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几岁的男人,便是匍匐着跑过来,到自己儿子跟前蹲下。

    “儿子,你有没有事情…”男人很是紧张,却是看到了他儿子一张极为憋屈的脸。

    “爸,您就别挣扎了,慕爷明天交您明天跟着,咱们明天就跟着吧…”男子无奈一声叹息,他也是做生意的人,慕烨承的大名,他更是如雷贯耳。

    慕烨承现在手里哪里是抓了他一个人质啊?是一群啊!

    “为什么,儿子,你别怕,咱们已经安全了,当年的事情,我都已经说了!”男人说着,就要拽着他儿子的手,要走…

    “爸。慕爷手里还抓着妹妹和你的孙子孙女,还有外孙呢。还有我的公司,妹夫的公司,慕爷现在,都是在控制着,咱们…跑不掉的,只有乖乖听话,咱们以后,才继续有好日子过。”男人的儿子,很是无奈,只能低头,倒出了实情。

    男人突然一愣,眼里不可置信!

    他也是在蒋家呆过的人,怎么就是忽略了这点,像这些豪门的人,想要控制他们想要的东西,哪里只有一个把柄,肯定是握满了把柄才会这般自信啊!

    男人现在,突然脸上就是煞白,他刚刚太过担忧,倒忽略了。

    “爸…妹妹和孩子们都在慕爷的手里呢…”男人的儿子依然在劝说着,慕烨承只是勾起一笑,看来这个男人的儿子,还算是识相的。

    “我…我…究竟要我怎么样啊!”男人最终还真无奈的叹息,他是真的不忍心自己的后代受罪。

    “不要你怎么样,明天,跟我走一趟,必要的时候,把今天的事情,再说一遍就好。”慕烨承摸着下巴,就这样好以整暇的看着男人。

    男人被他深邃的目光看的一头一颤,本能的点了点头!

    慕烨承的气场是在强大,他是无力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

    翌日一早,慕烨承便是穿好了西装,打好了领带。

    阿标站在一旁,还有四个手下控制着男人和他的儿子,慕烨承只是淡淡的扫了男人一眼,便是开口。

    “走吧…”他最先迈开脚步,在他走出了两步以后,他的手下,才是一一跟上。

    慕烨承和史密斯家族的三长老约的是一家高级餐馆。

    包间里,史密斯家族三长老,便是如此,正襟危坐,看到慕烨承,双眼更是带着些许探查。

    “三长老,真是久仰大名。”必要的寒暄还是要的,慕烨承一进包厢,便是带着淡淡笑意。

    “听闻欧洲有一强大的地下组织,领导之人从未露面,也是一直是让人猜测,没想到,居然是英国慕家的当家人啊…”

    “呵呵,还真是青出于蓝啊…”而胜于蓝,这句话,三长老并没有再说,因为在他看来,慕烨承终究是个小辈,这样高的评价,也不知道他担不担的起。三长老摆出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可以入座了。

    慕烨承没有说话,便是直接落座。这样不吭不卑的态度,倒是让三长老刮目相看了。

    “慕当家今日,找我有何贵干。”三长老本来已经淡出家族事务很多年了,很多年都是谢绝见客了,出了前几天的那个蒋母,今天的慕烨承,也是有本事让他粗史密斯家族的大门…

    “就是谈一笔生意。”慕烨承笑了笑,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三长老看他的模样,便也是拿起茶盏,喝茶。

    “什么样的生意?”三长老饶有兴致,他倒是好奇,这欧洲第一家族的继承人,地下组织的领头,会和自己,有什么样的利益牵扯?

    “我素闻三长老喜欢石奎山那块地界,慕某人也是有些兴趣,便是买了下来。”慕烨承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三长老突然就是一个颤抖!

    就连慕烨承身后那个被控制的男人,也是有些哆嗦!

    石奎山,不就是当年三长老出事的那个山脉吗?也就是蒋家人让男人去蛰伏了七年的地方。

    “你有什么目的!”三长老目光瞬间凌厉,让人也有些大惊他的反应。

    但是这一切,却都是在慕烨承的算计当中。

    想来,堂堂一个大家族的三公子,哪怕是家族历练,为什么会甘愿在石奎山那样的地方,一呆就是那么些年?这其中,自然是有些故事的…

    阿标前日给他的信息里,他便是看到了些许蛛丝马迹。

    在石奎山驻扎的家族,为了能方便探查敌方的情况,经常会下山,假扮村名去他们家中做客,村名整日在山里活动,自然也是偶尔会看到些东西的。

    这些家族的人,便是以闲聊的名义,得知更多的消息。

    而当时的三长老,也同样如此。

    不过,不同于他人的是,人家去村民家里,都是换着门窜的,而这儿三长老,却是几年来,都是在一户人家做客,导致后来,这户人家,都快把他当做儿子了。

    这户人家有一个女儿,听说长得也是秀丽,虽然不是角色,但是女孩子性子很好,温柔又知书达理,而且会的东西很多,在村里,是极为讨喜的一个姑娘。

    这姑娘那时候与这三长老年纪相仿,两人一来二去,时间久了,自然也有了那么些感情。

    那么些年,都是青梅竹马的度过的。

    直到后来,蒋家的阴谋,让整个村子覆灭了,而那户人家的女儿,也是难逃一死。

    那时候的史密斯家的三少爷被送去了史密斯家族治疗,根本就没有能力回来救她,等他在回到石奎山的时候,便是听到了灭村的噩耗。

    本来三长老的身体就未大好,便是匆匆来了这片贫瘠之地,在沉浸过伤痛后,便是拒绝治疗。

    他本来可能治愈的一双腿,也就这样治愈了。

    三长老每年都会来石奎山,在以前这女孩子家的地方,立了一块墓碑,就当是女孩子的坟了。

    整整四十八年,三长老再也未娶妻,一辈子单身。

    “慕某人也没什么目的,三长老也是知道,这地方,也算是山清水秀,我想这,建个度假村,到时候也应该是有市场的吧!”慕烨承突然就是笑了,前面的几十年,三长老一直认为女孩是被那些家族的人,给害了,便是用了那么些年,把这些家族的人,都是赶尽杀绝了。

    所以现在的石奎山,也算是一个平和之地。

    这地方一太平了,慕名而来的游客,自然也有多了,本来就是山清水秀的地方,就如慕烨承说的,盖一片度假村,还真的是会生意大好的…

    “你敢!那块地是我的!”三长老突然间就是把手拍在了桌子上,怒目而视,展露着他身上的威严。

    慕烨承似乎熟视无睹,继续喝茶,就这样淡淡一笑。

    “三长老也知道的,你不过是个长老,我可是家主和领头,要是问敢不敢这种问题,您觉得呢?”慕烨承的话,间接性威胁。

    确实也如他所愿,三长老只是气的不行,却终究没有接下去的动作。

    “你想怎么样?”他憋了好一会,这才是松口,一瞬间的挫败,瘫软在椅子上。

    石奎山上,有他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有他最爱的女人,为他丧命的兄弟,他万万不会把这片地方,被慕烨承抢去的!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会把这地,拿回来的!

    “呵呵,慕某人也没想怎么样…不过就是想问问三长老一点事情罢了。”

    “其实,这对三长老而言,是很简单的事情。”慕烨承勾唇一下,三长老现在才是意识到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果然是而胜于蓝了啊!

    他不免有些挫败,自己终归是老了,这个时代,已经是属于这一代的年轻人了啊!

    ------题外话------

    小伙伴们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