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儿,你凑过来一点…背对着我,把你手上的绳子凑到我这里来。”

    “我试试看,能不能把你手上的绳子解开,如果开了,你就再帮我弄,咱们一起逃出去,只要逃到有人的地方,咱们就能获救的。”慕念笙现在脸上满满都是沉稳的色彩,他眼底流转光芒,闪现着智慧的光芒。

    詹台挚还是很听这个大哥的话,他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绑匪们,这才是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凑到了慕念笙的身旁。

    慕念笙从小就是被作为慕家的加班人培养的,所以对某些方面的训练,也是还可以的,本来慕烨承是想着,在慕念笙十岁的时候,就送去部队呆几年的,现在看样子,这两个男孩儿,得更早一些的去磨练一下了。

    慕念笙终究还是个孩子,哪怕是培养了再好的技能,面对这般粗的绳索,也是有些力不从心。

    他小小的脸蛋上,越来越多的汗冒了出来。他刚刚在解绳子的时候,一直都是在算着时间,这已经十几分钟过去了,他才是拆开了绳索的一半。

    这些绑匪们,也是做惯了这行的人,自然绑人,也是很有门道的,哪怕是面对这两个孩子,也是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

    “大哥,好了吗?”詹台挚心头突突一颤,声音很低。

    他刚刚看到其中一个沉睡的绑匪,起身去解手了,然后目光朝着他们这里瞟了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他们两个的异常。

    “快好了…”慕念笙抿着嘴巴。手上的速度不减。

    却是在最后一道锁扣的时候,仓库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人呢?人呢?一个个都死到哪里去了?”外面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一瞬间就是叫醒了这些沉睡的绑匪。

    他们一个个从折叠床上惊醒,这才打着哈欠,套上了衣服,开了仓库的大门。

    外面的天是亮的,因为仓库没有窗户,所以这里,一直都是衣服暗无天日的样子。如今阳光照射进来,一瞬间就是打在了众人的脸上,所有人都是不由得拿手去遮了一下。

    “哎呀,这位爷,快请快去,是李夫人派来的吧?”带头大哥很是谄媚,看到来人,立马就是迎了上去。

    男人看着这些人点头哈腰的,心里一瞬间被膨胀了,瞬间下巴都是抬高了不少。

    刚刚在开门的一刹那,慕念笙就把詹台挚手上的绳索给解开了,但是两人都是知道自己的处境。便是头往角落里一歪,继续装晕。

    “嗯,我就是李夫人派来的人,你们抓来的孩子呢,在哪里呢?”男人的口气,有些不可一世,领头大哥虽然哈着腰,陪着笑脸,但是心里,却是把眼前的男子,骂了个遍。

    这男人,也不过是李夫人身边派来的一条狗而已,还在这里高高在上的叫嚣,让他们极为不爽,要不是看在李夫人的身份高贵,他们还真的是不愿意奉承。

    “孩子啊,在这里呢,还在晕着呢。”带头大哥带着男人,便是朝着仓库的草垛走去。

    慕念笙和詹台挚明显就是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却是两个人都是没有露出一点点胆怯的模样,继续装着。

    “哼,算你办事得力。这是夫人赏你们的。”男子说着,便是翘起了兰花指,从他的包里,掏出了两根金条,扔在了带头大哥的脚边。

    带头大哥看到两根金条,眼睛都快直了,要知道现在黄金的价格,可是不便宜啊,这一根金条的,不说有个几斤的,这一斤一根,还是绰绰有余,要知道现在黄金的市价可是三百多元钱一克,这仅仅两根金条,就是值了个几十万了。

    带头大哥立马就是蹲下身子,把金条捡到了怀里。

    男人轻蔑的看着带头大哥的一举一动,眼里满满都是不屑。

    夫人其实是给他五根金条来打赏的,因为昨天,这几个绑匪发来的消息,是他们绑到了两个孩子呢,这瞬间让夫人和老爷大喜过望,要知道,他们之前本来只是想着,能绑到一个孩子,就是不错了,但是这一绑帮了两个,自然是要打赏一点的。

    李家主是传统的人,不热衷于现金的交易,他还是喜欢用古老一些的金子交易,这才让他带来了无根金条。但是自己作为夫人身边的红人,自然也是要贪污一些的。这另外是三根,自然就是落入了自己的腰包。

    “把这两个孩子,给我带上车去。”男人的声音很细,听起来像太监,满满的矫揉造作。但是他现在说的话,却是没有一个人敢违背。

    “诶诶,好是爷,我这就办。”其中一个身体强壮的绑匪,立马就是走到了詹台祈和慕念笙的身边。他一手扛着一个孩子。眼睛也是不经意的瞟到了詹台挚手上的绑绳。

    绑绳他不是很在行,他们这个小团体,是没人各司其职的。

    像他膘肥体壮的,就是充当打手的角色,大哥够狠,而且有脑子,这才是有资格当大哥带领他们的,昨天那个伤了的兄弟,平时是一半的陪着自己当打手,另外一半时间,是看人质的。而那个最瘦最猥琐的,就是整天忙一些杂活的,那小子鬼点子多,像绑绳什么的,都是他来的。

    汉子看着这个明显已经松开的绳子,没有多想。也许是昨天瘦子忘记绑这个孩子了?

    汉子想着,这都在交接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就算是看到了这明显的缺陷,也是不能说出来了,不然到时候,被这主家责骂了,可是划不来。

    而且这不过是两个孩子罢了,他想着,应该是没有多大的威胁的。

    孩子被送到车子里的后备箱。

    詹台挚和慕念笙被扔进黑漆漆的后备箱时,反而还是有一丝的庆幸,要知道,这里虽然是后备箱,但是一会,却是不会有人盯着他们的,他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去解开绳子。

    “这两个孩子有没有贴身物品?”男人扫了一眼这个破旧是仓库。领头大哥一听男子要贴身物品,这立马就是递上了詹台挚的书包和两个孩子的手机。

    “这包里有些什么?”男子是不愿意多翻了,他看着两个孩子的手机,却是饶有兴趣。

    慕念笙的手机,是慕烨承专门为他定制的,而詹台挚的,也是詹台祈送的。

    两个孩子的手机,都是市面上见不到的好东西,男人自然起了些贪念,但是却是在外人面前,没有变现出来。

    “哦,包里啊,有一把玩具枪,还有一些小孩子的玩具什么的。”带头大哥很老实的交代着。

    昨天他们看到那把玩具枪的时候,还真的以为是真的呢,这反复查看了一夜,这才是最后总结出来,应该是个玩具,不过是个设计的比较精美的玩具罢了。便是没有放在心上了。

    “嗯。把这个小破包,也扔到后备箱里吧。”男子说着,便是交代手下去办,却是想不到,这却成为了他在这件事上的做大的败笔。

    詹台挚在给慕念笙解着绳索,这才解开了一个,便是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便是恢复了原来的姿势,倒了下去。

    男人的手下,打开后备箱的时候,有一瞬间的错愕。

    他刚刚明明的不是这样扔这两个孩子的啊,怎么这才是一会儿,两个孩子都是凑在了一起了?

    手下抓了抓脑袋,想不通为什么,再看看两个孩子,却还是在沉睡,想着,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讲不准孩子睡觉乱动也会。

    手下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孩子睡觉的不规矩动作罢了…

    他把小背包随意的往角落里一扔,发出“砰”一声闷响,包里毕竟有着拿东西,还是有些沉的,所以这一扔,自然是发出了点动静。

    “乓”,后备箱的门,再次被关上,詹台挚小小的身子,却是有些激动的坐了起来。

    这是他的小背包!也许是跟詹台祈很多年的缘故,他有些生活上的习惯,很像詹台祈。

    詹台祈生活在意大利那片地方,作为那里的第一大家族,自然也是避免不了许多黑暗的纠纷的,而詹台祈,自从懂事开始,身边就会常备一些必要的“工具”。

    而且詹台挚一直都是詹台祈养大的,所以詹台祈把自身的这些习惯,都是传给了他。没人会想得到,詹台挚这个小小的背包里,那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却一个个,都是救命的工具。

    “哥哥你等我一会,咱们有这个小背包,逃出去的机会,就更大了!”詹台挚喜滋滋的说着,便是借着车子里微弱的光,把小背包打开了。

    他随意就是拿出了一个竹蜻蜓。本来竹蜻蜓就是很常见的小玩具,却是不想,里面暗藏玄机。

    詹台挚把竹蜻蜓的叶子扒开,俨然里面,就是露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冷冷的刀光,衬在詹台挚小小的脸上,显得有些惊悚,詹台挚更是咧嘴一笑,活脱脱一个小恶魔。

    他直接就是拿着尖锐的部分,凑到了慕念笙的双手边。

    比起解开这些繁杂的绳索,一刀切开,那简直就是方便多了。

    詹台挚的小刀很快,只有割了几下,一个扣锁就被割开了,接下来第二个第三个…很是谨慎的六道扣,全给他切开了。

    “松开了。”他低声的凑到慕念笙的耳边说着。慕念笙也是看着这个人小鬼大的弟弟,点了点头。

    詹台挚从小跟着詹台祈,所以性子不像慕烨承的那般沉稳,慕烨承也有腹黑毒辣的时候,但是很多时候,他都是不会在勤勉的人面前展露,所以詹台挚一半是遗传,一半是跟着詹台祈学到的,他现在小小年纪,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毒辣狡黠。

    “嗯…咱们先别发出声音,听她他们一会会讲什么。”慕念笙作为兄长,自然是交代弟弟的,詹台挚在关键的时刻,脑子也是很灵光,便是乖巧的点头。

    不出片刻,所有人,都是上了车。

    男人手里,把玩着两个手机,他凝眸注视着,在观察哪个比较好一些。

    最后,他是选择了一款黑金色的手机,堂而皇之的,直接送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身边是手下们,哪怕一个个都是看到了,却也不敢吱声,要知道,眼前的男人,可是李家主和家主夫人跟前的大红人呢,他们也是得罪不起。

    “刚刚你们看到了什么没?”男人阴柔的声音响起,却是让几个大男人,都是不约而同的打起了鸡皮疙瘩。

    “没有没有…”几个男人都是摇头,男人这才是心满意足的勾起微笑。

    “嗯,确实什么都没看到…走吧,开车去码头。”男人说玩,便是一笑,只要把这两个小鬼送上了码头上的船,他这个任务,也算是大功告成了…

    ------题外话------

    小伙伴们晚安啊,今天的更新结束咯,白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