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301 终想拥你入怀(三更,加更)
    冰箱里一直有着食材的,夏笙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做饭水平,真的是垃圾的可以。

    甚至,和慕烨承结婚了那么久,她都从来没有做过一顿饭。

    一直以来,都是慕烨承承担了家里的做饭任务,现在想想,她还真的有些愧疚呢。

    冰箱里备着慕烨承最爱吃的牛肉,夏笙笙心念一动,这才是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打开浏览器,输入了一道慕烨最爱的菜:青椒牛柳。然后夏笙笙便是抱着手机,极为认真的看了起来。

    牛柳的制作方法有些复杂,夏笙笙学习能力很强,看了几遍以后,便是熟知了其中的配比,和具体做法。

    夏笙笙看完以后,便是把过程熟记于心,她找到围裙,便是套了上去。

    夏笙笙把冰箱里的食材拿了出来,又是洗,又是腌制的。等她处理好一系列的事情后,阿花也是来了,三个孩子也摇摇晃晃的从楼上下来,夏笙笙看着三个孩子的小模样,更是宠溺的勾起嘴角。

    “桌子上又早餐,快点吃吧,睡到那么晚。真的一群小懒猪。”夏笙笙说着,便是洗干净了手,把孩子们的早餐一个个摆好。

    她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她曾经做厌恶的一种模式,如今做起来,却已经失去了当年的那种厌恶感,现在剩下的,是心甘情愿和温馨。

    夏笙笙想着,就像现在的样子。慕烨承在外面赚钱,她把这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的,这样,很是很好。

    “小夫人,今天你做饭呢?”阿花看到了夏笙笙穿着的围裙。便是有些好奇的探过头,试图朝着厨房瞟去。夏笙笙被这样看的,也有些不好意思。

    “嗯,结婚那么久,也不会做饭,怪让人笑话的。”夏笙笙谦虚的说着,却是让阿花眉开眼笑。

    “小夫人,其实,您只要好好享受就好了。少爷为你做这些,都是心甘情愿的,不过,少爷是真的对您好呢。”阿花眼神带着些许追忆,以前的慕烨承多少矜贵高冷,所有人都是知道的,直到遇见了夏笙笙以后,他就是整个人的性子,都是发生了变化。

    夏笙笙被这样说着,心底满满的幸福,却是更加愧疚了。

    那么多年,慕烨承付出的,永远都是多一点。

    “嗯,我知道。”夏笙笙低头应承着,便是把三个孩子,都是安排就坐了。孩子们吃饭很快,夏笙笙和阿花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都是聊着慕烨承小时的事情。

    “什么?阿远小时候骑自行车,也掉进沟里过?”夏笙笙憋着笑,听着阿花诉说着慕烨承的童年。

    夏笙笙也是不可思议,慕烨承原来,也有那么窘的时候啊。

    “是啊,少爷虽然聪明卓绝,但是终究是普通人,不会十全十美的。就像,日后你们的生活,也是这样的。如果以后,少爷有什么缺点暴露了,你也得多担待啊。”阿花在一旁,拍了拍夏笙笙的肩膀。

    少爷从小到大的努力,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慕烨承不说神人,他也有着缺点,以后和夏笙笙越来越长的生活里,会暴露出来,她希望到时候,夏笙笙也能多包容他,理解他。

    “当然。花姐,我懂你的意思的,以后,我会和阿远好好过的。”夏笙笙突然就低下了头,这些年,是慕烨承等她的时间多,那么剩下来的时间,就让她和他一起努力好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互相包容,才能看细说长流。

    “好了,也不说那么多了,我带三个孩子过去了,小夫人要是想孩子了,随时过来就行。”阿花说着,便是抱起了慕思夏,慕念笙和詹台挚,则是乖巧的跟着阿花。

    “妈咪,你在家里好好照顾小妹妹哦,中午的时候,我给你过来送汤。”慕念笙跑到夏笙笙的身边,摸了摸她的肚子,然后在她的肚子上,亲了一口。

    全家人,都对这个即将出生的小生命,饱含期待。

    “知道了,真的和你爹一样了。”夏笙笙捧着自己大儿子的脸,更是笑得开怀。

    慕念笙慢慢大了起来,长得也越发地像慕烨承了。这小性子,也是如出一辙。

    夏笙笙看着三个孩子也都是去了隔壁,这才是再次转身,来到厨房,厨房里的牛肉,现在腌制的正好。她把腌好的牛肉洗去了血水,这才是开启了火,热起了锅子。

    夏笙笙第一次正式做菜,心里也难免紧张。

    她放了油,等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葱姜蒜都是没准备,这才是手忙脚乱的切姜拍蒜。

    她一股脑儿的就扔进了油锅里,“刺啦”一声,热油爆跳,夏笙笙躲避不及,便是双手上都淋到了几滴。

    “嘶,好痛…”夏笙笙瞬间就是有些痛苦的搓着自己的手,这才是看着油锅,不禁有些失神,慕烨承是不是也是这样,每次都会烫到呢?

    她眯着眼睛,突然对慕烨承曾经做饭的举动,有些心疼。

    “哎呀!”等她回过神来,却发现了一股子的焦臭味。她这才是反映过来,刚刚因为在躲避油花,她躲得远了一些,后来又是突然想起了慕烨承,思绪一下子没法集中。

    这葱姜蒜本来就是小东西,在油锅里稍微时间一长,便是被炸的焦黑,甚至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夏笙笙挥着锅子里散出的烟,这才是意识到自己的油烟机也没打开。

    她再是匆匆的走过去,开了油烟机,关了灶台上的火。

    “咳咳咳…”她捂住口鼻,味道还是有些大,她一个侧身,直接就是把窗户都给开了。

    她做菜是第一次,菜还没下锅,便是以失败告终了…

    她有些沮丧,不过很快,便又是恢复了自信的神采。

    不过是失败了一次罢了,她以前本来就没有做过菜,今天失败,也没有什么的…

    夏笙笙不断安慰自己。

    午饭,是慕念笙送来的。大大的一个食盒里,都是装的夏笙笙爱吃的菜。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扒着饭菜,忙活了一个上午,结果一个菜还没有学会,现在,还要自己的儿子来给自己送饭,真的有些丢人。

    “念笙,碗筷就放在这里吧,妈咪自己洗。”夏笙笙温柔的对儿子说着,还摸着他的小脑袋。

    “妈咪,四妹什么时候出生啊。我已经给她准备了礼物了。”慕念笙有些期待的问着夏笙笙,眼睛还一直盯着她的肚子,说到礼物的时候,更的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慕家所有人,都是把这个即将出生的小公主,捧在了手心上。即使还没出生,她也是知道的,蒋芸夫妇天天早出晚归的,就是出去给孩子置办东西了,慕烨承嘴角也在翻字典,想着孩子的名字。就连三个孩子,都是默默地为这个最小的妹妹,准备好的礼物。

    夏笙笙想,这个最小的女儿,一出生,就是受尽万千宠爱的吧。

    “还有三个月,就是等我们念笙放完了寒假,再去上两个月的学,小妹妹就能出生了。”夏笙笙也是极为耐心的给儿子解答。慕念笙得到了确切的时间,更的喜笑颜开。

    “那我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给妹妹写一封信,等妹妹出来了以后,我就都交给她看。”慕念笙终究还是个孩子,还是有着童心,夏笙笙看着他,却是没有揭穿他不太实际的想法。

    小笨蛋,刚出生是妹妹,又怎么会看得懂他写的信呢?

    “妈咪,你还在学做饭吗?”慕念笙看着夏笙笙放在水池里还未洗干净的锅碗瓢盆,这才是再次好奇开口。

    “是啊,还在学。”夏笙笙觉得自己学不会,虽然有些丢人,但是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哦,这样,那我们晚上,等着妈咪的大餐。”慕念笙小眼睛里亮晶晶的,夏笙笙也没有理由拒绝。

    “好。”夏笙笙笑了笑,这才是把吃完的碗筷收拾了起来。

    慕念笙看夏笙笙吃完了,也不在这里多打扰她做饭的氛围了,便是极为乖巧的去了隔壁,去玩去了。

    夏笙笙一个下午,简直就是气的七窍生烟。

    要不是牛肉炒焦了,就是青椒没炒熟,要不是盐没有放,就是糖放多了。

    夏笙笙看着最后出锅的一盘牛肉,有些欲哭无泪,黑乎乎的一坨,是她不小心把酱油放多了。

    冰箱里整整五斤的牛肉,都是给她糟蹋了,最后就成了这黑乎乎的一盘。

    夏笙笙叹了口气,这才是洗了米,插上了电饭锅,她淘米烧饭,还是会的…

    夏笙笙寥落的看着桌子上的一盘菜,有些挫败。

    她有些无奈的起身,总不能就让自己的老公孩子晚上就吃这个吧?她又是钻进了厨房,拿出了一个容器,便是开始揉面。

    如果晚饭吃不下的话,那她就做些面包好了,晚上吃点这个先,等她明天了,继续再和厨房奋斗!

    夏笙笙信誓旦旦,揉面的动作,更加的利索了。

    慕烨承一进家门,就是闻到了一股甜腻的面包香味。他除了早餐会吃些面包,还是全麦无糖的,他其实对甜食,还是有些抵触的。

    夏笙笙盯着烤箱,还有最后两分钟了,一点没有发现慕烨承已经在她的身后了。

    慕烨承看夏笙笙的小脸,被烤箱里昏黄的光,照的极为柔美,他心头也是突突一跳,这样的笙笙,认真的时候,真的是很可爱。

    “叮”一声,夏笙笙有些欢喜的起身,戴上了大手套,这才是兴冲冲的把烤箱里的面包和蛋糕,都是拿了出来,她闻了闻味道,很是满意。

    慕烨承在昏暗的客厅里,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女人忙忙碌碌,一股家的味道。

    夏笙笙把所有东西都是处理好了,这才是发现了慕烨承的身影。

    “阿远,你回来了啊。累不累。”她本能的关切出声,也是让慕烨承突然觉得一天的疲惫,都是一扫而尽。

    “也不累。”他揉了揉夏笙笙的头发。

    夏笙笙的短发,已经留了大半年了,以前的短发,现在也是到了胸口的位置。

    虽然不如曾经的长发飘飘的那种飘逸的美,但是现在的夏笙笙,却也是知性又温柔。

    慕烨承突然想到一句话:“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这是后半句,慕烨承却默默的在心里,说了一句“我愿。”

    笙笙啊…我等了你那么多年,终想拥你入怀。有朝一日,向天下人高调的宣布,从此以后,你便是我的妻子。

    “我今天…做了你爱吃的青椒牛柳,我知道做的不好,但是,我还是想给你尝尝。”夏笙笙羞红着脸,这才是从厨房里,端出了那盘子有些黑的青椒牛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