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笙笙无奈的推着慕烨承进了卫生间,这才开始两人慢慢的处理了起来。被慕烨承亲的一嘴巴刮胡泡,她真的尴尬到死!

    慕烨承是先处理好了,刮完胡子,清洗干净了以后,他便是一阵神清气爽。夏笙笙看着眼前的男人,和刚刚那个邋遢的慕烨承,完全就是两个人!

    她不免在心里吐槽:男人长得太帅,真的是让她心理负担很重啊!

    夏笙笙趁着慕烨承下楼的时候,这才是暗搓搓的打开了微博,这才是看到了她刚刚发出的微博的评论。

    不过短短十几分钟,她的微博,却是炸了,甚至都是被刷上了热搜。下面的评论,更是清一色的夸慕烨承的,更是把夏笙笙都快气炸了!

    “哇!慕总好帅啊!”

    “成熟男人的味道。”

    “感觉慕总这样,和平时的禁欲模样好不同啊,完了完了,我要酥了。”

    “天哪!这个大叔好帅!”

    “我也好想和大叔玩亲亲。太帅了。”

    “这女的根本不能比啊,这男的那么帅,这女的肯定拯救了银河系。”

    “…”

    夏笙笙看着诸如此类的评论,感觉自己简直就是自取其辱,慕烨承这个模样,居然还能收买了这么一大票的人心,现在看看别人给她的评论…夏笙笙的脸,都是要黑了。

    以前人家好歹会尊称她一声夏总,夏小姐,夏笙笙。现在直接成了“这女的…”

    “唉。”夏笙笙再次叹了一口气,简直郁闷,看来自己以后把老四生了,自己机就得随时随地开启战斗模式。虽然她很相信慕烨承对自己的爱,不会做什么对不起的事情的。但是,外面的花姑娘那么多,整天在她眼前就这样直接的表示爱慕,她也是很无奈的…

    慕烨承吃完早饭,就突然抱着夏笙笙,告诉了她一个消:他又要出差了!这次去大概还是一周。

    夏笙笙眼神有些哀怨的看着慕烨承,最近怎么老是出差啊…不过她也算理解,虽然眼神哀怨,但是很快,便是拿出了慕烨承的行李箱,开始给他整理出差要用的东西。

    慕烨承看着忙碌的老婆,心头很暖。

    他想到今天吃早饭的时候,阿标发来的短息。

    他说,蒋家和李家最近,可谓的斗的两败俱伤了,不过,最为严重的,还是蒋家,李家的家底厚实一些,这次和蒋家斗了以后,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恢复起来,还是指日可待的。

    但是,他慕烨承,怎么会给李家有恢复的时间呢?

    “蒋家的股份,现在处理的怎么样了吗?”慕烨承在车上,不免开口。

    “在收购了,最近蒋家也是山清水将,被李家打压的不成样子了,蒋家的当家的,看样子现在是想变卖了家产,准备跑路了…”阿标把所有查探到的信息,都是汇报给了慕烨承。

    “哦?要跑?你怎么做的?”他语气很淡,阿标听了,却是一个哆嗦。

    “现在稳住了,把所有的股份,都给买下来。”阿标下意识的回答着。却是被慕烨承的一记眼刀瞟了过来。

    “本来就是孙家的财产,还用得着买?”慕烨承的话说的很是明显,就是意味着阿标这件事,办的不够漂亮。

    “爷,我这是打算买了以后,这再是把钱,从蒋家当家的身上再挖过来的。”阿标说的有些委屈。

    “对付这种人,还需要多此一举?要命还是要钱,不是很好决定的事情?之前放过他,也不过就是想靠着蒋家,顺便打压一下李家罢了…”慕烨承说出的话,却也是让阿标突然明朗。

    本来他们的势力,就是极为强大的,当初展露在蒋家面前,也是知晓了蒋家现在的当家人是个废物,也是不敢把这消息随意传播的。

    这样的身份,也给慕烨承对蒋家人,有些肆无忌惮了。

    但是对付李家,他却是不想暴露身份的,李家现任的家主李震,就是个人精,要是自己暴露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惹出什么麻烦来呢。

    所以慕烨承之前想着,靠蒋家,去打压打压李家,毕竟蒋家虽然这些年衰败了,但是曾经的底蕴,却还是在的。

    现在的蒋家,对慕烨承而言,已经是完成它的使命了,那么从蒋家当家人手里,拿过蒋家,也是理所当然,而且这时候的李家,也是受创,慕烨承再用慕氏的势力,去打击李家,那么李家,很快就会崩盘了,而慕家,受到的伤害,也是最小的。

    “那…爷,我这就让人去办,把股份直接过在您的名下。”慕烨承没有言语,阿标便是知道,慕烨承这个模样,就是默认了,便是拿出了手机,直接拨通了在英国同伴的电话。

    “…”阿标打完电话的时候,慕烨承也是到了机场了。

    因为不想太暴露自己的行踪,他这次,特地是在机场做的飞机。

    坐私人飞机的话,想必还是会引起轰动的。李家的位置和慕家并不远,若是被李家主看到些什么,有了防备就是不好了…他现在,想要一举拿下李家,那么就要精密计划某个细节。

    慕烨承到应该的时候,直接就是到了慕家的城堡,而城堡里,早就是被关押着蒋父。

    慕家的城堡,是有大牢的…还是那种水牢。慕烨承踏入阴暗的大牢里,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已经浑身泡的发白的男人。

    “阿远…阿远,你放过我吧,当年的事情,我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参与的啊,你,你现在还抓我干嘛啊?”蒋父带着哭腔,显然是被吓得。

    “哼,孙家的债,还没还完呢,你就想和你没关系了?父债子还,不懂?”慕烨承笑着,看着水牢里的蒋父,蒋父更是吓得浑身颤抖。

    “我…我蒋家已经没有什么了…阿远,你就放过我吧。”蒋父咬着牙,还是有些不愿松口,他现在的蒋家,已经败落了,就剩下那些股份和钱了。

    他如果带着这些钱远走高飞,还是能重新开始的,若是被慕烨承全部夺了去,那么自己,真的就是毫无翻身之地了,何况,蒋父也是过惯了好日子的人,如今让他一无所有,真的是无法接受。

    “呵?还是不松口?把在蒋老爷子身子遭过的罪,在他身上,再是来一遍吧…”慕烨承笑着,便是说出这般无情的话。

    “哦,忘了…蒋层,你知道吗?你家的老爷子,在海里,尸骨无存了呢!”慕烨承说的阴狠,更是让蒋父听完,一个哆嗦。

    “我…我爸怎么了,你把他弄死了?”蒋父不可思议,慕烨承居然敢这般杀人,他现在心里,突然就是慌了。

    “呵,弄死他,不过轻而易举。我想,在史密斯家族的蒋老太婆,估计,也是归西了吧…”他和三长老是一类人,阴戾狠毒,若真是狠起来,那么手段,也是大相径庭的。

    他和三长老都是对蒋家深恶痛绝,又怎么会放过蒋家人。

    “啊!我错了,我错,别杀我,我有钱,我把钱和股份,都转给你!”蒋父一听自己的父母全都是死了,这下子才是慌了。

    他现在才五六十岁,还能活几十年呢,他不想那么早死掉。

    而且蒋父心里在算计着,他在外面,养了很多的小老婆,她们一个个,都是拿了自己不少钱的,日后自己保住了性命,去谋求一下这些女人也好。

    打定主意,蒋父现在,更是恨不得立马就是把股份转了,换他一条命。

    “呵,总算是开窍了,每次都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慕烨承冷笑,看蒋父的目光,带着不屑。果然这种人,还是要靠自己的逼迫才会老实。

    “捞上来吧,去起草文件。”慕烨承淡淡的吩咐着,说完,便是转身离去。

    蒋父被捞上来的时候,更是冷的瑟瑟发抖,当文件递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更是没有思考,直接就是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现在对他而言,保命要紧。

    慕烨承看着已经拿到手的蒋家财产,这才是微微的勾唇。

    “把他扔出去吧。”慕烨承开口,脸上根本没有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