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80 帮她推蒋怡菲下水
    蒋怡菲心情大好,便是看着自己光秃秃没有色彩的指甲,心里有些不喜。自己是很爱美的女人,可是李家主这个死老头,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谣言,说是女人怀孕的时候,什么都是不能用,为了孩子好。

    蒋怡菲知道自己的目的,也只能顺从着,其实心里,是憋闷的可以。

    她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那么美,却是完全失去了颜色,心里更加的烦躁。便是直接起身。

    后院里的哀嚎,还在继续,蒋怡菲故意把肚子挺得更大,便是慢悠悠的走到了香香的面前。

    几个老佣人下手还真的是不留情,直接把香香的脸蛋,花的血肉模糊。

    香香在一旁低声的抽泣,她眼里都是仇恨的色彩。蒋怡菲这个女人,真的是太狠了,把她最重要的东西,都是给毁了!

    她这辈子,是真的完了!

    蒋怡菲看着趴在地上不断低声抽噎的香香,更是讥讽的勾起嘴角。

    “啧啧啧,这脸蛋,怎么那么丑啊…家主看到,肯定是不喜的。那么丑的女人,怎么能留在李家呢…嗯…我看看,是得换些佣人了。”蒋怡菲说着,便是高傲的抬起了头颅。眼里不屑,仿佛香香是一个垃圾一般。

    小玲捧着同样被花了的脸,只能坐在地上,一声不吭。

    蒋怡菲看着小玲,心里也在算计。这好歹是李家主派给自己的,要是轻易处理了,到时候自己,也是比较难说,至于这个香香,她可是有足够的理由,撵走她。

    “小玲,你是知道错了吗?以后对主人,还会不会不忠啊?”蒋怡菲居高临下,小玲被叫到名字,身子就是一个哆嗦。

    她疯狂的摇头,低着头的样子,显得很是卑微。但是她的眼里,也是流露着和香香同样的仇恨。

    虽然她也只能算姿色平平,但是终究是女人,哪有不在乎自己脸的呢。

    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蒋怡菲就是毁了她们姐妹两个,她哪里会不恨。

    “夫人我知道错了,小玲日后必定是忠心耿耿的。”小玲立马表态,蒋怡菲看她这副模样,这才是冷然一笑,语气有些不可一世。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呵呵,都散了吧,香香你这个贱丫头,自己收拾收拾准备离开吧,半小时后,就别让我看到你了。”蒋怡菲把心里所有的郁闷,都是释放了出来,这才是踏着高贵的步子,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在几哥老仆人的搀扶下,离去了。

    蒋怡菲走远,香香便是嚎啕大哭。

    “我一定!一定会报仇的!蒋怡菲那个贱人,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小玲姐,我对不起你!”香香扑进了小玲的怀里,小玲也是擦了一把眼泪,便是捂住了香香的嘴巴。

    “香香,这话,千万不能说出来。快去收拾收拾离开吧,蒋怡菲是多么毒的女人,咱们姐妹,也算是见识过了。”小玲低声交代,姐妹两个互相搀扶,捂着自己已经破相的脸,流着泪水,这才往佣人房走去。

    香香收拾的很快,基本上没有带走什么东西,只是把李家这些年来弄到的值钱的宝贝,给带走了。当然,也包括了李家主的那张卡。

    蒋怡菲站在阳台上,看着香香落魄的背影,这才是心满意足的一笑。

    得罪她的人,这算是最好的下场了,要是自己真的是不喜,香香的命,也留不过今天了。她看着香香不过是个下贱的佣人,也是翻不起什么风浪的,这才是给她留了条命。

    …

    夏笙笙看着电脑里发来的信息。满满都是李家主的生平事迹,还有各种习惯爱好。还有蒋怡菲嫁给李家主以后的一系列事迹。

    今天蒋怡菲还划花了两个女佣的脸?

    夏笙笙看着这个消息,嘴角也是意味深长的一笑,蒋怡菲果然还是和以往一般毒辣啊,不过,她这是为何,要划花了女佣的脸?她心中疑惑。

    很快,便是回了一封邮件:从这个被赶出去的女佣下手!

    …

    香香拿到一组照片,满脸都是不可思议,她已经被赶出李家有一个礼拜了,李家主并没有再找她了,香香现在才是知道,这个李家主,只是玩玩自己的而已。

    她双手捏紧手里的照片,更是咬牙切齿。

    “蒋怡菲,你把我害成这样,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呵,现在,你不就有把柄,落在我的手里了?”香香继而,又是看了照片上的男女,果然是李婶的儿子呵。李婶的儿子,和蒋怡菲,还真的是亲密呢,亲吻?哦不,可能还会有更刺激的事情呢?

    她还记得,那天李婶,划自己的脸,是最用力的!

    这些人欠自己的,她要一个个的还回来!

    她又是发了一条短信:我要更加劲爆的照片,价钱加一倍!

    李家主给她的卡里,有两百万。香香最近为了蒋怡菲的事情,她已经是花了十几万了,从前的香香,是爱钱如命的,但是现在,她愿意!

    何况,现在用的,也是李家主赏给她的卡而已。她就要用着蒋怡菲老公的钱,然后,再去打垮蒋怡菲这个贱人!

    …

    “夏总,这个女仆果然有问题,她这些日子,都是有大额转账的,用的是李震的卡。”琳达的话,一语中的,李家主的性子,夏笙笙这两天看资料,也算是揣摩个清楚了。

    他是典型的封建男人,古板,好色,抠门。对女人,更是看做玩物,却是要求女人对自己忠贞不二。但是,却奇葩的抠门,自己身边是女人,都是少有得到过他的好处的。

    就连蒋怡菲,也算在怀孕以后,才是得到了他的一切家产和股份的。

    夏笙笙讽刺一笑,大男子主义?还抠门?

    那事情就很好解释了,那个被蒋怡菲赶出李家并且划花了脸的女仆,肯定是和李家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至于是什么不可告人,夏笙笙用脚趾头猜,都是猜到了。

    蒋怡菲容不下那个女佣,毕竟蒋怡菲那么恶毒的女人,虽然是不喜欢李家主这样的糟老头的,但是毕竟她是正妻,怎么会容得下眼里的沙子?

    夏笙笙思考着,便是越来越想笑。

    这事情,还真是有趣的可以啊!

    “这女佣的花费,都是干嘛了?抓蒋怡菲的小辫子?”夏笙笙一猜就中。蒋怡菲都这样对那么个女佣了,那个女佣不恨,才怪了。

    而且她也是看了那个女佣的资料了,也是出了名的抠门啊,现在突然舍得这般花钱,肯定是极尽所能想要整蒋怡菲吧?

    “夏总,您怎么猜的那么准?那个女佣,最近确实是在找私家侦探,在查蒋怡菲的事情。”

    “而且,这女佣也算是机灵,知道从那方面下手。”琳达的话,两人都是心知肚明。

    李家主依旧快六十了,一个大半个身子都是踏进棺材板的人,怎么能满足依旧年轻貌美的蒋怡菲呢?何况,蒋怡菲嫁给李震,也不是什么心甘情愿的…

    夏笙笙纤长的手指,敲着办公桌,另一只手,拖着头,仿佛在思考什么。

    “人家那么尽力想拉蒋怡菲下水,咱们也得帮一把是不是?”夏笙笙沉默良久,这才幽幽开口,琳达也是看着夏笙笙狡黠的模样,有些宠溺的笑着。

    她比夏笙笙要大很多岁,两人这些年来的接触,琳达也是把夏笙笙当做妹妹一般看的。

    “好的,我明白了。估计咱们插手了,这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大新闻传过来了。”琳达笑着,便是出去了,顺手,还是把夏笙笙的办公室门关上了。

    夏笙笙坐在沙发上,歪着头。冷笑。

    大新闻么?还真是期待啊!也不知道几天才能看到呢,是三天,还是五天呢?

    …

    香香没想到,这次的照片,来的那么快!她看着照片上的两个人影,脸上满满都是激动的模样。

    虽然照片拍的很模糊,灯光看起来也很暗,但是照片上女人的模样,却是很清晰的。

    蒋怡菲搂着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热情的激吻。而且地点…就是在蒋怡菲的房间里。那个男人的身材,一看就不是李家主。

    香香看着照片,笑得开怀,哈哈哈!蒋怡菲啊蒋怡菲!原来你才是真正的荡。妇啊!偷。情都是躲在自己家里偷,原怪,原怪李家主那般生性多疑的人,都是没有怀疑到蒋怡菲的头上。

    因为蒋怡菲,整天都是不出门的啊!而男人,都是主动的送上门的。

    香香还在怔怔的盯着照片,旁边的电话,却也是开始作响了。

    她看了一眼来电人,是小玲的。香香心里有些激动,立马就是接通了电话。

    香香十三岁就进李家做佣人了,那时候的小玲十五岁,两人在一起也有五六年了,一直互相照顾着。感情也是着实深厚的,何况现在,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喂,小玲姐。”香香声音有些撒娇,对着小玲,香香仿佛像个妹妹一般。

    小玲听到香香的声音,也是有些高兴的。

    小玲看了一眼房间,再去房门边,再三确认了门是锁上了,这才是躲进了卫生间里,压低了声音,说道。

    “喂,香香。蒋怡菲明天会去医院做产检,李震这个死老头也会陪着去。你最近,是准备好东西了吗?”小玲说着,便是摸了摸脸上嶙峋的疤痕,语气瞬间,便的恨了起来。

    香香也是听出了小玲的语气,心里也有共鸣,但是很快,便是笑了。

    “小玲姐,你就放心吧…我可是查到了好东西的!保证蒋怡菲这个贱人,是自作自受。小玲姐,很快,这蒋怡菲,估计就要和以前的那几位夫人一样了…”香香在李家做了那么多年,自然也是知道曾经那些夫人们背叛了李家主的下场的。一个个到后来,都是惨不忍睹的死去。

    而下一个拥有这种下场的,就是她蒋怡菲!

    “嗯,你小心一些,千万别亲自出面。我挂了,蒋怡菲现在,看我看的很紧。”小玲轻声说着,便是打算匆忙挂了电话了。

    蒋怡菲也许是知道自己和香香有些联系的,所以总是派人监视她,她每次给香香打电话,都是胆战心惊的。

    “好,我知道的,小玲姐你放心吧,你在李家,自己也小心。”香香也猜到了小玲在李家的处境,也不再多说,配合的挂了电话。

    小玲看电话挂断,立马就是删除了之前的通话记录。

    果然,不出所料,小玲刚刚删了电话,这立马就有人打了电话进来,是蒋怡菲。

    “小玲啊,你怎么去上个厕所那么久呢?我还以为自家的狗又不听话,在外面随处的乱打电话了呢…”蒋怡菲的话说的很难听,小玲只能忍着。

    还在她刚刚和香香的电话挂的快,不然蒋怡菲知道自己在占线,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夫人,没有,我真是上了个厕所,中午吃多了,肚子有些疼。”小玲说的情真意切,语气还要装出些许虚弱的感觉,这才是让蒋怡菲打消了心中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