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夏冉冉vs詹台祈(二)
    夏冉冉疯狂地跑回家的时候,还是平复不了自己的心情,她刚刚,是看到了詹台祈吗?

    她如梦似醒一般,晃了晃头,就算碰到又怎么样,两个人,早就是没有了牵连了,除了妮妮是他的精子孕育出来的,其他,都是和他没有关系了。

    她低着头,看着手上还没有发完的传单,有些可惜,今天就这样跑掉了,老板知道了,肯定是不会发她今天的工资了吧?

    她不由地苦笑,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碰到了这个男人,并不是给了她改善,而是,让她似乎变得更加落魄了…唉。

    她看了看手表,一点多了。现在跑了,也无暇再回去工作了,她从随意坐着的石凳上起身,妮妮三点就放学了,现在过去,还要半个小时,两点在学校门口等等,也不过就一个小时而已。

    夏冉冉把没有发完的传单,塞到了自己的背包里,也许明天早上再去,求求老板,把这些剩下的传单发完,老板念她可怜,还会给她发工资也说不定。

    夏冉冉这般想着,心情也是好了许多,今天见到詹台祈,就当是看到了一个面熟的路人吧,两个人终究是不会再有牵连的。

    詹台祈久久地看着夏冉冉远去的背影,回不过神来。

    “boss,您在这里啊。”匆忙赶来的,是詹台祈的秘书,小王。他气喘吁吁,看得出来,他为了找詹台祈,跑得挺吃力。

    詹台祈被小王的声音拉回了神,这才是看着他问道。

    “什么事?”他这次来美国,本来就是出来出差的,手上谈着好几个重要的生意。现在小王这般着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boss,姜总刚刚打来的电话,说他现在有空了,想和咱们见面,可是我刚刚,一直都是打不通您的电话,这才是从酒店里出来找您的。”小王说着,有些胆怯地指了指詹台祈的口袋,詹台祈拿出手机,果然是看到了五个未接来电,都是小王的。

    他刚刚,扶住了冉冉,后来,就看着冉冉的背影,一直没有回过神了,手机在这样的大街上响着,他自己也没有集中注意,这才是忽略了。

    “哦,这样。”詹台祈淡淡地点了点头,说话间,就是要跟小王走,可是走了没几步,就是突然一个回头,再次看了一眼夏冉冉离开的方向。

    不知道她明天,还会不会来这里…

    詹台祈没有想到,姜总这次谈生意是次,介绍他的女儿,才是主要目的。

    “哈哈,詹台总真的是年轻有为啊,这才是三十多的年纪,就是有了这般成就,真的是姜某人当年远远不能比的啊!”男人六十多岁,说完便是欣赏地看了驿站詹台祈,再是吸了口烟。

    “姜总过奖。”詹台祈永远都是不动声色,眼神里也是没有什么情绪。

    “哎呀,詹台总真的是客气了。”

    “来来来,小冉,快起来,爸爸给你介绍介绍,这个是爸爸这次是合作伙伴,詹台总,厉害着呢。”姜总站起来,给自家女儿的杯子里,倒了些红酒,示意敬一杯詹台祈。

    “詹台总,给您介绍介绍,这是我的小女,叫姜冉儿,我都喜欢叫她小冉。”姜总说着,这才是推了推姜冉儿,姜冉儿也算聪明,立马就是洋溢着笑容,轻轻出声。

    “詹台总,我敬你一杯,我跟着我父亲,早就是听闻了您的大名。”姜冉儿说完,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她也是第一次见詹台祈,詹台祈的面容很是俊美,加上能力卓绝,年纪还不大,自然只是这一眼,便是俘获了姜冉儿的心。

    “冉儿,小冉…?”他低声呢喃,却是不小心让姜冉儿听到了,瞬间就是心花怒放。

    她刚刚明明听到詹台祈读她名字的时候,饱含着柔情,姜冉儿看到詹台祈这般深情的模样,一刹那就是沦陷了。

    詹台祈并没有注意到姜冉儿起身敬酒,直到他的助理小王推了他好几次,詹台祈这才是清醒了过来,才是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

    “哦,不好意思,姜小姐刚刚说什么?”詹台祈礼貌一笑,便是再问刚刚姜冉儿说了什么。

    “没关系的,我是说我想敬您一杯酒,这些年来,跟着家父在商场上,您的名声,更是如雷贯耳。”姜冉儿撩了一下头发,尽显成熟女人的魅力。

    “呵呵…”詹台祈没有多说,只是笑了笑,便是拿起桌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也算是给了姜家父女面子了。

    “姜总,这次的生意,我们来谈一下…”詹台祈刚是喝完酒,这就是立马提起了生意的事情,他在今天中午见到了夏冉冉以后,便是魂不守舍了,他只想快点把事情处理完了,然后去那家饭店门口等着,不知道还会不会再遇到冉冉…

    “啊?”姜总显然对詹台祈的套路有些疑惑。好在小王立马就是跳出来解释了。

    “姜总,您别介意,其实是这样的,我们詹台总…”

    一顿饭吃完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三点,詹台祈喝了几杯酒,有些晕乎,但是却依然是执着。

    “晚上把我所有的事情都推掉吧,明天早上的,也推到。我明天中午回来。别找我。”说完,詹台祈便是踉踉跄跄的走开了。

    从下午三点半开始,詹台祈就坐在店门口的椅子上,从人行寥落,再到下班吃饭的高峰期,最后倒深夜的行人步履匆匆。詹台祈一直坐在饭店的门口等着。

    来来往往的人,看到詹台祈这样帅的男人,都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但是再每次那些逛完街的眼里,他却是在这里几个小时一动不动,都被所有路人,当成了傻子。

    詹台祈并不理会这些路人的目光,眼神依然执着地盯着当时夏笙笙发传单的位置。

    整整一夜,虽然是夏天,但是午夜还是有些凉意。詹台祈依然坐在那里,不动如钟,他坚信,还能再看到冉冉的。

    他不想查她,他怕被她发现了以后,她会逃得更远。

    夏冉冉送完妮妮,就是再次挤上了公交车,她紧紧抓着昨天没有发完的传单,在公车上暗暗给自己打起。

    “加油夏冉冉,老板肯定会给你发工资的。”她低着头,有些昏昏欲睡,直到听到了自己要下站的那个播报,这才是匆匆地从后门挤了出去。

    昨晚一夜未眠,她一直都在想詹台祈。她有些埋怨自己的心,终究是这般可笑。明明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有什么眷恋呢。

    昨天不过是偶然相遇罢了,她那颗沉浸的心,却又开始砰砰乱跳。

    夏冉冉低头苦笑。

    “夏冉冉,你在想什么呢?他不会在意你的,他爱的永远都是姐姐。”是啊,永远都是姐姐,昨天相遇,两人一句话都没有,他没有问问自己过得好不好,也没有问问他们的孩子,她跑了,他没追。这就是现实。

    夏冉冉心头酸涩,低着头,有些失落地走着。

    她出现在饭店门口的刹那,却是立马传来老板呵斥的声音。

    “夏冉冉,你昨天下午滚到哪里去了?工资不要了啊?胆子肥了,还给我翘班了…”老板喋喋不休的唾骂,夏冉冉只能低头忍着,她心里说不出的委屈,自己,并不是故意的。

    她也想要工资的,她还有女儿要养活,还要房租水电要交。她和女儿,都还要吃饭。两个人相依为命,生活困苦。

    夏笙笙虽然每个月都是会往她的账户上打钱,她却是再也没有动用过一分。

    她虽然那对自己亲姐姐的感情很深,但是她的心里,终究藏着执念,那是她和詹台祈的女儿,她不想,也不愿,靠着姐姐养活。其实,她心里,对姐姐,还是有些嫉妒的吧…

    她低着头,眼里蔓延泪水。她很缺钱,真的很缺,昨天的翘班,不过是因为,她看到了埋藏多年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