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怡菲凑近了李家主的耳侧,说起了悄悄话。

    “老公…我真的好饿哦…等我吃饱了,就好好回家伺候你…”蒋怡菲说话间,眼神也是不自觉地瞟了夏笙笙一眼,她看到慕烨承和夏笙笙站在一起,心里就嫉妒的发疯,现在恨不得快点离开这里。

    蒋怡菲的话,无不彰显自己想要邀请的心意,李家主心头大动,瞬间哈哈大笑。

    夏笙笙眼底闪过一阵鄙夷,这个蒋怡菲,还真的是心机婊中的战斗婊,居然能说出这种下流的话,和夏婉婉的不要脸功力,估计也是不相上下吧…

    夏笙笙心里暗自腹诽…

    李家主因为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所以蒋怡菲说话的声音,便是稍微大了一点。

    她自己是没意识到的,但是夏笙笙和慕烨承,都是听了个清楚。

    与夏笙笙的鄙夷对应,慕烨承嘴角勾笑,眼底不屑。

    蒋怡菲这样的女人,果然是恶心又恐怖…

    寒暄了一阵,四人便是散开。本来李家主还邀请她和慕烨承和他们一桌吃的。夏笙笙心里嫌弃,慕烨承自然也不愿和他们在一起吃饭,便是拒绝。

    李家主也就是客气客气,他其实,也并不想和慕烨承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毕竟区区一个小辈,一直把自己的成就压在下面,在李家主看来,这是"chi luo"裸的耻辱。

    何况…蒋怡菲这个小妖精在怀,时不时的摸着他的胸膛,李家主又想着慕烨承刚刚看蒋怡菲的那一眼,心中也有醋意,

    现在,他早就是心猿意马了。他得收拾收拾自己的女人…

    夏笙笙一进包间,就是深呼吸了几口气,刚刚面对蒋怡菲,她觉得整个人周边的空气都是不好了,她之前,都是努力憋着气。现在好不容易分开了,她一到包厢里,只觉得空气都是清新了,心里异常是舒爽。

    “呵呵,不喜欢没必要憋着,直接表现出来,也没什么的。”慕烨承自然是看得懂夏笙笙的态度的,他不免调笑。

    夏笙笙白了他一眼,当初,慕烨承和蒋怡菲,还是表哥表妹呢…嗤,这关系亲昵的,她一想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哼,你和她还是表哥表妹呢,没什么心里不舒服的。”夏笙笙言不由衷,说话间,眼睛都是乱瞟。

    慕烨承轻笑,这丫头着实可爱,明明吃醋了,却是要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来,点菜吧…那样的女人,还不配做我的表妹。”慕烨承说着,就把菜单递给了夏笙笙,他看了看三个孩子,一个个伸着脖子,等着夏笙笙点菜。他心里叹息,今天真的是做错了啊,就不应该把孩子们带着,不然现在的自己,肯定已经是抱住夏笙笙了。

    夏笙笙看慕烨承表态,也不再不依不饶了,她点了两个自己爱吃的,故意没有把菜单给慕烨承,而上径直,放在了三个孩子的面前,她的态度很明显,慕烨承在她的心里,可谓的"chi luo"裸的没地位。

    慕烨承也是随着夏笙笙的小性子。

    夏笙笙平时,几乎是不喝酒的,但是今天来吃海鲜,不配点啤酒,也是没有那种感觉,夏笙笙灌了一瓶啤酒以后,便觉得又了尿意。

    她起身,便是要去上个厕所。慕烨承在包厢里,陪着孩子们。

    夏笙笙即将走到道路尽头,在路过一个包间门口,却是传来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蒋怡菲现在匍匐在李家主的身下,不断地讨好他。李家主更是被蒋怡菲伺候的发出愉悦的笑声。

    “老公…你好满意吗?”蒋怡菲深知自己要怎么伺候眼前这个老男人,才能为自己得到最大的利益。

    果然,李家主的表情,更是飘飘欲仙,一副爱死了蒋怡菲的模样。

    蒋怡菲看着这个老男人如此享受,更是卖力…

    夏笙笙在门口,便是听到如此不堪的对话,心头一阵恶心,好在卫生间就离自己不远,她匆匆的跑了进去,对着洗漱台,就是干呕了一会…

    蒋怡菲真的是堕落的可以啊…

    夏笙笙回到包间的时候,脸色都有些不好,慕烨承看到她的反常,也是立马就上前来询问了。

    “怎么了?”他眼里带着担忧,夏笙笙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自己总不能说在去厕所的路上,正好听到了蒋怡菲在做苟且之事吧?

    “真的没事?”慕烨承看夏笙笙不想说,倒也不逼着她,不过他反复查看夏笙笙的脸色,真的担心她有什么不舒服。

    “嗯,没事。就是在路上,碰到了点恶心的东西,一个没忍住,干呕了一下。”夏笙笙笑笑,自己也说的没错,蒋怡菲于她而言,简直是比狗屎都要恶心。

    “那我们早点回去吧…明天我叫袁兆来给你看看。”慕烨承还是担心夏笙笙,觉得她不舒服就应该早点回去休息,根本就是不顾孩子们有没有吃饱。如果没吃饱,家里还有花姐。慕烨承拿起了车钥匙,说着,就想来抱起夏笙笙。

    夏笙笙一看他这幅架势,哪里会肯。

    立马就是推开了他,夏笙笙脸皮薄,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她的脸颊,“腾”一下,就是红了。

    “孩子们都在呢,你去抱孩子…”夏笙笙轻声的说着,也是主动牵起了慕念笙的手,却是,她现在,还有些反胃,估计是抱不了孩子了。

    不过慕念笙也是乖巧懂事,心思更是像极了慕烨承,细腻的很。

    他便是看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夏笙笙,很是乖巧的跟在身后。

    到家的时候,都是八点多了,可以说,今天的晚饭,吃的也不算愉快。

    夏笙笙在洗澡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她突然想起来,慕烨承答应告诉自己的小秘密还没有说呢!这顿饭本来就是奔着这个秘密去的,要是没听到,她不就亏了。

    夏笙笙直接就是从浴缸里走了出来,身上不着寸缕。她想着,反正房间里烨没什么人,她现在要做的,也就是出去拿个手机而已,她要打个电话给慕烨承…

    夏笙笙身姿有些猥琐,虽然这是自己家里,但是她还是第一次,什么都不穿的就出了浴室。

    她捂着上身,匆匆的跑出来,直奔房间里的桌子上,她回来的时候,是把手机放在桌上了。

    慕烨承好以整暇的躺在夏笙笙的床上,他已经回去洗好澡了…本来今天那么明目张胆的过来,是因为自己有恃无恐。

    他可是想好了借口,门,是挚儿开的,来的目的,是来和夏笙笙说那个小秘密的。

    却是不想,他一踏进夏笙笙的房门,就是听到了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浴室的门,是磨砂材质的,透过一扇门,慕烨承看到了夏笙笙的身材,因为磨砂的质感,更是若隐若现,一个美好的轮廓,更是让他心头荡漾。

    慕烨承的心里,宛如装了一把火,他无奈的咽了一口口水,喉结滚动,带着男人独有的魅力,好在夏笙笙不在慕烨承的跟前,不然肯定又要被迷到了。

    慕烨承站在浴室门口站了一两分钟,越站,心头越热,他也知道,就这样一直站在门口,也不是个事情,便是平整了自己的心情,躺到了夏笙笙的床上。

    身体平整,某处,却是突出。慕烨承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兄弟,看来它已经急不可耐了啊…

    慕烨承不过才躺在床上躺了一两分钟,就蓦然听见了水流停止的声音。

    他想着,这趟来得还真够巧的,那么快就洗好了。

    慕烨承本能的看向浴室门口,门“咔哒”一声作响,夏笙笙没有注意到床上的情况,直接就是冲到了小桌子便。

    慕烨承的眼前,就是出现了一张完美的脊背,以及形状极好的…再往下,就是一双纤长的美腿。

    慕烨承没想到,这居然是如此一副视觉盛宴。

    夏笙笙拿刀手机,心里欢喜,她直接就是划来解锁,拨通了慕烨承的电话,再是像之前那般的姿态,准备跑回浴室。

    却是不想,夏笙笙的电话通了,脚步也抬起了,而在她的房间里,居然传来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

    夏笙笙突然脑袋当机…她是拨通的慕烨承的电话啊,怎么自己房间里,有声响?而且,还是从床那边的方向传来的。

    夏笙笙脸上有惊吓,缓缓回头,却是看到了一张俊脸,以及他脸上,深沉含欲的眸子。

    她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回过身的缘故,夏笙笙正面的身子,也是微微侧过。慕烨承一眼,就是完全看完了夏笙笙的身体。

    虽然她双手,也是象征性的遮了下,但是这样的视觉效果,却是让人觉得更加强烈。

    慕烨承只觉得,自己的嗓子,干的都要冒火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夏笙笙如今的心情,是崩溃的,她脚已经完全是软了,提不起力气逃跑,就这样定定的站在那里质问。

    “呵呵,我不在我老婆房里,难道还要独守空房?不过,我老婆对我的福利,还真是好啊…你这是,在邀请我?”慕烨承的声音暗哑,夏笙笙听出了其中危险的讯号。

    她身体,突然有些哆嗦,脸色是白了红,红了白…真的是哔了狗啊!

    慕烨承已经踏着矜贵的步子,一步步朝她走来,夏笙笙双手并用,想捂住所有暴露的地方,奈何,手就那么大…

    她想逃,但是慕烨承的身形太巨大,仅仅只是一个倒影,在自己的跟前,就让她挪不开步伐,加上他那霸道的气场,夏笙笙只觉得,自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慕烨承走到夏笙笙跟前,轻笑。

    “别遮了…你还有哪里,是我没看过的?”夏笙笙被他一句话,更是弄的脸红心跳的。她好恨自己的脚,在关键时候不听使唤啊。

    慕烨承就这样目光灼灼的看了夏笙笙一会,便是直接一个横抱,把夏笙笙抱了起来,朝着大床走去。

    “哎呀,你放我下来啊。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呢?”夏笙笙现在不断捶打慕烨承的胸膛。

    慕烨承并不介意,更是踏着步伐,走的稳健。

    “挚儿开的门,小孩子都知道要让爹地进家门的,你这个女人,怎么就不懂呢?”慕烨承避重就轻,他是不会说自己是用钥匙进了夏笙笙的房间的。

    “那你是怎么进的我房间,我上了锁的。”夏笙笙现在虽然紧张,但是脑子却是清晰的,她洗澡的时候,明明是锁门了。

    “那你可能记错了,我直接就进来了。”慕烨承说的坦荡,夏笙笙无论怎么观察他的表情,都是看不出什么端倪。

    她还是不断捂着自己的身体,嘴里咬牙切齿。

    ------题外话------

    小伙伴们晚安啊,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我们明天见,也是下个月见噢…