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96 蒋家是块肥肉,三面夹击
    “你问吧…”三长老揉了揉有些疲惫的太阳穴,闭起了眼睛。

    “慕某人就想问问,关于蒋家这些年来,问您老要的那三个条件,都是什么?!”慕烨承一针见血,他今天来的目的,也只有问出这个的答案罢了…

    “三个条件?”三长老很是困惑,他本以为,慕烨承会提出一些让人无法接受的条件呢,没想到,居然只是那么简单。

    不过,他看向慕烨承的眼睛,却是更加的意味深长了。因为史密斯家族,是一个很守承诺的家族,之前受了蒋家的恩情,他还是必须了,为他们保密,也是他的职责所在。

    慕烨承看着三长老的表情,就是知道,三长老想必是不愿说的…

    他深深地看了三长老一眼,这才是挥了挥手,让阿标把男人压了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的猜测对不对,不过他现在,手里也有一个可以让三长老妥协的真像。

    “三长老,您,还认得这个人吗?”慕烨承笑了,让人摸不清头脑。三长老听着他说的话,便是抬头,仔细的打量着被阿标押着的这个男人。

    他的眼神,本来是带着探究的,但是到后来,却是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是你!”三长老的记忆回笼,他看着这张熟悉的脸,莫名有些激动。

    那时候,其实救自己的,也有眼前这个男人的一份,不过后来要报恩的时候,却是得知了整个村子全是被灭了的消息,只有找到当时已经回了英国的蒋家夫妇。

    三长老没有想到,时隔那么多年,居然还能见到故人。

    他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激动,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男人,眼睛里不由的有些了期盼。

    那时候说的村子的人全是死光了,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却现在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面前,那么是不是他心底埋藏了多年的那个姑娘,还活着?

    三长老思绪乱飞,苍老的嘴角,突然挂起了期盼的笑容。

    似乎一切回到四十八年前,他们依然年轻,姑娘巧笑嫣然,会笑着问他饭菜好不好吃,伤口疼不疼,晚上会主动给他做宵夜,在他累的时候,会温声细语的在他身边揉肩…

    过去的一切,都是勾起了三长老心中的美好,曾经多么美好的女子,本是要相携一生的人儿,却是后来,传来了噩耗,但是现在,他却是心里莫名的有了点点希望。

    哪怕容颜不再,岁月已老。

    但是如果能让他再见到她一面,自己也是这辈子也无憾了!

    三长老的激动,显而易见,男人也不是傻子。三长老这个模样,也是勾起了他心里的愧疚。

    当时全村都死了,只有他活了下来,包括他的妻子,也是死了。他能明白三长老对自己挚爱的那种感情,可是他们都是一样,最后都是无能为力。

    而做了一切的罪魁祸首,也是当年,他的主人…

    “你,还活着?当年的事情…”三长老嘴唇都是有些颤抖了,男人看着他的模样,也是点了点头。

    “嗯,我还活着,救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他不忍心欺骗三长老,便是直接道出了实情,三长老听到他的话,眼睛里的光,一下子就是暗淡了。

    他在期待什么,本来就是注定了的事情,不是吗?

    “唉…这辈子,终究是和小溪有缘无分,不过,也算是给小溪报仇了…”三长老垂下头,眼睛里有些湿润,当年强悍如斯的三公子,后来威震家族的三长老,最终,也是为曾经深爱的女人,红了眼眶。

    “这不见得,三长老的心情,慕某很是理解的。失去挚爱,是多么天崩地裂的事情。”慕烨承在心里想着,夏笙笙失去的那五年,自己就是生不如死了,如果夏笙笙消失了整整四十八年呢?

    他也许,也根本不会活到四十八年那么长久吧…

    “不过…三长老,却不知道,是不是把贼人,当做了恩人呢?”慕烨承的眼睛,突然就是一阵犀利,三长老被他这样的眼神,也是弄得心头一颤。突然大惊。

    “你什么意思?”三长老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怎么会听不出慕烨承的话里有话…

    “就是三长老猜测的意思,也许,三长老的挚爱,并不是死于一场无妄之灾,而是有人的精心设计呢?”慕烨承看着三长老,明显的看到了他眼底的暗红。

    “姓慕的,有什么你就说吧!”三长老气势瞬间暴涨,一股针锋相对的气息。

    “爷…”阿标有些担心的看着慕烨承,却是看到了他的手势,是“无碍”的意思。

    三长老毕竟是老人了,也是经历过风浪,他的气势沉稳,让人有一种山一般的压迫感。

    慕烨承正值壮年,虽然年轻,但是也是心思缜密的人,他双眼眯起,也是让人有一种置身冰窖的冷然。

    互不相让,是现在在场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慕某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三长老,告诉当年蒋家问您要的三个条件,我就愿意告诉您真相。”

    “而且,很有可能,我们拥有着同样的敌人!”慕烨承一字一句,说的好不清晰。

    三长老“啪”一声,便是把茶盏拍在了桌子上!

    “一言为定?”他其实不怕慕烨承出尔反尔,不过却是想这样做罢了,让他觉得,自己终究是长辈,这个慕小儿,真的是有些放肆了。

    “当然了,三长老。”慕烨承这个人精,立马就是懂了三长老的意思,瞬间就是收敛了气势,变得温和谦逊了不少。

    “哼!”三长老一个冷哼,便是摆了摆手,示意下人们都是退下。

    虽然他愿意告诉慕烨承,不代表他愿意把事情公之于众。

    三长老的手下们也很是自觉,看到自己主子的态度,便一个个都是低着头,退了出去。

    “三长老,现在可否开始了?”慕烨承笑了笑,周身的气息,却是极冷的,毕竟,三长老即将说出的话,是像自己的所猜想的那般…

    “当然!”三长老看慕烨承的目光,不遮掩的欣赏。

    “蒋家的三个条件,无非是钱和阴谋,不过第三个条件,倒是有些让人奇怪的。”

    “第一个条件,便是要史密斯家族派人,和他们当时的公司要求谋求合作。”

    “我记得,那时候蒋家还没有现在这般大,蒋家是和另外一个家族,合伙做的生意。且要求我们家族,指定要求那对合伙的夫妇来美洲谈生意,且在他们来的路上,要求我们,在飞机上,放上他们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果然,那架飞机才开到一半,便是炸了…后来,还要求我们对这件事情,绝对的保密。”三长老说的云淡风轻,似乎早就是看透了蒋家当时的那些阴谋。

    慕烨承听着他这般说,早就已经握紧了拳头!

    “第二个条件嘛,就是在二十年前,要求我们入股了蒋家企业,正式开启合作。这很是明朗了,就是为了利益。”三长老说着,对蒋家人,似乎除了救命的恩情,也没有其他多余的情感。

    “至于第三个条件,就是最奇怪的了。让我们过来去应该李家救一个女人,听说是蒋家的女儿,不过救出来以后,那对母女,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三长老眯着眼,讲着。完了,还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

    “三个条件,我都是告诉你了,是不是现在,你也该和我讲讲,关于石奎山的事情了?!”三长老放下茶杯,便是直勾勾的看着慕烨承。

    慕烨承直接拨通了阿标的电话。

    “把人带进来把!”他话音刚落,门口便是有了开门声。

    “爷!”阿标带着人,在慕烨承身边站定。

    “说吧。”慕烨承闭上眼睛,便是坐在了椅子上,面无表情!

    果然,自己的外公外婆,就是蒋家害死的!而自己母亲蒋芸,也不是什么好命,蒋家人心善,才会被收养的。

    这一切,都是计谋,是蒋家算计蒋芸父母财产的计谋!

    “我…我说!”男人有些结巴,看着三长老那双如炬的眼,也是吞咽了一口口水,娓娓道来。

    “五十五年前…”

    “…”

    “啪!”

    “来人!来人!给我准备飞机和部队!我要去蒋家!”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便是说完了曾经的一切纠葛。

    三长老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他没有想到,自己被救,也是蒋家人精心设计的阴谋,自己最爱的女人,居然也是死在蒋家人的手里的!

    三长老双目赤红,虽然已经年纪很大的,但是依然有着金戈铁马的气势。

    “三长老慢着,也算我慕某人一份!”慕烨承说着,便是朝着阿标看了一眼,阿标心领神会,便是立马下去准备了。

    “你意欲何为?”三长老眼神里带着探究,他一时半会,也算摸不清头脑,这个慕烨承为什么也要掺和进来。

    “慕某人说过,可能我们拥有同一个敌人!”

    “现在,我确认了,答案,是肯定的!”

    “呵,那对在空难中死去的夫妻,正好是慕某人的外公外婆。”

    “可怜我母亲当时年幼,被蒋家人收养,认贼作父那么些年,却依然心怀感恩,却是不知晓,这就是"chi luo"裸的一群狼,借着收养我母亲的名义,吞了当年我外公外婆留下的财产。”

    “这也是为什么,蒋家在拿一两年的时间里,突然从一户开始败落的豪门,突然间就是变成了英国上流家族的原因!”慕烨承也不在乎三长老多知道些什么。

    他看了三长老一眼,这老头虽然脾气很怪,但是慕烨承,还是挺相信他的人品的。

    “呵,那还真的是同一个敌人呢,真没想到,这一切,都是这群人面兽心的蒋家人,计划的阴谋啊!”

    “可惜了我的小溪…那么年纪轻轻,却是死于非命。”三长老说着,便是有些哽咽,他老了,对曾经心里的那个人,如今更加是想念了。

    何况,他今天才是知道,这些年来,她的委屈和那些被迫害的事情,是他太迟钝了,几十年来,却依然被蒙蔽。

    “走吧。”慕烨承收了一句,便是率先跨步走了出去。

    三长老在轮椅上做了半辈子了,今日却是踉跄的站了起来。对他而言,曾经不愿站起,终究是因为躲避,他一个人,只想静静的在史密斯家族里,思念那个女人。

    而如今,他却是变了。

    他要站起来,为小溪报仇,曾经的恩怨,他想起有些悲凉,到今天了,才算是了结啊。

    蒋家人现在都是愁云满面的,史密斯家族不接他们的电话就是算了,现在,却还是要受着这李家的压迫。

    李家主看着蒋家最近的数据,笑得很是开怀。

    “哼!蒋家!我就要一天天整垮他们,蒋怡菲那个贱人,她跑了,就让蒋家给他做赔偿好好了!”李家主笑得阴冷,眼里遮掩不住的贪婪。

    其实,蒋家,也是一块极为肥美的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