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84 恐惧,蔓延全身
    蒋怡菲被一群女仆极为恶劣的带去了那间房子,她现在浑身痛疼,脑子也是昏沉,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早浑身是血。似乎还有一种下坠感,在牵引着自己。

    蒋怡菲苦笑,这孩子,已经是流了,她能清晰的感觉大…

    五个月的孩子,已经不小了…

    佣人们极为嫌弃又恐惧地把她扔在了这个房间里,便是化作鸟兽四散,一个个逃一般似的。

    蒋怡菲只觉得自己又困又累,便是在冰冷的地板上睡了过去。

    她在昏睡中,隐约听到了有人抱怨的声音,可是双眼却沉是千金,根本醒不过来。

    “天哪,这里好恐怖啊。张医生,也就您能受得了这里,我…我好害怕…”一个女仆声音里带着哆嗦,自言自语了好一阵子。

    “把死胎取了,咱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呵,这对我而言,也没什么恐怖的。毕竟,学医的嘛…什么没见过。”男子说完,便是不再言语,只听见女仆牙齿打颤的声音…

    蒋怡菲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她依然觉得身体很疼,但是那种小腹的下坠感,却是没有了,她低头,看着早已干瘪的肚子。说不出的心情。

    她平复了情绪,这才是抬头,可是眼前看到的一幕幕,却是让她突然间崩溃的失声尖叫!

    “啊!”她看到了什么。一个个透明的罐子里,有被蓝绿色液体泡着的胎儿,不止一个,是好几个!

    四周满满都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骷髅,还有各种内脏…

    墙壁上,还有硕大的泡着福尔马林的…尸体。大概有三具,其中两具算是完好,还有一具,却是以人彘的形式。

    蒋怡菲只是看了一眼,便是心跳如雷,仿佛自己快要被吓死了,而且她的嗓子眼,也是一阵阵是恶心袭来,她忍不住想吐。

    她大概已经是猜出了这些尸体的身份了。这些尸体,都是女人,且一个个双眼瞪大,看得出死前的恐惧。

    蒋怡菲浑身颤抖,低下头甩着,试图把那些记忆,都是甩出脑海,她平静了一会,便是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着那一个个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孩子。

    蒋怡菲的视力很好,远远地便是能看到这些瓶子上贴着的纸,上面写下的文字。

    林秀之子,出生八个月,亲子鉴定得,99。99%非亲生子,沉水中,三分钟窒息而亡。死期1999年,6月14日。

    张燕之女,孕期八月,羊水刺穿,亲子鉴定得99。99%非亲生子,引产,死胎。死期2008年,4月29日。

    苏小青之女,孕期四个月,流产,流产胚胎,亲子鉴定得86。88%非亲生子,胚胎。死期2010年,8月23日。

    蒋怡菲之子…

    蒋怡菲!

    蒋怡菲突然间便是呆滞!那个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小的孩子?是她的?

    她继续往下看去,便是突然间心如死灰。

    蒋怡菲之子,孕期五个月,打致流产,李某人经鉴定,精子存活率0。002%,几乎终身不育。遂,此子,非亲生!死期,2017年,12月11日…

    蒋怡菲刚刚坐直的身子,此时却是轰然倒地。

    是的了,这些,都是李家主曾经的“孩子!”

    他有那么多任妻子,也有那么多的"qing ren",总是有想要拿孩子,拴住李家主的女人,而这些女人,的出来的孩子,一个个都是经过鉴定的,都是非亲生。

    其实,蒋怡菲哪怕是现在不做亲子鉴定,等她生下了孩子,以李家主谨慎的性子,也是会给孩子做亲子鉴定的。

    蒋怡菲现在心里满满都是绝望,也带着些许的委屈。

    她几乎是可以肯定,这个孩子是李家主的,为什么那些女人的孩子,都是做过了亲自坚定的,而只有自己的孩子,却是因为一个身体检查书,就是如此判了死刑。蒋怡菲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她眼泪又是流了出来,在如此昏暗恐怖的环境里,她眼睛都是因为惊吓,没有了焦距…

    门是早上被打开的,蒋怡菲自从半夜醒了过来以后,便是没有再入眠了。她听着“吱呀”作响,慢慢开启的门,想朝着外面看去,却是被阳光刺痛了眼睛,忍不住拿手去挡。

    “贱人!快给我们自觉点出来,不自觉的出来,外面进去了,可是免不了一顿打的!”外面的女仆因为害怕里面的环境,都是一个个都是在门口踌躇着,不愿意进来。

    但是这是家主交代她们的,让她们带着蒋怡菲去院子里,她们又不能不做,只能字啊门口叫嚣着,威胁着。

    蒋怡菲一个苦笑,真的是树倒猢狲散啊。以前的自己,在李家那么风光,一群狗哪里敢嘤嘤狂吠,现在自己落难了,一个个恨不得都要来咬自己一口。

    蒋怡菲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

    她知道,一昧的躲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办法。她现在要是躲了,可能接下来,李家主对自己的惩罚,会更甚。

    蒋怡菲还是知道衡量的,她不想下场太过凄惨,那么久只能妥协。

    她支起疼痛的身子,终究还是有些求生欲望的。

    “你们给我打个电话,我便是出去。”她现在,还不想死,自己才只有二十几岁,正是大好的年华,不想变成墙壁上的那些…

    女仆们在门口,听到蒋怡菲的条件,都是一个个不屑的开口。

    “得了吧你,想打电话求救?没用的,曾经那些夫人,也是找娘家求救了的。那些家里有些本事的,也紧紧是把女人的尸体带走了。”

    “诺,你呆着的屋子里的那些个女人,都是家里没什么背景的,连尸体都是带不走的,你死心吧…结果已经注定了!”外面的女佣,毫不留情的说着,蒋怡菲却是心里咯噔一下,李家主难道真的是有那么大的势力?

    自己可是蒋家的大小姐啊,再怎么,蒋家为了面子,也不会不管自己的,蒋怡菲心里笃定,还是哆嗦着开口了。

    “给我打个电话,五百万!钱就在我房间里,你随便拿一张卡过来,我告诉你你们密码!”蒋怡菲知道,自己最后的一点机会,便是拿钱,换这一通电话的机会了。

    女佣们听见蒋怡菲给出的条件,一个个都是心头垂涎。

    五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啊,这得在李家做十几年的活,才会有的。

    女佣们权衡着,各个面面相觑。他们想着,要不到时候,拿了蒋怡菲的钱,连夜就走,这样,到时候销声匿迹了,这五百万,可就是彻底的攥在手里了。

    “你们觉得怎么样?”随行的三个女佣,但是蒋怡菲电话只是打一通,那么其他两人…怎么办?在利益面前,三个女佣,都是面带些许争夺。

    “我们可是有三个人的。”最平静的一个女佣,直接就是朝着门内的蒋怡菲说道。直截了当。

    三个人的话,她们都是各不相让的。

    “我每张卡,都是不少于两千万的,我告诉你们密码,里面是钱,平分。”蒋怡菲这话一出,三个女佣,眼睛都是瞬间的发光了。

    每张卡都是不少于两千万啊,那么意思就是,他们很有可能,每个人都能分到个六七百万的。这和刚刚蒋怡菲许诺的,又是更多了。

    三个女佣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这才是掏出了手机,放在地上,朝着门内滑去。

    蒋怡菲拿过手机,用最快的速度,便是拨通了蒋母的电话。

    “妈!你快来救救我,李家主,他要弄死我!”蒋怡菲一接通了电话,便是泣不成声,她现在唯一活命的机会,就在蒋家了!

    “菲菲!菲菲你怎么了?!”蒋母本来是在睡午觉的,突然听见蒋怡菲的求救声,直接就是被吓醒了。她语气带着着急,直接就是问着蒋怡菲的情况。

    “妈!我求求你,一定要说服爸和爷爷奶奶,让他们救我啊!李家主要杀了我…因为,因为我…我出轨了,他还怀疑,我的孩子不是他的!”蒋怡菲在蒋母的面前,也是不愿意说谎的,蒋母听到这般,却直接也是愣了。

    “菲菲!你怎么那么糊涂啊,妈咪之前怎么交代你的啊,这个李家主,是比畜生还要畜生的存在啊!”

    “他虽然在英国的家业,是比不上慕家的,但是他背地里,干着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啊!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不听话!?”蒋母在电话那头,也是哭泣起来。

    李家主是什么样的人,整个英国都是知道的。

    蒋怡菲怎么就是那么不懂事。

    “妈,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只想好好地活下去啊。妈…我求你了,你去求求爸爸和爷爷奶奶,我好歹也是蒋家的大小姐啊!”蒋怡菲哀求着。声音悲恸。

    蒋母无奈,只能哭泣。

    “菲菲,咱们蒋家,斗不过李家的啊!你爸爸和你爷爷奶奶他们,都是铁石心肠的人啊!妈妈怕,怕他们不愿帮你!”蒋母直言不讳,蒋怡菲更是跌坐在地。

    是的,蒋家都是什么样的人,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如果她是个男丁,蒋家人肯定是会为了自己倾尽一切的,可惜自己,是蒋家最厌恶的女孩!

    蒋家人,十有八九,是不会帮自己的!

    蒋怡菲闭上眼睛,真的是绝望了,心如死灰。但是须臾,脑海里却是出现了一枚徽章!

    这是她小时候,偶然在爷爷奶奶的房间里翻到的,那时候,因为自己翻到这枚徽章,还被爷爷奶奶痛打了一顿。

    后来慢慢长大,自己也有了些实力,这才是满满的把这徽章的来历,查出了一些。

    这是史密斯家族的族徽,一般族徽,都只能在身份地位特别高贵的人出现。她不太懂这个徽章的具体含义,但是蒋怡菲知道,这个徽章,出现在蒋家,就是极为不同寻常的。

    那时候的自己,经常和慕烨承接触,而慕烨承和自己接触最多的时候,便是想问问蒋家和史密斯家族的来往。

    那时候的蒋怡菲也是有私心的,把自己知道的小秘密藏着掖着,一直以为是慕烨承想要得到和史密斯家族的合作。便是就想慢慢的吊着慕烨承。

    毕竟那时候的蒋怡菲,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情有可原,史密斯家族,是整个美洲最强大的家族。是所有商人,想要谋求的合作伙伴。

    但是如今想想,却是发现了许多的漏洞。

    这般强大的家族,本就是高傲睥睨的存在,却能跨国一个大西洋,和远在欧洲的小小蒋家合作,这简直就是让人十分的不可思议的!

    而且,蒋怡菲是在六岁的时候,就是看到过这枚徽章了。但是,明面上,史密斯家族,和蒋家的合作,也才不过十几年而已。

    但是距离自己找到那枚徽章,到现在的二十多年的时间,这其中,都是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