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夏冉冉vs詹台祈(六)
    “你来做什么?”詹台祈的语气有些冷冽,显而易见的,他并不待见姜冉儿。

    姜冉儿满脸的委屈,便是直接过去,想要拽住詹台祈的衣袖。她被这般冷然的对待,心里也是有些难过的。

    “詹台总,我的来找你吃饭的…”姜冉儿上次就是没有约到詹台祈了,这一次,她是下定了决心想到把他约出去两个人一起吃顿饭的。

    詹台祈却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有些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姜冉儿。

    “你没看到我家里的饭都做好了?你要吃饭另外找人吧,我没空。”詹台祈淡淡的语气,直接就是把姜冉儿的后路堵死了。

    他直截了当地走进了厨房里,洗了洗手,便是自顾自地拿出了碗筷,盛了两碗饭。然后再是出了厨房。

    “冉冉,过来吃饭。”姜冉儿本来被詹台祈拒绝,心里还是很伤心的,却是没有想到,她刚准备转身离开,却是听到了他嘴里吐出这样的话。

    她不由得有些惊喜,这是詹台祈在邀请她一起在家里共进午餐吗?这样,她也是很愿意的,虽然这一桌子饭菜平淡无奇,但是能和詹台祈相处,她心里也是像乐开了花一样的。

    “詹台总,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那么凶对我的。”姜冉儿说着,已经又是坐在了餐桌上,目光带着期待地看着詹台祈手里的那碗饭,嘴角带着笑意。

    夏冉冉从始至终,都是低着头,站在角落里。

    两人的互动,她看着很是扎心,但是她却是没有任何立场站出来的。詹台祈还是单身,他和什么样的女人一起吃饭,都是他的自由,她是管不着的,这样想着夏冉冉心里,越发的酸涩了。

    如果不是还给詹台祈签了卖身契,她才不愿意站在这里了,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简直就是难受极了。

    詹台祈看着这个脸皮很厚的女人,脸上已经遮掩不住的怒气了,她明明是叫的夏冉冉,这个女人一直凑上来什么意思?其实,詹台祈已经把姜冉儿的名字给忘记了,在他看来,无所谓的人,根本不值得他记住名字。

    “不好意思姜小姐,我刚刚不是叫的你,你这般不自觉,我是不想戳穿了说你的,我和你是父亲也是有生意往来的,所以…”詹台祈说的也是有些明了了。

    姜冉儿神色一愣,居然是没有想到詹台祈居然会是这样的态度,她瞬间各个才是有些激动的心里,这下子变得沉了起来。甚至,有些难过。

    “詹台总,这个屋子里,只有我叫冉冉啊,你不是叫我,你觉得我能信吗?”姜冉儿眼睛里已经带着泪水了,她本来就长得美,现在这样一哭,有些梨花带雨。

    夏冉冉站在角落里看着,都是忍不住的心疼,毕竟是个美人,在你面前哭,自然有些忍不住。

    “呵,我是叫我的小宠物,哦?夏冉冉?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詹台祈把眼神转到夏冉冉的身上,瞬间让两个女人,都是变了脸色。

    夏冉冉想不到詹台祈居然是叫的自己,心头一瞬间的欣喜;而姜冉儿,却是觉得不可思议,詹台祈为什么会对一个保姆这般的偏爱?

    “詹台总,这不是你的保姆吗?您怎么…”她想说,怎么能对她这么好,她是个下人而已。

    詹台祈听出姜冉儿话里的意思,脸色一瞬间就是冷了下来。

    夏冉冉只能被他欺负,其他人更是不能说她一点点不好的地方,她所有的好的坏的,都是属于他的。

    “呵,姜小姐似乎管的有些多了,我对谁什么样的态度,还不容你来要求,你是我的什么人呢?”詹台祈这样一句话,确实是问得姜冉儿哑口无言,确实,她是他的什么人呢?

    她喜欢他,但是现在看样子,詹台祈却不喜欢她。

    姜冉儿长到那么大,也是从来没有被人这番欺负过。她带着哭腔,立马就是逃出了詹台祈的房子,她捂着嘴,说不出的伤心。

    “诶,这位小姐…”

    “詹台祈,你怎么能这样对人家…”人间好歹来者是客啊,他就算再不喜欢,也不能就这样伤害别人吧?

    夏冉冉不会知道,她说出的话,是多么地愚蠢。

    詹台祈瞬间就有些愤怒,他维护她还不好,居然还要为了这么一个无关的女人,来指责他的不是!

    “夏冉冉,你就那么善心?你就那么圣母?我不喜欢她就不能摆臭脸了?”詹台祈也许一晚上误解了夏冉冉的意思,夏冉冉从小就善良妥协,和人也没有什么脾气。

    她看到这般跑出去的姜冉儿,自然心里觉得詹台祈的做法有些不妥。

    而詹台祈,却是个血性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就像当年的他,初见夏冉冉,并不喜欢,所以他对她一直很不好,而到后来,他慢慢地喜欢上了,也愿意给她温柔了,也愿意妥协了,可是夏冉冉却是那么迟钝,那么不知好歹。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拒绝人家姜小姐,让她太伤心了点,你可以委婉点的。”夏冉冉红着眼睛,低着头,被詹台祈凶了,她就会这般没有出息。

    “好,你想我去安慰她是吧?我现在就去,呵,这饭,也不用吃了,反正你那么希望我去和别人吃饭!”詹台祈就是说不出为什么心里现在那么大的火气。

    他看着夏冉冉就这样理所当然地把自己推出去,他就很不开心。

    詹台祈收紧很大,直接把手上的两只碗,打在了地上,米饭散了一地,夏冉冉看着詹台祈决然而去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疼痛,她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可是,好像又没有错…

    詹台祈在楼下的时候,很是自然地抓住了姜冉儿的手,姜冉儿本来是心里难受地想哭,更是不顾一切的想要离开,却是不想,刚到楼下,就被追出来的詹台祈抓住了手。

    她瞬间又惊又喜。

    詹台祈知道这个方向,是对着家里的落地窗的,也不知道夏冉冉有没有在看,他就是想气气那个死女人,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就只知道那他往别人那里推。

    夏冉冉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一男一女的背影,说不出的寂寞。

    她就这样,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直到这对背影消失不见,夏冉冉这才是擦了擦眼泪,回到餐桌边,低下身子,把破碎的碗筷,捡了起来。

    她的脸颊上,带着泪水,思绪,也在乱飞。

    “嘶。”一阵刺痛,夏冉冉看着手上的血迹,是被碗破碎的地方划破了。她以前一直都是很怕疼的,每次受伤了,都会在一个角落里哭。

    而这次,她虽然也在哭,却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她继续把地上的狼狈收拾干净,这才是起了身,去找来了医药箱,给自己的手指包扎。

    一切做完,夏冉冉再次盛了一碗饭,坐在了餐桌上,本来是三个人吃的三菜一汤,现在却是一个人在吃。妮妮还在睡觉,她是不会叫醒她的,而詹台祈…

    她心头痛处,却是一口一口地扒着白饭。

    詹台祈到了餐厅以后,便是坐在位置上,朝着一个方向愣神。

    “詹台总,您喜欢吃什么啊?这是我们第一次单独再一次吃饭,我也不太清楚您的口味。”姜冉儿带着娇羞,看着菜单,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看着詹台祈。

    詹台祈在看着和夏冉冉住的房子的方向,根本就是没有听姜冉儿在说什么。

    姜冉儿看着沉浸在自己思绪的男人,倒也不责怪,毕竟,他这样露出侧颜,眼神迷离,简直就是帅炸了。姜冉儿现在,甚至是不吃饭都可以,她就这样看着詹台祈,也是乐意。

    詹台祈看着那个方向,而姜冉儿,在看着他。

    服务生在一旁等了很久了,看着这对男女,根本就是说不出的郁闷。一眼就看得出来,难得有心事,但是这女人,也真的是痴情,就这样一直盯着男人,也不在乎他眼里的心情。

    “这位先生和小姐,你们是不是需要点一些东西。”服务生开口,已经半个小孩了,他是不愿意继续等着眼前这对男女了,这才是开口询问。

    服务生的声音,比姜冉儿的亮很多,詹台祈很快就是恢复了自己的神智。

    “嗯?”他这样一声询问,带着霸气和邪气,更是让姜冉儿着迷。

    “先生,你们需要点一些什么吗?”服务生好脾气地问着,詹台祈这才是抬起手表一看,居然已经在这里半个小时了。

    他随意地说了几个菜名,这才是继续看着那个勾走他心思的方向。

    菜上的很快,詹台祈再次被服务生拉回了神智。

    他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却是突然,脑海里冒出夏冉冉今天做的那些饭菜。他现在很是后悔,早知道就不气夏冉冉了,也不知道那个死丫头在家是不是在吃饭,有没有把他那份也给吃掉。

    其实,夏冉冉这是第一次给他做饭,詹台祈本来是很期待的。

    食之无味,是詹台祈现在的感受,他只是吃了几口,就是觉得胃里面难受,以前他吃外面的食物,也不会这样,但是现在,一想到家里有夏冉冉做好的饭菜,他就不愿意再看这些吃食一眼了。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中了夏冉冉的毒了。

    “对不起姜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詹台祈说完,便是直接起身离去。哪怕是姜冉儿追出来的速度再快,他都是根本不会停下步伐的。

    詹台祈坐上车子,突然一瞬间,觉得心情放松了不少,不用面对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了,又想到夏冉冉那张楚楚可怜的脸,瞬间心里就是暖暖的。

    也许从一开始的初见,他就是不讨厌她的吧…如果那时候对夏冉冉算得上讨厌,那么又怎么会甘愿和她在一起那么久呢,为什么会和她欢爱呢…

    就像今天,这个姜冉儿,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不喜欢,就会避而远之…

    而夏冉冉,从始至终,他都没有。

    夏冉冉吃了一碗白饭,心里讶异的紧,实在是吃不下了。她表情恹恹,这才是来了厨房,留了些妮妮醒来吃的,便是看着那些剩下的饭菜失神。

    “唉…”她叹了口气,倒了吧…反正那个人也不会回来吃的。

    当夏冉冉倒到第二碗菜的时候,门却是“咔哒”一声,被打开了。

    夏冉冉有些惊讶的回头,詹台祈出去吃个饭,那么快吗?

    詹台祈很快就是出现在了夏冉冉的面前,看到她手里的动作,更是被她逼得气不打一处来。

    “谁让你倒的!?”他只能轻声地吼着,想着妮妮还在睡觉,却是不舍得发出太大的声音。

    “你不是出去吃了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夏冉冉心里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这吃的什么饭啊,那么快,不过看到詹台祈那么快地回来,她心里,还是有些小高兴的,毕竟,他们两个,没有在一起去逛街不是吗?夏冉冉就是这般,卑微,又不自信的爱着这个男人。

    “谁说我出去吃了?”詹台祈现突然笑道,确实,他之前发脾气,也没有明确说他和姜冉儿是出去吃饭去了。

    夏冉冉听的他的意思,脸上却是突然间变得不好了。

    刚刚那些菜,一共就三菜一汤的,已经倒了一个了,而这个,也是一半进了垃圾桶了。只有剩下一个整菜和一个汤了,詹台祈从小锦衣玉食的,她想,他会不够吃的吧…

    詹台祈看着夏冉冉的若有所思,自然猜到了她的心思,他突然一笑,直接就是端过了那盘子逃过一劫的菜,还有那碗汤,这才是出了厨房。

    “还不给我盛饭?!”他像个大爷一般地吩咐,夏冉冉却是言听计从,立马就是点着小脑袋,屁颠屁颠地进了厨房,盛了碗饭。

    可能是因为混血儿的原因,他的体型也是很壮硕的,所以,他的胃口很大。

    夏冉冉就看着詹台祈一碗又一碗的饭,整整吃了三碗,而且一菜一汤,却烨被他完全的消灭了个干净。

    夏冉冉有些看怪物地看着詹台祈,她以前和詹台祈在一起的时候,她是没有和他一起吃过饭的,所以根本不知道他的生活习性,现在看来,简直恐怖。

    “好吃吗?”三个字,是夏冉冉纠结再三,这才是鼓起勇气问出口的话。

    “你觉得呢?”这四个字,是詹台祈脱口而出,面带笑意说出的。

    夏冉冉有些羞怯的低下头,这个可是让她怎么回到?说自己做的菜好吃?这有些太不要脸了吧…说不好吃?又有些看不起自己了,夏冉冉现在根本就是郁闷的不行,根本就是不知道怎么回到。

    “我去洗碗。”这是她憋了好久,这才是终于开口说出的话,她低着头,收拾桌上的碗筷,这时候,她那只受伤的手,才是暴露在了詹台祈的视野之中。

    “怎么回事?”他抓着夏冉冉的手,有些紧张地问道,夏冉冉的手指上虽然包裹了纱布,但是还是有些渗血,纱布上有些点点红色。

    夏冉冉本能地想要缩回手,却是被詹台祈禁锢住。

    “问你怎么回事呢?”詹台祈语气有些凶,夏冉冉被吓得身体都是哆嗦了起来。更加是不敢抬头了。

    “没,没事的…就是刚刚不小心的而已。”她避重就轻,她本能的,也不想让詹台祈知道自己是因为收拾他打碎的碗才受伤的。

    但是詹台祈也是很聪明的人,虽然夏冉冉不说,但是他很快,就是想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瞬间,他的脸上,戴上了愧疚的色彩。肯定是刚刚他打碎的两个碗…

    现在看地上,已经完全没有那两个碎碗的痕迹了,肯定是夏冉冉在处理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手。

    他心里心疼地不行,也在暗骂了她一句:傻子。

    ------题外话------

    晚安呐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