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标一个眼神,手下的人,便是把夏婉婉,从汽车后坐,直接扛了出来。

    夏婉婉的皮肤,已经很多处磨破了。显得很是狼狈。前台小弟一看,出来的是一个被捆绑的女人,瞬间心里就是了然了,这是仇家寻仇的小手段吧?

    以前他们这里,也是经常会派一些皮相好的牛郎,去故意去诬陷别人,说白了,他们就是赚的那种钱,收了钱,就得办事。

    小弟想着自己拿了一百万的报酬了,还有三万的小费,这样的事情,可不算天天都有的。

    立马便是点头哈腰,带着众人,去了一个比较大的包间。

    “把人给我叫来吧…”阿标看着汉子把夏婉婉扔在了沙发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夏婉婉现在,仿佛有千万只虫子在啃噬自己一般,因为之前打了毒的原因,再结合刚刚的那药剂,夏婉婉的反应,更是强烈的不行。

    她浑身一阵阵的颤抖,细细观察,夏婉婉的裙摆处,都是带着水渍了。

    阿标看着这样的夏婉婉,简直就是嗤之以鼻。

    小弟叫了是个牛郎进来,牛郎门都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他们一般都是晚上上班,白天睡觉的,今天被叫起来加班,还真的是不爽的,要不是砍在十万块一个人的份上,还真的是不愿意起来。

    “这位爷,小哥哥们,我都是给您找来了,您看看,可还满意?”前台小弟也是精明的人,想着阿标这群人,可能是和夏婉婉有仇的,故意是寻仇的,所以她这次,特地是挑选了那些不是特别高档的牛郎过来的。

    高矮胖瘦,都有,且由同一个相似点,就是都是长得很普通。

    阿标看了这十人一眼,很是满意,这个前台小弟,还是比较有颜色的。

    阿标没有言语,立马就有一个汉子,立马拿出手机,照着之前破解的账号的密码,登录了夏婉婉的微博。

    在开启直播功能前,汉子还特地让众人摆好了角度,保证露出的,都是夏婉婉的脸,而那十个高矮胖瘦的牛郎,都只是一个背影而已。

    是个牛郎都是没有多说话,客人有这种需求,他们基本上都是满足的,只要不露脸就行了。

    阿标让汉子把手机放在了角落,便是打开了直播。

    因为夏婉婉前段日子的那个新闻,更是涨了许多粉丝,但是都不是忠爱粉,而一个个,都是黑粉,目的就是极尽所能的辱骂夏婉婉。

    夏婉婉的直播视频一开,人流量瞬间疯长。

    阿标等人,都是站在了一个角落里,一个手势,那些牛郎,便是知道,自己的任务,开始了。

    前赴后继,一个接着一个。

    从第一个男人开始,夏婉婉的叫声,就一直不断。直播里的人,更是涨的飞快。

    “哇靠,这夏婉婉也太不要脸了啊!”

    “怎么会那么浪荡啊,这简直就是个贱人啊!”

    “天哪,居然那么多男人一起,我数数…这得十几个了吧…”

    “果然不是好货色。”

    “真的是不怕死啊,现在还那么明目张胆的开这种直播。”

    “不要脸。”

    “太贱了吧…”

    “贱人,浪货…”

    “…”

    评论刷的很快,阿标现在,根本就是无暇多去研究了,他看了一眼时间,记着估计还有一两分钟,也都要来了。

    阿标挥了挥手,手下们都是心领神会,一个个都是自觉的退出了包厢。

    前台小弟看着他们都是离开了,也是眼睛一转,立马就是往厕所里跑。

    果不其然,三分钟之后,闻风而来的记者们,居然是把这家牛郎店,都快挤爆了。

    前台小哥这才是发现了事情的异常,怎么会有那么多记者,当他冷汗涔涔后悔的时候,却已经是来不及了,那些记者,就宛若蝗虫那么多,更是横冲直撞,把各个包间的门,都是撞开了。

    最后,在最大的那间,发现了夏婉婉的身影。

    前台小哥立马追进去。却是听到了一个他做梦都不会想到的名字。

    “夏婉婉小姐,对于你这样的放荡行为,你有什么可以说的吗?”

    “夏婉婉小姐,您这样,不怕被道德谴责吗?”

    “夏小姐,您觉得,你还配做女性群体中的一员吗?”

    “恕我直言,您的生活,还真的是”多姿多彩“啊,那么耐不住寂寞!”

    记者们的问题,都是带着鄙夷,问的犀利,夏婉婉现在,根本就是听不到这些记者们炮轰一般的问题,她只觉得自己欲仙欲死。

    整个人都快升仙了!这是夏婉婉最直观的感受。

    记者们见她一副享受的模样,当着那么多人,居然还不动于衷,真的是觉得耻辱鄙夷的不行,好几家报社,直接就是给了夏婉婉好几个面部特写镜头。

    这些牛郎也是被吓得不轻,好几个,都是趁着混乱跑了,这么多记者,他们那里应付的过来?

    虽然这些牛郎生活堕落,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他们还是不想和夏婉婉一样,被贴上一样的标签的。

    他们有些胆子大的,立马裹了一件浴袍,便是凑近了再多看了两眼夏婉婉如今的模样。

    夏婉婉因为长时间吸毒,所以面颊都是嫉妒凹陷了,再被慕烨承带去地下基地折磨了一阵,人烨是憔悴不堪,根本没有那时候的模样了,加上夏婉婉又没有化妆,一时间,还真的是没有人认出来。

    夏婉婉的事情,大街小巷,再次轰动。陶明丽在申城的广场上焦急的打着电话,怎么会打不通呢?

    她投资的这个人的电话,怎么现在就是成了空号?而且当初的注册公司的地点,陶明丽也是亲自去了,却成了一个正在拆迁的楼盘。

    陶明丽心里隐隐不安,但是心里还是有一些侥幸的,她一遍遍的打着电话,却是不想,把所有的电话都是打遍了,却是依然得到一个结果,打不通了!

    她在广场上,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唉声叹气。

    突然,广场上很大的液晶屏电视,却是吸引到了陶明丽的目光。

    标题很是显眼:“燕城夏家千金夏婉婉,一女驭十男,再次挑战道德底线,没脸没皮!”

    陶明丽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这才确定了那张脸,确实是夏婉婉!

    陶明丽坐在一处椅子上的,却是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她受不了打击,她刚刚才意识到自己被人骗了,怎么婉婉那里,又是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真的是焦头烂额!

    陶明丽还算是理智,她率先拨通了夏婉婉的电话,真不知道这个死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夏婉婉的手机,在包厢里响起,记着还在一窝蜂的涌着,听到这个手机铃声,却是有几个开始寻找了起来。

    “在这在这,陶明丽的电话,快快快,开启录音模式。”一个记着嚷嚷着,这才让众人都是恍然大悟,毕竟这到时候,陶明丽作为夏婉婉的母亲,她说的话,有时候都是能做一个新闻的。

    记着把电话按了扩音,直接放在了夏婉婉的身侧。

    “婉婉,你在哪儿呢,你怎么会出了那个事情,我不是叫你别出去了吗?”陶明丽一上来,就是一阵炮轰。

    夏婉婉现在神智极为不清晰,记者的到来,让那十个牛郎,都是撤退了,所以夏婉婉如今,更是来了一波又一波的“不满”。

    “妈,我好难受啊,快救我啊…帮我找点男人来,我想…”夏婉婉根本不知道她的周围是围了多少人,更是不知道她现在的一字一句,很多都在直播的,她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讲了出来,也让很多的记着,再次唏嘘。

    没见过脸皮那么厚的啊!

    “婉婉,婉婉你告诉妈咪你在哪里,妈咪叫人过去接你。”陶明丽烨根本不知道夏婉婉现在的情况,只是一味的担心了。

    “妈咪,我难受…”夏婉婉也说不清自己到底在哪里,就反复一句难受。

    “婉婉你等着,妈咪叫人去找你。回家了就好了,回家了妈咪给你找漂亮的男孩子让你开心。”陶明丽和夏婉婉,烨是一丘之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夏婉婉养成如今放荡恶毒的性子,多半,还是遗传了陶明丽的恶劣基因了。

    “天哪,果然是有其女必有其母啊…”

    “没想到夏婉婉的母亲烨是这种人啊。”

    “就是,她看起来,可是比夏婉婉好太多了,可是没想到,骨子里也是这样的,不好好教育自己的女儿,还助纣为虐!”

    不少记者已经开始窃窃私语,陶明丽的话,都是开得扩音,包厢的每个角落的人,都是听了个清楚。

    他们没想到,这陶明丽,居然还主动给女儿找男人,简直了啊!

    真的是刷新人三观的奇葩母女。

    虽然记者们讨论的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被敏锐的陶明丽所听到了。

    她戾声质问。

    “婉婉,是谁在你旁边,是谁?!”陶明丽还是很保护夏婉婉的,她很怕刚刚和夏婉婉讲的那些话,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听去了,到时候更加抹黑她和夏婉婉。

    接通电话的那个记者,也是不想听陶明丽接下来的废话了,刚刚他们听到的,就已经很惊世骇俗了。

    于是,那个记者,直接就是把电话掐断,然后关机。

    陶明丽还在那话那头,焦灼的等着夏婉婉的声音,却是不想,电话却是发出了“嘟嘟嘟嘟”的声音,再打,就是关机了。

    陶明丽现在急了,也不顾上来研究那笔被坑的钱的去向了,她直接在街上,就是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机场。

    婉婉在燕城一种个人肯定很无助,不行,她得立马就回去。

    陶明丽买了最快的一班飞机,在飞机上,她更是坐立不安,整整三个小时,到了燕城机场,陶明丽一下飞机,就是飞快的朝着机场门口赶。走路途中,还不断的给夏婉婉打电话。

    夏婉婉现在,还是被一个人留在了包厢里。

    她的瘾也犯了,身子还在渴望,两面夹击,都快把她弄垮了。

    记者们早就在两个小时前,就离开了,一直看着夏婉婉这幅浪荡的模样,也是没什么好看的,从她嘴里套不出话了,便回去复命了。

    夏婉婉在包厢里,努力摸索着身边的东西,她想找手机,给陶明丽打电话,再不打,她真的要死了!

    她摸索了很久,在她眼泪横流的时候,终于摸到了一个冰凉的金属。

    夏婉婉被这冰凉,沁击全身,她立马就是把手里捂在了胸口,想要减缓身体的燥热。

    不过这样的冰凉,终究是有时间限制的。手机被夏婉婉的体温,也是捂的滚烫。

    她皱眉,满脸失望。这才用尽了所有力气,按了开机。

    陶明丽终于打通了夏婉婉的电话,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啦啦啦啦。笙笙和老慕的误会,马上就要接开啦!夫妻联手了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