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77 我养你啊(三更,加更)
    慕烨承出院的时候,夏笙笙根本不知道,直到夏笙笙跑到慕氏的办公室想要拿一份文件的时候,这才看到了翘着二郎腿的慕烨承。

    “阿远?你怎么出院了?”夏笙笙满脸都是疑惑,今天早上她出门上班的时候,慕烨承还赖在医院的病床上呢。

    这自己怎么才趁着中午过来一趟,这慕烨承就是整的西装革履的模样,好以整暇的看着阿标送进来的文件了?

    “嗯,身体好了,就来上班了。袁兆老是说我吃软饭,把自己老婆给累着了。”慕烨承说着,便是起身,直接就是把还在惊讶中的夏笙笙,搂进了怀里。

    “老婆,肚子都那么大了,好好在家里养胎吧,我养你,别那么辛苦了。”慕烨承说这话的时候,一直都是在观察夏笙笙的表情。

    夏笙笙有多么好强,自己是知道的,所以他现在,心里也是有些忐忑的,不知道笙笙事业心那么重,会不会答应自己的想法。

    夏笙笙楞了一下,看着慕烨承战战兢兢的表情,却又是笑了。

    “好啊,以后我就躺在家里,等你来养我啊…”夏笙笙说着,便是直接搂上了慕烨承的脖子。

    慕烨承看着夏笙笙的动作,突然就是心跳加速了。

    老夫老妻那么久了,夏笙笙以前,却是没有这样这般温柔又粘人的,慕烨承感受这夏笙笙搂着他的感觉,更是心花怒放。

    “嗯,我养你,金山银山都搬到你的面前,随你用。”慕烨承看着夏笙笙的笑容,也是盯着她的双眼。

    夏笙笙抿着嘴巴笑着,这趁着慕烨承看她的空档,突然就是踮起脚尖,想要亲一个慕烨承的唇瓣。

    奈何慕烨承个子很高,夏笙笙即使踮起脚尖,也只能吻到他他的下巴,不禁有些生气。她小脸一皱,直接就是朝着慕烨承的下巴,一口咬了上去。

    “老婆,你这样整天咬我,你才是小狗吧?”慕烨承还是想着夏笙笙昨天说他是小狗的事情呢,今天看来,更像小狗的,倒是她夏笙笙了。

    “慕烨承你别胡说,作为主人的我,宠溺的亲一下我的小狗而已,你就别弄错了角色了。”夏笙笙说着,又是把慕烨承的脖子,更加的拽下来。让两人的目光平行对视。

    “老婆我懂的,你想亲我就直说嘛,我会配合的。”慕烨承说着,便是直直贴了上去,轻轻咬住夏笙笙的唇瓣。

    夏笙笙的唇瓣像果冻一般,慕烨承是不舍得真的咬她的,便是换成了"yun xi"。

    夏笙笙的脸上一阵羞红,本来是自己主动的,倒的慕烨承这个王八蛋喧宾夺主了。她不禁夏利有些小郁闷。

    她虽然是和慕烨承认识了六年了,但是两人真正相处的时候,也就一年有余。其实夏笙笙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还是有些羞涩的。

    不过今天,她却是壮起了胆子,直接伸出了小舌,舔上慕烨承的嘴唇。

    慕烨承一个激灵,却是没有想到,夏笙笙今天这般大胆。

    不过这也是更好的刺激到了慕烨承,他加深了吻。夏笙笙更是笑得调皮,看慕烨承吻得深情,便是反客为主,直接把舌头,搅乱了他的口腔。

    慕烨承的身上,有淡淡的薄荷香气,就连嘴里,也满满都是这个味道,夏笙笙是很喜欢薄荷的,平时喝茶,也是偏爱薄荷茶。

    她突然间,就是放开了搂着慕烨承脖子的手,直接双手,捧住了慕烨承的脸,把他俊挺的脸,揉成了不堪直视的各种形状。

    “老婆,你这样调戏我真的合适?”慕烨承说的闷闷的,夏笙笙松开他的脸,笑得璀璨。

    “老公不就是给我欺负的嘛?”夏笙笙说的理所当然,慕烨承本想反驳,却也是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

    虽然他觉得老公也是用来疼爱的,不过笙笙说,他是用来欺负的,那就让她欺负吧。

    慕烨承的包容,仅仅是因为一个信念:夏笙笙开心就好。

    “不过阿远,你想养我,我也很想给你养着,但是,这个月,我还有点事情处理了,到时候再待在家里好好享受你的供奉呀。”夏笙笙说的狡黠,说完,便是松开了慕烨承,到了他的办公桌边,找到了一份文件,便是直接拿在了手里。

    她回身,又是在他的脸上落下一吻,便是打了个招呼,便走了。她还要回公司处理点事情呢,一直在这里陪着慕烨承也不好。

    “嗯,好…”慕烨承没有多问,便是看着夏笙笙离去的背影。他思量着夏笙笙之前说的那句话,她嘴里的有些事情,自己当然也是知道。

    慕烨承一个冷笑,哪里是夏笙笙要处理?他,也不会放过那些人了!

    蒋怡菲在李家,现在可谓是得到了最高的待遇,整天躺着,根本不需要自己动一下,便是有人随时随地的伺候着。

    以前经常留宿在外的李家主,现在也是天天回家,到她的床边,总是嘘寒问暖。

    蒋怡菲也是知道,自己现在能有这样的日子,完全都是依仗自己肚子里的那坨肉。

    蒋母那天回家以后,便是被蒋怡菲的父亲揍了一顿,曾经从来不会说谎的女人,却是对着自己的丈夫,第一次说起了谎。她告诉蒋父,李家主把股份,是转让在那个他未出生的儿子名下的,蒋怡菲只是现在代为保管的,等孩子一出生,李家主便会让蒋怡菲立马过户给孩子。

    蒋父虽然心里不悦,但是这样的理由,也着实是让他忌惮。

    如果说,股份在蒋怡菲的名下,那么转到蒋父这里,到时候还是可以说,是蒋怡菲自愿要孝敬给父亲的。

    但是如果是姓李的要给他的儿子的话,到时候股份在蒋父的名下,反而是说不清楚了,到时候李家主,还会以为蒋家在算计他的财产。

    不仅是蒋怡菲捞不到好处,蒋家也要因此受牵连。

    蒋父思来想去,还是妥协,但虽然妥协,却终究还是憋着一口气,回来越想越气,觉得蒋怡菲这个女儿,是一点用都没有,便就此把蒋母打了一顿。

    但是这次,蒋母却是心甘情愿的被打,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这一次,总算是给自己的亲生女儿,谋求到了一些利益。

    只要这股份不落在蒋父的手里,她相信以自己女儿的本事,日后肯定是会继承了李家的财产,成为让人忌惮的角色的。

    蒋母这般温婉的女子,也是在黑暗里笑得惊悚,她想着,蒋家是容不下自己了,蒋父整天就是在外面想着生儿子,自己傻了那么多年,现在才算是清醒了。她不愿意给外面的野女人和野孩子让位,还不如现在开始,便是依仗自己的女儿,后半生也有个安稳。

    蒋怡菲自然是知道了蒋母的所做,当然也是十分满意,当天,便是在自己母亲的账上,划了些钱。

    “宝贝儿…怎么了,这个汤不好喝吗?”李家主看着蒋怡菲皱着眉头,脸上都是心疼的色彩,倒不是心疼蒋怡菲的,是心疼蒋怡菲肚子里的那个。

    “嗯,有些腥。”蒋怡菲现在,也是有所依仗,躺在床上,一脸慵懒。

    看李家主那一脸紧张的模样,自己就是知道,自己现在,是说什么,便是什么。

    李家主一听蒋怡菲的不满,便是立马怒气冲冲的出了房门,不久,便是听到了呵斥声。

    “说,今天的鱼汤是哪个贱婢炖的,炖那么腥,是存心想让我的夫人和儿子恶心吗?”李家主好歹也是做了几十年家主的人,性子又是狠戾,说以说话间,更是气场骇人。

    一众女仆都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是…是香香炖的汤。”许久,这才是有一个女仆,受不了李家主气场的压迫,指出了这次炖汤的人。

    香香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出卖自己,还是个低等的女仆,是专门做粗活的那种!

    她眼神说不出的愤怒,想到刚刚那个小贱人出卖自己,她脸上,都是扭曲的色彩。

    这鱼汤,的确是她炖的,但是却是没有蒋怡菲口中的那般腥味的。

    她一想,就是知道了,肯定是蒋怡菲的没事找事。但是,她却是不能为自己正名,她只是个低贱的女仆,也只能怪自己这次倒霉。

    要知道,蒋怡菲现在的身份地位,香香是绝对不敢放肆,哪怕心里有些小嫉妒,但是也不敢轻易的动手脚。

    她今天本来想着,是要讨好蒋怡菲的,为了炖这锅鱼汤,是专门把这鱼处理了好几遍的,光炖,也是炖了三个小时的。

    现在蒋怡菲和那个贱仆的一句话,如今便是让自己大难临头。

    香香脸上都是隐忍的色彩,她知道,既然有人告发了,自己也是难逃,一昧的说自己没有,反而在李家主看来,到时候是欲盖弥彰罢了。

    香香也是有着城府的人,她转念一想,立马就是泪流满面。

    “家主…这,这汤的确是我炖的,但是,却不是我处理的啊!”

    “您要知道,这鱼汤的好坏,肯定是和处理有关系的,都怪奴婢一心想让夫人和少爷早点喝到汤,这才是没有好好检查这鱼处理的怎么样,家主,都怪香香不好。”香香一招以退为进,说的自己很是可怜,这样一句话,却也是让之前告发香香的女仆,突然就是大惊失色。

    因为,这鱼,是她处理的。

    李家主瞬间,就是把目光,从香香的身上,转移了。

    其实刚刚,李家主看到炖汤人是香香的时候,眼神里便是有些踌躇了。

    也许他人不知道他和香香的关系,但是李家主自己,却是心知肚明的。

    香香是家里长得最漂亮的女仆。现在也只有个十九岁的年纪,可以说是嫩的掐得出水儿的。

    虽然蒋怡菲保养得当,虽然长得国色天香,但是也有靠近三十了,她的那年纪在那里了,终究是没有十九岁姑娘这般纯情稚嫩的。

    李家主在和蒋怡菲成婚之前,这个香香,就是自己的女人了。香香乖巧懂事,李家主甚是喜爱,便是一直让她伺候着自己的。

    一旦李家主住在家里,有生理需求的时候,便都是香香帮忙处理的。

    李家主虽然对女人无情,但是香香是十六岁就跟了自己的,而且一直以来都是乖巧温柔的,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李家主对这样的女人,多少还是有些偏爱的。

    他眼神晦暗不明,香香看着李家主这模样,心里也是安定了不少。她想着,这李家主这个模样,想必是把责任,都是从自己的身上转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