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72 我也喜欢女孩儿,和你一样
    夏笙笙眼睛一闭,直接就是把慕烨承的裤子一扒。好在他身上穿的是医院里的病号裤,裤子很松,一拉就是下来了。

    慕烨承坏心眼的看着这个模样的夏笙笙,只见她小脸红红的,满满都是害羞的色彩。

    慕烨承就看着夏笙笙的模样,抿着嘴偷笑,夏笙笙等了半天,都是没有听到水流的声音。便是有些愤怒的开口。

    “慕烨承,你不是要上厕所的吗,怎么裤子都帮你脱了,还不尿啊!”夏笙笙的小嘴一张一合,看得慕烨承都是心头荡漾。

    要不是自己现在身体不便,加上笙笙有孕在身,慕烨承看到这样的夏笙笙,恨不得就是立马就是扑上去。

    他听着夏笙笙有些质问的语气,嘴角更是邪恶的勾起,既然吃不到肉,喝点肉汤也是好的啊…

    “老婆,不扶着尿不出来…”慕烨承委屈的声音,在夏笙笙的头顶上传来,她心头大骂!这慕烨承的事情,怎么就是那么多呢?而且自己,现在明明就是扶着他的啊!

    “我扶着你呢,你别瞎说,快点尿了去穿上躺着,妈说她一会给你送汤过来…”夏笙笙好声好气的哄着慕烨承,谁知道慕烨承那只一动不动的左手,突然就是拉起了夏笙笙另一只手…

    她还想着,慕烨承这是在干嘛的时候…却是突然感觉到了某个东西!

    夏笙笙大惊,身子一抖,瞬间就是想把慕烨承推开,但是一想到他还是个病患,又只能生生的忍住了。

    “慕烨承,你这是在干嘛?!”她有些愤怒的低吼着,慕烨承却好像是听不到一般,掏了掏耳朵,便是凑到了夏笙笙的耳边。

    “老婆,男人尿尿,都是要扶着的,你都不给我扶着,我怎么尿!”他欠扁的声音,简直就是把夏笙笙雷的外焦里嫩!说话间,夏笙笙的手,又是被他抓着指引了…

    夏笙笙在心里一百次的安慰自己,慕烨承只是有些小孩子的恶趣味罢了,毕竟他现在,智力还不健全,自己得大度一些,嗯…大度一点。

    夏笙笙不断给自己做心理暗示,这才是让心情平复了一点。

    慕烨承可是人精,看着夏笙笙这个模样,也不会再怪自己了,便是突然间,肆无忌惮起来。

    夏笙笙闭着眼睛,“扶着”他…直到响起了水流声,这才是舒了一口气,但是,刚刚心情舒畅了,夏笙笙又是突然感觉到了变化。

    她毕竟也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了,怎么到现在,还不懂这点事情。她突然有些惶恐的松开了手。

    “好了吧?好了咱们就出去了。”夏笙笙说着,脑海里有些空白,还在想着刚刚手中的触感,她根本没有帮慕烨承提上裤子,便是直接扶着他就想走。

    那和慕烨承,根本就是不抬起脚步,不动如钟,夏笙笙是真的急了。

    “阿远,都好了,你怎么还不走啊!”夏笙笙语气有些不满,厕所也上了,这总该能走了吧…慕烨承还赖着不动干嘛?

    “老婆。你这是打算谋杀亲夫吗?”慕烨承的一句话,让夏笙笙寻找不到思绪,怎么突然就说自己谋杀亲夫了?

    “你裤子都不给提一下,我这怎么走,一走不就得摔,我这头才做的手术,一摔不就直接死翘翘了,老婆,你说你不是谋杀亲夫是什么!”夏笙笙没想到,慕烨承居然说的那么头头是道,刚刚的自己,确实是太匆忙了,才没有想到那么多的,现在被慕烨承提起,夏笙笙更是说不出的窘迫。

    她伸出手,在空气里乱摸了两下,都是没有摸到慕烨承的裤子。这才是咬了咬牙,睁开了眼睛,打算看到裤子以后,便是直接提上就好。

    谁知,一睁开眼的瞬间,她便是觉得整个人都要石化了!

    要长针眼啦!这是夏笙笙最直观的感受,她刚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慕烨承的耀武扬威,她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慕烨承这个样子了,但是每次看,她都是觉得,在心里满满的都是惊涛骇浪!

    夏笙笙只觉得鼻子有些发热,她吸了吸鼻子,便是听到了慕烨承带着笑意的声音。

    “老婆你流鼻血了诶…”夏笙笙抹了一把鼻子,是干的,但是为了验证,她立马就是睁开眼看着自己的手,却是一点色彩都没有。

    她立马就是意识到自己被慕烨承骗了。

    夏笙笙再是在紧张单纯,也知道是被慕烨承耍了!这慕烨承现在倚着墙壁,哪里有到处看起来都很痛的样子,他嘴角带着笑意,眼睛也是因为笑意的牵扯,而眯了起来。

    夏笙笙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便是不再管他,有些憋气的出了卫生间。

    真的是哔了狗了,这慕烨承做了个手术以后,性子变得更恶劣了,动不动就耍她!

    慕烨承看着夏笙笙真的是生气了的小模样,也是没有办法的撇嘴。

    他蹲下身子,刚想拉起裤子,却是看到到了自己的憋屈。

    他有些无奈,抬起矜贵的步子,再次靠近马桶。他又气又笑的摇了摇头,这丫头还真的是狠心,看到自己老公都成这样了,都不知道帮个忙…

    慕烨承是半个小时后出来的,夏笙笙早就气的不再病房里了,也不知道慕烨承倒地在厕所里干了什么。

    夏笙笙满脸严肃的坐在袁兆的办公桌对面。看着这个号称和慕烨承做了二十年兄弟的人,笑得前仰后合。

    “他真的让你做那些事情?”袁兆有些恶趣味的问着,夏笙笙只是涨红着脸,有些无奈的点点头。

    “你说他做了手术以后,为什么性子突然变的那么恶劣?”夏笙笙根本没有想到慕烨承康复后,故意使点小手段逗自己的可能性。只当是慕烨承性情大变。

    “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不行,太好笑了,我还得笑一会。”袁兆看着夏笙笙,眼里满满都是同情,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恶劣?因为慕烨承骨子里就有那么恶劣的习惯啊。

    以前的慕烨承,都是藏着掖着,不给夏笙笙知道,现在病情刚好,所以这吃豆腐这种事情,他能多吃一次,就是赚到一次啊…

    “袁医生,我都在你这里坐了半个小时了,你能不能不要笑了。”夏笙笙语气突然有些冷,有一股上位者的压力。

    她也许,只有在慕烨承面前,才会单纯懵懂,在外人面前,心思却是细腻,气场也是强大。

    “哦?是吗?半个小时了啊,你都在我这里坐了半个小时了,你还真的放心你老公一个人在病房里啊…”袁兆岔开话题,只要慕烨承没有让自己透露他已经康复的事情。自己是万万不会告诉夏笙笙的,因为,相比较而言,他还是知道自家兄弟到底是有多恐怖的…

    千万还是别踩慕老狐狸的地雷,否则可得死的很惨。

    “他身体健康的很,我就半个小时不在而已,他能有什么事?而且就在隔壁的,要有什么事情,他叫一声,我就能听见了。他半点不吱声,肯定现在心虚的很,不敢见我。”夏笙笙语气很不满,说的头头是道,想到慕烨承,她的脸就是黑了下来。

    袁兆就看着这对夫妻,整天像个欢喜冤家一样。

    说他们两个人不合吧,偏偏感情好的要命,孩子都是四个了;说两个人感情很好吧,看看夏笙笙现在的脸色,也觉得并不其然。

    “唉,他刚做了手术,可能一时半会,也有些情绪波动的,所以你作为妻子的,多体谅体谅嘛…”

    “不过我是提醒你啊,他现在还是个病人,身体虚弱的很,你确定不愿意过去陪着他?”袁兆成功转移话题,也有点提醒的意思。

    他看着夏笙笙有些踌躇的脸色,再是加了一句。

    “嗯…阿远对你的感情,你也是知道的嘛…”夏笙笙听到这一句,便是释怀了,即使慕烨承再怎么恶趣味,她都是不应该这样斤斤计较的,何况,阿远现在,确实是身体不便的。

    夏笙笙相同了以后,立马就是起身,和袁兆打了个招呼,便是离开了。

    慕烨承刚躺在床上,便是觉得有些昏昏欲睡。果然刚做完手术的身体,还是很虚弱的。但是他却是支撑着,不愿意睡去,他还想等着夏笙笙回来一起睡呢。

    夏笙笙出现在病房的时候,就看到慕烨承在床上头一点一点的,她突然就是心疼,怎么那么困了,还不好躺下睡。

    她语气有些责怪,但是很轻。

    “你怎么那么困了,还不知道躺下来睡,你这样折腾自己的身子,很开心?”她横眉冷对,慕烨承看到夏笙笙,立马就是醒了。眼里的那抹光华,给夏笙笙捕捉个彻底。

    她心头突然一个柔软,袁兆说的没错,慕烨承对自己的感情,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她想着之前慕烨承的那点小趣味,现在烨不打算追究了。

    “我相等我老婆回来一起睡,有老婆暖被窝睡的安心。”慕烨承笑了笑,像个孩子一样,天真无邪,夏笙笙心头触动。

    “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借口,病房里的暖气都那么暖了,你还要我暖被窝?”夏笙笙说让嘴里戳穿她,但是眼里是带着笑的。

    “暖气那又老婆抱在怀里那么舒服…”慕烨承直言不讳,夏笙笙看着他的眼神,也是主动脱掉了鞋子和外套,钻了进去。

    夏笙笙有些无奈的吐槽自己,真的在这里陪着慕烨承,整天就是两只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的。公司的事情,自己都是好几天没有管理了。

    再者也不能怪夏笙笙,主要是夏笙笙现在怀孕的月份越来越大了,肚子里的小宝贝,也开始给了她负担,夏笙笙总是工作只有一会儿,便是觉得全身酸痛吃力,这两天和慕烨承呆在一起,更是睡得心安理得。

    “老婆,我们肚子里的小宝贝,五个月了吧?还有四个月,我们就要和新生命见面了呢。”慕烨承把夏笙笙搂在怀里,手也是不自觉地抚上她的肚子。

    夏笙笙的肚子鼓起,里面孕育着让人觉得神圣的生命。

    “思夏说喜欢小妹妹,也不知道肚子里的这个,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夏笙笙也是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突然间,她的双手便是被慕烨承抓住,握在了他的大手里。

    “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慕烨承把她圈在怀里,沉声问着。

    夏笙笙只觉得这样的怀抱,温暖,且安心,不过一两分的时间,她的眼皮,便是耷拉了下来。

    “唔…家里又两个男孩子了,思夏就一个女孩儿,我想咱们家老四也是个女孩儿,这样也能陪陪思夏,她很喜欢小妹妹,而且家里的两个哥哥,以后也会喜欢她的…”夏笙笙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

    慕烨承看着怀里睡去的女人,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嗯,我也喜欢女孩儿…和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