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笙笙看着墓碑,最后,却是释怀一笑。

    “爸爸…我过的很好,你在天堂过的怎么样?您现在,是不是和妈妈,过得很开心?我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了,您当初,应该是很放心不下我的吧…现在,您可以安心了。”

    “爸爸…我想你了。”

    “我也想妈妈了…”

    “爸爸,我会把我的余生走好,我会一辈子和阿远在一起的,我再也不会和他分开了。”

    “我会变得更睿智,更温柔。我知道,当年,您是多希望我和他长长久久。可怜我现在,才是看透了自己的真心。”

    “爸爸,陶明丽死了,夏婉婉,可快死了。他们当年这般对你,女儿,也是为您报仇了,请原谅我这些年来的不孝。”

    “…。”夏笙笙在墓碑前说了很多,琳达远远的在一旁看着。

    直到她看着夏笙笙跪下了身子,磕了三个头以后,才起身,走了过来。

    “送我去医院吧…”夏笙笙现在心中突然间便是轻松了不少,从今以后,自己最大的任务,便是好好照顾慕烨承,维持一个家。

    慕烨承本来是要睡午觉的,但是没有夏笙笙陪着,他是怎么都是睡不着,脸色还带着些许小委屈。

    夏笙笙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他侧着身子,看样子是在睡觉,她也不免把脚步放轻了下来。

    慕烨承本来就是没有睡着,夏笙笙现在的一举一动,自然也是知道个清楚,他听到了脚步声,立马就是兴奋的爬了起来。

    “笙笙,你回来啦?我好想你哦。”其实,说起来也是奇怪,慕烨承哪怕失去了记忆,他对慕家父母,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冷着一张脸,之久见到夏笙笙,才会开心的粘上来。

    “吃过饭了吗?我以为你睡了,怎么还没睡啊?”夏笙笙看着他,便是坐在了一旁。

    慕烨承床边的水果,每天都会送最新鲜的过来,她随手,就是拿起遗传葡萄,拿了一个小碗,开始给葡萄剥皮。

    “我想你啊,所以睡不着,笙笙,你陪我睡觉好不好。没有你,我睡得一点都不好…”慕烨承撒娇的说道,夏笙笙无奈失笑,以前自己也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他。

    “好好好,知道了,给你弄点水果吃,然后再睡觉。”慕烨承这段日子瘦了一点,她很心疼。

    “好,我老婆对我最好了。”慕烨承现在的心里,简直就是喜滋滋的。

    夏笙笙剥了半碗葡萄。便是递到了慕烨承的面前,他自觉地拿起小勺子,狼吞虎咽,他是迫不及待要夏笙笙陪着睡觉了。

    慕烨承的病床很大,虽然不及家里的大床,但是也差不多有个一米八,夏笙笙躺上去,烨根本没有什么压力。

    她躺在慕烨承的一旁,看着他,笑了。

    然后拿起慕烨承身边是被子,盖在了他的身上,最近天气转凉了,她还是挺担心慕烨承的身体的,真怕会感冒了,他现在,已经在忍受那么多的伤痛了,她不忍心其他的疾病,再是缠上他。

    “老婆对我真好,还给我盖被子。”慕烨承说着,便是搂着夏笙笙的腰肢,抱住她,让夏笙笙小小的身体,圈在了怀里。

    他虽然智力倒退,但是身形还是在这里的,他紧紧抱着怀里的夏笙笙,把头习惯性的靠在她的颈窝里,嗅着她的体香。

    “我老婆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婆,又香又软,我最喜欢了。”慕烨承在一旁呢喃着,说着说着,便是睡着了。

    夏笙笙侧过头,看着慕而已承的睡颜。心里感动又爱慕。

    他现在,像个孩子,却根本不影响他的魅力。慕烨承依然很帅,加上现在无邪的性子,夏笙笙突然想到了“天使”这个词汇。

    也许,天使是用来形容女孩子比较多的,但是此刻,夏笙笙却是执着的认为,她眼前的慕烨承,就是她人生中的天使。

    …

    夏婉婉的死讯,是在第二天传来的。

    据说,她在最后的时光,过的很是凄惨。她本来就染有毒瘾,每次发作,便是浑身抽搐,只能靠着自残,来缓解她身体上的难受。

    本就无意求生,她便也是堕落。

    因为琳达和阿标的特别“要求”,监狱的警员们,对夏婉婉的态度都很是恶劣。监狱是男女混合的,夏婉婉是监狱里很少见的女人,那一个个禽兽一般的男人,更是如狼似虎。

    当时陶明丽还在的时候,她奋力的帮她挡着,让所有的不好,都是在她身上承担,但是陶明丽一死,便是再也没有人帮夏婉婉了。

    夏婉婉的最后时刻,是想起了陶明丽的,毕竟是妈妈啊,原来一辈子的狼心狗肺,却终究还是只有自己的妈妈,对自己的不离不弃。

    夏婉婉的一生,三十年不到,她在死的那一刻,却是第一次,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陶明丽的尸体是没人认领的,被捐出去做医学研究了,而夏婉婉也是这般,好在,母女两,是被同一所医院收走了,也算是给曾经这对恶人,那仅有的一丝人性中的稍微的一点安慰吧。

    匆匆半月,过的很快,似乎一切,都要回归正轨了。

    今天,是慕烨承动手术的日子,袁兆请来了国际上最厉害的顾客专家,听袁兆说,在这位专家的手下,慕烨承的双腿,还是有可能复原的。

    夏笙笙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场就是哭了。

    因为她知道,慕烨承在智力退化以后,却还要失去以后一辈子自由的权利的话,那对他,真的是太残忍了。

    夏笙笙依依不舍的看着慕烨承,嘴里却是说着鼓励的话。

    “阿远,你要努力一点,不要怕,等我们阿远的腿好起来,我们一起带着孩子们去游乐园好不好?”夏笙笙描绘着一个美好的场景。

    慕烨承也想着,心中触动。

    三个还在都来了,站在慕烨承的病床边,看着他,眼里满满都是渴望,他们希望爹地能够健康起来,还能像以前那样,和妈咪走在一起,把他们抱在怀里。

    “笙笙,我会好的,你别担心,我好了,我就带你去和孩子们去游乐园。”慕烨承握着夏笙笙的手,本来被安慰的应该是他,如今,他却是在安慰夏笙笙。

    “我等你…”千言万语,终究化作一句,情意绵绵。慕烨承眼里,都是坚定。

    一家子人,都在手术室门口等着,就连夏冉冉和詹台祈,也是来了。

    夏笙笙在看到两人一同前来的事情,眼里的惊讶,是根本都是遮不住的,但是两人都没有解释,自己也就没有多问。

    手术整整十八个小时,夏笙笙真的是不眠不休的一直在等着。

    “笙笙啊,你快去休息一会吧,你还有孩子呢,这样对身体不好。”蒋芸无奈的劝说,夏笙笙却是沉默的摇了摇头,她不愿意走。她要在这里陪着慕烨承。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心里默默念着:宝贝儿,你是不是和妈咪一样,想你的爹地能够快点好起来啊,我们家的宝贝肯定很坚强的,和妈咪在这里一起等爹地好不好?

    夏笙笙微微笑着,眼里温柔流转。

    虽然肚子里的孩子,还只有两三个月,但是夏笙笙说完的那一刹那,却是觉得,一头一刹那的跳动,仿若是心心相印,母女之间的共认。

    慕烨承被退出病房的时候,还是昏迷的,夏笙笙看了一眼慕烨承,立马就是缠着那位医生跑了过去。

    医生是欧洲人,黄头发,蓝眼睛,一米九几的个子,脸蛋也是俊美,站在那里,堪比男模。

    “克鲁斯医生,请问我丈夫的情况怎么样?”夏笙笙现在心跳如雷,很害怕听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嗯…”克鲁斯低头沉吟了一会,这才抬起头,转上了笑容。

    “恭喜你慕太太,慕先生的手术很成功,不过,他的腿,在近两三个月的时间里,还是需要好好调养的,也许,三个月以后,他就能站起来了。”夏笙笙听完他温柔的陈述,只感觉他的话,是自己这辈子听到最动听的话了。

    慕烨承的腿!终于救回来了!

    她一下子忍不住,便是捂着嘴巴哭了起来,但是想到似乎形象不太好,在克鲁斯医生面前不太礼貌,她这才压抑住哭泣的腔调,紧紧的握上克鲁斯的手,嘴里道着感谢。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小伙伴们晚安啊。我们的高冷又温柔的慕总裁,要变成痴心慕小白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