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明丽睡醒了,昨天一天的压抑心情,总算是没有了。

    一出房门,王香早就把早点做好了,陶明丽欢喜的坐在了主桌上,直接拿起了早餐就吃。

    王香看着陶明丽的一举一动,心里恼怒,自己连叫她坐下吃早饭都没说,陶明丽倒的是那么好意思?!

    年轻时候的王香,虽然也有虚荣心,但是一直都是比陶明丽勤快的,她每天早上都会做饭,陶明丽那时候,和自己住在一起,也是像现在一般,每天一起来,就是自顾自的坐下吃了起来。

    那时候她和陶明丽是互相扶持的难姐难妹,直到陶明丽进了夏家,这一切都是变了味道。

    “阿香,你做饭的手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比你年轻的时候,做的还好好吃了。”陶明丽赞不绝口。她是真的吧王香,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的。

    夏婉婉朦朦胧胧的醒来,便是穿着拖鞋,头发凌乱的走出了房门,因为现在还早,夏婉婉的毒瘾,还没有发作。

    王香看着如此形象的夏婉婉,说不出的嫌弃。

    “妈,这里是哪里啊?怎么那么破?”夏婉婉刚睡醒的时候,就想找陶明丽了,但是房间没人,她一出来,便是吐槽了起来,根本不顾王香那黑了的脸。

    “婉婉,你怎么说话的呢,咱们现在在你王香阿姨的家里。”陶明丽只是稍微呵斥了夏婉婉一下,脸上没有一点点责怪的意思,王香看着这对母女,心里厌恶更甚了。

    “嗤,哦,王阿姨啊…这就是我吗给你买的房子吧?”夏婉婉嘴巴说的话,很让人讨厌,她一开口,就提醒了王香,这房子,是陶明丽的。

    夏婉婉现在,也有自己的打算,虽然这个房子并不大,但是作为燕城城南的街区里,还是高档小区,还是值钱的。

    夏婉婉现在,她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的,她眉头,都要靠着三支药物维持着,三支就是三百万,虽然这栋房子不值钱,但是也能顶个三四天的。

    夏婉婉知道,陶明丽还没有把房子过户给王香一家,自然也是有想法,让这个房子,就不过户了,等自己以后病犯了的时候,还可以卖了换钱去买药呢!

    她冷冽的看了王香一眼,王香被盯的,浑身都不舒服了。

    “妈咪,你进来,我和你说点事情。”夏婉婉根本没有坐下来吃一口早饭,直接就是让陶明丽跟着自己回房。

    陶明丽又吃了一口荷包蛋,看着自己的女儿脸色不好,也很少关切的跟了上去。

    夏婉婉直接把门一关,发出“乓”的声音,看得出来,她的动作很是粗鲁。

    “妈咪,你这个房子,还没有过户给王香一家人把?”夏婉婉虽然是询问,但是是肯定的语气。

    “怎么了婉婉?这是给王香阿姨家小弟弟以后长大的礼物,你也知道,王香阿姨家两个儿子呢,他们老家有房子,能给大儿子以后结婚的,这个小儿子,妈咪想着扶持一些。”陶明丽是难得对除了夏婉婉以外的孩子仁慈。她是真的吧王香当姐妹的,所以才会想要房子给王香的小儿子的。

    “我不准!妈,这都是我的财产!”夏婉婉的话,很大声,就连在门外收拾碗筷的王香,都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一个冷笑,呵,果然如此,她就知道,这栋房子,一定是有很多变数的。

    陶明丽很疼夏婉婉,既然这个夏婉婉都是开口了,陶明丽十有八九,日后会找理由,拒绝把房子给他们的。

    王香低头,似乎波澜不惊,继续收拾碗筷。

    看来她的动作,得快一些了,那个大老板可是许诺了自己那么多好处,她得把事情办成了,东西拿到了手,才会安心的。

    “婉婉,你小声一些,咱们这一套房子,都答应给人家了,怎么还要收回来?”陶明丽看了夏婉婉一眼,有些不满。

    “呵,凭什么给她,一个陌生人而已,是你女儿重要,还是外面那个女人重要,陶明丽我告诉你,我一天的药,可是要三百万的,如果你想你的女儿早点死,你就尽快的把家里的东西,都给送了把。”夏婉婉直呼陶明丽的名讳,陶明丽也不介意。

    但是她却是被夏婉婉的三百万一天的药,给惊吓到了!

    三百万一天,这是什么概念啊?

    她本来以为,夏婉婉充其量也就是十几万一天呢,母女一年的花费,也就是个五千万,他们现在剩下的钱,还够五六年挥霍的。

    如果夏婉婉要三百万一天的话,他们手头上的钱,还不够夏婉婉用三个月的啊!

    陶明丽大惊失色,怔怔的看着夏婉婉。

    夏婉婉却是一个嗤笑,很是不屑。

    “怎么?不信?我用的可是顶级的药,普通的药,对我根本就是没有效果了。”夏婉婉信誓旦旦,一点都没有愧疚的情绪,她反而还觉得骄傲,自己用的,都是最好的东西。

    “婉婉,你怎么可以…”陶明丽的眼里,立马就是堆满了泪水。她一脸的不可置信,夏婉婉只是冷眼的看着,根本没有多余的情绪。

    “呵呵,所以你的要我,还是要外面那个女人,自己想想吧?”夏婉婉说完,便是觉得自己身子有些难受了,她知道,是自己的瘾,又犯了。

    她赶紧给之前的那个兔儿爷打了个电话,兔儿爷接通了,有些认命的起床,从保险柜里拿出药,朝着夏婉婉给他的新地址过去。

    陶明丽在房间里沉默了很久。

    夏婉婉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但是王香一家,她却心里是满满的愧疚,她不知道要怎么出去和王香说,自己五年前就答应人家的事情,现在突然反悔,他们都会怪怨自己的吧。

    陶明丽出了房门,支支吾吾的,王香看她的样子,就知道陶明丽是什么心事了。

    她佯装没事,直接上来搂住了陶明丽的胳膊。

    “明丽,我看你这些日子心情不好,走,我带你去摸两把,我很多朋友,都在那里玩儿,他们都是可厉害的人了,每天都赢钱。”王香说着,就想把陶明丽往外拽。

    陶明丽本来是不愿意的,她对赌和毒,是彻彻底底的厌恶的。但是如今的她,却是觉得欠了王香的,所以便是随着她拉着自己走了出去。

    王香带陶明丽去的赌场不远,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王香一进去,就热情的和那些“朋友”们,打起了招呼,她哪里认得这些人,她一个老实巴交的乡巴佬,是根本没有钱,来这样的地方的,又哪里会有机会,认识这么一个个光鲜亮丽的女人。

    陶明丽看着王香热情的和她的朋友打着招呼,也没有多想,她这几天心力交瘁,是根本不想再想事情了。何况她一直是认为,王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心里,也是对她放下了戒备的。

    “走,明丽,你看看我的这些朋友,他们的行头不错吧?可都是赢来的呢!”王香蛊惑着陶明丽,陶明丽很识货的,她一眼,就看出了眼前几个女人,穿的衣服,都是价值不菲的。

    王香刚刚说,都是赢来的,她不由的,有些心动。

    她想,自己日后要供着夏婉婉了,这钱,用起来就是很快的,她得快点找到钱生钱的办法。

    王香看着陶明丽的表情,也是猜到了她心里的想法,嘴角更是愉悦的勾起,看来陶明丽,是上钩了啊。

    “走,明丽,我们去外面那些小一点的玩玩…没什么来去,还能让你心情好。”王香拽着陶明丽,在王香三个“好友”的陪伴下,便是来了一张桌子前。

    其中一个美女,不由分说的,就是下了注。下了一千块。是赌大小的。赢了就是翻倍的。

    陶明丽没有出手,只是看着。

    因为她没有兑换筹码,也不想轻而易举的就下水。但是王香一行人,哪里会放过陶明丽?

    女人连下了五次,五次都是中了。之前的一千块,如今更是翻到了六千,这样六倍的涨律,在短短十分钟里,更是让人垂涎。

    “明丽,走,我们去换一万块钱的筹码,我告诉你哦,我这几个朋友,可都是其中好手啊,跟着他们,保证赢的!”王香说的信誓旦旦,陶明丽心里踌躇。

    王香看着陶明丽如此摇摆不定,便是自己掏出了一万块钱,换了筹码。

    为了她的五百万和房子,现在出点血,又有什么?

    她是看出了套路了,那个想整陶明丽的幕后老板。想必是想把陶明丽整垮的吧…刚刚那个女人连赢六把,王香就看出了套路,显然就是想给陶明丽一点甜头,然后越陷越深。

    她现在笃定,自己的这一万块钱,稳赢不赔的。

    王香欢喜的拉着陶明丽,穿梭在各个桌子前面。

    她没到一个地方,加上那些“朋友”的陪伴,几乎赢的概率。有百分之八十,偶尔输几把,也是在情理之中。

    “夏总,您看怎么样?”夏笙笙坐在老板椅上,整个人的身子,都快陷进去了。她看着屏幕里陶明丽的一举一动。

    没有人会知道,平日里温婉如斯的夏笙笙,居然会是这家赌场的老板!

    夏笙笙其实是很不愿意接触这一行的,但是为了整陶明丽,她是在昨天晚上,特地收了这家赌坊的。

    晚上的时候,更是叫琳达发了消息,让王香带陶明丽来这家赌场。

    她咧嘴一笑,看来这个王香,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

    “她还没开始花钱?”这和陶明丽,果然是老奸巨猾啊,夏笙笙的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坚定”的决心。

    她们都赢的那么欢脱了,陶明丽还能克制自己,也真的是奇迹啊!

    夏婉婉坑了陶明丽五个公司投资的钱。根本不知道夏婉婉的吸毒的事情,她昨天,在新闻里,又是看到了夏婉婉的丑闻,也不过是嗤笑一笑。

    “嗯,不过看样子,她应该快了…”快花钱了!陶明丽现在的表情,仔细观察,眼睛里都是在放光了。

    王香的一万块钱,如今才一个小时,就变成了五万。

    王香满脸笑意,赶紧把钱收拾起来,但是同时,她脸上,也有一些陶明丽看不懂的纠结。这是她今天赢的,也说的扣到了一点点的小套路,她看了看身边的那三个人。有些惶恐,不知道自己这钱,还要不要还回去的?

    一个女人凑近了王香,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更是让王香喜形于色。

    “这钱,老板说赏你了,今天干得不错,事情办成了,那五百万,更是一分不会少你的。”女人如是说道,王香直接把筹码,装进了包里,打算收手了,她也知道,是那位老板赏她才会给她赢的,自己要是再不识趣,可能这钱,就一分没有了。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结束了,小伙伴们晚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