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夏冉冉vs詹台祈(一)
    夏冉冉走的时间,天气正好,她最后看了一眼穿上婚纱的夏笙笙,眼里有种说不出的羡慕,也有祝福。和小时候一样,她多么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拥有这样的幸福啊…但是这些,终究是不属于自己的…

    她低头看着自己烨已经五个月的肚子,眼里带着泪水。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又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她深深地将那个人的样貌,印进了脑海。那个人没有看自己,而上看着高台上的夏笙笙,笑得温柔。

    夏冉冉擦了擦眼泪,便是低头,毅然决然地离开。

    从今以后,这一切,终究是化作一场梦了吧。

    夏冉冉是下午的飞机,她登机的最后一刻,都是回头看了一眼。呵,是自己多想了啊,他又怎么会来呢?

    夏冉冉心头抽痛,想着这五六个月的相识,有些不可思议。

    走了吧…再见,燕城。

    詹台祈一夜宿醉,是告别曾经,他打算,和夏冉冉好好开始了,毕竟,那个女人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不是吗?

    詹台祈起床,甩了甩自己的脑袋,醒了醒有些昏沉的脑子,这才是兴冲冲的起来穿衣服,一夜没有见到那个小女人,他真的有点想她了。

    他开车飞快,在路上闯了三个红绿灯,就是为了早点看到夏冉冉。

    但是当他回家的时候,却是发现了异常。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詹台祈心里突然有了点不好的想法,立马就是冲到了楼上。

    空无一人!

    詹台祈瞬间就是傻眼了,夏冉冉那个女人,是会到哪里去?

    他有些惶恐,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到后来,却是只能颓废地躺在了床上。

    东西都收走了,她走了。这是詹台祈得出的结论。

    不过很快,他就是笑了,就算走了又能怎么样?他总会找到她的。

    詹台祈在三天后,这才是彻底经历了绝望。他一个人躺在和夏冉冉曾经恩爱的床上,突然间,好眷恋她身上的味道。

    枕头上还带着点点的洗发水的味道,那是夏冉冉最喜欢用的一个味道…

    詹台祈是有洁癖的,房间也是经常打扫置换的,而这次,他却是拒绝了来打扫的阿姨。

    “别换,就这样吧。”没有人知道,他这般看着这床铺出神,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心里,突然间就是落空了一块,似乎再也填不满了。

    “先生,您,您确定吗?”保姆也是打扫了好几个月了,自然明白詹台祈的习惯,这突然的改变,她有些不能确定。

    “出去!”詹台祈瞬间语气冰冷,保姆吓得哆嗦了一下,这才是不再多问,出去了。

    他坐在床上,抱着头。

    学校没有,家里没有,就连慕家,也没有…整整三天,他差点翻遍了燕城,终究是再也找不到这个叫夏冉冉的女人了。

    “冉冉,你在哪里?”他突然朝着窗外,深情一声呢喃,思念,再也化不开了。

    **

    三年后。

    美国纽约的街头。

    年轻的女人,正在炎热的夏天带着一个巨大的头套,在广场上发着传单。

    “先生,这是我们店里最新的活动哦,您有兴趣可以来看看…”夏冉冉头套下面的脸上,已经是流出了很多的汗水,但是她抬头,看了一眼太阳,现在正好是中午,她只有趁着现在多发点传单,一会儿人少的时候,她的压力才不会有那么大…

    而且,这个月的房租水电都快到期了,妮妮吃奶粉读学前班,也都要钱…

    夏柔软眉头皱着,说不出的惆怅。

    她自从三年前离开燕城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夏笙笙了,这些年,她一直都是自食其力,本来第一年的时候,还有些积蓄的,都是以前夏笙笙或者慕烨承给她的零花钱没有用完的。

    但是生孩子这种大事,第一年就差不多把她的底子掏空了,她只能在第二年的时候,在餐厅厨房里,把妮妮背在背上,然后帮别人刷碗。

    整整三年,她的日子,过得虽然很辛苦,但是还算是幸福。她只要一想到妮妮,心里的郁闷,就不在了…

    夏冉冉晃了晃脑袋,便是继续开始发传单。

    “先生,你看看,我们店里新推出的活动。”

    “带女朋友过来,可以打折噢…”

    “诶,这位先生,带这位小姐看看我们店里的活动吧…”

    街头上,不断响着这般清脆的声音。

    詹台祈这次是出来出差的,他这三年来,都是没有找到过夏冉冉,他的心里很乱。便是一个人到街上来走走。

    却是不想,远远地,就是传来了一阵他熟悉的嗓音。

    “冉冉…”詹台祈双眼有些失神,这声音魂牵梦绕,已经整整三年了。詹台祈抬起脚步,便是随着声音走去,哪怕…这次不是冉冉也好,哪怕是听到这相似的声音,他的心,都会平静不少。

    这三年来,詹台祈反复思考自己内心的情感,直到一年前,他才是忽然醒悟,原来,他早就爱上了冉冉啊…

    “诶,先生,这是我们新推出的套餐…”夏笙笙的视线很模糊,毕竟是带着头套的,她脸上又都是汗水,所以也只能大概看到自己眼前站了个男人。

    她并没有看到男人的脸,依然欢喜地朝男人派发着传单。

    詹台祈没有接,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个头套,似乎想要通过头套,看到里面的人。

    “先生?”夏冉冉心中好奇,自己这是在大街上发传单工作呢,这个人也不接自己的传单,也一动不动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詹台祈没有动作,他只是觉得,这个声音,抚平了自己这些年来的思念,哪怕他知道,很有可能不是她…但是他却依然不愿意离开。

    “先生,那个,我在工作啊…你别挡着我了好不好?我补给你发传单了。”夏冉冉也是无奈,这才是侧过身子,缩回了手。既然眼前这个男人不要传单,那她发给别人好了。

    “谁说我不要。”詹台祈的声音低沉优雅,比三年前的声音,更加醇厚。

    但是即便怎么改变,夏冉冉在听到声音的一刹那,却也是突然间停顿了一下。像,太像了!这个声音,自己魂牵梦绕,似乎,已经想了三年了。

    她在头套夏的脸,却是莫名苦笑。

    自己在想什么呢,詹台祈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何况,他的心里,住着她的亲姐姐,她知道,她是一点地位都没有的…当年,他会睡了自己,大部分的原因,也是把她当做了姐姐的替身吧。

    夏冉冉想起这段不堪的回忆,终究是眼睛有些湿润。

    “你怎么了?”这次,不是夏冉冉盯着呆愣的詹台祈了,而是詹台祈看着呆呆的夏冉冉。夏冉冉回想起三年前的伤心往事,自然情绪有些低落,可是詹台祈,却是神奇地感觉到了她身上的不开心。

    “哦,没什么的先生,谢谢你的关心。我还要工作了。”夏冉冉回过神来,手也伸不进头套擦眼泪,就是这般随着它,在面颊上肆意流淌。

    夏笙笙也许是情绪的原因,走路的时候,并没有小心,有些横冲直撞。一个不慎,却是撞到了一个路人的身上。

    “啊!”夏冉冉看不清道路,只是被这样一撞,身子不稳,便是直直倒了下去。

    幻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夏冉冉紧闭着双眼,头套随着之前身子的不平衡,也是掉落了。她在呆愣了片刻后,这才是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一双温柔地双手抱住了。

    夏冉冉反应过来,这才是有些大惊失色的起身。

    “对不起对不起,先…”先生二字还没有说出口,她的双眼,却是撞进了一双深邃的眼瞳。

    幽蓝的色彩,带着神秘,夏冉冉眼瞳微转,直接就是看到了男人的整张脸。她瞬间吓得脸色煞白,起身就想逃跑。

    三年了,她没想到,在这里,还会遇到他。

    “冉冉…”他念念出声,却是没有更多动作,他看着夏冉冉的背影出神。

    “刚刚,真的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