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应该很累了吧。”慕烨承眼里满满都是心疼,夏笙笙为他生儿育女,真的是让她吃了不少苦。

    “还好吧…没有怀念笙和思夏的时候那么难受。”夏笙笙的眼神带着些许追忆,那时候,才是真的累啊…

    慕烨承看着夏笙笙回想起以前,眼神里也有些遗憾的痛。

    那时候的他,还是年轻,第一次做爸爸,加上蒋怡菲的挑拨离间,蒋芸的偏见…这一切的种种,导致夏笙笙怀孕的那时候,自己并没有完完全全的尽心尽力。

    夏笙笙回头,便是看到慕烨承有些伤痛的深色,她瞬间便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难免会有些心有灵犀了。

    “别想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夏笙笙说完,便是一笑,她是真的把以前放下了,活好当下就行了,以前过去的,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嗯,走吧…”慕烨承说着,便是小心翼翼的扶着夏笙笙,和她亦步亦趋的出了门,两个人这般情景,真的是贴近又恩爱。

    夏笙笙看着眼前的黑车子,心里不禁感慨,这车,总算是正常了,她一想起之前那风骚的跑车,她就突然有些想笑。

    夏笙笙突然明白了一点,什么,都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慕烨承这般沉稳的男人,就是适合这样大气简单又低调的车子,而那些骚气的跑车,也许适合另一类人吧…

    她突然转头,看着慕烨承认真开车的容颜,瞬间有四个字,窜入了心头。

    岁月静好。是夏笙笙现在,最温暖的感受。

    相识七年,相爱两年,错过五年。终究,两人还是最合适的。也是,最深爱的。

    “怎么,看你帅气的老公看呆了啊?”慕烨承虽然在开车,但是感官却是很敏锐的,夏笙笙盯着他看了多久,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唉,真的是厚颜无耻…太不要脸了!”夏笙笙骂了一句慕烨承,便是别过了脸。她深呼吸一口气,之前,真的是看帅气的老公看呆了…

    慕烨承看着影像里小小的身体,不由得笑得柔软。

    “她现在好小啊,比念笙、思夏生下来的时候,都要小很多的。”慕烨承看着不老实的孩子,眼睛里都是温柔。

    “才六个多月,你还想多大?”夏笙笙看着慕烨承笑道。

    真好,真的是个小公主,思夏应该会很开心。夏笙笙在心里想着。

    慕烨承送夏笙笙回去的时候,差不多也要吃午饭了,他把饭做好,完完全全就是二十四孝好老公,把夏笙笙这几天该做的,不该做的,都给交代了个遍,这才是解开了围裙。

    “你这次要去多久啊?”夏笙笙看着慕烨承的背影,眼里有了不舍的情绪。

    “很快的,两三天就回来了。别太想我哦,虽然我知道你肯定没有我会睡不着的…”慕烨承说着,便是直接把夏笙笙抱在了怀里。

    然后牵着她,来到餐桌旁,让夏笙笙坐在他的腿上。

    慕烨承把夏笙笙爱吃的东西都拿到面前,虾也一个个剥好了,这才把虾肉送到夏笙笙的嘴边。

    “张嘴,得多吃点。你现在还是太瘦了。”现在的夏笙笙已经一百多斤了,可是慕烨承看着她笑笑的身子,还是不满意。

    “已经很胖了啊…”夏笙笙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却是很配合的张开了嘴。

    慕烨承知道夏笙笙喜欢吃虾,所以在做虾的方面,也是很讲究,做出来的口味极好,夏笙笙很爱吃,小嘴鼓鼓的,不停在咀嚼。

    “那么小一只,真看不出来,你肚子里还带着一只小宝贝…”慕烨承眼里都是宠溺,还掐了掐夏笙笙现在稍稍有些肉的脸颊。

    “哎呀,你干嘛呀…都是油…”夏笙笙有些嫌弃的看着慕烨承,他的手上,还留着刚刚剥虾的油渍,就这样掐她的脸,掐的满脸都是了…

    “呵呵,没关系,帮你处理掉。”慕烨承一个坏笑,便是直接亲上了夏笙笙的脸颊。

    夏笙笙只觉得脸上突然被柔软一击,然后慕烨承温热的舌,便是开始舔着她的脸庞。

    夏笙笙的皮肤很好,光滑细腻。二十四岁的年纪,却依然嫩的像个十八岁的少女。怀孕的夏笙笙,不施粉黛,慕烨承很喜欢,亲上去烨一点没有压力…

    “哎呀,你干嘛啊,都是口水。”夏笙笙的脸上爆红,她其实并不嫌弃慕烨承的亲吻,但是为了缓解尴尬,她这才是傲娇的说着这样的理由。

    “嫌弃我了?”慕烨承看着夏笙笙,夏笙笙不知如何反应,却只能低着头。

    “不说话就当你喜欢咯?!”慕烨承说完,便是继续亲上夏笙笙的脸蛋。

    夏笙笙只觉得脸上很痒,心脏跳得极快,满满的些涩。

    恰逢慕父和蒋芸回来,两个老两口,便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蒋芸老脸一红,把手往眼睛上一捂。嘴里叨念: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慕父是个沉默的人,看到儿子儿媳这般,也有些不好意思。

    夏笙笙看着门口进退不知的老两头,脸更是红的能滴血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慕烨承,都怪他,现在自己这么尴尬,简直脸都是快没了…

    慕烨承只是低头抿嘴一笑,没有说什么,夏笙笙在他心中,还是这般害羞。记得五年前,自己追她的时候,她也总是这般羞涩的模样。

    “呵呵,别低了,再低头就能撞地上了。”慕烨承调侃夏笙笙,便是起身,把她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爸妈,我今天要出差几天,我不在家的时候,麻烦你们好好帮我照顾一下笙笙了。”慕烨承说完,蒋芸就一个劲的点头,自己的亲儿媳,她怎么可能不疼?

    夏笙笙后来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到了房间以后,就是默默的帮着慕烨承收拾东西,本来他是想阻止的,因为阿标已经帮要用的都是收拾好了,不过话刚开口,便是被夏笙笙一句话堵死了。

    “出差得用我收拾的东西,这样,你在外面,就能时时刻刻想着我了。”慕烨承看夏笙笙这般沉默的关心,他的心里也是暖暖的。

    慕烨承到美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和阿标直接下榻了早就安排好的酒店,这才是两人在房间里讨论了起来。

    “这几天在美国,应该有些事情会好查很多,你尽快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慕烨承说着,便是看着窗外的繁华,眼神里带着明灭的光。

    他提前两天过来,就是为了多找一些当年史密斯家族,和蒋家有牵连的事情。

    希望这两天,能一切顺利。

    “已经派人在联系了。四十八年前,曾经美国西部的那件事,应该很快就会有眉目了。”阿标信誓旦旦的说着,慕烨承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是点了点头,阿标做事,他还是很放心的。

    “你回房吧。晚了,我也要睡了。”慕烨承下了逐客令,阿标很快便是点了点头,便是退了出去。

    阿标一走,慕烨承便是本性暴露,他掏出手机,看着手机屏幕,居然一个电话和短信都没有!

    夏笙笙你个小白眼狼,都不关心关系你老公!

    慕烨承肚子里憋着怨念,一直盯着手机,莫约盯了半个小时。

    “叮”的一声,慕烨承双眼突然亮了起来。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短信箱,结果他的脸,立马又是阴沉了下来。居然是条垃圾短信!

    慕烨承心里越想越郁闷,也不知道夏笙笙这个死丫头在干嘛,居然都不找他。

    而远在燕城的夏笙笙,此时也在等着慕烨承的电话。

    她知道美国和燕城的时差还挺严重的,现在这里是白天,可能慕烨承那里已经是晚上了。

    她看了好几眼手机,心里都在闷闷的想着:慕烨承在干嘛?到美国了吗?怎么不给她打电话?是不是睡着了?

    她越想越气,想着男人一出门,果然就变的不靠谱了!

    慕烨承纠结了半天,这才是最后憋不住了,打通了夏笙笙的电话!夏笙笙看到来电,本来阴郁的脸,瞬间变的明朗了起来。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夏笙笙自言自语,这才是接起了电话。

    “嗯?什么事?”和之前的开心不一样,夏笙笙此刻,却是有些傲娇的放冷了语气,慕烨承在电话那头,听的差点都快气死了。

    这死丫头,都不慰问一下出差的老公,语气还那么冷淡,这些日子,真是白疼她了。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慕烨承的语气有些幽怨,夏笙笙一听,立马就是乐了。她能从慕烨承的口气里,感受到他现在的心情和表情。

    她捂着嘴偷笑,让自己不笑出声。

    “那你到了那里,怎么不给我报个平安?”夏笙笙回怼,慕烨承还真的是瞬间哑口无言。

    “你都不问问我到没到,我怎么给你保平安。”慕烨承思量了一会,冒出这样一句,夏笙笙瞬间脸就是黑了,慕烨承在自己面前可乖了,这出一趟差,翅膀都变硬了,知道和自己顶嘴了?

    “你这是在怪我?”夏笙笙语气有些沉,慕烨承立马就听出了老婆大人的情绪不好了。

    很快,他就是怂了…

    “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应该一下飞机就找你的。”慕烨承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对夏笙笙,自己永远只有妥协的份,看来这辈子都只能做可怜巴巴的农奴了,没有翻身之日了…

    “怎么听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夏笙笙轻嗤,慕烨承瞬间就是无奈了…这样都能被听出来。

    “没有呀。”

    “老婆,我想你了。”慕烨承瞬间就是转移了话题,夏笙笙一听慕烨承说想她了,嘴角这才是再次勾起了愉悦的笑容。

    “怎么?突然那么煽情啊?”夏笙笙抿唇一笑,其实女人,还是喜欢自家老公对自己的甜言蜜语的,就好比现在的夏笙笙。

    “没有煽情啊,这才十几个小时,没见到你,心里就空空的,老婆。我们开个视频吧?”慕烨承试探性的问着,以前和夏笙笙聊天,两个人都是很淡定的,这次慕烨承主动提出要开视频,他怕夏笙笙突然觉得奇怪。

    不过事实,慕烨承确实是想她了。

    “视频?那你打微信吧。”夏笙笙这次没有拒绝,其实她知道,慕烨承本质,就是个大男孩,不过对外人,他比较冷淡罢了。

    夏笙笙想着,便是直接打开了微信,倒是主动打了过去。

    慕烨承看到夏笙笙的瞬间,整个天空都觉得是亮了。

    “在工作?累不累?不是上次答应我在家里安心的养胎了吗?老公养得起你的。”慕烨承看着夏笙笙穿着一身正装,心里说不出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