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52 连死,都不让你好过
    “喂,夏总,总算是打通你的电话了。”琳达语气有些放松,夏笙笙“嗯”了一声,没有多余的情绪了。

    “夏总,夏婉婉已经和陶明丽关进去了,可是陶明丽一口把罪全都给咬死了,说人都是她杀得,和夏婉婉没关系,夏婉婉很有在这方面是没有罪行的。”

    “还有她蓄意谋杀的事情,我一起起诉了,但是这个,根本不能把夏婉婉给除了,因为罪不至死。夏总,你觉得我们现在怎么办?”琳达虽然知道夏笙笙的心思,但是还是要来询问一下她的意见。

    “呵?罪不至死?”夏笙笙讽刺一笑,死不了?想得美!她把慕烨承都害成这样的!夏婉婉也是幸运,当时没有一下子撞死,那么她没事,那么,她就来整死她好了。

    “我不管怎么样,她死不了,那就想办法,让她死在监狱里面!”夏笙笙语气极狠,仿佛地狱而来的修罗恶鬼,要向夏婉婉索命。

    “好的,我知道了…”琳达沉吟了一会,便是支支吾吾起来。

    夏笙笙在电话里,也听出了不同寻常。

    “琳达,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夏笙笙问着,她语气有些冷。

    “夏总,其实…”其实,她今天,刚查到的一个消息,是内部流出来的,是关于夏总的父亲的死,她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夏笙笙。

    “你说吧…”夏笙笙语气淡淡,她现在,还有什么,是接受不了的呢。

    “夏总,我们在内部,查到一些消息,是关于你父亲五年亲的事情的。您看,您要不要了解一下。”夏笙笙低着头,站在病房门口,听到琳达这样说,却是突然就是抬起了头。

    “你说什么?我爸比五年前的事情?什么意思?”夏笙笙突然就是心跳加快,有些不可思议。

    “就是,内部传来一份录音,其实,其实您父亲,不是死于意外。”琳达于心不忍,但是考虑了一会,还是开口说了出来。

    这件事,还是告诉夏总比较好。毕竟,那是夏总的父亲…她也有权利知道自己父亲是怎么死的。

    “这是真的吗?”夏笙笙的声音,突然就是从低沉,变成了尖锐。

    她已经心里想清楚了,当年爸爸的事情,也许紧紧是个意外而已,如今却是有人清清楚楚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的…

    夏笙笙突然有些颤抖,有些惶恐。

    她怕,怕这件事,真的和慕烨承有关系。毕竟,这件事突然曝光的太突然,夏笙笙有些痛苦,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知道这个真相。

    “夏总,我知道您的心情肯定不好,但是,这毕竟是真相,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您爸爸五年前,死于他杀!”夏笙笙本来还在被自己的思想左右,却是不想,听到了琳达接下来的话。

    “他杀?”夏笙笙大惊失色!他杀,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爸爸是被人杀死的吗?

    夏笙笙的手,突然就是没有忍住的一送,整个手机,直接就是掉了下去。

    爸爸,是死于非命吗?

    “夏总,夏总,您还在听吗?”夏笙笙现在脑子里很很乱,她僵硬了一分多钟,这才把电话,捡了起来。

    “是谁。”她的语气,带恨。她不知道,她的爸爸一直如此与人为善,到底是谁,害死了他!

    “是陶明丽和夏婉婉。”

    “当时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当时您的父亲,生病住院,应该是生了大病,命不久矣了。陶明丽和夏婉婉,想去医院讨好他,却是不想,碰到了您父亲正在立遗嘱…”夏笙笙只觉得现在电话里完全听不到声音了,只有不断的“嗡嗡”声。

    她虽然只有听到了几句,已经弄清楚了来龙去脉的。

    自己怎么会这般傻?那么简单的逻辑,都是没有想到!

    陶明丽母女,为了爸爸的钱,爸爸爸杀害了,串通了陈律师,修改了遗嘱,后来陈律师回国,又像个吸血鬼一般,这才是彻底惹怒了陶明丽,把他给杀了。

    而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蛇蝎一般的陶明丽母女,既然敢把陈律师害死,那么她体弱多病的爸爸,又怎么会是她们的对手呢。

    夏笙笙想明白了一切,便是蹲下身子,嘤嘤哭泣。

    两天来,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几乎崩溃,但是她知道,她是夏笙笙,不是五年前的自己了。

    现在的自己,坚强,柔韧。

    她不能倒下,她心里还有恨,她要彻彻底底的弄死陶明丽和夏婉婉这两个贱人!

    还有,阿远也在等着她照顾…

    夏笙笙站起身子,语气坚定。

    “陶明丽和夏婉婉,我一定要她们死!而且,我要他们死的很惨…”夏笙笙说话间,语气狠戾,咬牙切齿。

    就连在电话那头的琳达,都是不免打了个哆嗦,夏总好恐怖,她还是难得见到她这个语气说话。

    “会的夏总,您这几天就放心吧。我会好好出来的。”琳达保证到。她其实也是很心疼夏笙笙的,就光是两个人那么多年是上下级,或者是朋友关系,她也一定会好好“招呼”陶明丽母女的。

    “呵,先别弄死了,过几天,我要亲眼去看着他们死!”夏笙笙说完,便是挂断了电话。再次回到了病房。

    夏笙笙一回到病房,就看到一张变化多端的脸。

    “笙笙,你总算回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他的语气类似撒娇,本来难过的脸,在看到夏笙笙以后,便是多云转晴。他亲昵的张开手,一副想要抱抱的姿势。

    夏笙笙本来压抑的心情,看到这样的慕烨承,心里,也变的柔软了许多。

    夏笙笙走到病床上,抱上了慕烨承,她的头,靠在慕烨承的肩膀里。眼泪,也是无声的流淌了下来。

    她突然觉得,有依靠真好…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不珍惜。

    “老婆,你怎么了,我感觉肩膀湿湿的,你是不是哭了啊。”慕烨承本来因为抱到夏笙笙,还是满脸欢喜的脸,在感受到了夏笙笙的眼泪以后,却是立刻阴沉了。

    “没有,傻瓜。”夏笙笙抽了抽鼻子,把眼泪擦干净,这才宠溺的捏了捏慕烨承的脸蛋。

    慕烨承虽然是三十几岁的男人了,但是皮肤却一直很好,夏笙笙不免羡慕的看着他,真的是不老男神。

    “笙笙,你要是这样,心情会好一点,你就一直这样捏我吧…我给你捏到开心为止。”夏笙笙被这样稚嫩,却真挚的语言,感动。

    “我怎么会一直捏你?真笨…”夏笙笙又是揪了他的脸蛋两下,这才是松了手。

    “笙笙,要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会去把他打死的!我不要我的笙笙不开心…”他目光灼灼,就是这样看着她。

    不管两人之间,错过了多少,他终究,还是爱他,护她。

    夏笙笙鼻头发酸,却是生生抑制住泪水。

    “傻瓜诶,我能被谁欺负,你看你老婆那么厉害,别人给我欺负还差不多。”说着,夏笙笙就在慕烨承的脸颊上,亲上一个吻。似安慰。

    夏笙笙是第二天早上离开的,她离开的时候,看到慕烨承还在睡。

    她想了想,今天必须去见一眼陶明丽,听说,陶明丽今天枪决。还真的是个好日子呢,她枪决,怎么能没有自己在场呢?好歹,她还是自己的继母啊…

    夏笙笙嘴角轻笑。满脸不屑。

    慕烨承在夏笙笙刚走,就醒了。他看笙笙今天打扮的很正式啊,而且脸上好凶哦,笙笙是去处理坏人去了吗?

    慕烨承这样在心里想着。

    他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虽然这些日子,他丢失了很多的记忆,也让智力退化。

    但是慕烨承终究是个聪明的人,忘却了一切,他这几天,趁着无聊的时候,彻底是把自己的手机,弄了个清楚。

    他看着一个电话号码,脑子里有些疼…

    这个号码打过去,那边的人,应该会听自己的话吧,慕烨承潜意识地想着。

    电话被拨通,阿标看着熟悉的电话号码,差点喜极而泣。

    他是知道爷的情况的,也是知道他现在,仍然在医院里,情况很不容乐观,他本来想着,爷也许是把他们都忘了,也只有以后,再慢慢出现在他的身边了,却是不想,今天接到了慕烨承的电话。

    “喂,笙笙出去了,你帮我跟着她,如果有坏人欺负她,帮我弄死她!”慕烨承其实从本质上而言,还是没有变的。

    他对夏笙笙依然依赖温柔,却是对外人,还是如此冷酷绝情。

    他的心里,永远只为那个叫夏笙笙的女人敞开。

    “是,爷,我知道了。”阿标语气有些激动,他们都说爷的情况很不好,但是他现在觉得,爷和以前,一点都没变啊,要说真的哪里变了,可能现在的话,变得多了些,表达的方式,比以前好一点,没有那么阴沉了。

    阿标接完电话,便是欢喜的从地下基地出去了。但是出去之前,却是到药物研究室,拐了个弯儿。

    “方老,爷刚刚给我来电话了,我听出他现在的情况,应该还算可以。但是我们得快些研制出新药物,尽可能的帮爷找回记忆。”就在袁兆那边还在马不停蹄的时候,慕烨承的地下基地,也开始运作了。

    袁兆是知道慕烨承有这么一个暗中的势力的,但是他只是个医生,所以以前并没有多问多了解什么。就只当慕烨承的暗中势力,不过也就是实力一般,却是不想,他的这个势力,才是集结了世界上所有的顶尖人才的。

    或者换一种说法,袁兆是明着的神医,而这群做着药物研究的臭老头们。却一个个都是能化腐朽为神奇的“鬼医”。

    夏笙笙到监狱的时候,陶明丽和夏婉婉正好被押出啦。

    她朝着这对母女,淡淡的看了一眼,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

    琳达和小白,站在一旁。为她撑势。其实,不用他们撑势也是没关系的,夏笙笙现在深深的势,绝对是有压倒性的胜利的。

    “你个小贱人!贱人!害的我们这样,还有脸过来?!贱人,你去死把!”陶明丽看到夏笙笙,立马就是火气上涌。

    她和夏婉婉,在夏家忍气吞声二十几年,却是换来了这样的下场,她怎么不气。

    “呵,我怎么不去死?你还没死呢,我怎么可能死?”夏笙笙语气淡薄,看陶明丽,更是宛如垃圾一样。

    她披头散发,鼻青脸肿,本来今天是行刑的关系,按理说,陶明丽的可以吃一顿饱饭的,受到正常待遇的一天。

    但是夏笙笙,又怎么会让她如愿?这个女人,从他幼年起,就一直在欺负她,她不愿计较,却真的是给她狗胆包天的机会了!

    她今天,还真的是,连让死,都是不愿好好的让陶明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