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44 夏婉婉就像公共厕所
    夏婉婉的脸色,瞬间就是变得苍白了,眼前的王香,和自己说话,这是什么态度?

    夏婉婉从小被陶明丽娇宠到大,脾气也是很差,何况这个王香,是她从小就看不起的人,如今指着她的鼻子在这里骂,她哪里还会咽的下这口气?

    “王香,你这个贱人,别给脸不要脸了,一副穷酸模样,呵,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房子,是我妈的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扫地出门了!”夏婉婉现在的态度,很是强硬,叉着腰,直接就是叫嚣。

    王香看着夏婉婉瘦骨如柴的身子,一个嗤笑。都这样了,还在狐假虎威。

    “哦?是吗?老公,去把房产证拿来,我倒是要给这个小贱蹄子看看,现在谁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呢!”王香有恃无恐,对着自己老公说道。她老公很是听话,听到自己老婆这样吩咐,脸就是屁颠屁颠的进了房间。

    才不过几十秒的时间,房产证就到了王香的手里。

    “夏婉婉,你个贱杂种,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了,你看看,这是谁的房子…”王香从小家庭原因,说话凶悍起来,更是脏不离口。

    夏婉婉被气的胸口上下浮动,定睛一看,这个房产证,还真的是王香和她老公的名字!

    “你骗我,我妈咪是不会把房子给你们的!”夏婉婉满脸的不可置信,不过,在王香听来,又是一种意思。

    本来坑了陶明丽,自己心里还是有一点点愧疚的,虽然很淡,但是那毕竟还是愧疚,但是如今,她在夏婉婉的嘴里,知道了陶明丽是根本不打算把房子给自己的,她心里那一点点愧疚,也是没了。

    “呵,却是不是你妈给我的。”王香如是说道,夏婉婉满脸得胜的样子。

    “不过,你妈的房子,确确实实是我的了,而且,告诉你个好消息啊。你妈已经破产了呢///还有你手里的那些股份,都没了呢…”王香说着,突然就是笑了,她说话的时候,夏婉婉突然一愣。她看着她愣神,更是心情大好。

    “想不到吧…不信,你去问问陶明丽啊!”王香说着,就示意老公拿起了扫帚,看样子,夏婉婉在不知趣,她就真的要赶人了。

    “你敢!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夏氏的大小姐!”夏婉婉看王香这幅架势,不甘示弱的吼了出来。至少,这个身份地位,还是确实存在的。

    “哦?夏家的大小姐啊…。”

    “夏婉婉啊,你是不是在别人的屋檐下住多了,连自己是什么身份,都是忘了啊?”

    “你本来就是暴发户的私生子,而且还是别人不要的私生子呢…”

    “不过你妈爬上了夏家家主的床,你猜飞上枝头的啊…不过夏婉婉,你还真的以为,你是凤凰了?哈哈,你一直,可都是山鸡呢!”

    “让我想想…你以前叫什么来着,噢…叫马婉婉的呢…姓马呢…”王香毫不留情的戳穿夏婉婉儿时的不堪。

    “噢…对了,听说你妈怀你之前,还做过陪睡的小姐呢…啧啧啧…想想啊,你不会连马家的私生女都不是吧…”

    “真是可怜,还不知道是你妈哪里弄出来的杂种呢…”王香喋喋不休。

    夏婉婉气的,更是双目赤红。

    “你胡说八道,比别说了,你都是胡说的!胡说的!我是夏家的大小姐,大小姐!”夏婉婉有些癫狂,她是不愿意承认当初那卑贱的身份的。她只能是高高在上的夏家大小姐,和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是什么乱搞出来私生女!

    “嗤…不要脸的贱货。”王香的不屑,刺激到夏婉婉,她只觉得,突然间浑身抽搐起来。

    “别给我装死了,老公,给我打,把她赶出去。真是晦气,脏了咱们家的地方。”王香开口,男人就直接举起了扫帚,打在了夏婉婉的身上,一点都不留情。

    王香的老公,是标准的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看到夏婉婉这样的女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打的狠得不行,在他眼里,这种女人伤风败俗,就应该打死!

    “别打我…好痛啊,妈咪,妈咪…”夏婉婉不断的哀嚎,她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从来没有人敢打过她,现在哪里经得住一个做苦力汉子的手劲。

    王香的老公打的一下比一下重,夏婉婉又是抽搐,又是哀嚎,真的好痛。

    “得了得了,别打了,打死了就不好了。”王香皱了皱眉头,眼里就是明目张胆的嫌弃,夏婉婉那么不禁打,就这样两下,就跟个死狗一样了。

    王香是想教训夏婉婉的,但是也不敢真把她打出什么问题来。

    所以看着夏婉婉痛苦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她也是怕担责任的,直接让她的老公停手了。

    “把她带到小区楼下,随便哪个亭子里扔着吧…哼,要不是砍在她这样半死不活了,我还真想把她扔到大马路上!”王香嫌弃的摆摆手。

    她老公很是听话,便是直接托起夏婉婉的身子,就往门口拖去。

    “诶,你等一下,把这贱丫头的东西,都是给扔了。我是不想在咱们家看到,看了心烦。”王香说着,就去了夏婉婉的房间,差不多收拾在了一个塑料袋里,直接扔到了男人脚边。

    “好的老婆,我这就去。”王香的男人力气很大,一手拖着夏婉婉的东西,一手拎着夏婉婉,跟个没有重量一样。

    夏婉婉像个破布娃娃,根本没有反抗之类。

    王香老公也算是有些小心机的,知道不能扔离家太近的地方,便是多走了十分钟的路,把夏婉婉扔在了一个公共厕所的门口。

    因为在男人看来,夏婉婉现在,和公共厕所最配了。

    夏婉婉毒瘾上来,浑身颤抖,她看着王香的老公渐行渐远,眼里是怨恨,也有委屈害怕。

    毕竟现在深更半夜的,她一个人就这样躺在厕所门口。

    夏婉婉努力支起身子,在塑料袋里翻找,说不出的落魄。

    她双手颤抖,找了很久,这才是在最底层,发现了在最下面的蓝色针管,

    “太好了太好了…”她心花怒放,自己只要注射了,身子就会舒服了。

    她就这样,在漆黑的夜里,坐在公共厕所门口,把一支针管,毫不犹豫的插进自己的手臂,满脸的享受,说不出的诡异。

    她注射完,便是直接躺在了地上,衣服飘飘欲仙的模样,根本不知道地上多凉。

    陶明丽走走停停,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她现在,真是倾家荡产了,身上仅剩五百块钱了。

    她摸着口袋,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她突然想起了夏婉婉。

    “糟了,忘记了婉婉…”因为心情不好,陶明丽没有跟着王香回去,自然也是把夏婉婉的事情,更忘了干净,她现在急忙记起来。隐约回响起王香当时和自己说的话,她好像说,也会把婉婉扫地出门的。

    陶明丽突然慌了,她现在在外面,吃些苦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婉婉现在身子那么差,而且///而且她还染上毒瘾,眉头的开销那么大。

    陶明丽现在很慌…她立马就是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夏婉婉的电话。

    夏婉婉躺在地上,披头散发的,都快睡着了,却是听到了塑料袋里,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她有些烦躁的起身,掏出手机,接通。

    “谁啊…”也许是长时间躺在地上,夏婉婉的声音,已经很是沙哑了。陶明丽一听自己的女儿这般模样,更是心疼的不行,眼泪立马就是下来了。

    “婉婉,婉婉…是我啊,我是妈咪啊…”陶明丽心痛的呼唤着她。

    “呵,妈咪?你还是我妈咪?那我的股份呢?”夏婉婉现在,可是还记得刚才王香说的话呢。

    她也是笃定了陶明丽一定是倾家荡产了,不然,王香那样的女人,怎么会有胆子,把自己赶出来,而唯一的解释,就是像王香说的那般,她已经有恃无恐了。

    “婉婉…婉婉,对不起,你听妈咪说,妈咪,妈咪不是故意的…”陶明丽泪水横流,她要是知道这个结果,她是万万不回去赌博的。

    夏家那么大的家产,却是被她那么快的就败光了,真的是心痛!

    “解释?你滚吧!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妈!”夏婉婉说话很是绝情。她现在,据说一心一意想要和陶明丽断绝母女关系了。她现在身上,大概该有两千万的存款,如果和陶明丽断了关系,这钱,可能还能维持她一个礼拜的生活,要是不断…她真的担心这个钱,会又给陶明丽拿走了。

    夏婉婉,就是陶明丽养了接近三十年,却依然养不熟的白眼狼。

    她只能同甘,并不能共苦。

    夏婉婉想着,自己躺在地上也不是个事情,她就极为狼狈的起身,想要在附近找个旅馆下榻。

    她冷笑自嘲,真的是从云间跌落泥土里了…

    …

    曾经的夏宅,今日却是赢来了一批人,整整数十个警察,更是整装待发。

    “开门,开门!”保姆在家里睡觉,刚想出来开门,就是看到了那么大的阵仗,立马吓得屁滚尿流,跑到楼上要请东家来看看。

    “哎呦,老爷,夫人诶,不得了了啊,您们快下去看看,家里出大事了!”保姆跑的很匆忙,所以都是没有敲门,直接就是冲了进来。

    男女之间,本就在清晨欣欣向荣。

    男人此时,更是在娇妻的身上,为所欲为,而保姆的突然闯进,更是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你干嘛啊?”女人心头窝火,她生了孩子以后,老公就很少和她又那方面的生活了,虽然依旧疼爱,但是女人也知道,更多的,还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的。

    男人的心,可能已经不在她身上了,所以今天一个大早,女人便是使出浑身解数,在这里勾引男人呢…

    男人是被勾引到了,可还没欢愉几分钟呢,就被保姆冲进来打断了,女人如何不气?

    “夫…夫人…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是,是下面来了很多警察啊!”保姆低着头,脸色很红,撞到这种事情,却是尴尬。

    “啊?警察?”男人大惊失色,有些惊恐的跳了起来。

    他生意做的很大,也有很多是做的不正经的生意,他今天被告知楼下来了很多警察,不免心中有些惶恐了。

    “是啊,好多啊,来了四五辆车子呢,估计得有个二十人!”男人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来抓他的吧?心里有些虚…

    “老公,你怎么了啊?”女人关切的问着,男人却是恍神。

    “我得出去一趟…这警察不会是来抓我的吧…”男人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女热突然恍然大悟,立马就是把往外推。

    女人也是知道男人在做什么的,心里也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