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笙笙眼底的阴郁,更是毫不遮掩,她陶明丽想就此远走高飞,也得看她越不愿放过她们了…

    “她抛售的股份,有多少收多少,其次,弄些小手段,让陶明丽母女,背负上一些债务,至于什么样的手段,应该不用我教你吧?”夏笙笙双眼一眯,琳达看着她眼底的寒光,也是心头一颤。

    夏总平时为人是十分温和的,如今如此模样,也全权是因为陶明丽母女曾经和她如此深的仇怨。

    “好的夏总,我现在就去办。”琳达退出办公室,第一时间,就是找来了小白。看来夏总,是真的出狠手了,摆明了想把这对母女往死里整啊。

    慕烨承在当天下午就得知了消息,他看了一眼阿标,语气淡淡。

    “知道怎么做了?”阿标办事他一向放心。

    “我知道的爷,绝不会给夫人发现的。”阿标也是懂慕烨承的良苦用心的,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夏笙笙铺路,只想让她走的更平坦一些。

    “嗯。”慕烨承淡淡回应之后,便不再理会。

    夏婉婉在家里已经憋了好几天了,真的是空虚寂寞啊,陶明丽也不让她出门,她心里简直就是郁闷的可以。

    “铃铃铃…”电话铃响,夏婉婉一看,是个熟悉的号码。

    是她常年光顾的一个兔儿爷,眼睛鼻子的轮廓,长得很像慕烨承,这也是夏婉婉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喂…”夏婉婉的语气,显然变得轻快了不少,她最近在家里,只要打开网络,登录自己的社交账户,就都是一片唾骂。

    看电视,也都是在报道她的事情。

    又不能出门,整天被关在这几百平的地方,陶明丽这几天整天往外跑,根本就没有空理会她。整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都快被逼疯了。

    “亲爱的,你上次说过过几天就来看宝宝的呢,我这都瞪了你半个月了,你怎么还不来看人家啊…”兔儿爷撒娇,夏婉婉的骨头都酥了。

    她幻想着这个兔儿爷是慕烨承,用着他现在的语气感受着。要是慕烨承能这样的哄她,她整个人估计都得开心的飞起来了…

    “哎呀,我最近不是有事情缠身吗?一直没有空的…”夏婉婉也是娇声回应着,仿佛在互诉情衷,听起来还有些撒娇的意味,倒是有那么点情意绵绵。

    “亲爱的,那我过去看你好不好,顺便给你带点好东西玩。”兔儿爷语气欢快,更是有些勾人。

    夏婉婉这几日本来就无聊的很,一听他要来找自己,心里更是开心的不行。

    “好的呀,你什么时候过来啊…我在家等你啊…不过你得在我妈回来之前来,我妈最近都不让我见外人了。”夏婉婉语气急迫,恨不得兔儿爷现在就来陪她。

    “那…亲爱的想我吗?你想让人家什么时候去看你呀?”兔儿爷笑着问道,夏婉婉一听,立马就是应承下来。

    “当然想了啊…都快想死了,最好现在就过来。”夏婉婉也是知道自己的情况的,因为这几天的新闻,她之前的那些床伴,都是不联系她了。

    有些甚至她打过去,人家直接都是拒接,夏婉婉恼火,这些人还真的是狼心狗肺,当初自己喜欢他们的时候,可是为他们花了不少钱的。

    现在一个个都是看她除了丑,为了澈清关系,都翻脸不认人了。

    “亲爱的一句话嘛…好,我现在就过来。”兔儿爷在电话里说完,还发了一个亲亲的表情,看的夏婉婉更是期待的不得了。

    兔儿爷挂了电话,才发现他的额头上,现在已经是冷汗涔涔了。

    他有些恐惧的回过头,背后,便是站着阿标。他正举着手枪,顶着兔儿爷的头。

    “我…我…我照着您的要求做了,夏婉婉也是愿意见我了,爷,我很您无冤无仇的,您就放了我吧…”男子一改之前和夏婉婉打电话的娇声淘气,如今他的声音带着恐惧,身体更是瑟瑟发抖。

    “呵,算你识相,你现在就过去吧…把这个带着,记着,一定要让夏婉婉注射了,懂吗?不然,你从她那里出来了以后,是逃不掉的。”阿标现在带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讲话更是不带任何情感。枪口依然顶着兔儿爷的头颅。

    “我、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办妥的。”兔儿爷咽了口口水,急的都快哭了,他是真的害怕,眼前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他本来看夏婉婉出了那件事情,是一点都不想再理会她了,毕竟这样劣迹斑斑的女人,自己要被别人知道和她有过牵连,自己的生意,都会变差的。

    他这里接待的,都是豪门的小姐富太太,虽然知道她们都是五十步笑百步,但是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被戳破的,一旦戳破,下场便是夏婉婉这般。饱受人们的唾弃。

    哪怕这些私生活本来就淫乱的女人们,都是看不起她了。

    现在为了小命,他也只能再去找夏婉婉了。

    阿标把手放下,兔儿爷也是松了口气,瞬间瘫软在地,只要不指着他,他心里就安定多了。

    “还不快走?”阿标催促着,手已经开始动了起来,准备抬起。

    兔儿爷一看他的动作,立马就是吓得屁滚尿流,逃一般的跑出包厢。

    但是才跑了几步,又是想起来这位爷交代他要给夏婉婉注射的药还没带,顺便又是讪讪的返回。

    “呵,算你还有些脑子。”阿标讽刺一笑,也是跟着兔儿爷出了包厢。

    兔儿爷现在,是很惜命的,他很快便是跑到了停车场,拍了拍脸颊,让自己再次扬起个平日里那样讨喜的笑脸。

    他知道,这次去竭尽夏婉婉这件事,是只允许成功,不允许失败的。

    要是失败了…他不敢想后果。

    夏婉婉在房间里踱步,来回走来走去,已经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她想着,这人怎么还不来啊。她是好几天没有好好玩玩了,都忍不住了。

    兔儿爷不敢明目张胆的停在夏婉婉的家门口,那里围了好多的记者。

    他掏出了手机,找到了夏婉婉的电话,便是拨通了。

    夏婉婉现在不断期待的看着手机,看到电话进来,更是激动的接起。

    “喂,宝贝儿,你到了吗?”夏婉婉问的急迫,兔儿爷立马在那头,就是笑了起来。

    “亲爱的,你那么急啊…人家已经在你家小区门口了。”兔儿爷干这行很多年了,也是很会隐藏自己的情绪的,这次,他是带着任务来的,但是却万万不能被夏婉婉察觉出来。

    “我急啊,你不知道,我在家闷了多少天了。”夏婉婉着实蠢,直接把心里的话,透露个清楚。

    “哎呀,我现在不知道怎么进你家诶,外面好多记者围着呐,我从大门走不好吧?”兔儿爷也有自己的思量,他是一点都不想被人拍到他和夏婉婉的关系的,日后他还在在这个圈子里混呢。

    “哎呀,当然不要走大门了,来我家后门,那里墙角边有个洞,被一个花坛挡住了,你就往那里走。”陶明丽这几天出去办事,都是往那里走的。

    现在她为了夏婉婉,可谓是委曲求全。

    “啊?钻狗洞啊?”兔儿爷的语气微微带着不愿,怎么让他钻狗洞啊?

    “哎呀,钻一下要什么紧啊…你来,我就给你一百万的小费。”夏婉婉现在也是寂寞疯了,整整开出了一百万的诱人条件。

    兔儿爷一听,眼里瞬间就是发亮了,那么多钱,够他工作大半年的了。

    这趟来得真不亏,虽然不愿意钻狗洞,但是兔儿爷早就知道,自己是避免不了的,毕竟自己,还要完成那个神秘人给自己的任务的,不然出去了以后,他十有八九,得倒霉的。

    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就是这样随口的一个吐槽,却是直接换来了夏婉婉的一百万,还真的是好交易啊。

    “好,我现在就来,等我五分钟。”为了任务,为了一百万,兔儿爷现在的心情,也没有那么糟了。他反而有些欢喜地找到夏婉婉家的后门,然后照着她的提示,走到一处花坛,然后蹲下身子,细细观察,拨开花丛,果然看到了一个洞。还挺大的…

    他为了安全起见,环顾了一下四周,便是直接钻了进去。

    这个宅子,是以前夏鸿升留下的。宅院的档次,仅次于曾经的夏宅。但是在普通人的眼里,这也是奢华的可以了。

    兔儿爷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但是依然被这里的富丽堂皇给迷了眼。

    他走到后门,夏婉婉已经开了门,在左顾右盼了。

    看到兔儿爷的身影,直接就欢快的跑了过来。

    “宝贝儿,你终于来了。”夏婉婉的动作很亲昵,直接就是扑在了兔儿爷的怀里。

    兔儿爷虽然叫“兔儿爷”,但是形象却和兔子远远不同。

    兔儿爷的身材很棒,一米八五的大高个,身上强健硕实,夏婉婉把手,放在了他的胸膛,更是能清楚的摸到腹肌。

    他的脸长得也很俊,一股子阳刚之气。

    是个人,都是想不通这样的帅小伙,为什么会来做这一行…

    “亲爱的,你是不是想我了啊。”兔儿爷声音带着宠爱,夏婉婉一听,更是心都是酥了,她好久没有被人叫亲爱的了,还就没有本人这般宠爱了,想想还真的是怀念啊。

    “走吧…我们上去说,你不是说,给我带了好东西的吗?”夏婉婉还记得兔儿爷之前和自己电话里说的内容。兔儿爷也是温柔,摸了摸她的脑袋。

    “傻瓜,现在就不告诉你了,一会儿再告诉你,保证你喜欢。”他神神秘秘,更是勾起了夏婉婉的好奇心。

    夏婉婉迫不及待,两人一进门,便是一阵热吻,干柴烈火,一切都是自然而言。

    到夏婉婉房门口的时候,兔儿爷却是拿出了那管针剂。

    “亲爱的,要不要试试这个?这可是我花了很多代价弄来的好东西呢。”兔儿爷凑近夏婉婉的耳边说着。

    他其实大概是猜到了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夜场里来的那些太太们,也是有瘾君子的,他就见她们经常用这种注射针管。

    不过兔儿爷终究想的太年轻,阿标给他的东西,哪里会是普通的东西?这是慕氏的地下团队刚研发出来的东西,是可以控制人的好东西。

    慕烨承让人研究这东西,也是为了对付一些仇家的,没想到这仇家还没先用上,第一个用的人,倒是成了夏婉婉,也正好,来试试药性。

    夏婉婉眼神有些好奇,她虽然很不出息,但是陶明丽是很禁止她碰赌和毒的…她潜意识里拒绝。

    ------题外话------

    小伙伴们晚安啊。今天更新结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