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 229 看着她作妖
    “这东西我不能碰,我妈知道了会打死我的。”夏婉婉语气拒绝,兔儿爷一听她这样讲,脸上立马就是慌了。

    他还以为,像夏婉婉这样的女人,是很乐意接受的呢…

    兔儿爷眼神里精芒流转,他手里的这只注射器,可是关乎他出了这栋房子以后的人身安全啊…

    “亲爱的,不过就注射一次,不会上瘾的。我也知道你是第一次注射,我们这次,就玩个刺激好不好,下次绝对不让你用了。”兔儿爷连哄带骗,夏婉婉的脸上,有些动摇。

    确实,这段日子真的是憋死她了。

    但是听说这玩意注射了,真的会让人飘飘欲仙的。她又有些想尝试。

    “一次真的不会有事情吗?”夏婉婉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兔儿爷听她能有这样的表态,心里自然是乐了,听她的口气,已经在踌躇了,看来他还得多努力一下。

    “当然啦,你看谁就注射了一次就出事情的,上瘾的那些人,都是些常年在用的人。你就用一次,保证不会有事情的。”兔儿爷笑着说道。

    他心里想着,这东西应该第一次用,身体应该是有抵抗力的吧…不过兔儿爷根本不了解慕烨承的手段,这是他对付仇家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你还有逃脱的余地?

    别说这整整一管,就是小半管,都能让人上瘾至深。这一管下去,恐怕夏婉婉,是彻底的没救了…

    夏婉婉看着他的面容,一时也被蛊惑。

    他长得轮廓很像慕烨承,慕烨承那种男人说的话,更是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夏婉婉如今,更是把慕烨承代入在了这个兔儿爷的身上。

    “好…咱们就玩这一次。”夏婉婉咬咬牙,瞬间有些迫不及待了。

    兔儿爷嘴角一勾,有完成任务的轻松。

    如今,更是肆无忌惮了。

    夏婉婉伸出手,兔儿爷直接连消毒都没有,直接就是给她注射了。不出一会,夏婉婉便是失去了大部分的意识,感觉自己飘在云中。

    兔儿爷看到夏婉婉那张享受的脸,也不再遮掩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了,他叹了一口气,总算是安全了,他已经是照着那位爷要求的做了,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了。

    夏婉婉现在神智都不太清晰,她根本不知道兔儿爷脸上的表情,她有些饿妩媚的缠上兔儿爷。

    兔儿爷虽然对夏婉婉极度嫌弃,但是一想到她许诺的一百万。便是一把抱起了夏婉婉。

    夏婉婉本来就觉得飘飘欲仙,这被兔儿爷一个“宠爱”的拥抱,脑海里更是浮现各种自己所期待的美好,夏婉婉觉得自己向上了天堂一般,其实,是坠入了地狱。

    旖旎一场,整整两小时。

    夏婉婉终于是有些情绪了,她看着怀里的兔儿爷,眼睛里流露着爱慕,要是眼前的那人,就是慕烨承该多好啊,就是可惜了他身份的低贱。

    她的手,划过兔儿爷的脸,满脸的喜爱。

    “亲爱的,怎么了?还想勾引我?”兔儿爷目光灼灼,看着夏婉婉,夏婉婉心头一跳,突然觉得有些娇羞,低下了头。

    “瞎说,你快走吧,我妈快回来了。”夏婉婉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突然有些惊慌,陶明丽一般都是这个点再晚个半小时以后再回来,要是再拖一会,一会儿撞见了他,就不好了。

    “亲爱的在赶我走?”虽然兔儿爷早就想开溜了,但是他的职业,让他说的话,一直都是甜蜜的。

    “哎呀,不是赶你呀,我妈撞到了不好,毕竟…现在那么大的事情在呢。你可以明天再来的。”夏婉婉也有些舍不得,但是最近风口浪尖的,陶明丽是绝对禁止她见外人的。

    陶明丽已经有了警觉,但是夏婉婉根本不理解她的良苦用心。

    “好的吧…好舍不得我家亲爱的呀…有空打我电话啊,我随叫随到。”兔儿爷露出一口白牙,让夏婉婉看的炫眼,脸色微红。

    嗯,他为了钱,也是会随叫随到的,现在是兔儿爷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宝贝儿等等…这个给你,买你喜欢的东西呀。”夏婉婉从床边的抽屉柜里拿出支票,签了一串数字后,便是递给了兔儿爷。

    他低头,看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居然是一百二十万,比之前夏婉婉承诺自己的,还要多了二十万呢。

    兔儿爷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夏婉婉撩拨了一下头发,散了一个飞吻给他。

    “都说了给你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的,今天,我很开心。”夏婉婉今天,可谓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了,兔儿爷带来的那个东西,还真是好东西,虽然夏婉婉还想再用一次,但是她心里,还是害怕陶明丽的,陶明丽是最讨厌这种东西了。

    小时候听陶明丽说,她的家庭,就是夏婉婉的外公,也算是富有的。后来就是染上了这种东西,家里一两年间,就败光了。

    那时候的陶明丽也大了,这才到处出来谋生活。她父亲,也在染上这东西的第三年,就死了,陶明丽的母亲那时候还年轻,就跟别的男人跑了,陶明丽是一直都记得这一段的,所以对这东西一直是深恶痛绝。

    在她看来,这种东西一旦染上,就是个无底洞,再殷实的家业,也会被败光的。

    夏婉婉想着陶明丽生气的表情,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兔儿爷看她这个模样,没有多问,依然低头收拾自己的行装。

    “亲爱的,我走了哦,我会想你的。”兔儿爷临走之前,还在夏婉婉的额头上来了个亲吻,夏婉婉立马就是羞红了脸。

    “哎呀,讨厌,快走了啦…”她一向目中无人,这是最近来她第一次那么乖巧娇羞。

    陶明丽回来的时候,总觉得空气里的气息怪怪的,她闻了好几遍,但是那个味道又很淡,她不知道自己是闻错了还是怎么了。

    毕竟最近,陶明丽的压力有些大。

    手里的股份已经抛了百分之二十几了,好在都有人买入,也算是幸运,房产和商铺这些东西倒是很好卖,燕城这样的地方,寸土寸金,房子和商铺,简直就是炽手可热的东西。

    她累的往沙发上一趟,揉了揉太阳穴。

    夏婉婉正好下楼,就看到陶明丽躺在沙发上。

    她心里一个“咯噔”,她今天比平时早回来了十几分钟啊,也不知道刚刚撞见了兔儿爷没有。

    陶明丽也是累了,没有多观察夏婉婉的表情,不然以她的敏锐程度,是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的。

    “婉婉啊…家里今天是不是有人来了啊。”陶明丽随口一问,眼睛依然闭着,她的双手,还在按摩头部。

    “没有啊,妈你怎么会这样问啊。”夏婉婉心里有些紧张,身体也有些僵硬。

    “总觉得空气里一股子香水味,这个香水,我还没闻过的…很淡,也不知道闻错了没。”陶明丽随口一说,夏婉婉吓得脸色有些白。

    好在陶明丽还没有睁开双眼,看不到夏婉婉的异样。

    “妈。你肯定是闻错了吧,家里哪来你没闻过的香水味啊,我天天一个人在家睡觉,都与世隔绝了,还有谁来啊。”夏婉婉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陶明丽也是点点头,应该是自己这两天在外奔波太累了,所以闻错了吧,陶明丽这样想着。

    夏婉婉虽然蠢笨,但是很少在陶明丽的面前撒谎的,因为她自知自己撒谎,十有八九是逃不过陶明丽那双锐利的眼睛的。

    但是今天的事情,她是犯了大忌的。不仅放了人进来,还用了那东西,要是被陶明丽知道了,自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的,夏婉婉也是害怕陶明丽,所以这次选择了撒谎,好在这次陶明丽没有往常那般敏锐。

    “嗯…我一会做个饭,你上去休息休息吧,等等我叫你下来吃。”毋庸置疑,陶明丽对夏婉婉,简直就是溺爱。

    自己已经是累成这样了,还不忘自己的女儿,在外人面前多么精明算计狠毒的一个女人,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却是全心全意的在付出。

    “哦,我知道了,我等等就下来吃。”夏婉婉听陶明丽这样一说,仿佛特赦一般。

    她刚刚站在陶明丽的跟前,真的是吓死了,现在好不容易陶明丽松口了,她得快些回房。

    她故意镇定下来,让脚步放慢,和平时自己的走路相似。夏婉婉在上楼的时候,还闻了闻衣服上的味道,确实是残留了一些香水味的。

    是那个兔儿爷身上带过来的味道。

    夏婉婉喜欢这个兔儿爷还有一个愿意,他一直喷的这个香水,自己很喜欢,这个香水很小众,很与众不同,所以陶明丽刚刚嗅着空气里的味道,才会觉得没有闻过。

    她进了房间以后,便是拍着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转身进了浴室。

    她得快些把身上的味道洗干净了,免得一会儿吃饭,再被陶明丽闻到了。

    夏笙笙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琳达的“企划案”。

    “夏总,你看怎么样?”琳达已经找手下人,注册了一个空壳的公司,陶明丽既然想远走他乡,她必定会想写办法,也会做点投资,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身份地位。

    陶明丽的为人,夏笙笙可谓是了解的很清楚了。

    那是个爱慕须肉的女人,她既然放弃了燕城的一切,十有八九是为了夏婉婉,呵呵,母爱,还真的是伟大啊,想卷着她的钱跑路?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她现在心里笃定,陶明丽虽然肯放弃燕城的一切,但是肯定还是很不甘心的,既然不甘心,那么她就会想法设法的作妖,而自己要做的,就是看她的妖,做得越大越好,她这才能一步步的坑上来。

    毕竟,只要陶明丽还不知满足,她就有机会钻空子,而显然,陶明丽这种女人,是一辈子得不到满足的。

    “嗯,我们可以多弄几个这样的公司。查到陶明丽想外逃的地点了吗?”夏笙笙眼里精芒闪烁,她已经猜到了,十有八九是申城,不过现在多问一句,也是为了确认。

    “查到了,陶明丽对她一个”老朋友“说起过,对申城,还是蛮有兴趣的。”琳达如是说道,夏笙笙莞尔一笑,果然不出所料。

    “呵,那把我们弄的空壳公司,都在注册在申城。让陶明丽断了所谓的”后顾之忧“。让她心甘情愿的,把钱拿出来。”夏笙笙勾唇,眼里说不出的狠戾。

    “好的,夏总,我这就去办。”琳达看了夏笙笙一眼,也是佩服,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心性和手段,还真的是比较少见的。

    ------题外话------

    小伙伴们早安啊,我昨晚,居然又失眠了,好难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