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302 厚着脸皮的求婚
    慕烨承本能想笑,却是忍住了,好歹也是笙笙的一片心意,虽然卖相不好,但是想到,这是笙笙专门为他做的,他的心里,就是遮掩不住的幸福和激动。

    夏笙笙递过来筷子,慕烨承看了她一眼,这才是微笑的接过,却是在看到夏笙笙的手的时候,心头猛然一阵抽痛。

    “笙笙,你的手怎么了?”慕烨承看到夏笙笙的手上,有着大大小小烫伤的痕迹,又的变成了一块块的红色,有的甚至都是长出了水泡。

    夏笙笙被慕烨承的问题突然一惊,立马就是缩回了手,眼神有些乱瞟,这才是连忙说着“没事”。

    “快点说,到底怎么了!”慕烨承的态度很凶,夏笙笙看他这般凶神恶煞,也是被吓到了,这才是低着头,有些委屈的说出了实情。

    “今天做了一天的菜…我真的很笨,一天的时间,都是弄不好一个菜。”夏笙笙翘着嘴巴,慕烨承在听到她说这道菜做了一天的时候,真的是又想笑,又心疼。

    “笨丫头,做一次不会,就不要做了啊,你这样满手是伤,你老公我会心疼的。”他低头,吻上了夏笙笙的伤口,一下又一下。

    夏笙笙心头一颤,脸上立马就是红了,正巧三个孩子,也是熙熙攘攘的回来了,一进门就是看到慕烨承在亲着夏笙笙的手。

    三个小鬼头立马就是捂住了眼睛,却又是极有默契的,把指缝偷偷张开,小嘴里还在不停的嬉笑。

    夏笙笙脸皮很薄,自己和慕烨承亲昵的时候,被孩子们看到,她还是羞涩的,便是推了推慕烨承的脑袋。

    “唉…”慕烨承懂夏笙笙的意思,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孩子们看自己父母已经回归了正常,这才是一个个放下了小手,叽叽喳喳的开始说了起来。

    “妈咪,奶奶叫你们过去吃饭,今天做了你爱吃的菜!”蒋芸早就猜到夏笙笙今天十有八九是做菜是不会成功的,也不是鄙视,阿花中午的时候,就是回来汇报过了,蒋芸以过来人的经验想了想,夏笙笙今天,失败的是多,毕竟,蒋芸年轻的时候,也是不会做饭的…

    当时的蒋芸,为了学做饭,差点把厨房烧了,夏笙笙现在的情况,比起她当年,是好多了。

    “啊?吃饭?”夏笙笙本能的低头,果然是被看了笑话啊…

    慕烨承哪里看不出来夏笙笙的心思,立马就是走到厨房,把冷却了一些的面包,装在了保鲜袋里,把蛋糕,也是装进了几个盒子里。

    “这样,就好了。妈咪看你做了那么多蛋糕和面包,肯定会夸你的。”慕烨承抓起夏笙笙的手,示意她不要太难过,慕烨承其实没有和夏笙笙说,蒋芸是这几年来,才学会煲汤的,以前的她,连汤都不会弄的。

    “嗯。”慕烨承的鼓励,也让夏笙笙有了些勇气,这才是朝着他点了点头,扬起了微笑。

    夏笙笙我面包和蛋糕,都是得到了一致好评。这也缓解了她本来心头的尴尬。

    等洗好弄好,都已经九点多了。慕烨承突然从夏笙笙的身后窜出来,一把就是抱住了她。

    今天晚上,就想给笙笙一个惊喜了呢。

    他用双手,捂住夏笙笙的眼睛,夏笙笙突然就是笑了。

    “阿远你干嘛呢?”夏笙笙娇嗔地说道,反手环住了慕烨承的腰肢。

    慕烨承身子一抖,夏笙笙这般勾引,着实让人犯罪,而且现在的她,好比出水芙蓉,清丽诱人。

    不过慕烨承极力克制自己身上的躁动,他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锦盒,这才是打开,然后迅速地,在夏笙笙的脖子上戴上。

    夏笙笙只觉得脖子上突然一阵冰凉的感觉,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条项链。

    项链的设计很是别致,又带着优雅。

    淡蓝色的钻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是水滴的形状,但是包裹它周身的,却是一层细碎的铂金和碎钻,看起来是一颗爱心里,镶嵌着一颗蓝色的钻石,很是美丽。

    “喜欢吗?”慕烨承看着夏笙笙的表情,也是满脸的满足。

    “喜欢…阿远,你这是?”夏笙笙被突如其来的惊喜,搅乱了心神,现在只觉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给你的礼物,五年前就允诺你的…很抱歉,一直到到今天才是兑现。”慕烨承看着夏笙笙,眼里都是深情。

    夏笙笙的思绪,突然回到了五年前。

    那时候,他们刚刚结婚,在欧洲度蜜月的时候,慕烨承送了自己一条项链,那时候,他就温柔的低头,告诉自己,这条项链,并不是独一无二,终有一日,他会送自己专门一条属于她的项链。

    本来那时候的夏笙笙,对慕烨承基本上就是没什么感情的,所以也就当那时候的他,不过是说了一些玩笑话罢了…如今,却是不想,兑现了。

    夏笙笙的眼里,显而易见的泪水,是感动的。

    “傻丫头,你哭什么啊?我知道你老公这样做,你是太感动了。”慕烨承甩甩头发,有些骚包地说着。

    夏笙笙被他这般表情,弄得也是“噗嗤”一笑。

    “你,凑不要脸。”夏笙笙骂了一句,突然间想到什么,心里却是有些柔软。

    她红着脸,这才是呐呐开口。

    “别以为一条项链,就想骗到我。你都没求婚呢,我不嫁给你。”虽然听似无脑的一句话,何尝不是夏笙笙的暗示呢。

    夏笙笙想明白了,两个人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也是没有举办过婚礼。

    五年前,是自己不愿意举办,一切,都是因为那时候的自己,还不够深爱。

    后来,愿意了,两人又是因为误会,分开了。

    五年后的现在,两人能够再次重逢且相爱,便是证明了,两人的一生,终究是绑在了一起。

    她本来就是女孩子,从小有着公主梦,年少时候的梦里,期待白马王子,骑着骏马,来迎娶她。

    虽然岁月变迁,但是当年的梦想,却是一直都在。

    她现在,突然,想讨一个婚礼,和慕烨承的婚礼。

    慕烨承突然一个激动,便是直接抱起了夏笙笙。他其实早就有这样的心思了,却是一直考虑着夏笙笙的肚子,想着要不要晚一点结婚。

    如今看来,自己是考虑太多了,笙笙愿意嫁给他,便是他一辈子的渴望了!

    他激动万分,直接就是把夏笙笙抱在了床上。

    他单膝跪下,很是虔诚。

    “夏笙笙小姐,嫁给我,好吗?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慕烨承此时,心情也是紧张,嘴巴很笨,说来说去,也只有一句“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但是,这何尝不是他给出的承诺。

    夏笙笙是被气笑的,她双手叉腰,很是凶悍!

    “慕烨承,你这是忽悠我呢?没有鲜花,没有戒指的,还没有掌声,哼!我才不嫁!”夏笙笙小脸一别,慕烨承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

    女孩子结婚该有的东西,他似乎是一点没有准备。

    他这才是有些懊悔的低下了头。

    慕烨承盯着厚脸皮,这才是凑了上来。

    “老婆,答应我呗。今天太匆忙了,没来得及准备,你答应我,我保证明天就不给你。”

    “休想!”

    “老婆,你看我那么可爱,那么温柔,那么好…”

    “不行…!”

    “老婆,你看我们都老夫老妻的了,通融一下好不啦?就先答应我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你答应我的!”

    “哼,免谈。”

    “老婆,你看我…”

    “…”

    两人腻腻歪歪,从床下,被慕烨承厚脸皮的粘到了床上。夏笙笙只觉得他像一块狗皮膏药,瞬间觉得好嫌弃怎么办…

    一夜无梦。

    夏笙笙醒来的时候,慕烨承已经去上班了。慕烨承今天特地走的有些早,对他而言,今天的事情,好真的是有点多呢,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夏笙笙摸着旁边已经冰冷的床铺,有些失落,她现在,时时刻刻都是想见到慕烨承的脸…

    慕烨承在地下基地的时候,便是一脸冰冷的坐在了主位之上。

    “再给我泼着,哼,一会儿,再用火烧一烧。”慕烨承凉薄的唇里,吐出冰冷的话语。更是让那个瑟瑟发抖的老头,眼神里更加骇然。

    “阿远,求你放过我吧…我都快八十了啊,经不起你这班折腾了。”蒋老头子苦苦哀嚎,慕烨承却是不动于衷。

    “呵?放过你,那你当年,有没有想过,放我孙家的人呢?”慕烨承讥讽的语言,更是打击的蒋老头子哑口无言。

    确实,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当年是蒋家,要是没有那般冷血,今天的慕烨承,又怎么会这般凶残,说来说去,还都是蒋家自己的责任罢了…

    “阿远…当年的事情,我知道错了啊,我愿意把蒋家一半的财产都是拿出来,你就放过我吧…”蒋老头子虽然心里很是不舍,但是还是开出了这般让他几乎痛的像割肉的条件。

    蒋家一般的财产,那可是不少啊,比当年吞了孙家的钱,不知道要多了多少了。

    “你觉得?我缺这点钱?”慕烨承不屑一笑,蒋老头子真的越活越糊涂了呵。

    “你,我…”蒋老头子恐惧的看着那拿着一盆盆冰水的男人们,更是吓得瑟缩了起来。

    现在是寒冬,他的身子骨,根本就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哼,你这些年来,多活的年岁,不觉得一句是你偷来的了吗?现在,还想继续活着?那当然是不可能了!”慕烨承言语里都是带着恨意。

    四十八年前的事情,他的到今天,才是查到真相。这蒋家老夫妇,在四十八年前,就应该被千刀万剐了,活到今天,还真的是老天的厚爱了。

    “动手!”慕烨承一个冷笑,他手下的人,便是直接把冷水无情的浇了上去。

    “啊!好冷,冷死我了!”蒋老头子冻得浑身都是青紫色了,害怕的望着慕烨承,讲话都是不清楚了。

    “孙家夫妇,也就是我外公外婆,是被你的炸药炸怀了飞机,坠机死的吧?在坠机的过程中,肯定是被大火烧灼,最后一点点绝望的吧…今天,倒是也让你好好的体验一下。”慕烨承冷酷无情,已经有人烧好了火炉。

    慕烨承看着烧的极烈的火,也是十分满意。

    “扔进去吧!”蒋老头子根本没想到慕烨承的语气那么平淡,却是说的那么残忍的话!

    “啊!别丢我进去,我会被烧死的啊,救命啊!”蒋老头子粗嘎的声音不断求救,他刚刚还是贪恋这般的暖意,如今,却是被吓得死活都不敢靠近了。

    “聒噪!”慕烨承不喜的皱眉,手下立马就是知道了他的意思。拿出胶布,把蒋老的嘴巴,封个彻底。

    “丢!”没有其他的情绪,也没有丝毫的怜悯,他就是这般的饶有兴致,看着蒋老头子的挣扎。甚至,嘴角还是挂起了一点点的笑容。

    “我母亲心善,可是,我终究不是善类啊…”慕烨承一声感慨,更是把蒋老头子的希望,抹灭个干净。

    ------题外话------

    小伙伴们我们明天见呦,么么哒。

    今天网页改版了,三鱼突然看着新网页,还有点不习惯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