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78 仿佛猝了毒的空气
    “说!是谁处理的鱼?为什么要害本家主的夫人和孩儿!”果然香香所料,李家主立马就是把矛头,指向了处理的人。

    处理鱼的那个女仆,被李家主吓得,立马就是跪都跪不稳了。

    女仆直接就是软了身子,堪堪就要倒地。

    李家主一看这人惊慌失措的模样,便是知道,这眼前的这个女人,便是处理鱼的那个女仆了。

    他脸色突然大变,直接就是冲了上来,朝着女仆的身子,就是踹了两脚。

    李家主是没有什么风度的男人,抡起了巴掌,“啪啪啪”的声音,立马就是回响在大厅里。

    其他的女仆,都是被李家主这样恐怖的模样,吓得瑟瑟发抖。

    蒋怡给躺在她温软的大床上,听着外面的训斥声,心情不免大好。今天,也算是她恃宠而骄,但是更多,她还有故意的成分。

    香香那个贱婢,以为整日里讨好自己,自己就是不知道她和李震的那些勾当了?

    李震这个花心的老头,平日里在外面花天酒地就算了,这女人,都是玩到家里了,这不是存心让自己不好过吗?

    蒋怡菲也是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这事,自己说出来了,反而会让李家主反感,那么自己,就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时不时的找些事情,她还就不信,这李震,能护着香香这个贱婢一辈子。

    小玲在蒋怡菲的身边伺候着,蒋怡菲刚刚又说想要喝鱼汤了,她这又是盛了一碗。蒋怡菲坐起身子,慢吞吞的喝着鱼汤,面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刚刚,我喝过鱼汤了吗?”蒋怡菲见鱼汤见底,这才是传出了幽幽的声音。

    小玲一个哆嗦,自然是知道蒋怡菲的意思的。

    “没有没有,夫人和小少爷都是觉得这鱼汤太腥了,很难喝!”小玲说的义正言辞,蒋怡菲看她那模样,这才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听说,你和楼下那个香香住一间屋子,关系还不错?”蒋怡菲声音尖细,却是让小玲听着,突然就是打了个哆嗦。

    小玲现在是明白了,蒋怡菲现在,是成心想和香香过不去了。她也是聪明人,虽然和香香有着私交,但是权衡利弊之下,她立马就是分清了自己该出于什么样的一个位置。

    “我是和香香住在一个屋子里的,但是关系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小玲低着头,唯唯诺诺的。

    蒋怡菲看着小玲的脸,想试图从她的脸上,找出一些破绽。

    小玲的父母,也是李家的家仆,她从小就是耳濡目染,自然懂得察言观色,现在蒋怡菲锐利的眼睛,在自己身上到处看着,她也只能压住心里的抵触,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

    “呵,希望如此。我可不想自己手下养的狗,总是胳膊肘往外拐的。”蒋怡菲说话毫不客气,直接了当的就是骂小玲是狗。

    小玲只能忍住心头的怒火,还得腆着笑脸。

    “夫人这是说的什么话,小玲从小就在李家,家主把我赐给您了,小玲就是夫人的人了,绝对是忠心的。”小玲讨好的看着蒋怡菲,蒋怡菲听到小玲这般说着,心情也是好了许多。

    “那你就退下吧,我要睡了,知道一会儿出去,怎么说了吗?”蒋怡菲拉起被子,躺下身子,看了小玲一眼。

    小玲立马就是点头。

    “我懂的夫人。”蒋怡菲看小玲这般乖巧的样子,这才是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她现在五个月的身孕,总是体乏犯困,现在只想躺下来好好的睡一觉。

    小玲看着蒋怡菲闭上了眼睛,便是退了出去。顺便,还是关上了她的房门。

    小玲一出来,李家主便是问她。

    “夫人喝汤了吗?”李家主的怒气还是没有消,他一心惦记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夫人喝不下去,喝了一口,便是吐了。”小玲说的很是小声。有些惶恐的看着李家主。

    李家主听小玲这样汇报,心头怒意更甚。

    “来人啊!把这个贱人拖出去!砍断双手,扔到后山去让她自生自灭!”李家主说着,便是直接有三五个大汉冲了进来。

    “别啊!家主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家主您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家主我不在这个家里干了,我主动走,求求您放过我。”女仆的哀求,十分的凄凉,李家主听着,却是铁石心肠,根本就是不动于衷。

    蒋怡菲在房里,听着这般嘈杂,虽然听不清楚说了些什么,但是她的嘴角,却是狠毒的勾起。

    她想着,外面那个哭嚎的,应该就是香香那个贱婢吧…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下场了。

    真希望自己明天一觉醒来,这个贱人,就不在这栋宅子里了。

    香香现在,虽然心头也是大爽,但是看着女仆这样的下场,心里也是惶恐的不行。

    她早就知道李家主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却是没想到,发起火来,居然那么凶残。

    香香不免把自己代入,要是刚刚自己没有突然反应过来,逃脱不了干系的,那就会是自己了。接下来,理所应当的,被砍断双手,丢到后山的人,也会是自己!

    想到这里,香香不免更是哆嗦了。

    “哼,散了吧。以后你们一个个的伺候不好夫人跟少爷,就是刚刚那个贱人的下场!”李家主一个杀鸡儆猴,立马就是让那一群女仆们心头胆颤。

    一个个脚步匆忙的,逃一般的四散开来。

    香香躲在角落,咬着唇看了一眼李家主,她想着,自己还是得想想办法,这个家里,她要是再想平安无事的待下去,那么就得死死抓住李家主。

    香香根本不知道,蒋怡菲这次会突然这般,就是知道了她和李家主的勾当,她不知道惶恐的退避,现在反而还要往枪口上撞。

    李家主最近,是不和蒋怡菲同房睡的,医生说蒋怡菲的月子越来越大,夫妻两个睡在一起,总是有些不方便的。

    李家主躺在三楼的床上,不禁有些寂寞难耐。

    香香看着已经沉睡的小玲,这才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启了自己的衣柜,翻出了一件她藏在箱底的东西。

    这是她母亲给她的,香香的母亲,也是知道自己家的女儿,傍上了李家的家主的,为了让女儿能够尽可能的抓住李家主的心,香香的母亲,更的想尽了办法。

    要知道,她们穷苦人家,根本就是不在乎做大做小的,只要香香稳住李家主,让李家主长期迷恋她,日后李家主年纪大了,她也是有一杯羹可以分分的。

    这所谓的一杯羹,对偌大的李家来说,肯定是不当回事的,但是香香的母亲,却是算计的可好了,这到时候,可是让一家子过上好日子的资本。

    香香有些羞涩的拿着那件“衣服”,便是偷偷摸摸的打开了房门,然后再是无声的关起。

    她再三确认小玲已经熟睡,这才是光着脚丫,跑到三楼,李家主的房门口。

    她咬了咬唇,便是轻轻的敲响了李家主的房门。

    李家主本来心头就有些烦躁,今天蒋怡菲晚上没有吃东西,他可是心疼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呢。再加上漫漫长夜的,没有美人在怀,他心里郁闷的很。

    他想着,这个点了,还会有哪个不知死活的来找他?

    李家主年纪大了,喜静,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在半夜来打扰他的。他一身怒火,不想去开,门外却是坚持不懈的再次响起了敲门声。

    李家主烦躁的起身,想着莫不是管家或是蒋怡菲?这才慢悠悠的过来,打开了房门。

    谁知,一开房门,不是蒋怡菲,也是不管家,倒是晚上精心打扮过的香香!

    李家主的双眼,突然就是一眯,他有些意味深长,香香立马就是读懂了他的意思。

    “家主…我们房里的厕所有人用了,我能来借您的厕所用一下吗?”香香的借口,也是带着暗示,她就是想要进李家主的房间。

    李家主突然低沉一笑。

    “呵呵,当然了。本家主,可不算什么苛刻的家主。”说完,便是搂上了香香的腰肢,香香一个脸红,低着头,咬着唇。

    这模样,更是把李家主的魂儿都给勾走了。

    “家主,人家是来上厕所的呢。”香香看门已经关上了,这才大胆了一些,红着脸,便是直接轻轻推开了李家主,小跑着进了卫生间,还把门反锁了。

    李家主不懂香香的意思,站在卫生间门口,隐隐有些怒意。

    难道这个死丫头,今天晚上过来,不是想主动来伺候自己的?

    就在李家主发怒之间,香香就是把门打开了。

    香香知道李家主的脾性,自己开始就拒绝,也不过是耍的一点小心机而已,她为了进卫生间换上她妈妈给她准备的“衣服”,另一方面,也有些欲拒还迎。

    她算好了时间,想着李家主的怒气可能要爆发了,这才是穿着一身诱惑,出来了。

    李家主眼神,突然就是一亮。

    香香的年纪还小,香香的母亲也是精明,特地给她准备了一套学生的制服。

    不过这制服,却是不那么中规中矩,总有那么些地方,让人想入非非。

    李家主一个没有忍住,就是直接扑了上来。

    “宝贝儿,你今天可真是好美。”他这个老色鬼,眼睛都是直了,他喜欢香香,就是喜欢她的稚嫩,如今这身装扮,简直就是让他心头大动。

    “家主,您看,香香这样,您喜欢吗?”香香也是主动的贴了上来,直接就是吻上了李家主的全身。这般主动,李家主一下子,眼睛就是变得暗红了。

    “宝贝儿今天可真是乖啊。”李家主说着,便是直接扛起了香香。

    香香一个惊呼,但是很快,便是继续之前的动作。李家主把她往床上一扔,便是欺身而上。

    “哎呀!家主~”娇俏的声音,很快就是弥漫在卧室里。

    蒋怡菲睡到一半,却是睡不着了,她心头想着,怎么样才是能后弄到李家主更多的财产呢?她想着,便是起身,想去李家主的房里,“亲近”一下两人的关系。李家主是什么样的男人,她很是了解,只有把他伺候的开心了,自己日后的路,才会更好走。

    蒋怡菲只有走到三楼的楼梯口,便是听到了李家主房里,传来了压抑的声音。她都没有多想,便是知道里面在发生些什么。

    她瞬间,脸就是青了!

    居然有人敢!敢这般挑衅自己!

    蒋怡菲双手握拳,指甲狠狠的抠进了肉里。她面色狠戾,没有多做停留。直接便是像之前那般悄无声息的下楼。

    她默默的走到了一楼。眼神盯着几个房间,晦暗不明。

    能住在主宅的,只有六个佣人。其中三个是上了年纪的,根本就是勾引不了李家主的,而那剩下的三个,便是成了蒋怡菲的怀疑对象。

    她脚步很轻,像暗夜里的猫一般诡异。

    她转开小玲的房间,不出所料的咔哒一声,门,便是被打开了。

    蒋怡菲的夜间视力很好,她第一次进佣人房,一进来的瞬间,有种抑制不住的嫌弃。她皱着眉头,捂着嘴巴,仿佛这里的空气有毒一般。

    她再凑近了一点,便是看到了沉睡的小玲,再看向另一张床,却是空空如也。

    蒋怡菲一个冷笑,果然是那个贱人!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结束了,小伙伴们晚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