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夏冉冉vs詹台祈(七)
    夏冉冉看着眼前这个帮她小心翼翼包扎的男人,忍不住心头荡漾。

    詹台祈的眼睛淡蓝色的,总是透着些许的忧郁,很好看。现在的他,低着头,极为仔细地帮她一圈圈地包着纱布。

    “疼吗?”这是呆愣中的夏冉冉,突然间听到的一句话。

    “还,还好…不疼。”其实,她很疼,可是并不愿意说出来让他担心。

    “小骗子。”詹台祈无奈地摇头,夏冉冉的眉头都是快皱到一起了,怎么可能不疼呢?

    “妈咪…”睡醒的妮妮从卧房里出来,就是看到了詹台祈和夏冉冉亲昵的模样,小小的脸上,那双大眼睛里,带着好奇的色彩,不知道她的妈咪和詹台叔叔正在干嘛呀?

    夏冉冉看到自己的女儿盯着自己,这才是不好意思地直接推开了詹台祈。

    “妮妮醒了啊,饿了吧…”夏冉冉的脸上,还有些潮红,她立马就是起身,去厨房里端出她特地给妮妮留下的一份饭菜,端在了她的面前。

    “哇!妈咪,有妮妮最喜欢吃的大鸡腿诶。”妮妮的淡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惊喜,她和夏冉冉相依为命,很多时候,夏冉冉发了工资,才会多给妮妮加点肉食的。

    妮妮从小,就跟着她吃了不少苦。

    这次的菜,是詹台祈冰箱里就有的,也算是她和妮妮白吃白喝他的了。夏冉冉知道妮妮喜欢吃鸡腿,特地留了两个。

    小家伙立马就是用手抓着鸡腿,很是开心地啃了起来。

    这般稚气的模样,却是在詹台祈的眼里,看着心疼。

    妮妮虽然长得很可爱,也很漂亮,但是却是很瘦,夏冉冉也很瘦,身上没有多少肉,但是看妮妮这幅吃相,詹台祈就知道,不是夏冉冉和妮妮平时吃得少,是这对母女根本平时就是没有很好的条件吃一些好吃的。这才是让妮妮看到了喜欢的鸡腿,这般的激动。

    “好吃吗?”詹台祈是有洁癖的,夏冉冉一直知道,可是现在的詹台祈,却是直接把双手和嘴上都是脏兮兮的妮妮,抱在了自己的怀里。还轻声地问着孩子。

    夏冉冉心里有些颤抖,眼眶也有些红,这毕竟是他的孩子,她想,父女血缘,他会对她好的,就像是现在这般,把妮妮疼爱的抱在怀里。

    “詹台叔叔,你家里的大鸡腿真好吃…不过,妈咪教我了,不吃嗟来之食,詹台叔叔,妮妮好久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大鸡腿了,今天吃了你两个,等妮妮长大了,会赚钱了,妮妮一定会还给你的。妮妮不会白吃的…”她童言无忌,詹台祈心里听着,却是更加不是滋味。

    他从小锦衣玉食,而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却是过得这般凄苦,他心里,满满的愧疚。

    “不用我们妮妮还,这都是我应该给妮妮的,以后妮妮喜欢什么,我都会满足你的…”因为,我欠你的啊。詹台祈在心里默默地说着,看着妮妮的眼神,越发地温柔了。

    夏冉冉就看着这一大一小,微微地笑了。这笑容,似乎带着欣慰,和多年来的期盼。

    詹台祈很宠爱妮妮,甚至到他吃饭的时候,都是抱在手里喂着她吃的,妮妮也是乖巧,一口接一口的吃饭,时不时还要夸詹台祈真的是个“好叔叔”。

    夏冉冉却是在心里笑得有些无语,傻孩子,那可是你亲爹啊…

    妮妮吃完饭的时候,夏冉冉收拾完,这才是打算去厨房洗碗了,却是不想,刚带上手套,詹台祈就蹿了进来。

    “怎么受伤了还洗碗。会很疼的…”他皱着眉头,眼里是遮掩不住的关心,夏冉冉心头一震,却是低头轻声说道。

    “没事的,习惯了。”是啊,那么多年,确实习惯了,以前给别人打工,总是便免不了受伤的,但是为了赚钱,她受伤了,也只能忍住眼泪继续干活。

    这么多年的困苦,早就让她更加的坚韧了。

    “傻不傻,快走开,别洗了。”詹台祈的话中带着不容置喙,夏冉冉只是有些无语的看着她。

    她不洗的话,这碗放在水池里会很脏的,何况詹台祈也是那么爱干净的一个男人。

    “真的没事的,我带了手套的,手也没事的。”夏冉冉说着,就是想把手伸进水里,却是被詹台祈一把抓住双手。

    “说了不洗就是不洗,你怎么那么不听话,现在我可是你的雇主,你卖身契的主人,你得乖乖听话。”他脸色有些阴沉,吓得夏冉冉只能缩着脖子,一言不发。

    “可是…可是不洗碗,水池里很脏的。”她还是想试图去说服詹台祈,谁知道这厮却是突然一把把她扛在肩膀上,直接扔在了房间的床上。

    妮妮现在在玩具间里一个人晚熟,也根本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的这些小“互动”。

    “老实点!不老实现在就把你办了!”詹台祈的嘴角上挂着坏笑。夏冉冉听了他的话,瞬间就是大惊失色,她本能地往床上退了退,就怕詹台祈会有什么动作。要知道,妮妮现在可是在家呢…

    “你…你别!”夏冉冉说话都是紧张地断断续续的,虽然詹台祈已经差不多三十五岁了,但是他那身子,壮得跟牛一样,要是他真的以什么动作,夏冉冉根本就是反抗不了。

    “嗤。你早点怎么不知道害怕的,现在才老实?!”詹台祈看着夏冉冉这个模样,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夏冉冉这幅被欺负了的小兔子模样,简直就是可爱极了,他真的是恨不得立马就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不过詹台祈还是很考虑妮妮的,这才是心里想着:先放过这个死丫头,晚上再让她补回来。

    夏冉冉像个鸵鸟一样,就这样在床上装死不动了,詹台祈这才是看了她一眼,离开了房间。

    他确实是洁癖,看着水池里的积碗,心里也不舒服。

    他撸起袖子,直接打开了水龙头,养尊处优的詹台大少爷,这辈子都是没有干过这样的活,却是现在,心甘情愿帮一个女人处理这些琐事了。

    他很认真,虽然第一次挤了太多洗洁精,导致这个碗怎么洗都是洗不干净,但是在房门口的夏冉冉看来,却是莫名的让她感动。

    不过六七个碗,詹台祈洗了半个小时的碗了,夏冉冉就在门口,看了他半个小时。

    詹台祈解下围裙,有些腰酸背痛,看来女人们在家里做的事情,也并不是那么轻松的啊。

    她一回头,就看到了夏冉冉。

    “怎么?刚刚不是还躲在被子里不舍得出来吗?”他调笑着,夏冉冉只是觉得詹台祈刚刚树立的良好形象,也是瞬间的崩塌。

    她跺了跺脚,朝他过去就是一个白眼,有些傲娇地,转身就是进了妮妮的玩具房。

    妮妮的玩具房里真的是什么玩具都有,整整堆满了一个房间,夏冉冉看着房间里这般用心的设计,也是忍不住笑了。看到詹台祈,真的是喜欢妮妮的。

    妮妮在玩具里欢乐的无法自拔,根本就是不知道夏冉冉进来了。

    夏冉冉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女儿欢喜的笑颜,不禁感慨万千,以前妮妮跟着她,从来没有过上过好日子,现在詹台祈的疼爱,她应该是开心,并享受的吧…

    夏冉冉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詹台祈进玩具房的时候,就看到夏冉冉像个小猫一样在睡觉。他满脸温柔地走过来了,妮妮也是发现了他,刚想开口,却是被詹台祈轻轻地捂住了小嘴。

    “嘘,你妈咪太累了,我们让她好好睡个觉,不要发出声音噢。”詹台祈很有耐心的说着,妮妮乖巧的点头。

    一大一小,眼里满满都是心领神会的默契,脸上也是满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