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48 她的就是我的
    夏笙笙是知道詹台祈的口味的,他是欧洲人,喜欢吃西餐牛排什么的,而自己,是喜欢吃比较重口的东西,像川菜火锅自己都是爱的不得了,她和詹台祈的口味,一直都是不一样的,那么多年,两个人的习惯,也都是没有变的。

    没想到这短短时间,詹台祈居然爱上了粤菜,还真的是不可思议。

    詹台祈现在心里,是说不出的慌乱。

    他心跳突然有些快,脑海里,一闪而过夏冉冉那张笑靥如花的脸,青春、靓丽。

    夏冉冉喜欢吃粤菜…这样一个念头,就是蹦出了詹台祈的脑海。

    他也许是微凉避免心中的尴尬,立马就是改了口。

    “算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吃牛排,今晚我们去四季餐厅吧…我一会过去接你。”夏笙笙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然是有些欲盖弥彰,但是也并没有戳破。

    六点的时候,詹台祈的车子,准时出现在了夏笙笙的房子门口。

    慕烨承今天有些事情,加班到现在,急匆匆的回来准备做饭了,却是看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怎么在我家门口?”慕烨承一副男主人的口吻,看着詹台祈,眼里满满都是冷意。詹台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也是一个嗤笑。

    “慕总裁难道是记性不好,又或者说,像五年前说的那般,喜欢霸占别人的家产,所以这明明是笙笙的房子,所以非说是你的?”詹台祈知道这栋房子,是小白帮忙办的,小白以前,也在在他手里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并且那时候,他和夏笙笙的关系,也还不错,小白每做一件事,都会和自己汇报的。

    “呵,五年前的事情,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过,我这里,还是在提醒你了,夏笙笙是我妻子,作为我的妻子,我们的财产都是共同的,她的房子就是我的房子,当然,关于我的财产,我更是愿意拱手全部送予给她。”慕烨承说的很是自信。詹台祈的脸色,也是突然一变。

    慕烨承有多少财产,整个燕城的人,虽然不知道具体,但是口口相传,都是知道,他的身家,富可敌国。

    但是,就是这样富可敌国的财产,他居然愿意就此一声不吭的全部送给一个女人?

    詹台祈并不信…

    因为,将心比心而言,自己的财产,虽然不如慕烨承那么多,且自己也是深爱夏笙笙,但是,他却不会把所有的财产,都是送予给她的。

    百分之五十,是詹台祈最大愿意付出的额度。

    他不想慕烨承爱的这般没有理智,詹台祈在这场“爱情”中,似乎还保持着清醒。

    他眯了眯眼睛,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爹地,我爸比要带我们还有妈咪出去吃晚餐,爹地你去吗?”詹台挚被慕念笙和慕思夏逼得没办法,只能探出头来。

    毋庸置疑,詹台挚对詹台祈的有感情的,但是慕念笙和慕思夏,心里的情感,却是更偏向他们的亲爹。

    所以今天詹台祈来接他们,虽然兄妹两人没有表现出反感的情绪,但是心里,也是或多或少知道,詹台挚曾经的这个爸比,是和自家爹地,是在抢妈咪的。

    出自私心,两个孩子自然是希望自己的爹地妈咪在一起。

    所以现在,三个孩子在车里,看到两个大男人争锋相对,便是把他们这个“弟弟”,毅然决然的推了出去。怎么的,也得做些小手段啊。

    詹台祈脸色有些不好,今晚,他本来是只想接詹台挚和夏笙笙一起吃完饭的,但是在接孩子的时候,看着三个孩子都是在一起,他想着,不能损害了自己的风度,便是把三个孩子,一起都是接了过来。

    却是没想到,果然,还是会出问题的。

    詹台挚一脸便秘的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心里说不出的憋屈。一个是养育他,给了他五年关爱的爸比,另外一个,是自己流着同样血液,并且对他也不差的亲爹,还真的是超级难抉择啊!

    他突然好讨厌自己的哥哥和姐姐啊,人接都的坑爹啊,这里居然是在坑弟弟。

    慕烨承看着詹台挚的小脸蛋,脸上突然扬起笑意。

    詹台挚对詹台祈的感情,自己当然是知道的,他一下子,就是猜到了幕后的那两个始作俑者。

    果然,自己养大的孩子,就是和自己一条心的,还知道帮自家老爹怎么骗老婆。

    “当然,我们那么多人一起去,也有个照应,毕竟,我作为你们的父亲,多少要照顾你们的,总不能让一个外人,帮忙代劳吧?我可是会不好意思的…”慕烨承讲话绵里藏针,直接就是指出詹台祈的地位。

    他和三个孩子,还有夏笙笙才是一家人,这个詹台祈和自己在商业上斗就斗着咯,还跑出来找笙笙和孩子们,也不知道凑什么热闹。

    “呵呵,慕总这就说笑了。我和笙笙,也是一家人,而且五年来,更是亲密无间,要不某些人…我们先的生活,肯定是幸福美满的。”詹台祈也是不甘示弱,你一言我一语的。

    夏笙笙出来的时候,就是看到两个大男人,眼神里都是在,冒着火。

    一副电闪雷鸣的恐怖模样…

    “你们再干嘛?”夏笙笙的声音不大,但是把两个在明争暗斗的男人,拉回了现实。

    “笙笙,你出来了啊,我今晚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油焖大虾啊,怎么样,开心吗?”慕烨承先是讨好一般的凑了上来,夏笙笙有些无语。

    她今晚,是不会在家吃的,她已经和詹台祈约好了,何况,这也是一次缓解她和詹台祈关系的好机会,她的一定回去的。

    “shirley,我订好了餐厅了,我们走吧。”詹台祈温柔一笑,夏笙笙也是回以笑容。踏步,就要上詹台祈的车。

    “夏笙笙,你敢!”慕烨承看到夏笙笙上了詹台祈的车,一瞬间火气就是上来了。

    这个死女人,现在好好的在自己身边不好吗?整天还要跟着男人往外跑,还要带着一群他的种,这不是"chi luo"裸的不给自己面子嘛?何况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

    夏笙笙听到慕烨承的轻呵,眉头也是一皱,有些不喜。

    她是一个独立自强的个体,很不愿意有人来左右她的想法,牵绊她的步伐。她有自己的思想,最讨厌别人来强硬的左右了。

    “我和詹台祈约好了。”夏笙笙一句话,就是说明自己的想法,她是一定会去的。

    “我不许!你带着一群我的种,要去见别的男人?夏笙笙你怎么想得出来的?”慕烨承的眼里,"chi luo"裸的妒忌,从六年前初见夏笙笙,他就深深爱上,并且无法自拔。

    他羡慕嫉妒恨所有接近夏笙笙的男性,这一刻,他心中有一股小孩子的执拗,就是不肯!

    “慕烨承,不这个人怎么那么不讲道理,不过是一顿饭而已。”夏笙笙有些无奈的扶额,她一直知道慕烨承这个男人的小性子很可怕,没想到,如今都已经进化到了这种地步了啊。不就是吃个饭吗?

    “反正我不管,你要么带上我,要么就不去。”慕烨承无赖起来,也是超级无赖,夏笙笙很是无语的看着那个扒拉着车门的男人,就是不愿意松手。

    夏笙笙看了他一会儿,心头有些纠结,求助般的看向詹台祈。

    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了。

    “一起吧…”詹台祈在夏笙笙面前,从来就不会失了风度,他看着这样的慕烨承,瞬间觉得有些好笑,虽然自己很爱夏笙笙,但是他更是注重自己的绅士风度的。

    绝不会想慕烨承这般没脸没皮的…这是詹台祈现在,最直观的想法。

    慕烨承眼神一挑,看了一眼詹台祈,冷哼一声。

    虽然很不乐意这话是詹台祈说出口的,但是好歹是如愿以偿了。

    慕烨承看了詹台祈的车子一眼,仿佛满脸的嫌弃。

    “你们在前面开着,我得去开个车,毕竟一会老婆孩子吃饱喝足了,我得带回来的,总不能一直麻烦一个外人…何况,你这车档次太低了,我老婆怀孕了,坐着会不舒服的。”慕烨承出气一般的说出了这样的话,便是直接去了车库里,开出了一辆他最为昂贵的车子。

    他有些耍孩子气,但是心里现在,却是莫名的舒爽。

    这辆车子是劳斯莱斯的银魅,几亿的车子,外面还镶了一层黄金和钻石,可谓是风骚至极,又是奢华。没行驶一公里,都是会对黄金有一定的磨损,这不是开车,是在扔钞票,不过慕烨承并不在乎,这点钱对他而言,还真的是九牛一卖的。

    他看着这辆车,心里有些感慨,这是当年,慕烨承买了打算和夏笙笙结婚的时候开的,后来夏笙笙走了,他这辆车子,就一直放在了车库里。今天终于是重见天日了。

    慕烨承幼稚的举动,也是惹得詹台祈无声的笑笑,不过笑过以后,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夏笙笙的腹部。

    “你又怀孕了?是他的?”他不是询问,是肯定。

    夏笙笙被这样盯着,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的,她脸色有点红,低下了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因为他知道,詹台祈那么聪明的人,是完完全全心里是有了答案的。

    “唉…”詹台祈无声的叹息。

    真的是败了啊…且是一败涂地。

    他和夏笙笙在一起的五年,她和自己,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的,最多的,也就是牵牵手,拥抱几下而已。

    他每一次,想对夏笙笙做出进一步的动作时,她都会避开,挥着借口逃掉。

    那时候的他,还是在不断安慰自己,笙笙不过是和自己没有还是呢么感情基础,过几年就好了,结果五年下来,依然如此。

    本以为结了婚,就会好的,结果到后来,结婚也仅仅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夏笙笙和他在一起五年,都是擦不出什么火花,却是一回来,和慕烨承没有相认多久,就又怀孕了,这其中的感情深浅,一眼,便是看出。

    输的真惨。

    詹台祈虽然心里难过,但是如今,心里却也有一种说不清的如释重负,是出自什么原因呢?他不知道…

    夏笙笙低头不语,慕思夏坐在后座,也是觉得空气的不同寻常。

    慕念笙是出了名的话少冷淡,而詹台挚本来是活泼的,但是刚刚被慕念笙和慕思夏一逼,现在也是所在角落里,不言不语。

    慕思夏机灵的小眼睛一转,便是笑嘻嘻的道。

    “嘻嘻,对啊詹台叔叔,妈咪肚子里又有小宝宝了,思夏很希望妈咪给我生一个小妹妹呢,但是爹地说,小妹妹现在才只有指甲盖那么小,满满才会变大的…”慕思夏的话,却是让詹台祈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