辜,把头发捞到了耳后,笑得更加温婉了,但是在夏冉冉看来,她这样的笑容,却是想要把她吞噬一般。

    夏冉冉有些颤抖的打开了房子的大门,却是在打开一半的时候,又是听到了姜冉儿蹦出来的话。

    “夏小姐开门真的是慢啊…唉,其实我也是有钥匙的,不过想想,毕竟和詹台还没有确认关系,这样冒冒失失的进去,总归是不太好。”姜冉儿面上笑着,而眼里,却是带着阴毒的。

    她昨天在被詹台祈拒绝了以后,便是回家哭了一夜。她想着,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好呢?

    她这般优秀,这般聪明,还有美貌和家庭背景,为什么詹台祈就不多看她一眼呢。

    姜冉儿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哭,到后来,却是从詹台祈的一举一动里,发现出了些许端倪。

    她越想,越是心惊,当即就是想到了詹台祈对夏冉冉的态度很不一样。她又派了私家侦探查了夏冉冉的资料,当她看到夏冉冉的名字的时候,却是一切赌明了了。

    姜冉儿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她没有想到,詹台祈居然对这样一个女人,报又好感,她不过是个佣人罢了。

    她想,詹台祈这样的男人,终究是属于自己的,她要挤走夏冉冉!这便是有了今天的上门。

    “夏小姐,其实,我就开门见山了…”姜冉儿自顾自地坐在了沙发上,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她趾高气昂,便是淡淡地瞟了夏冉冉一眼。

    “你也知道,詹台先生的身家是什么样的,他是詹台家的独子,现在继承詹台家,虽然现在单身,但是今后肯定是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结婚的。”姜冉儿讲到这般,夏冉冉就算是再愚笨,也是懂了她的意思了。

    她知道,姜冉儿想要让她快点离开詹台祈。

    夏冉冉咬着嘴唇,她心里却是丝毫不动,虽然她知道詹台祈的背景,但是,妮妮是他的孩子,妮妮喜欢他,她虽然从来没有想过能名正言顺的嫁入詹台家,但是她的爱情,似乎是卑微的。

    她仅仅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在父亲的身边,而她,能默默地看着他,也许就是满意了。

    姜冉儿看夏冉冉并没有表态,立马就是上了火气。

    “夏冉冉,你懂我的意思吗?”她的语气冷了下来,夏冉冉更是委屈地低着头。

    她很自卑,从小就自卑,在这般高贵的千金大小姐面前,她却是觉得自己真的是如同尘埃,有些抬不起头。

    姜冉儿看着她的模样,不过是冷哼。

    “说白了吧,夏冉冉,你也知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什么道理吧?你不配呆在詹台祈的身边的。”

    “你知道吗?我爸爸,现在可能在酒桌上,在和詹台总提联姻的事情了吧…”姜冉儿笑得满面春风,是的,现在的詹台祈,真是被姜冉儿的父亲宴请着,而她父亲的目的,自然也是为他的女儿,谋得和詹台祈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