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86 寻找到的徽章
    又是一轮折磨以后,蒋怡菲再次想一块破抹布一般,被丢进了那个小房间。

    李家主居高临下的看着奄奄一息的女人,眼里满满的不屑,一个冷笑过后,便是猝了一口口水,在蒋怡菲的脸上。

    蒋怡菲无力反抗,虽然觉得深深的羞辱,却依然是闭着眼睛,任由李家主的羞辱。

    “贱人!还给我装睡!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醒着!”李家主看着蒋怡菲的反应,更是来的气愤,他想看这个女人不住的哭泣哀嚎,却是想不到,蒋怡菲却是一点反应都不给他!

    “啪!啪!啪!…”接连着几个巴掌,又是把蒋怡菲打的晕头转向。

    “来人!”李家主一声吆喝,外面的女仆都是战战兢兢的不敢进来,现在已经黄昏了,天空血红色,有些诡异,进这个房间,真的是会让人吓破胆子的!

    “人呢?!都死了?!”李家主久久没有等到来人,心里更是遮掩不住的怒火。

    几个女佣无奈,只能猜拳,这才是推出了一个新人,有些胆怯的进了小房间。

    “家…家家家主…您,您有什么吩咐。”女佣低着头,根本就是不敢看房间里的东西,说话都是结巴的。

    “去给我拿拶具来,我要来上拶刑。”他说完,女佣脸上,就满满都是骇然,蒋怡菲那么快就要走以前那些夫人们的老路了吗?

    以前那些夫人们犯了错,都是责罚个三五天,才会上刑罚的,然后再虐上个三五天的,让她们感受一下生不如死,最后才会了结了的。

    这个蒋怡菲,这才是最简单的责罚期而已,不过…今天才是第二天啊!

    女仆身子有些颤抖,李家主一个冷眼扫过去,她更是抖得厉害了。

    “还不快去拿!”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李家主一声呵斥,女仆立马就是转身就跑,李家主阴鹜的气息,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她朝着器具房疯狂奔去,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便是一家来回了。

    女仆小心翼翼的把刑具放在了李家主的手里。

    蒋怡菲现在就是想装睡,都是不行了!

    她脸上,写满了惊恐。

    “怎么?不睡了?我还以为,你会生生的给我上刑疼醒呢…知道那么早,你就上刑了吗?”李家主凑近蒋怡菲,说的神秘。

    蒋怡菲眼睛里都是害怕,疯狂的摇头。

    “因为啊…我不喜欢太自以为是的女人。呵呵,以为装睡就能骗我?你还是太嫩了点!”他说完,便是一把踩住了蒋怡菲的腰肢,让她动弹不得。

    蒋怡菲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自从昨天从医院回来以后,便是米水未进了。现在的她,根本就是没有丝毫反抗的力气。

    李家主直接把拶具套进了蒋怡菲的十指里,十指连心。蒋怡菲想要退缩,却是换来更多的拳打脚踢。

    她肿着脸,无助的摇头…李家主看着她哭泣,更是心情大好。

    “贱人!这都是你背叛我的下场!”说着,他便是直接将拶具收紧。

    蒋怡菲只觉得刹那间,手指被积压的痛处,让她忍不住哭出了声。

    “李家主,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蒋怡菲跪在地上哀求着,李家主却是越来越大力的收紧。直到她的双手,都是被夹出了暗紫色,李家主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松手了,=。

    他抬起手,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多,他和一位当红女星,约了今晚八点的春宵一刻…

    “哼,今天就先放过你!”李家主一个冷哼,便是转身出去了。

    蒋怡菲如释重负的瘫软在地,总算是走了,总算是走了啊!她妈咪,到底什么时候来救她,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太痛苦了!

    “好好看着这个贱人,可别让她寻死了,我可是还没折磨够呢!”李家主出来以后,便是交代了站在门口的女仆,女仆们一个个都是头点的像捣蒜一般。

    蒋怡菲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死死的盯着那个新瓶子里泡着的死胎。那是她五个月的孩子…

    蒋母看着蒋老夫妇出去散步了,这才是蹑手蹑脚的进了他们的房间。

    这两个老夫妻的作息还算是规律,每天吃完饭后,都会出去在附近转悠个半小时才会回家。而蒋父常年是不在家的,现在家里,也只有蒋母和一众佣人们。

    蒋母找了个借口,遣走了佣人们去做事了。到了蒋老夫妇的房间门口,却是凑上来一个蒋老太太的贴身女佣。

    女佣的眼神很是傲气,看蒋母根本没有什么恭敬的色彩。

    女佣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是确是深得蒋老太太的喜爱,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她在身边伺候着。

    而且这个你不用,能在这个家里,这般的高傲,无非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和蒋父有染。

    这在蒋家,这件事,似乎都不是什么秘密了。有时候一些多嘴的女佣,都会似怜悯的讨论蒋母这个正房的太太…

    蒋母看到眼前这个女佣,心里自然也是有火气的。

    抢自己丈夫的小贱人,她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感?何况这个贱人,根本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夫人,您往这儿走,鬼鬼祟祟的,这是准备干嘛呢?”女佣眼睛朝天,语气讽刺。

    蒋母生生压制她的怒气,便是笑了笑。

    “没什么,就是在家里到处走走,毕竟,我也是这个宅子的主人啊…”蒋母这话,也有些呛这个女佣的意思,想让她知道,这个女佣的身份,是多么卑贱。

    女佣的出身很普通,留在蒋家这些年虽然也是顺风顺水的,但是终究是改变不了她是一个佣人的事实!

    蒋家老夫妇也算是承诺自己,只要给蒋家生个儿子,这蒋家夫人的位置,可就是她的,可是这女佣的肚子不争气,每次都是怀不上,而起蒋父的"qing ren"太多了,几乎都是不会回来留宿的,所以这女佣的机会,也就是更小了。

    现在被蒋母讽刺,她更是觉得自己窘迫不堪。

    “呵…主人?”女佣一个冷笑,脸色确实如同蒋母所预料的一般,很是不好。

    蒋母也是不跟她的嘲讽多计较,她现在心里,是心心念念想着怎么进蒋老夫妇的房间。

    “哼,是不是主人,你难道还是看不懂的吗?果真的贱婢,一辈子都是只能为奴为婢的,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都是没有。”蒋母说完,便是直接推了这女佣一把。

    “去,我渴了,给我弄一杯果汁来…”蒋母说的趾高气昂,她是这些年来,第一次展现那么大小姐的一面。

    她今天这般,也都是为了蒋怡菲!

    女佣看着蒋母的颐指气使,瞬间心里憋得慌,但是却是不敢拒绝。

    确实如同蒋母说的,她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而她,只是个小小的佣人。

    虽然蒋母在蒋家不受宠,但是要是真的发起狠来,自己的小命运,可都是捏在她手里的。

    蒋母看着女佣带着怨气,越走越远的背影,这才是松了口气。

    她环顾四周,是确定没人了,这才是手上哆嗦着,打开了蒋老夫妇的房门。

    蒋老夫妇的房间很是古色古香,两老夫妻的床,是雕花的大床,大床上还是挂着一帘蚊帐。房间里烧着檀香,袅袅细烟,还是有些梦幻的。

    床底下是完全的镂空的。

    蒋母立马,就是钻了进去,她一块块的看着这里的地砖。心头算计着。

    菲菲说是最中间的那一块,她找到了一片大概的位置,便是一块块的开始扒拉了起来。

    她的时间不多,外面的女佣做一杯果汁,也不过是十分钟的时间,而且,蒋老夫妇,估计也是快回来了。

    蒋母满头大汗,一块块的扣着地砖,因为扣的太急,手上都是抠破了。

    她根本不管不顾自己的伤口了,她唯一的信念,就是快点找到蒋怡菲交代自己的东西,然后明天一早探探蒋家人的口风。

    若是不肯帮菲菲,那么她,也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机会,去找史密斯家族的人了!

    她一块块地看着地砖,这是最后一块了,她心里,不由的有些忐忑。

    蒋母手上都是颤抖了,这才用尽全力,去抠开了那块瓷砖。

    “呲哩”一声,瓷砖清脆的声音,让蒋母心头大喜,是了!就是这块砖了,动了!

    她快速的扒拉了开来,果然,在扒开了以后,蒋母便是看到了一个木匣子。

    她小心翼翼的把瓷砖放在了一旁,趴在床底下,把木匣子拔了出来。木匣子上面没有上锁,她很简单的,便是打开了。

    她打开的瞬间,看到了一块明黄色的布帛,包着一块圆状的物体。

    蒋母迫不及待,便是直接拆开了布帛,果然如同蒋怡菲说的那般,是一块徽章,徽章很精致,很好看,蒋母突然就是笑了,对她而言,这便是蒋怡菲的救命稻草。

    她急匆匆的吧徽章放在了口袋了,再是把东西,一件件的放回了原处。

    蒋母出来的时候,刚好走到客厅,厨房里佣人,便是端着那杯果汁,款款的走了过来。

    蒋母现在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也不知道她刚刚进房间的举动,有没有被这个女佣看到。

    女佣看蒋母盯着自己看,也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低声嘟囔了一句。

    “看什么看!老女人。”她说完,便是朝着蒋母白了一个白眼,就是离开了。

    蒋母看她那个模样,心里想着,应该是没有被发现吧…她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这才是端起了桌子上那杯果汁,一饮而尽了。

    “你个老头子,色性不改啊!年纪一大把了,出去散个步,都能盯着人家小姑娘直看!”门口骂骂咧咧,蒋母知道,是蒋老夫妇回来了!

    蒋母瞬间便是惶恐的起身,起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口袋,在确认再三后,发现是没了危险,这才是挂上有些不自然的笑容,打起了招呼。

    “爸妈,回来了啊…”她笑得很假,蒋老太太一脸狐疑的看着蒋母。

    “今天笑得这幅样子作什么?真是个骚狐狸。”蒋老太太一直都是这样叫蒋母的,蒋母也在就是习惯了。

    “没什么,就是看到您们老两口感情那么好,我看了羡慕。”蒋母是第一次说出这般奉承的话,果然蒋老太太听了以后,脸色也是好了不少。

    “哼,算你有些眼力,我和老头子可是在一起半个世纪那么久了。哪里是普通的贱人,就能插得进来的?”蒋老太太指桑骂槐,蒋母自然也是听出了她针对的意思。

    她只是笑笑,没做反驳,毕竟,反驳了也是没有用的。

    “那爸妈,您两聊着,我有些困了,就先上去睡了。”蒋母这才是打了声招呼,便是上楼了。

    上楼以后,蒋母便是一遍遍的拨着蒋怡菲的电话。

    她心里不免担忧,蒋家的人,是根本会问蒋怡菲的死活的,要是她这个当妈的,还是不担心她,菲菲就真的是死在外面都是没人知道了。

    她打了二十多通,确定是打不进去了,这才是有些无奈了挂了电话。

    ------题外话------

    小伙伴们晚安啊。拜拜咯,我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